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球

2017-09-12 字号:

  球球是一只流浪狗,后来被宠物收容所收入,没人知道这毛茸茸的晃着脑袋的狗狗为什么会被人遗弃,直到有一天,有一个收养它的姑娘把它送回了收容所,理由是这个混蛋会啃家具,而且屡教不改。这个人领养球球的时候,是自己来的,送回球球的时候,有个高大的男生陪着她。

所以球球又成了收容所里的球球。

球球在收容所里是很受欢迎的,因为它很活泼,会汪汪的回应饲养的每句话。它吃食的时候,你也可以随便摸它,要是你抢了它的食盆,它就哼哼的蹲在那儿眼巴巴的望着,直到你不忍心还给它并高高兴兴的给它加一点,而且,这里也没有它能触及到的家具。

球球之所以叫球球,是因为它腿很短,毛很长,大眼睛水灵灵,走一路来一拧一拧的,整个身体就像球一样,所以大家都叫它球球。像极了女孩们儿的时毛绒公仔,所以更讨姑娘们的欢心。

所以当小珊来到收容所的时候,见到球球,便走不动路了。望着笼子里左蹦右跳的球球,收容所的小姐姐说,它是我们这里最受欢迎的狗狗了,不护食,也不乱叫,特别乖。你看它跳那两下子,还真是难为它那几条腿了。说的两个人嗤嗤的笑了。啃家具这种事,又无法证实,当然是不用说的。

回去的路上,小珊不停的跟球球说着话。小珊问球球,这个城市的夏天是不是特别美啊,问它路边花草美不美啊,是不是像自己一样美啊,问它能被小珊这么善良的这么美丽的人领养是不是很开心啊。球球摇头晃脑的哼着汪着,虽然不知道这个梳了丸子头,娃娃脸,皮肤白皙面容姣好的姑娘在嘀咕什么,但看在这和煦的风和无数的树干与电线杆的面子是,还是不停的应着。

球球觉得,不管是谁,都可以把它从自己跳舞的笼子里带出来,是谁都一样,所以它并不觉得感激。除了对这秀丽的夏天与小珊达成共识外,并无其他。

到了家门口,小珊把球球放在了地上,然后一边翻钥匙,一边盯着球球怕它乱跑。球球倒也很乖,站在门边不停地摇着尾巴。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钥匙,开门进屋。球球便跟着小珊便冲了进去,因为球球闻到了屋里来自香肠的诱惑。

小珊把球球抱起来,放在了一个很软的狗垫上,就去厨房取来了香肠。球球在垫子上扑腾着起来,跑到小珊的脚边。一边哼着不停的摇着尾巴,一边向上望着。只可惜像莲一样蓬开的裙角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只看到如水漾起的裙摆下两条清秀的腿和天蓝色的内裤。急的它又从脚边转了出来,看见小珊正在剥香肠皮。

小珊见球球在地上蹦着转着,便一边喊着球球来,一边把球球引向它的食盆。看着球球一边用力的晃动着尾巴连带着晃动了半个屁股,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笑吟吟的去给球球接了点水,放在了食盆旁。

吃饱喝足的球球并没有太多的闲情逸致,一心只想睡觉。小珊逗了逗它,发现它并不欢脱,就把球球抱到垫子上。球球本来毛就长,躺在软绵的垫子上,看起来三分之一的身体都陷在垫子里了,好好的狗垫经它这么一躺,倒更像个抱枕了。

球球挣扎着爬出来,跑到小珊的脚下躺下。小珊以为球球喜欢她。其实球球只是觉得狗垫实在是太软了,躺进去就像陷在了棉花糖里,真怕天一热自己会化掉,它更喜欢小珊脚上不软不硬的麻布拖鞋。球球并不知道小珊觉得自己喜欢她,小珊也不知道,和自己相比,球球更喜欢自己的拖鞋。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两个愉悦的心情。

球球再醒来是闻到的肉的香气,确切的说,是再起来活动。这期间,它听见小珊前前后后的收拾东西,出去扔过几次垃圾,路过自己的时候还停下来那么一会儿。球球不知道这个人在忙活什么,怎么会突然有那么多要收拾要扔的东西。它倒无所谓,虽然总有写窸窸窣窣的的声音,也好过收容所里的冗杂的狗叫和无休止的挑逗。

