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追你吗

2017-09-18 字号:

我可以追你吗?我问你,你不答。在去车站接新生的时候,我这个在本城入学的新生也赋有了接新生的资格。刚一看见你啊,我就看见你与众不同。你如此有颜值,你的额前的刘海,你的很耐看的容长脸儿,你的好俊气的眉眼,还有你的高挑挺拔的身材和窈窕的腰肢以及你一身朴素无华又清秀靓丽的着装,无一不把我的眼球拔了去。

你可厉害了,我的肖湘妹子,你才只有十八岁,咋就这样厉害呢?咋就清纯得这样惹人怜爱呢?我的肖湘妹子,我可以追你吗?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你不答我。

你不答我,但你也没有拒绝我,你对我莞尔一笑。要知道,我当时是怎样地感动得不要不要的啊。虽然你没有答应我,但我也知道你没拒绝我,有了这些就已经足够了,最起码我没被边缘化,我还能去到你的地盘,去看你的一颦一笑,去听你的富有魅力的声音。于是,我不由分说地接过你的拉杆箱,往大学校园里走去。

你说,哎哎,你这人怎么这样?你喊我哎已经让我沉醉不已,你后边的带有哭腔的声音我没听见,我殷勤无比地照样为你搬运着行李,我是一个搬砖工嘛,天生神力,有的是力气。

我就这样让宿管大婶误以为我是送你入学的家人,她或许会误以为我是你的哥哥,她说,请把你妹妹的行李拿到这儿来。我说,好咧!连你都被逗乐了,但你马上沉下脸来,坏蛋,谁是你妹妹!我连你姓甚名谁还不知道呢,就要做人家的哥哥。

幸而宿管大婶可能是天聋,她没听见你的声音,这就不影响我对你作自我介绍,不,应该是我把自己整个儿地推介给你。我跟你说,哦,我叫吴弦,不是无情,十九岁了,但跟肖湘妹子是同系同专业哦,承蒙不弃,以后多多关照。肖湘妹子,我可以追求你吗?

你噗嗤一声笑了,这就让我仿佛觉得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乍一看见了东方天际现出了鱼肚白一样,我看见,我看见希望的清新如燃的曙光正在我的心海上冉冉升起,冉冉升起。我不由地抓住了你的手,你身子一哆嗦,你的脸颊上马上盛开出那粉红如霞的指甲花,你低垂着眼睑,说,好了,你已经送到了,请便吧!

我如闻纶音,你的一声好了让我酥了半边身子,我可不是下流,我是真挚地炽烈地追求你的。青春妙龄的男女,谁会不善钟情,谁会不善怀春,这是至洁至纯的人性,只要处理得当,从中不会有惨痛飞迸的!

我以后在食堂里遇到你时,我会主动去为你打饭,时间久了,你也只好任由我了。这就更加鞭策了我,鼓励了我,我由给你打饭,到帮你争个座位,这一半是为你,也是为有你在身边。当我看到同学们和校友们投来怎样的羡慕的眼光的时候,我心里比喝了蜂蜜还要甜蜜无比,不过,我这可不是虚荣啊,我是真的喜欢你,真的,决不骗你。我可以追你吗?

我还会在图书馆里给你占个座位的,尽管你每次来你都会说你这个人也真是的,但我从你抿着嘴笑的神情里,你还是觉得很受用的,虽然你接着说你下次不用这样,但我看见你也没有对我表现出过分严厉。因此,这就不会影响到我坐在你旁边,你见我来了,你又往旁边挪了挪。我在心里对自己说我可以追求你的,我不仅坐在你旁边,我还把一只膀子搭你肩上跟你一起看同一本书。

你尽管说,放庄重些,哪有你这样脸老皮厚的!但我看见你浅笑倩兮巧语嗔兮,我就会附在你的耳朵边说,我为我的爱人憔悴如斯!你看人家都是出双入对的,他们还同居一起,互相抱团取暖。听了我的话,你的耳朵根子都红了,你搬开我的魔爪一般的手,但你还是微笑着说,我跟她们那些女生是不一样的,你可别猥亵我啊,我还不想不生孩子就打胎的,况且我如果回南方去,你会跟着去吗?

你说了这些话后摆出一副备具挑衅的神气看着我。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是说我不可能跟你回南方去,你以为这样总算把我将军住了,总算打击了我的嚣张气焰。你见我不说话,你的眼泪就下来了,你说,我就知道,你把我跟那些虚荣心强的水性杨花的女生一样看待,还说什么我可以追你吗?你只不过想征服我想以此来证明你对女生来说很有魅力,借以满足你的成就感。如果是这样,你就是想错了,你也看错了人。

