洼村的未来

2017-09-16 字号:

强子从小生活在一个守旧破落的村子,叫洼村,因为地址低洼,一到下雨天就会形成大大小小坑洼的水坑而得名,村里人都不爱外出,对外来人更是警惕。

洼村非常穷,家家户户都是草房,很多人40多岁还娶不起老婆,青黄不接造成村子的老龄化日益上升,没有新生力量也使村里生产力下降。

强子今年25岁,每天要帮家里干很多很重的农活,年纪不大竟有些驼背,脸上也因为风吹雨打太阳晒的留下很多岁月的痕迹,他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至少老10岁。村子情况再不好,强子依然是一个脚踏实地干活,心地善良,容易满足的人。

离村子不太远的另一个村子,是附近有名的恶霸村。村子土地肥沃,哪怕不那么辛苦劳作,粮食也长的够那里住着的十多户性格暴躁,好吃懒做,生性凶残的村名们吃上很长一段时间。也就是因为恶霸村,洼村的人们活的才那么小心翼翼。

2

又到了秋收的季节,今年洼村还是照往年一样统一收割,每家每户都会有人参与帮忙收粮食,有些独居老人就会被大家照顾,不用干活。收割之后村长从共有的粮食里拿出一小部分,让几个青壮年去镇子上换些生活必需品,其余的按平均分配给每个人。

村里没有电动车,换的东西只能靠人推着独轮小车运回来,而且出去的路必定要经过恶霸村,如果不小心被看见有物资或者粮食,就会被一抢而空。加上去年恶霸们趁着村里身强力壮的几个年轻人出了村子之后,居然进村来哄抢粮食,留下的老弱病残无法抵抗,最多只能拿着锄头赶,可还反被恶霸们围打。

村口小张说今年恶霸村收成不错,前两天看他们绑了几个邻村的来帮他们收割,今年恶霸们应该不需要出来抢粮食了。于是今年村里派了3个年轻人出去换生活必需品,强子是其中一个,另外两个是他的好朋友,32岁的大黄,19岁的小力。

3

真如小张说的那样,强子他们去的路上安然无恙。因为推着粮食,3人从早上6点走到傍晚才到镇子上,随便找个地方窝了一晚上,第二天去店里换东西。

换好了用品回程的路上三人还说说笑笑,生活用品体积大但是没有粮食那么重,三人还比赛谁可以推着物资跑得最快,不到2个小时就到了必经的草丛路。

走了大约半里路,小力听到了草丛里窸窸窣窣的声音,以为是埋伏的恶霸村民,便绕到强子身后小声耳语,强子听后打起12分精神,随时准备开跑。蹑手蹑脚走了半天也没见动静,强子一伙觉得奇怪,恶霸村的人可不是会害怕的性格,更不会躲藏起来,这声音应该不是他们。强子拉了一把旁边的大黄,使了个颜色,大黄点点头,把物资的独轮车轻轻放在草丛里朝声音方向走去。

还没走到草丛里,就突然跑出来一只野猫,吓了大黄一跳,骂骂咧咧的正准备走,突然看到草丛里有一只鞋子,大黄惊了一下,小力也等的不耐烦,问大黄看到了啥。

大黄走近看见草丛里躺着一个女孩昏睡不醒,大约20岁,满脸泥水,衣服也沾满了泥垢。大黄赶紧叫来强子和小力,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决定把人抬回村里。

4

三人轮流推着独轮车,快夜里才哼哧哼哧的把人推到洼村。

村里人大部分都没睡,都等着他们几个回家,怕半路被恶霸拦着,结果三人带回了一个陌生姑娘。村里炸锅了,男女老少都起床来村长家里看这个姑娘。村长脸色凝重,把强子和大黄叫出房门,问他们打算怎么处理。大黄说要送走,强子说要留下,一时竟无法抉择。

突然屋内一声尖叫,是女人的声音。几人慌忙进屋,看见姑娘裹着被子缩在床尾,眼神格外恐惧。强子看见姑娘这样,咋呼呼的把所有人都赶出了房门,嘴里还说着你们吓到她了。

人都被强子赶走之后,强子回到屋里对女孩说,你要不要再休息会。姑娘怯懦的开口问强子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自己在这里。强子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她,姑娘眼里的恐惧慢慢消失,原来是他们救了自己。