球球看着蹲在茶几边上吃东西的小珊,觉得是时候去撒娇了。它颠着小碎步摇着尾巴来到小珊跟前,眼巴巴的望着小珊。小珊见球球跑过来,顿时眉开眼笑,身体稍稍向左转了一点,用拿着筷子的右手食指指着球球说,你还真是个小吃货。转头看自己快餐盒里剩的大半盒的饭菜,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放下筷子,半握着拳头,用食指一边点着球球,一边说,我给你的东西,你才可以吃,我不给你的东西,你要我也不会给你,你要是不知廉耻总问我求,我就会打你一顿然后把你赶出去,听到没有!

球球听的一头雾水,但是凛冽的语气让它放下了摇晃的尾巴。刚刚还笑嘻嘻的突然就变了脸,球球觉得这个人肯定是有病没吃药或者是没病吃了药。球球看着小珊一边抹着鼻涕一边把一次性筷子连同剩下的饭菜一同摔进了垃圾桶。起身给它取来了火腿肠。球球便又开始摇起尾巴,跑到小珊的脚边。看在火腿的面子上,球球决定原谅这个不怎么正常的女人。

小珊看着球球酒足饭饱后,便拖着它去洗澡。小珊把球球放在洗手间的地板上,自己拿着莲蓬头试水温,水温试好好,就从球球的背上浇下来。球球被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眼睛眨呀眨的望着小珊。洗澡这种事,对球球而言是也算是常事了。

小珊蹲在地上小心翼翼的揉搓着,先用了沐浴露,冲干净后又打了洗发水。球球的头只是用清水冲了冲,小珊怕泡沫冲到球球的眼睛里。小珊的眼睛,望着淋淋的水和乖乖的望着她的球球,突然呆了一下。她微微抬起右臂,头向前凑了凑,蹭了蹭眼睛。放下手,笑着摸了摸球球仰着的头。

球球见小珊拿来了毛巾,便拼命的甩起了身子,从头到尾,甩的自己都开始左右摇晃了,看的小珊也是笑呵呵的。小珊捧起球球,放在毛巾上,一边轻轻地擦着,一边念叨着,你说你,之前蓬的像一朵棉花糖,见了水就原形毕露了吧,让我拿吹风机帮你恢复真身可好。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手边的吹风机,装作法海的样子,左手指着球球,右手握着吹风机高高举过头顶,嘴里还念念有词。球球也不看她,一边舔着自己的爪子,一边琢磨着,这个丫头是没救了。

呼呼的风从吹风机里钻出来,搞得球球身上又冷又热的。球球不喜欢,便左躲右闪。小珊拖着球球的脖子,跟着球球摇摆的身体来回跑,晃悠了一会,小珊觉得这样也不是办法,想了想,便一屁股坐在地上,把球球连同毛巾放在盘坐的腿上。效果还不错,球球果然安静了许多。小珊把风量调到最小,一点一点的吹干球球绒绒的外衣。

小珊不喜欢教球球做这做那,她只是喜欢球球在自己的脚边绕来绕去,喜欢有响动时球球煞有介事的嘶叫,喜欢早上球球在床边不停的哼着要跳上去把自己吵醒,喜欢夜深时另一个侧耳可闻的呼吸声。

小珊失恋了,所以球球有了她。小珊扔了所有关于那个人的东西,但却扔不掉关于那个人的回忆。那个人的离开,掏空了小珊的心,小珊如临孤岛。而今球球代替了那个人的位置,填补了小珊的心,并铺起了离开岛屿的路。

球球与小珊日渐亲密。开始的时候,小珊带球球出去都是要带着狗链的,后来发现这个下楼梯自己都下不了的小短腿根本不会乱跑,只是在自己的身边打转,便不在栓它了。这样一来,球球迅速的扩大了它的领地。之前球球行动受限,只能在家门口的几棵树,几根电线杆,几个护栏上标识自己的领土。如今便可以多扩张几处,只是跑的稍微远一点,小珊就会喊它回去,所以实际上也是进展缓慢。