你说完后就不再说话了,你依旧看你的书,但你也没把我搁在你肩上的手移去。你胸脯起伏,你目光专注。但我仿佛看见你眼角的余光扫描着我,你的嘴角仿佛牵扯了一下。你是在考验我,还是拒绝我,抑或对我还心中充满了期待,我不清楚。肖湘妹子,你可真厉害哦,你的二维码扫到了我的身上,你的二维码也扫到了我的心上。我嘻嘻地笑了,而后,我王顾左右而言他地说,明天我们打篮球,你会去看吗?你看了我一下,没回答我,你仍然去看你的书。

我禁不住像从万丈高楼上跌入到无底深渊中一样,我的心都碎了。你可知道,我当时心都碎了,心都凉了,我不是心都凉了,我是寒透了心。世界上有你这样的女孩子吗?有你这样的十九岁的大二女生吗?我从大一开始就追求你,你竟然熟视无睹,你竟然无动于衷。你太可恶了,你哪里是清纯,你是在装清纯,其实你的心地最歹毒了。

你像一只猫在捕鼠一样,你不把老鼠立即扑杀,你慢慢地折磨它,等它快要翘毙时,你才把它吞咽到肚子里。我摇一摇头,想把这些纷繁的思绪甩掉。前边有人要进球了,我像猛虎下山一样,一个虎扑,我就把他手上的球打掉了,然后我抢过那只篮球,边拍球边迅速向我方要投的灌篮球架冲去,我弹跳起来,把篮球迅猛地扣到灌篮里,漂亮极了,随着裁判的一声哨子响,我进球得分。哇,王者荣耀!

观众席上爆发出狂热的呐喊声,吴弦,吴弦!吴弦,吴弦!我晕,我刚转回头,就看见你也坐在那儿,你的眼睛里有晶莹的泪花在打转,在灿烂的阳光下,我看得很清楚。你的嘴一开一合,从唇形上看,你也在说吴弦吴弦。我对你一笑,你看见后立马低下头,再也不看我一眼。肖湘妹子,你甭折磨我,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肖湘妹子,我可以追求你吗?

晚上我到图书馆后,我看见你老早就坐在我们常坐的座位上,你看见我后,你马上又把头低到书本上。我知道,你不待见我,你不想再听我跟你的深情的倾诉。我坐到你身边,我以为你会起身离去,结果你没有那样做,只不过你本能地又把身子往旁边挪了挪。肖湘妹子,我可以追你吗?你不理我,我还是要追你的。我为什么不能追你,你没男朋友,我也没女朋友,你真挚,我执著而炽烈。

我又往你身边移了移,你本想再移一下的,但看到座位已到尽头,你已无法再往前挪移,你就不挪移了。我把手搭在你肩上,你猛摇着肩膀,想把我的手摇落掉,你见摇不掉我的手,你忽然趴到桌上嘤嘤地哭了,所有人的眼光都向我们这边投射来。你说,我就知道,你总是这样缠着我,又想不负责任。我说,谁不负责任了?!

我告诉你,我们家恰好是同胞兄弟,我有个哥哥,也是大学生,只不过在外省上大学而已。我可以追你吗,肖湘妹子?你听到这话,马上直起身来说,真的,你不会骗我吧?你就那样眼睛瞪着看着我,像要把我的心从我的胸腔里挖出来,看看我的心是红的还是黑的。我把我和我哥哥的合影在手机里打开给你看,你嫌看得不清楚,赶忙从我的手上夺过手机。

乘你低头看手机的时候,我把我的灼热的嘴唇吻向你的额头,我以为我和我哥哥的合影足以成为我们的爱情的通行证的,我在到达你的岸边可以畅通无阻。你却用你的手挡住了我的热吻,你说,你这人怎么这么脸厚,这里有这么多人呢。还有,你和你哥哥真的这么像吗?你这人最会骗人了,我刚来,你骗人家说是我哥哥。你是我哥哥吗?你是我哪门子哥哥!

我见你还是不相信我,哦,不是不相信我,你是想进一步得到证实。好像是为了印证这句话似的,你接着说,你怎样向人家姑娘证明那人就是你哥哥呢?我看你说这话时脸上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禁让我油然而生出一番怜香惜玉之情。我说这好办啊!我当即打开微信视频,跟我哥哥视频起来。

我哥哥在视频中出现的时候,你在旁边说,咦,还真的是这样子啊!我哥哥在那边已经听到了,他说,是那个美女要求证我的存在吗?告诉她,我是吴弓,吴弦的哥哥,如假包换。

你立即拿过我的手机说,哥哥,不是这样子的,我是想告诉你,你要帮我,吴弦哥老是欺负我。我哥哥笑着说,是这样子啊,妹子,你这状就算告对门了,我这个弟弟最怕我了,回头我一定管管他,看他还敢欺负妹子吗?关上手机,你微笑着对我说,我已经告诉哥哥了,你还敢欺负妹子大人吗?

我忙帮你搂到怀里说,肖湘妹子,我可以追你吗?你在我怀里边扭着身子边说,不可以,你不仅是个骗子,而且脸厚。你说到这里,噗嗤一声笑了,我一下子就把灼热的嘴唇印在你的樱桃似的嘴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