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岁的一场暗恋

2017-09-18 字号:

尽管这些年来,从农村出去的打工者络绎不绝。但他从未萌发出一丁点儿的想出去的念头。这一切都是因为他是一个路痴,一个相当伟大的路痴。即便是经常去的非常熟悉的镇上,只要一进店,再出来的时候,他就会瞬间迷了方向。虽然现在各种导航,百度地图,但都和他无关,他不懂,也从来不看,他觉得自己和这个时代脱了节。尤其他喜欢看线装书。好友经常揶揄他说,你是想书中有颜如玉还是有黄金屋呢?

所以,这一年的秋天,当所有的庄稼果实都收拾妥当落袋为安之后,他没有像往年那样跟着装修队在附近村里干零活。而是在几个好友的鼓动下,跟着他们南下,鬼使神差地加入了打工的队伍。坐上车的那一刻,他心里对远方也有了一些隐隐地期待,同时又觉得不可思议,在他四十岁这年的秋天,他,第一次去了远方。

老乡已经为他们租好了房子。他们这一次接的工程是装修一家大型超市。每天工作八小时,有非常闲暇的时间。他虽然很想到处走走,但知道自己的弱点,一个人也不敢随意走远。在出租房附近有一方荷塘,架着一弯石桥,垂柳如烟,非常的小桥流水。他一下子爱上了这个地方。这里成了他下班之后必来的一个休闲场所。

当他第一次在这里看到她,仿佛天下掉下个林妹妹,让他惊诧莫名。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直面一个美女。除了自己的老婆,他平常很少和女人讲话,他是天生腼腆的人。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夹着书本在草地上坐下。他抬起头四处张望的时候就看到了她。她居然在河边洗衣服,一下一下地槌衣声,声声入耳。让他一下子跌进一个遥远的梦境里,那个在河边浣纱的绝色女子!苏杭不正是当初的吴国境内吗?女子侧对着她,长发松松地扎着马尾。一绺头发垂下来遮住她的面容,夕阳的余晖照在她身上,柔和静美。他不敢动,甚至不想呼吸,他想留住这仿佛穿越的画面。终于,她端起盆站起身。转身看到他时,她微微一愣。他急忙低头看书。他没有想到她会给他打招呼。“嗨,你也在这里啊?”

他受宠若惊地抬起头,“是,是啊!”

女子微微一笑,“我认识你,刚住进来是吗?我就住在你们隔壁,一家房东的房子。”

“哦!你,你住在隔壁啊?”说完他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什么废话嘛!

她轻轻答应了声,目光落在他拿着的书本上,像对他又像自言自语道,“现在看书的不多了,一般都喜欢抱着手机。”

她柔和平静地话语仿佛有奇异的效果,让他的心瞬间安定,神情也变得从容了,他抬头,大胆地打量着她,她果然是典型的江南美女。清秀细致的眉眼,白皙的皮肤。看着她盆里的衣服,他不由自主地打趣道,“现在到河里洗衣服的也不多了。”

“呵呵!她笑的眉眼弯弯,他做机修的,衣服特别脏。你忙,我先走了。”

“好!”他目送着她,她穿着长至脚裸的棉布裙,走路袅袅婷婷。

后来,他知道,她叫阿柔,并不是本地人,老家湖南,他们一家在这儿待了几年了。她在一家小公司做仓管。越来越多的相处,他发现她是那样一个柔情似水的女人,一举手一投足都是自然流露的无尽风情,而她却不自知。他想起那个雷厉风行走路如风话语如雷的自己的妻。想起那时候的自己因为太过害羞,从来不敢正眼看一个女孩,尽管人长得帅,却逐渐落了单,那个男孩不坏,女孩不爱的年代。大胆泼辣的妻子贝贝,主动追他,惊慌失措的他糊里糊涂结了婚。等一切尘埃落定,他知道自己曾经渴望的,这一生,再也得不到。

他看到阿柔,仿佛看到多年来,在心底深处一直渴望的那个人,他知道,他的心沦陷了,在这个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江南小镇。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和一个女人说那么多话。也从来不晓得自己这样健谈,他虽然没有行万里路,却读了万卷书。天南海北,天上地下,从古至今,而无论他谈什么,她都是那样微笑地看着他,认真的聆听。偶然说一下自己的见解,却是那样直抵心灵。他知道阿柔对他有一种感觉,仿若知己,又或是前世流传的因果。她骨子里那种高出流俗的韵味,除了他,也没有人会懂。

那天,阿柔问他,“想去看西湖吗?”他说,“想啊!做梦都想!”

她说,“那我们下周去看。”他问,“远吗?”

她迟疑了下说,“不算远,但现在是秋天,平湖秋月却是要在晚上看的,最好要住一晚。”

“住一晚?”他听到这句话,心里仿佛开裂了一般,刹那间心驰神荡起来,只管呆呆的坐下来。阿柔诧异地问,“怎么了?”他回过神来,看见她坦然的目光,他的脸居然红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阿柔怔了下,“咯咯”笑道,想什么呢?我们跟团去,因我俩都是路痴。我也是,虽然在杭州待了几年,却连西湖都没敢去看过。我老公从来不爱出门。刚好你在,我们一起报个团,两天,你看怎样?”看着她殷切的目光,他点点头说,“好,我也是难得出门!”

她高兴地拍着手,“那真是太好了!”看着她脸上孩子气的笑容,突然内心一阵满足。他想再多的人同往又如何,那也只是衬托他们的背景,形同虚设。

西湖是杭州城一个幽凉的梦,也是生长在北方的他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断桥的白娘子,长桥上十八里相送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望穿秋水的苏小小,曾经让他一读断肠。

而这两天,他更觉得极度不真实,恍若梦中。她穿着白色衣裙,套着天蓝色针织外套,长发依旧松松扎着马尾。三十岁的她依然拥有少女的容颜。一行十几人,他眼里只有她。他们游湖赏景,一路穿花拂柳。从断桥一望,果然销魂欲死。晚上一轮弯月,映在湖上。湖上云烟飘飘渺渺,仿佛蒙着面纱的西子。她站在他边上,周身也罩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美得不似人间所有。仿佛被这动人的景色迷住了,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时,他看到她的影子,斜斜地映在他的前方。他突然伸出双手,环住她的影子,拥抱着。直到她被别人拉着走开,她的影子也从他的怀抱里抽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会鬼使神差的来到江南。原来只是为了和她相遇。就像席慕蓉说的那样,深深地相爱再别离,再长的一生,回首时,也只是那短短的一瞬。虽然只是他一个人的深情,一场永不见天日的暗恋。

很多年后,西湖的景色渐渐地从他的记忆中抹去,他只记得月光下那一抹纤细的倩影,他曾那样心痛的拥抱着。

他们从西湖回来之后,第二天,他就辞职回了老家。走的时候没有和她告别,他知道她懂,她一定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