这天小珊抱着球球下楼,正好遇见自己的同事。两个人都不知道彼此住在一个小区,先是一愣,然后小珊说,你也住这里?同事说,是啊是啊。狗狗真可爱,叫什么啊?小珊望了一眼怀里不声不响的球球,答道,叫馒头。同事睁大了眼睛点头说,嗯,还真像。

说着同事掏出手机,听人事的朋友说实习结束要考核,有专业范围的也有行政范围的。小珊将信将疑,放下球球,凑过去看了看,发现自己好多专业知识都记不得了,还什么行政,开什么玩笑。正思索着,突然听同事喊,你家馒头呢?小珊一愣,啊?同事跺着脚说,馒头,你家狗。

小珊这才反应过来,慌张的四下搜索,看见同事疑惑的眼神,小珊匆匆的说,谢谢你啊,有时间再找你聊。便小跑着去楼前的草坪。同事在后面喊,我帮你找找啊?小珊忙不迭的说,不用不用,头也不回的跑远了。

小珊想着,球球肯定是又跑到哪个地方的撒尿标记了,一路找着电线杆垃圾桶,一路喊着球球球球。可是小珊找遍了楼前每个球球去过没去过的地方,都没有任何发现。小珊突然呆在那里,脑子不停在想着,是因为我骗了同事球球才跑丢的吗?还是像那个人一样,说我们的缘分尽了,难道我和球球的缘分也尽了吗?还是我做了什么坏事?小珊一边想着,一边慢吞吞的走回了家。

小珊幻想着,这么半天了,球球会不会自己玩够了跑回去在门口等我呢。可是看着空空如也的门口,就像看到了自己空空如也的心。小珊看着球球的食盆,看着球球从来不睡的狗垫,看着球球最喜欢的拖鞋。小珊觉得自己的胸口被什么堵塞了。小珊想着自己被那个人抛弃,幸而还有球球,如今连球球都要弃她而去吗?

小珊佝偻的站在窗前,她望着这明朗的天空,暗恨着自己和自己的同事。小珊双手扣着窗台并不光滑的大理石,想着,这么明媚的天,就不能允许我放肆一点吗?往事接踵而至,绝望的痛苦让小珊并张大了嘴,却流不下一滴眼泪。

突然铃声大作,小珊慢慢的回过头,空洞的望着茶几上震动的手机,艰难的挪到沙发前,看见是那个同事的电话,便一把拎起手机,冷冷的问,怎么?同事说,找到了吗?小珊仰倒在沙发上,答道,跑了。同事说,没事的,跑远了也会自己跑回来的,狗最认家的。小珊反问到,比人还认?同事并不知道小珊被分手,只是以为小珊在生她的气。然后压着声音说,你发个朋友圈,我帮你转发,现在朋友还是很强大的。然后我陪你去保安那里看一下监控,怎么样。

小珊这才感觉到,那时分手的情绪还在影响着她现在的行为和判断却不被自己所察觉。而球球的走失引燃了这纷扰的怨气。小珊一下子从沙发上坐起来,连连道谢并按着同事的建议做了。从监控看,短腿的球球蹦跳着去追一只猫,跑到小区中间的绿化区没出来。过了好一会儿被一个牵着阿拉斯加的高个男生抱走了。监控找到男生所在的单元,同事望着小珊欲言又止。

小珊拉起同事的手,鞠躬到,已经很感谢你了,你也累了,早点回去歇着吧,我自己去找他,没事的,放心吧。同事拍拍小珊的手,挺着身子,舒了口气说,没事没事,应该的,我一会儿还有事,不然我一定陪你一块去。小珊顺势说,你忙你忙,已经很感谢了,有时间请你吃饭。

小珊和她同事一样,并不知道这个男生是好是坏。但球球是小珊的,她无论如何是都要去的。一路上小珊幻想着一个温文尔雅的男生出门迎接她并迅速接回球球或者是一个蛮不讲理的男生一番恶战后夺回球球的场景。走到单元门门口却看到了手写的清秀的“失狗招领”的白纸贴在门上,上面有门牌号却没有电话。

