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家庭?等老了吧

2017-09-22 字号:

晓云到现在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多年前去外地把丈夫绑架回来的那一幕,每想起一次,她的心就痛一次。

那时她的两个孩子还小,女儿六岁,儿子才一岁多。平时她在家里带着两个孩子,照顾着几亩地。丈夫罗铭给别人开货车,十天半月回来一次。但那年春天一个多月没有见到罗铭的人影,去他的老板那儿问了才知道,罗铭早就不在那儿干了。

从罗铭的同事朋友那里得知,罗铭半年前和一个配货站老板的女儿好上了,那时他们都劝他,让他别忘了自己是有家室的人,可他就是不听,和那个女孩越陷越深。

后来配货站的老板也知道了这件事,警告过罗铭,又把女儿关了起来,不让他们有见面的机会。有一天女孩的父母有事出门,罗铭就把他们家的门锁砸开,和女孩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晓云那时象疯了似的,和公婆到处打听罗铭的下落,一有点音信就带着孩子去找。象祥林嫂一样在路上遇到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向人家控诉罗铭的道德败坏,没有责任担当的人渣行为,然后再向人家打听有没有罗铭的消息。

直到三个月以后,罗铭的一个同事去外地送货,在那儿看到了他和那个女孩正在那个地方的一个小吃街卖小吃,就过去问他的近况,并把家里人到处找他的事告诉了他。

罗铭听了只是笑笑,没有一点对家里人愧疚的样子,只是不时地看着在摊前忙碌的女孩,一脸的宠爱和幸福。

晓云听到第二天回来的那个同事给她的消息后,就和公婆还有两个表哥连夜赶到了那个地方,找到那个小吃摊后,竟被告知摊主早上就没有来,说是不干了。

那一天他们在那个小城四处寻找,后来晓云的公公想起有一个老战友就住在那里,就打听到老战友的家,让他帮忙找儿子。

到了第三天的上午,在老战友的帮助下,他们终于在一间民房里找到了罗铭和那个女孩。在晓云的想象里,能够把她的丈夫俘获住,让他抛妻弃子也要和她在一起的女孩应该是长得漂亮标致,苗条淑女型的美人,因为这种想法晓云一度鄙视自己的胖,以为如果自己瘦一些,爱打扮一些,或许丈夫就不会这么狠心扔下她们娘儿仨不管不顾,到外面去找情人。

谁知见面后看到的却是一个其貌不扬,身材长相还不如晓云的女子。那天他们进到那个院里时,院主人指着西屋,说这间屋里住着两个年轻人,不知是不是你们要找的人。

这时罗铭已听到脚步声,从窗玻璃里看到他的家人们站在院里,就赶忙用椅子抵住屋门,不让他们进屋。晓云在门外看出了罗铭,又哭又骂地砸着屋门,其他的人也都七嘴八舌地喊着叫罗铭开门。

这样僵持了有十几分钟,两个表哥终于忍不住怒气,两脚踹掉了房门,一行人就闯了进去。

这时晓云看到了那个女孩,正趴在她丈夫的怀里,两只不大的眼睛惊恐地望着闯进来的人,个子不算高,体型微胖,齐肩的长发遮住了半边脸。

晓云一见两个人的亲密动作,怒火冲天,跳到他们的身旁撕扯着那个女孩,嘴里骂着农村妇女所有能想到的脏话,拽着女孩的头发,又抽出一只手来去抽她的耳光,还没有落到女孩的脸上,半空中就被罗铭捉住了手臂,把晓云推到了一边。

这个时候罗铭环着女孩,想要在母亲的身旁溜出门去,被眼疾手快的表哥抓住了胳膊。父母和表哥上前,把他们两个分开,拖起罗铭就向门外走。

罗铭一屁股坐到地上,一只手抓住屋门就是不肯走。那个女孩这时又扑过来,抱住罗铭的腰不放手。

一直歇底斯里叫骂着的晓云,又疯了似的跑过来对着女孩又踢又打,看着两个人在她的面前这么难舍难离,她把他们千刀万剐的心都有。

公婆和两个表哥终于把罗铭拽到院子里,和房东交涉房租的时候,罗铭又瞅了个空档挣脱出手来,跑回屋里搂着女孩就是不肯走,最后在两个人的嚎哭和晓云的怒骂中,他们把罗铭架到大门外的车上,才算把他弄了回来。

把罗铭弄回来后,晓云把他看的紧紧的,让他在家和她一起打理着那几亩地,不让他出门,更不敢让他手里有点钱,怕他再跑出去不回家。

公婆和亲戚朋友也一波接着一波地来说服教育罗铭,脾气大的两个表哥骂的他抬不起头来。在家时间久了,罗铭也安下心来,和两个孩子感情也深了,儿子每天爸爸爸爸地缠着他,一家人也有了每天都欢声笑语地幸福生活。

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各种费用逐渐增加,家里那几亩薄田的收入远不够日常开销,再说几年过去了,罗铭一直安分守己,对晓云和孩子们也都很好,他们俩就商量着再让罗铭出去挣钱,罗铭也保证再不会做出那种伤害家庭,违背道义的事。

罗铭人聪明,技术又好,收入比同行们高。他每个月都把工资交到晓云的手里,自己只留点零花。他们家的日子越来越好,晓云照顾着懂事的孩子,养家的丈夫,觉得自己当初为这个家庭的坚持有了回报,丈夫浪子回头,孩子健康成长,说得幸福快乐的生活也不过如此吧。

春天的时候,晓云的邻居告诉她,有一次在城里看到罗铭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让她注意罗铭的行踪,免得他再陷进去,后果不好收拾。

到了晚上罗铭回来,晓云旁敲侧击地问他在外面的情况。罗铭从晓云的眼神里看到了对他的不信任,就指天发誓现在在外面清清白白,没有做对不起晓云的事,并说每个月的工资上交,就是想去花也没有资金。

晓云没有穷追不舍,她很满足现在的生活,不想因为这件事再让家里鸡犬不宁,就算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又能怎样?他以前那样都原谅了他,现在这种没影的事,还能不和他过了不成?

况且现在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有几个男人在外面没有点花花事?只要他还养家,心里还挂着家里的老婆孩子,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稀里糊涂地过吧,男人岁数大了,在外面玩够了,心自然就会回家了。

晓云心里虽然还很痛,但一想到孩子快要放学了,就赶紧洗菜做饭。现在每天一家人能在一起吃饭,看到孩子们快快乐乐的样子,她心里就满足了,其他的,都顺其自然,让时间去验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