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和骗子

2017-09-19 字号:

民国时期,在东三省某村有一个傻子。傻子叫做韩石,傻子是村里的人对他的称呼。傻子长得很高大,肌肉也结实,家里无父也无母。就是有一点,人如其名,傻子又憨又老实。这也就造成他三十多岁了还没娶到媳妇。傻子的名头已经大到只要媒婆上别人家提亲,一说韩石的名字,主人家就马上把媒婆轰出去的地步,任媒婆三寸不烂之舌翻动也无力回天。傻子家里过得并不如意,家中只有一间小的可怜的土坯房,厨房卧室也全在一间,这倒不是因为他懒。相反,他比村子里任何一个人都要勤奋许多。家里光景不好的原因是傻子喜欢接济别人。碰到乞丐就扔个三块两块,别人家有困难往往也挺身相助。短时间行善倒是没什么,可若是几年如一日,傻子家中自然没有了多少积蓄。

这天早饭过后,还未待傻子下地干活,傻子的门就被敲响了。傻子急忙跑过去打开了自己家那摇摇欲坠的门,生怕来人一用力就把自家的门给敲倒了。傻子打开门后,看见了一个蓬头垢面,满身补丁,年岁四十上下,个子估摸比傻子低一头的乞丐。还未待乞丐开口,傻子回到屋子里就把早上吃饭剩下的几个窝窝头拿了出来。但是当傻子把窝窝头递给乞丐之后,乞丐开口了。只一个字“钱”。傻子想了想,“我知道这年头干你们这行也不容易。给你点钱也好。”于是回到屋内找到了五块钱给了乞丐。乞丐拿到钱后连声谢谢都没有说,转头就走。傻子也下地干活。可是自打今个儿起,那个乞丐是每天都来,每天都是早饭过后这个点儿。当然,每天也都是只要钱。一来二去,傻子倒是没感觉什么,但是村里的其他人看不下去了。“傻子,这种人就是狗皮膏药,赶紧甩了吧。”“傻子,你的钱是天上掉下来的啊。”各种闲言碎语进入到傻子耳中,傻子是充耳不闻。就这么过了大概有一个多月,这天乞丐又敲响了傻子的门。傻子钱都预备好了,直接把钱递给了乞丐。乞丐这时却连连摇头,摆手拒绝。傻子愣到那儿了。还没容傻子细想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乞丐开口了“我是附近清风寨二当家,我大哥喜爱结交有义之人,听闻贵地有一义士,大哥特派我来寻找。当我打听到义士之后,有意试你一试,观察你是否真如传闻一般。”傻子倒是听说过清风寨的名头,干的是劫富济贫,打家劫舍的勾当。还不容傻子细细回味这二当家话里的意思,二当家又开口了“今日我想请义士随我上山见我大哥,也好了却我大哥的一桩心愿。”不等傻子回复,那二当家直接作出请状,傻子倒也不好拒绝了。于是傻子跟着二当家先上集市上买了一套干净华丽的衣服,又雇了一匹马车,就直奔清风寨而去。路上,二当家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义士,我深知你的为人,但今日还有一不情之请,还望义士见谅。”

“二当家说吧,没事。”

“到达清风寨后,还望义士勿要提及家中困乏之事,如若我大哥问起义士家境如何,但请义士说家中富裕。”

“为啥?”

“我大哥也是大义之人,如若义士提及家境贫乏,我大哥定然会送你盘缠。可如今,我清风寨也是一贫如洗。哎。”

傻子听后,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好”。二当家递给了傻子一个大扳指,上面刻着一个字“韩”。“这是一个假扳指,但一般人都看不出来,还请义士戴上。”傻子便接过扳指戴在了手上。

两日之后,傻子与二当家来到了清风寨。到了清风寨寨口,刚下马车,傻子看到迎面走来一个身材魁梧,长相粗狂的男子,后面跟着几个小喽啰。二当家低头小生说道:“这便是大当家徐磊。”傻子迎了上去,学着大当家的抱拳状,互相通了姓名。大当家就一伸手“请韩义士入寨。”傻子就随着前面小喽啰,与大当家并排走进了清风寨大堂之上。此时傻子已经看不到二当家了,只当二当家去办别的事了。此时大堂之上已经摆满了酒菜。大当家请傻子入座,傻子也理所当然的坐了上去。席间,大当家果真问了傻子家境如何,傻子也说家中有良田千顷,雅阁百间。大当家看到傻子手上的扳指时,眼中精光一闪。不一会儿,有一个小喽啰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托盘上放着一个精致的酒壶和两个象牙酒杯。大当家站起身来接过酒具,倒满一杯酒递给了傻子,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韩义士,兄弟我敬你一杯。”傻子连忙将酒喝掉,但是却没看到大当家那似笑非笑的目光。又过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傻子突然感到头晕目眩,眼前的景象也开始模糊。不一会儿,就倒地不醒。

傻子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已经被五花大绑的捆在了一个椅子上。“大当家,这是为何。”“韩员外,兄弟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但是寨中缺钱啊。”大当家看着傻子,不紧不慢的说着。傻子其实并不傻,现如今他也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连忙开口,“大当家,我不是韩员外啊,我就是一个种地的。”大当家冷笑起来,手中拿起一个扳指,“不是韩员外,怎么有韩员外的贴身之物。韩员外你不要着急,兄弟我只求财。”傻子连忙把碰到二当家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听过傻子的话,大当家已经起了疑心。忙派人到山下打听,不消半日,一个小喽啰跑了回来,“报大当家,韩员外的确还在府中。”大当家眼睛一瞪,“好个骗子刘,竟然骗到我这儿了。”然后扭过头来,对着一个手下吩咐道:“快去给那位义士松绑。”当傻子被带到大堂之上时,大当家连忙迎了上去。“如今的世道如义士一般的人已经很少了,骗子刘虽然从头骗你到最后,但是有一句话没骗你,我确实喜爱结交义士。”

“大当家这到底是咋回事?”

“我寨中资财告急,一时又找不到人家下手。这就给了骗子刘机会,骗子刘有一天来到我们寨里,说有办法把韩员外骗到寨里,但条件是给他一百大洋。韩员外是附近家产最多的人,当时我也是一时糊涂,就答应了他。前两日他给我传话说已经骗到韩员外上山,但是我们得称他为义士。我也没有多想,就应下了他。谁知却被他骗了。”

“这个骗子刘到底是啥人?”

“骗子刘没人知道他的真名,道上的人就直接叫他骗子刘。他精通易容之术,所以具体长相外人也不得而知。”大当家说过这句话,就转头吩咐起来,“给义士备马,送他回家。”傻子也知道此时大当家正在气头上,也就随着小喽啰回家了。

回到家后,仅过了半个月,还是早饭刚过的那个时间,傻子的门再次被人敲响,傻子慌忙去开了门。一开门,傻子就呆住了。原因无他,敲门的又是骗子刘,依然是乞丐装扮。骗子刘看着傻子笑了笑,傻子也冲着他笑了笑。骗子刘开口了“当日骗你,至今心存愧疚,今日送你点小物件,从今往后,咱俩井水不犯河水。”说过之后,不等傻子开口,掏出一个小包袱扔到傻子屋里面,扭过头来扬长而去。傻子走进屋内,打开了包袱,打开之后,傻子看到了几只玉簪,手镯,还有几十块大洋。

多年后,东三省流传着一个故事。说当年有一个圣手刘,到处行侠仗义,劫富济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