小珊撕下纸并上楼询问,小珊觉得这么好的字肯定是自己想的第一种情况。叫了门,叫开后夺门而出的阿拉斯加着实吓了小珊一跳。啊的一声向后躲,双手压在胸脯上,手机差点没丢出去。听见小珊叫喊的球球在屋里厉声汪汪着跑了过来。欣慰的小珊试探着伸着脖子踮起脚向屋里望去,这时门里探出一张像他的字一样清秀的脸,慌忙的拉回自己的狗,与小珊相视一笑。

球球这时候跑了出来,哼着摇着在小珊的裙下转个不停。小珊低头看了看活蹦乱跳的球球,又抬头看了看站在门边挠头的男孩,不知所措。短暂 的尴尬后,亲切的说,我叫小西,我在小区中间那个绿化林里发现的这个小家伙。来进屋说吧。小珊鬼使神差的跟在阿拉斯加的后面进了屋。一进屋便看见了阿拉斯加的大狗盆和不远处吃剩的一小块火腿肠。小珊回头撅着嘴,指着欢脱的球球小声的说,真是没脸。

小珊一边走着一边环顾四周,发现小西的屋子收拾的像他的脸一样整洁。拉斯跟在主人的身后,不吵不闹,让小珊顿生好感。小西请小珊坐下,并给小珊倒了杯水。小珊接过水,放在了茶几中间。小西笑了笑,坐下对小珊说,当时我正在遛馒头,小珊噗嗤一下笑了,脸红扑扑的。小西新生尴尬,便解释说,馒头小时候也是圆滚滚的,跟它一样,顺手指了指球球,然后看向小珊。小珊忙收起笑意,说,球球。

小西接着说,我正在遛···抬手指了指馒头,说,它。然后听见林子里有狗叫,然后馒头也跟着叫,说到这两个人都大声的笑了起来。馒头和球球相互望着,都打算以后有了钱,一定要送自己的的主人去看病。小西说,反正我不是坏人,既然你来了,就把它领走吧。小珊低着头说,我知道你不是坏人,要不也不会贴什么失狗招领。说着两个人又嘻嘻的笑了起来。

小珊说,我加你个微信吧,有机会请你吃饭。小西点头,自己把小珊和球球送下楼,一直望着小珊的背影,直到风吹散了小珊弥散的香气。小西喜欢球球这个名字,连带着喜欢起了命这个名的人。虽然小西不知道这个名字不是小珊起的,但这并不妨碍垂体间翻腾的荷尔蒙。

回到家,小珊想起了自己发的朋友圈,打开手机看了看,除了大学挚友和闺蜜询问了一下之外,并没有太多的关注。小珊望着叼着拖鞋的球球,淡淡的说,这个地方,就是为了他才留下的,哪有什么能照应我的人啊,幸亏找到你了,你个混球,要不然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睡了。说着说着突然想起了馒头,噗嗤一下笑了,心想着,自己说了个谎,却认识了真正的馒头,还有蒸馒头的,真是缘分啊。正笑吟吟的想着小西的样子,突然发现换了个姿势继续叼拖鞋的球球一脸懵逼的望着自己,脸一阵温热,拧着鼻子说,看什么看,便将手我在腰后,转身,去了洗手间。

这个身转的太急,裙摆没有跟上腰线的速度,当明晃晃的丝边努力追赶,旋转却戛然而止。于是裙子在摆动中高低起伏,宛如水波漾起的莲叶,在盛夏,倍感沁润。

晚饭时,小珊把球球叫到自己的脚边,给了它一块碗里的肉。球球迫不及待,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小珊把肉饭盒里夹出来,它使劲的摇着尾巴,等待着这块肉落地。小珊的手一拿开,它便扑上去将肉叼回到自己的食盆里。小珊望着在食盆里埋头努力的球球,竖起大拇指给它,说你真乖,你是世界上最乖的狗狗,我真是太幸运了。只是念叨了几句,球球也不理她,一心扑在肉上,小珊拿筷子撅着嘴点着远远的球球说,你妹的。

从球球到假馒头,再到真馒头,还有小西,这顿饭是避免不了了。小西想着,刚刚认识,并不想花太多的经历,主要是钱在小珊身上,也想着看看小珊家里的样子。而小珊只是单纯的喜欢在小西家里呵呵笑的感觉,也不是想花很多钱去请一个刚刚认识的人。然后小珊说,大家都有狗狗,出去也不方便,不如就在家吃吧,我做一点,再买一点,比较有诚意。小西欣然答应,并说早点过去,我还能帮帮你。

