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人寻迹

2017-09-21 字号:

“军爷,您要点儿什么呀?”

霍云看着他拿着泛白的抹布熟练的拭着桌子,一边暗想着西域的酒肆伙计与中原的似乎也没多大区别。一边道:“温壶酒,一斤牛肉。”

“好嘞!”霍云看着他跑向后厨吆喝,心里又暗想,抹布或许比中原酒肆里的干净一点,又看向不远处的洁净苍山。

是啊,中原五岳不乏巍巍之气,可多了太多的烟火气。唯有这天山人间仙迹,才蕴的出天山剑宗、绝世剑法。才会有……玉儿如此干净的姑娘吧。

“这位将军风尘仆仆,敢问从何处来?”

霍云一愣,回转心思,却见桌前已坐了一位青衫男子,正含笑望着他。

虽说我适才走了心神,可他坐在我面前了我竟不知,这男子好深的武功!霍云心下暗紧,下意识的按向腰间佩剑。

虽说如此,霍云依旧面色不变,淡淡道:“中原。”

男子摇了摇头,依旧含笑:“将军说谎了,将军应是从漠北而来。”

这时酒肉也端了上来,霍云也不急搭话,握剑的手也松了下来,取了两个杯子,给男子倒了一杯:“你是怎么知道的?”

“将军一身杀气,征衣尚有新痕,想来将军经历了两年前漠北一战吧。”

霍云啜了口酒,不置可否。

“那么敢问将军又往何处去?”男子似是有说不完的话。

“天山剑宗,你知道在哪里么?”霍云言罢,始终波澜不惊的心里似是泛起了一丝涟漪。

男子并不答话却笑问:“将军寻天山剑宗做什么?”

霍云心中的那一丝涟漪倏尔化成一道白影惊鸿闪过,似是在他多年冷静果决的心中撕开了一道裂缝。他慌了,不敢再抬头看向男子的目光,只是饮尽杯中酒。

良久,他言道:“在下……是为一位故人而来。”

二、

天山之巅,是终年不化的积雪,比中原隆冬时的大雪要洁白许多。积雪之下,百级石阶上通四根石柱,虽有细细裂纹,却笔直如剑屹立不倒,撑起了“天山剑宗”的牌匾。牌匾后是座巍然立于风雪之中的庄院。

是了,江湖名门,百年剑宗,就该是这副模样。只是……天山剑宗一脉单传,玉儿,你和令师两人住这偌大的院子,不会感到孤单么……

霍云跟在男子身后,拾阶而上。

“自古英雄出少年。漠北一战,骠骑将军霍去病大破匈奴,封狼居胥,才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何等英雄。”男子似是在感慨闲聊,天山风雪呼啸,他背对着的声音竟犹如在耳畔。

霍云略一颔首:“霍将军确为不世奇才,我辈楷模。”

男子忽而止住脚步,却未转身:“你可知道,霍去病于你汉家朝廷,就犹如玉儿于我天山剑宗。”

从踏上天山之巅一刻起,霍云便已知晓这位青衫男子便是玉儿的师父、天山剑宗宗主。只是他没有料到堂堂剑宗宗主竟是如此年轻。

“是了,我没有照顾好她。此行便是专程来故人之地寻故人之迹,了却心中执念。”许是天山的千年冰雪冰寒,竟让他心中重归了一种平静。

匈奴已灭,霍去病班师,霍云便告了假,从漠北直出玉门关,来到西域。寻找天山剑宗,来走玉儿走过的路。

男子继续上阶,继而言道:“当年师父下山云游,被仇家暗算追杀,一日深夜重伤回庄,带回了一位女童,便是玉儿,交给我后便仙逝了。那年我不过十五岁……”

男子深知师父用意,他自身天资有限,难以继承天山剑宗百年武学,这女童便是师父收来的再传弟子,必然是有上好的根骨和极高的天赋的。于是他十年来悉心教导玉儿剑术文章,短短十年,玉儿的剑法已有大成,只是还缺少江湖历练,便下山出游,正逢匈奴南下,进犯中原。便前往了漠北……

三、

石阶已上到了一半,霍云静静跟在男子身后,和着风雪听着他的话语,似是在回顾玉儿短短的一生。

漠北狂沙,她一袭白衣竟一尘不染。身陷重围,她弃剑挺身,为了他血染白衣。玉儿惊鸿一瞥,在霍云经年征战已渐渐麻木的心里唤起了无限温柔。

“难为你了……”霍云闭上双眼,缓缓说道。

男子转身,看着霍云。他的青衫在风雪中飞卷,右手中指食指并立如剑,指间剑气吞吐。

“然,将军,请拔剑。”

四、

一步一剑,一阶一杀。霍云仗剑如龙,大开大合。男子剑气如霜,飘逸挥洒。

霍云忽然想起,两年前在漠北大营帐下,他曾和玉儿约定待到战事了结,一定要领教天山剑宗的剑法。玉儿,你的剑法应是比他要高出不少的,我……定然是赢不了你。

离庄门只剩十数级石阶了,“天山剑宗”四个铁画银钩的大字已近在咫尺。霍云一声清喝,运劲横剑一斩,男子指间剑气点向霍云剑锋化去剑势,借势飞身退上了庄门前。

霍云平复了下翻涌的气血,将剑还鞘,也飞身踏上了庄门前。

男子负手而立,仰首看向天山剑宗的匾额。静静道:“于将军而言,玉儿是故友,我是新人。这天山剑宗是玉儿的故地,却是将军的新景。即便是同一套天山剑法我与玉儿使来,也是有两番境地。故人新景,新人故地。世事变迁莫过于此,人世苍茫莫过于此。”

沉思半晌,霍云抱拳道:“多谢。”

男子淡淡一笑:“将军请进庄一观。”

霍云摇了摇头:“不必了,这番新景,还是随玉儿一起长埋吧,不必再见。”

“将军还是放不下执念。”男子语气里多了分戏谑。

霍云惨然一笑,反问道:“你可曾放下?”

男子第一次陷入了沉默。

“我走过千里荒漠,挡过千军万马,却渐渐迷失本心。远不如今日走过的这百级石阶,与你倾力一战。一阶一剑,都让我清醒一分。这天山,果真是个好地方,天山剑宗,名不虚传。多谢,告辞。”

霍云抱剑转身,下了石阶。身影渐渐消失在风雪之中,风雪呼啸声里遥遥传来霍云的声音:“既然放不下,就带着这份执念,你隐你的江湖,我回我的沙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