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偷腥会上瘾

2017-09-12 字号:

我和莉莉认识二十多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

五年前,莉莉和同县的歪鱼结婚,婚礼在我们县城最大的一家酒店举行。

结婚那天,我去参加他们的婚礼,莉莉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台上,脸上是精致的妆容。

那是我这二十多年里见过莉莉最漂亮的一次。

婚宴结束,临走前我笑着跟她说,一定要幸福啊。

她露出一副小女人的幸福姿态,挽住身旁男人的手,一脸的甜蜜。

婚后,我常常看到莉莉在朋友圈秀自己的老公,晒自己的生活,他们常常一起出去旅游,两个人的合照看起来真是郎才女貌,恩爱美好得令人羡慕。

那时候我想,真好,青梅竹马的人如今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可是却没料到,几天前,莉莉突然哭着打电话给我说,想离婚了。

我们约好在县城的一家咖啡厅见面。

那天,莉莉没有化妆,脸色看起来有些憔悴,身材和结婚之前相比,也浮肿了好多。

我问她怎么了。

她先是一句话不说,然后眼眶突然红起来,一个人拿着纸巾抹眼泪。

莉莉说,她和老公歪鱼结婚五年,夫妻关系其实一直很和谐。

两人虽然过得不是很富裕,却也很幸福。

歪鱼每天下班就回家,两个人一起在家烧饭,晚上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起看电视,累了就回房间,两人相拥而睡。

平淡却也踏实。

可是就在几个月前,这一切突然变了。

我问她为什么?

她说是因为歪鱼升职了。

这本来应该是一件喜事,却没想到成了他们婚姻生活的一块绊脚石。

“小北,你老实告诉我,你们男人是不是有钱都变坏?”她紧紧盯着我,似乎要将我看穿一般。

我无奈地耸耸肩,说:“分人吧,这世界上的男人有很多种,看他是哪一种。”

然后她沉默不说话。

刚结婚那会儿,她老公还是公司最底层的员工,虽然每天因为工作都很疲惫,但每天都准时回家。

然而就在几个月前,她老公升上项目主管后,生活突然开始变得忙碌起来,三天两头往外跑,有时候为了公司的业务,常常喝得烂醉,三更半夜才带着满身酒气回家。

她不是没有抱怨过,但每次丈夫都说,为了业绩,这些应酬是推不掉的。一想到两个人生活并不是很富裕,老公也是为了这个家庭着想,她就冷静下来,试着去理解丈夫。

每次老公出门之前,她都温柔地劝他少喝点酒,然后半夜老公烂醉回来,她又从床上爬起来照顾老公,忙上忙下的,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她说,如果不是老公手机上的短信被她偷偷看见,可能她至今仍然一直被蒙在鼓里。

几个月前,她老公手机上收到一条消息。

短信不长,却让她心底一颤,看语气,应该是个女人发来的,对方说:我知道我们现在这样不好,可我就是忍不住想你。

她盯着手机看了足足一分钟,最后还是将这件事情藏在心底。

她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自己老公可能在外面有人了。可是她又怕,一旦跟老公撕破脸皮,万一是误会的话,两个人的感情可能就会因此出现裂痕了。

后来她又发现,歪鱼和那个发短信的号码来玩十分密切。

看了一下日期,是从歪鱼升项目主管后开始的。

她心里的疑惑愈发肯定起来。老公一定在外面有人了,因为她和老公平常通话最长时间也就十来分钟,而这个电话,却显示他们常常通话一个小时以上。

如果不是非常密切的关系,他会和谁通话这么频繁?

这么想着,于是她趁老公没注意,将这些消息都统统用自己的手机拍了下来。

跟老公撕破脸皮?离婚,然后各过各的生活?

可是五年的感情她又舍不得。

如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见的话,这样这个家庭依然存在,可是她自己心里又有疙瘩,迈不过自己心里这道槛儿。

于是她就这样一直纠结着。

直到一个月前,矛盾终于爆发了。

那天晚上,歪鱼像平常一样,凌晨一点多才带着一身的酒气醉醺醺地回家,一进家门倒头便睡。

莉莉在给他擦脸的时候,老公的手机又响起来。依然是那个号码发来的短信:我出差回来了,明天你到我这里吧,想你了。

短短一句话,莉莉却看得心惊胆战,看完消息,她心里那股怒气终于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全部喷涌而出。

愤怒的她立即拨通了那个女人的电话。

响了几声,那边终于有人接听。

“喂,亲爱的,你想我了?”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娇媚的声音,嗲声嗲气的。

“死狐狸精,勾引别人老公,你还要不要脸啊!”莉莉对着电话那头就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对方愣了一下,丢下一句“你打错电话了”就匆匆挂了电话。

那天晚上,莉莉整晚没睡。

她茫然而又无助,不知道自己好好的婚姻怎么就突然变成这样了。

当初那个信誓旦旦说爱自己的男人,怎么说变就变了?她想不通。

第二天醒来,她跟歪鱼大吵一架。

歪鱼主动承认了错误,说是自己的错,希望莉莉能原谅他。

“老婆,我保证,下不为例。”他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莉莉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抉择,于是她找到了我,希望我能给她一点建议。

最后临走的时候我告诉她:如果,你愿意接受其他女人的存在,或者说,你觉得他即使在外面有人可是对你依然好的话,不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你自己不后悔。如果觉得过不下去了,那就干脆点坦白吧,这样即使离婚了,自己也能重新开始,这样的矛盾拖着才是最难受的。

“饭糊了要么忍忍吃了,要不然就倒掉吧。”我这样跟她说。

然后一直到今天,我那个青梅竹马的女孩离婚了。

她说:“小北,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离婚了,当年那个信誓旦旦说只爱我的男人现在又爱上了别人,我不知道偷腥这种东西有没有瘾,可是我不敢赌,我怕自己输。那样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别人吃过的,我就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