小珊想着小西的样子,整洁的家,还要过来帮忙,就觉得这个人,很好。小西感慨这么可爱的女孩,还会做饭,真是难得。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有情人吧。

小珊抽时间仔细收拾了屋子,检查有没有前任留下的任何物品,并把自己五颜六色的内衣袜子收了起来。特意洗了两件漂亮的衣服挂在阳台。洗衣液的清香弥散在整个屋子,漂亮的衣服点缀着慵懒的夕阳。

其实小珊也做不了几个菜,拌个黄瓜,做个西红柿炒蛋,这两个小珊最爱吃,也最拿手,小珊跟小西说,除了这两个,我比较拿手的就是烧的一手好开水了。可巧的是小西也爱吃西红柿炒蛋,小珊外卖订了个水煮鱼和肉段,小西说会带水果过来。

小珊计算着时间,预计小西快要到的时候,把门开了一条缝,戴上围裙,开始打鸡蛋。正打着,传来了小西的脚步声,小西看着微开的门,一把推开,听见厨房里的哒哒声才放下心来。小西一边低着头在门口换拖鞋,一边往屋里喊,你怎么都不关门?吓我一跳。小珊走出来靠在厨房的门框上,悠悠的说,这不怕你来的时候我正炒菜,顾不上给你开门,你还得在外面等。小西抬头望了一眼歪着头靠在门口的小珊,接着说,那也不行啊,多危险啊,幸亏我来的早。小珊将端在胸前的手臂向外伸了伸,一点蛋清裹在小珊右手的手指上,本就白嫩的手指显的晶莹剔透。

小珊并未答言,抬起手臂,将耳前的一缕头发蹭到耳后,坏坏的说,我们今天吃馒头怎么样?小西抬头望向小珊,并未多心,说道,什么都行啊,我不挑的。正提着水果往屋里走,突然回头望见正歪着头看着他的馒头,大笑道,别了别了,还是吃米饭。小珊笑的花枝乱颤,使刚刚挽上的头发又散落在耳前。

球球叼着小珊的拖鞋围着馒头转来转去,犹豫着要不要把自己最爱的东西分享给这个刚刚认识的大家伙。馒头安安静静的,也不喜欢拖鞋。球球见这个家伙没什么反应,就把拖鞋埋到床底下,跑去厨房门口,趴在哪,双腿往前一伸,都放在自己的腿上,瞪着大眼睛,偶尔望一眼厨房里手忙脚乱的小珊。

小珊让小西帮忙洗柿子和黄瓜,小西顺便把带来的水果的也洗了。小西缩在一边,偷偷地瞄着忙的热火朝天的小珊,心里筹划着,这姑娘,以后还是很难经常做饭啊。不过看在围裙后可爱的裙子的面子上,做不做饭也没什么关系。厨房那么小,球球望着两个人在里面蹭来蹭去的大半天,不禁慨叹,难怪那么多厨房什么什么点AVI。

虽然小珊会的不多,但是只要是小珊肯做的,那一定拿得出手的。两个人七手八脚的收拾着,从厨房到客厅再到厨房,乐此不疲。当一切都看的舒服了,两个人靠坐在沙发上。馒头坐在小西身边,球球窝在床边,生怕自己的拖鞋自己跑掉。

小西拿起一颗葡萄,在手指尖滚来滚去,直到葡萄都变软了,开口对小珊说,刚进来的时候是阳光的味道,现在是幸福的味道。小珊先是一愣,佯装镇定,也拿起一颗葡萄说,看你那点出息,然后望向馒头说,是不是?馒头呆呆的望着小珊,只是动了动耳朵表示不懂,这是球球清脆的汪了一声,小珊转头说,还是球球懂我。

这是响起了敲门声,小西望向小珊说,是外卖吧。起身便去开门。小西接回外卖,点头致谢,关好门,小跑着回来把外卖放到桌上。打开袋子盒子,拿起筷子便要夹。这时小西突然瞥见小珊表情的看着自己,小西一边夹起一块肉放在嘴边吹了吹,凉一点后放在手心给了馒头,一边小心翼翼的说,习惯了,每次有什么吃的都先喂给馒头,从小就这样,你不会介意吧?