姑娘说,自己只来村里支教的老师,本来周末打算出来走走,结果越走越远,这地方太偏,半天见不到人影,在路边想等个顺路的车子回村子的时候草丛里突然钻出来一条蛇,她害怕就往林子里跑,结果绊倒树枝摔了一跤,就不记得之后的事了。

强子听见这姑娘是个老师,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强子没上过学,村里也没能力办学堂,之前恶霸村人丁不旺的时候,村里的小孩子都拿粮食去邻村换听课的机会,自从恶霸村强抢小孩子的粮食还打他们,这些孩子就不敢再出村子了。

强子嗫嚅着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词穷。他对女孩嘱咐了一句让她先休息,就走出了屋子。强子跟村长解释了一下姑娘的来历,恳求村长收留她一晚上,明天白天他负责送姑娘回去,村长也没办法,大晚上的也不好赶人走,便同意下来。

5

强子几乎一夜没睡,他在思考一个问题,他想在村里办个学校,他觉得村子的孩子们不能在这样被人欺负,一辈子待在这个村子里了。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强子就跑到村长家门口蹲着,他怕姑娘已经走了。等了快2个小时,村长一家才起床,强子起身的时候腿都麻了,一个踉跄差点摔个大跟头,抬头的时候正好撞上姑娘水灵灵的双眸,强子快速的把头侧一边,害羞的不敢再正眼看姑娘,叽咕半天,一句完整的话也没说出口。

姑娘好像是看出了强子的心思,她说待会带我去村里各家道个谢吧,强子说好。

6

早上9点,金黄的太阳已经洒在田边的稻梗上了,村子里有些地方景色很好看,小水塘倒映着阳光,水面波纹颤动,一圈一圈,急着跳跃出这水塘似的。只是这些秀丽对比起村落里的房子,似乎显得更加落寞。

强子带着姑娘转了半小时,有些孩子一直远远的跟着强子和姑娘,似乎都很喜欢这个陌生又美丽的女孩。

姑娘起身告辞是1小时之后,强子始终没能说出口那些请求的话,他不知道如何开口,村里太穷了,什么都没有,什么都给不了姑娘,就这样恳求姑娘来村里办学堂一定会被拒绝,如果强求姑娘,那他和恶霸们有什么两样。

强子陪姑娘走出村子,走过那片草地,这一路一句话都没说,两人都各有各的心思。直到顺路的车拉走姑娘,强子心里突然很难过,他平生第一次那么恨自己穷。

7

之后的一个月强子过的平静而真实,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第二个月第一天,强子跟全村人说,要去外地打工,在大家惊恐而反对的劝阻下,强子毅然走出了村子,他选择夜里出发,这样恶霸村的人不会知道,他带走的只是几件衣服和攒下来的十几块钱。

强子在外找了一份管吃住的工作,虽然还是出劳动力,但是过的却比村里更有意思,他见识了各种不同的人,走过除了洼村以外的路,看到了新鲜事物,也吃过老板分给他的美味。

8

一年之后,强子拿着存了几个月的工资准备回村看看。他从外地搭车回到镇上,从镇上买了些好吃的,又徒步走回家。到村口的时候,夕阳刚好落下,天还亮着,强子看着村子里久违的坑坑洼洼的路面,顿时又觉得责任重大。

奇怪的是今天村子格外安静,强子先回家放好随身物品,洗了把脸,又在周围转了一圈都没看到一个人,强子拿着买来的食物朝村长家走去。还没走到村长家门口,就看见门外围了里一层外一层的人,而且隐约听见屋子里传来孩子们的读书声。

强子急忙拨开人群要推门而入,被大黄一把拦了下来。大黄告诉强子,是之前那姑娘,来村里办学堂了,因为盖不起学校,村长把堂屋贡献出来当了教室。强子问大黄姑娘来了多久了,大黄笑着说有一个多月了,估摸着她这下是不会走了吧。

后面大黄说的话强子一句也没有听见,他心里有疑问,又有感激,他出去打工就是想通过自己攒钱给村里盖个教室,最发愁的就是从哪里请老师。强子想起来之前送姑娘走的时候,姑娘说的那句话原来不是跟他开玩笑。

姑娘当时说:我还会回来看大家的。强子只是当作一种感谢的语言听着,他觉得自己的村子太穷了,没有人会愿意回来,强子插在口袋里的手攥紧了他这一年攒下的钱,他想,明天就开始盖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