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宿舍的战争和秘密

2017-09-17 字号:

晚上九点,刚刚做完兼职的薇儿背着双肩包有气无力的爬着宿舍的台阶,现在的她只有一个念头,蒙上被子大睡特睡一通。

到了宿舍门口,薇儿刚要拿钥匙却发现门根本没锁,于是她下意识的去推了一下,门纹丝未动,她知道一定是有人在里面反锁了。

薇儿伸出手咚咚咚连敲了三下没人回应,她加大力度又连敲了十几秒钟,里面的人才不耐烦的应了一句“别敲了,马上开。”

开门的是薇儿的舍友李静,她捂着肚子像刚刚从厕所出来。

薇儿问:“怎么了”。

李静脸上堆积起一个痛苦的表情回应道:“吃坏肚子了”

“生病不去医院,锁门干嘛?”薇儿不解。

李静支支吾吾说:“上完厕所换衣服了,怕你们突然回来看到我赤裸的身体尴尬。”

薇儿回了她一个暧昧不明的笑,放下书包匆匆洗刷了一下就立马倒在了床上。

这一晚薇儿睡的很香,连她另外两个舍友几点回来的都不知道。

2.

薇儿第二天早上醒来,觉得宿舍里暗沉沉的,透过窗户才发现原来外面下起了蒙蒙细雨。这时舍友们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陆续往外走了。薇儿丝毫不为所动,懒洋洋的躺在床上又刷了半小时微博。

薇儿对学习向来不上心,心情好逃课,心情不好也逃课。她的学习理念就是:前十八周学习上打游击,后两周考试上搞突击。

可不知道是薇儿悟性太高还是她的同学学习能力太差,薇儿每次都秉持着60分万岁的态度去复习,却连续两年拿了院里奖学金。

这也让薇儿一度怀疑自己可能是个天才。

就在薇儿沉浸在段子世界里,笑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的时候,手机突然提示后两节课班主任开班会。薇儿立马扔了手机,胡乱冲了两把脸就骑着小黄车飞也似的冲向教室。

薇儿在学校里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班主任,用薇儿的话说这个头顶地中海的男人,和小时候经常把她训哭的爷爷简直如出一辙。薇儿第一次见到班主任的时候就知道大学四年一定会死在他手里。

班会是关于贫困生的评选,班主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语气凝重的说,他收到同学举报,说班级里有同学为了得到贫困生资格弄虚作假。他为了以示公正表示坚决不会在那位弄虚作假的同学的申请表上签字,而且为了打击这股不良之风他决定取消那位同学两年的贫困生申请资格,同时也希望同学们以此为戒。

班会上班主任没有直接说出那个人的名字,这引得同学们在底下议论纷纷。

3.

中午薇儿回到宿舍,看到舍友周娜正埋在被子上一抽一抽的哭泣,旁边站着不知所措的两个舍友李静和赵妮妮面面相觑。薇儿轻轻扯了扯李静的衣角小声问道:“怎么啦?”

李静叹息着说:“刚才班长打电话给娜娜说,班主任取消了娜娜的贫困生资格。”

薇儿听到后眼珠子都快惊出来了。

娜娜的家庭情况她是了解的,报道那天娜娜母亲那身朴实的农村装扮着实让她大吃一惊,她不是瞧不起农村人只是惊讶于那么土气的衣服现在竟然还有人在穿。

而且薇儿还清楚地记得,当晚自己和父母在外面大吃大喝的时候,娜娜母女俩为了省钱在餐厅只简简单单吃了两个菜,住的是60块一晚的小旅馆。

薇儿想不通像娜娜这么需要这笔钱的人,为什么有人要陷害她。

她气愤的掏出手机,给班长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她质问班长:“为什么取消周娜的贫困生资格。”

班长没好气的回道:“这是班主任的意思。”

“班主任才不管这档子烂事,平时都是你们这帮班委在捣鬼,肯定是你在班主任面前吹了什么耳旁风才导致娜娜失去了竞选资格。吃着人血馒头拿到的助学金很爽吧。”薇儿冷笑着嘲讽。

“林薇儿我劝你嘴巴放干净点,助学金是我凭实力争取来的,轮不到你来插嘴。至于是谁在班主任耳朵里吹耳旁风你最好去问问你们宿舍的李静,内鬼都抓不住还想往外泼脏水,也不嫌恶心!”说完班长嘭的一声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薇儿不自觉地打了个寒噤,她整理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佯装镇定对还在哭泣的周娜说:“娜娜,你放心,班主任只是被小人懵逼了双眼。等哪天有机会我们宿舍一起去找班主任把事情说清楚,还你一个清白。”

说完薇儿朝李静和赵妮妮使劲努了努嘴。赵妮妮赶忙附和道:“对对对,不能让娜娜白白蒙受不白之冤。”说完拉起了周娜的手。

李静做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薇儿看着李静心凉了半截。

这一夜,四个女孩集体失眠了。

薇儿想起李静昨天神色慌张的表情以及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失望和沮丧布满了她心脏的每一个角落。她无法想象这个每天和她们一起同吃同睡的人竟然藏着一份这么歹毒的心。

李静把身体紧紧的捂在被子里,仿佛这样就可以与世隔绝,当做所有的一切都没发生过。

周娜拿着手机小心翼翼地计算着没了助学金又不增加父母的负担的情况下怎么支配这半个学期的生活费。

赵妮妮冥思苦想明天到底该给他暗恋的男神做什么口味的水果盒子。

四个女孩都没睡,屋子里却异常安静,甚至连呼吸的声音都听得见。屋外的月光洒在地上,铺出了一道不合时宜的光。

4.

两天后,周娜接到学院电话让她赶紧填写助学金申请表。周娜先是觉得不可思议等反应过来赶紧打电话给告诉了她的舍友这个好消息。

薇儿电话里既像鼓励又像打趣的回道:“我都说了嘛,该是你的总归是你的,天才的话值得你信赖。”

周娜不知该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在电话里傻笑。

后来周娜从赵妮妮的嘴里了解到,原来她的名额是李静让给她的。

她不明白李静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当然不知道,这一切只有昨天和李静谈了一晚上的薇儿知道,但她没打算说出来,因为这是她和李静的秘密。

刚好,这一天距离她们毕业还有一年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