小珊笑了笑说,怎么会呢。起身去冰箱里取了果汁来。小西擦着手,对馒头说,小珊妈妈做的菜是最好吃的,只不过是给我做的,你是无福消受喽。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眼小珊。小珊抿着嘴说,去去去,狗本来也不吃西红柿啊。小西把两只手并在胸前,学着狗狗的样子,汪了一声。小珊实在忍不住,笑洒了杯里的果汁。

球球望着伸着舌头的馒头,望着假装欢喜又假装矜持的两个人,失落的像条狗。

后来小西时不时的带着馒头跑来,有时候小珊也会抱着球球过去,馒头也开始饶有兴致的跟球球玩起来,小西在喂馒头时也会分出球球的份。

有一次小珊和小西聊起了自己的狗。小西说馒头是自己朋友送的生日礼物,刚送来时手掌大小,萌的大家就差把它分了吃掉。至于是个什么样的朋友,小珊自然没法考证。小珊说球球是自己在宠物收容所领养的,小珊说那天天气特别不好,自己心情也特别不好,就出去散心,无意中看到了收容所,便有了球球。顺便把球球浑身上下夸了个遍,小西也不甘示弱,让馒头做了各种我们经常看到的指令。

慢慢的球球会时不时的和馒头睡在一起。球球也不再去叼那只拖鞋而是和馒头一起玩。球球觉得这意外的相遇一定是要这个大家伙与自己厮混终生。

球球记得,有一天,人特别多,小珊穿起了从来没穿过的长裙。她把自己放在阳台,把食盆和拖鞋给了自己。吵吵闹闹了一阵,便一点声音都没有了。球球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空空荡荡的阳台只有一个食盆和一只自己不再喜欢的拖鞋。球球哼哼的叫着,从阳台的一边跑向另一边,头不停的向上看着,尾巴却深深的垂了下去。球球突然想起了,在收容所的日子。而馒头,这时正在万众瞩目之中,叼着手捧花,乖乖的坐在台上。馒头并不喜欢叼着东西走来走去,它觉得这事应该球球来干,只是那样的话,它就会关在阳台,不管它愿不愿跟球球换,小西,是不会愿意的。

不过晚上小珊就回来了,径直走向阳台放出了球球。球球并没有扑向主人的身高,只能在地上一边转圈一边跳。小珊抱起球球,去了小西家。球球想去舔小珊被小珊躲开,于是便把尾巴强行从小珊的肘间翘了出来,在空中摇啊摇的,宛如凯旋的勇士手中摇曳的旌旗。

馒头也慢慢接受了这只伙伴,也乐得与它分享好吃的食物,可能是相处的久了,也可能是小西越来越少的和馒头玩了。小西有了小珊,于是球球便有了馒头。只是好景不长,小珊怀孕了。小西求了很多朋友去收养这两只狗狗,只是大家都表示没有时间和精力。

小西对小珊说,其实想想也对,如果有那样的时间,何不自己养一只属于自己的狗,帮别人养,养好了不是自己的,养不好还要愧疚,好不容易培养的感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被要回去。小珊摸着自己的小腹急切的说,那怎么办啊,在家肯定是不能养了啊。小西搂过小珊的肩膀,脸贴在小珊的额头上,轻声的说,没事,我想想办法。

那天小西对小珊说,自己找到了两个朋友,答应给他们买一些狗粮,让他们帮忙照看。小珊不舍的点点头,望着在门口跳来跳去的球球,小珊从沙发上将自己的身体坐直,小声的喊了一句,球球。球球歪着头看着在透过窗户的阳光照射下显得模糊的小珊,小珊对小西说,你早点回来,就剩我自己了。小西点点头,开了门,球球便开心的跑了出去。

球球不知道馒头被送去了谁家,只是自己,又成了流浪狗。球球想,也许每次恋爱的结束,都要扔一些东西,而这次结束,要扔的,却是自己。球球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除了叼拖鞋之外,我也不知道它到底肯没啃过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