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我常在

2017-09-20 字号:

时光不停冲刷着你我的轮廓,或许在我遇见你的那一刻起,命运已经确定轨迹,磨不灭斗转星移。

“先生咖啡需要吗?”一个干净的女声。

“咦,你不是唱歌的吗?”在我眼前的这个女人穿着打扮精致漂亮,让人看之无法回神,忆之风情万种。她甜美的嗓音在空气里千回百转,绕梁三日。

“先生,请点单谢谢了。”她干净美丽的脸上看不到瑕疵,找不到一点点在这个并不发达的城市里大多数女生都有的斑点或痣印。没错,虽然我年纪轻轻却已阅女无数,但此时这个就在我眼前像一朵清新洁白的茉莉一样盛放着的女人,却令我只稍微认真一点看都发自内心地感觉到震撼。

“就要抹茶可以吧?”

她在我默默的观望下没有一丝紧张的神情,甚至轻轻地绽放出美好的笑容,若有所思地眨过几次眼睛。我的神呐,简直美到上天。

她纤弱地走向服务台,笑着说过几句什么之后就走向灯光璀璨的驻唱台那边,与刚才略显娇怯的样子截然不同的是她妖娆多姿地摆弄着长脚话筒的样子。她清脆地开口唱王菲的《脸》。

“最好没有人明白我说什么,只有你听懂我想什么。”

光线一样干净利落的声音就在这样并不大的灯红酒绿的世界里安静而有力量地直击我的心脏。我看着此时一脸桀骜不驯的认真的她。陈彦梁,你不知道你有多么令人心动。

我自己从来就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太多牵挂,即使父母健在,家业尚兴。对任何事都不抱希望,也因此总是想要罪恶地摧毁一切。这在我女朋友林洁上就有所体现。

回到自己略显奢华的房子里,刚好碰到林洁从书房走出来。她的眼睛明亮如同光束,看得我心醉。但其实我对她早已没有太多感觉,曾经有好感也无非就是觉得她这样温柔的人可以供我依傍供我无理取闹,她也会欣然接纳。在我认识她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因为征服欲得以宣泄而心满意足,她也会在我身下配合我地低低呻吟。但时间久了,我却觉得她一起的日子平淡如水,没有任何刺激感可言。甚至有点嫌弃她虚伪造作。

她说,应麒你回来啦,我今天下厨给你做了甜点哦。

我相敬如宾地配合她,打开微波炉,取出蛋糕,说真不错。

她开心地从背后抱住我,你想吃我以后可以天天做给你吃。

我突然想起陈彦梁来到我桌前时娇羞画面,然后一把把林洁推在沙发上。她就在我的身下轻轻颤抖。

林洁从前是舞蹈演员,在舞蹈学校界也是赫赫有名人人惊羡的领头人物。她长得娇小却挺拔,耐看而美丽。

我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她就在台上卖力地演舞台剧。本来舞台剧这样的东西我是没有任何兴趣看的,都是在几位朋友的撺掇说有美女看才去。我自然不会置之不理。那时候林洁就在第一排,在我火眼睛金的扫试下她一下就占领了我的心。她不仅是长得最漂亮的,也是跳的最漂亮的。我咬了咬嘴唇,看我不收了你。

然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太多动作,直到那一日我继续吊儿郎当地在街上寻找美女,我的视线恍惚间转移到一个长得矮小纤弱,又被一大群女生孤立在外一个人行走的 白裙少女身上。我的心里忽然一动,身体不听话地停驻了许久。

一旁的女生高傲地冷嘲热讽说看不惯她,她却一个人捏着小小的手指在一片任凭埋怨。

“你们够了!”我心潮澎湃地怀着一腔孤勇牵起林洁的手,然后大声说,“她是我女朋友!”

刚刚还骄傲地仰着头的女生有些错愕地望着我,又看了几眼林洁然后默默走开了。

林洁无辜地看着我,笑着哭了。

我看着陈彦梁容光焕发地在酒吧站台剪指甲修眉毛的样子,感觉整颗心都仿佛被她占满。她是个爱美的女人,也是个聪明的女人。我在心里想。

“美女,给个联系方式呗。”我像往常一样熟练地砸吧砸吧嘴,然后询问。

“120。”她妩媚地笑着。

“怎么不是110?”我打趣着。

“我看你像有女朋友的人,应该去医院治治你的花心病。”

“哟呵,有趣。”

在她离开以后,我尾随她去了她住的地方,她并没有发现我。这其实不算什么。人真正想要一样东西的时候把自己的房子拆了砸锅卖铁也要得到。她长得那么漂亮,我为什么不能去亲亲抱抱睡觉觉。

但最终她还是警觉地看见了我。在老旧废弃物堆积的楼梯旁。

“富少也会对这样的地方感兴趣吗。”她饶有兴致地停下来看着我。

“当然,因为你更有趣。”

她在我的身下娇嗔。“我们会在一起对吗。”“会的。”我看着她笑了。

我们开始做。那夜,我得到她的第一次,她像只小野猫一样给了我几处挣扎的抓伤。

但结束之后,我发现自己对她没有了兴趣。因为我想念林洁身上的奶香和温柔忍让的动作和无力挣扎的娇喘。

“我们还是不要在一起了吧。”

她的大眼睛颓然地看着我,已看不见之前的灵动。

她大力掌掴我,然后惨笑说,我走了。我站在窗口旁一边吸着烟一边张望,忽然看见有一个女生娇小纤丽的样子很像林洁。我轻轻念着,洁洁,我爱你。

在那条我可以记得陈彦梁走过的熟悉的街道上,听朋友说到某酒吧有名的驻唱自杀了。抑郁症。

此时眼前飞来一张污垢纵横的报纸上面赫然写着陈彦梁三个加粗宋体字。这三个字一听就觉得美丽,与那些污垢形成强烈反差。

我的心在抽泣。

眼前有一个风情万种的女生迎面走来,脸上是陈彦梁一样的娇俏和无所谓。

我觉得生活并没有太多意思。

我和早已对我失望透顶的父亲说,我想好好努力学习经商继承家业。

父亲的脸上既有林洁的无辜温柔又有彦梁的坚毅勇敢。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作者:图图爱吃冰淇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