父亲的一亩三分地

2016-12-13 字号:

父亲年轻时也出外打工,但花花世界却没有留住他归巢的心,最终选择扎根在农村的土地上。

小学时,家徒四壁,分田到户,正当壮年的父亲耕作着属于我们家的那块田地。对面积没什么概念,我无法形容具体田地面积,但我知道它足以提供养活我们一家五口一年的口粮。

春日,播种的季节,天未大亮,朦朦胧胧,父亲母亲便起身,作罢早饭。还早,便会在门外喊我们三兄妹起来吃饭,不待我们应答便扛着农具出门去了。到烈日当头的正午才会返家,尽管未到炎热的夏季,仍是汗流浃背。

从播种到收割,父亲母亲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农地里,农忙时,我们也需下地帮忙。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只有经历过才懂这份苦。

每到稻子金黄收割的季节,正好暑假,便要随父母下地。收割稻子要花费近一周时间,每天早出晚归,代表着不能看电视,不能与小伙伴一起玩耍,年龄尚小的我们有时会生出不情愿感,但慑于父亲的威严,没人敢反抗。

我依然能清晰记得每当天已大暗返家的情景,一两百斤的粮食压在父亲母亲的肩上,瘦弱的他们被压得只能弯着身前行,田埂上的背影略显踉跄,而走在后面的我们无忧无虑的嬉笑打闹。

在我印象中,父亲每年总能种出收成满意的粮食。父亲说这是我们一家子的口粮,所以他不得不用心。

尽管喜欢折腾的父亲还搞了很多副业,但最终都没能改善我们的生活条件,所以在我小学的记忆中最后还是这片地稳稳的占着霸主地位。

这时,父亲的一亩三分地寄予的是我们一家人的生存口粮!

02

初中,生活稍改善,这片地的革命性地位已不再不可撼动。但父亲母亲却仍将它放在中心位置,我继续随着父母在这里度过我的假期。

在这里,它也目睹了父母对我的第一次失望!

生活并没有苦到供不起孩子读书,但每天一起相约出门的同学却接连辍学,他们觉得外面的世界远比课堂有吸引力。年少无知,我并不讨厌读书,我只知道可能以后的寄宿生活每周只剩自己一个人独自行走两个小时去学校。

于是,一个周末,陪同父母下地,终于鼓足勇气,“爸,我不想读书了,我想与丽丽她们一起去打工”,我一直是乖乖女,读书成绩也算中上,我知道读书这件事上我是家里唯一的希望,但请原谅我的少不更事。

对于苦了一辈子的父母来说,他们害怕子女再像他们一样用体力过活。我想当时我的那番话应该是亲手撕碎了他们的梦了吧!

我只记得,当我说完,父母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平时性格温和的母亲很激动的质问我为什么。我牵强的理由并不能打动她,她不得不苦口婆心的说了一堆让我要为自己将来考虑的话,话到最后便以泪洗面。

相较于母亲的激动,父亲的沉默反倒令我不安。最后他只是对着母亲生气的说:“不想念就不念,回家种田又不是会饿死,逼她干嘛。”我知道,这是气话。

那天,我没有也不敢跟父亲再多说一句话。

当然,在母亲的劝说下我还是回到了学校,至此父母基本每周五都骑着摩托接我回家。我知道他们是不想我一个人,他们想让我安心。

他们也更努力的耕耘着这片地,从初中到大学,从种植水稻到种植烟草,再到彻底的改头换面变成果园,父亲考虑的不再是口粮而是创收,因为他知道要把他女儿从农村送到城市并不是几斤粮食能解决的。

那些话伤了他们的心,但即使到现在我并未后悔,因为他们我更懂得了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此时,父亲的一亩三分地承载着他女儿成长的资本!

03

现在,春季绿波盈盈、夏秋金色稻浪已经停留在远去的记忆中,取而代之的是每年的硕果累累。

几十年间,在这片土地上父母汲取了需求,却付出了健康的代价,他们不再年轻,不再硬朗。

城里的生活,百无聊赖,超过一周父亲便再也闲不住,念叨着还是老家好,还能去地里走走,我们总是哭笑不得。果树管理无需耗费太多时间及精力,我们也有能力让他们过更好的生活,但他们似乎已经习惯了与这片土地为伴,隔三差五要看上两眼才可解心头之痒。

于是,现在多数时间父母还是选择待在乡下,每次打电话回去五次有三次总能听到母亲说父亲去果园了。与小时候不同,他们一般选择早晚天气舒爽时去一会,也当活动筋骨,所以作为子女的我们并不多干涉。

刚学会用微信的父亲,去到地里经常会给我发来照片,有时候打开却是模糊的,我知道那是不懂拍照的父亲手抖拍糊了。但每次我还是会不自觉咧开嘴的笑。

都说父母在不远游,但我们还是选择了离开父母在外面飞。独自在家的他们除了我们偶尔的电话,我想更多陪伴他们的是对孩子的思念、年老的孤独。

果园成了父亲现在排除寂寞的一种寄托,成了代替我们陪伴他的一种方式。

这时,父亲的一亩三分地守候着他的精神寄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