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自卑断送的爱情 96 作者 孟小满

2017-09-25 字号:

泪水模糊了双眼,回忆开始倒带。犹记得,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朋友聚会上。那天,大家讨论了一下,决定去唱k,我一向唱歌跑调,除了自嗨,基本没有在大家面前展过歌喉。

看到我一直坐在那里沉默不语,他便主动挪动身子坐到我旁边,端了一杯水递给我。我笑着接过来,握在手里,又把视线转到前面的液晶电视上。

“这首歌,的确好听。”那是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没有想象中的磁性,反倒是变声期独特的声线,带点女音。我被这样的声音,逗笑了,连带着手里的水都晃动了。

“这句话,有幽默成分吗?我看你笑成了这样。”

“不是啊,我想起了以前的事情,控制不住的笑了。”当然不能告诉他,我是被他的声音逗笑的,否则这个大男孩肯定会脸红的。

“喔,这样啊!”他挠了挠头,语气中藏不住的失落。后来才知道,我是他第一个搭讪的女生,没想到我压根没听他讲话,那天他尴尬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喜欢唱什么歌?我帮你点吧。”为了缓解气氛,我主动接话。

“李宗盛的《当爱已成往事》,听起来很有味道的歌。”

“行。”我起身帮他选好了歌,再次落座。

我没想到,朋友们看我和他聊的欢,就让我们合唱。我推辞不过,硬着头皮上了。那一天,一个独特声线和一个跑调大王唱了一首经典的歌,没有太难听,反而因此碰撞出火花。

唱完歌,我们便在座位上聊了起来。他告诉我,今天是他第一次在人前唱歌,因为处于变声期,一直都不敢去唱。我也笑了,向他坦白自己也是第一次。

两个人没有说其它过多的话,仅仅因为都不会唱歌,便好像找到了知己般,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这样的开始,或许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所以分开也成了必然。

之后,我们便用微信联系。他向我讲述游历过的城市,他说除却去过的大城市,印象最深刻的反倒是一个小县城的风景。在那里,他看到过的最美的钟乳石,爬过最陡的天梯。

他还说,等老了择一城而居,不要太过繁华,不要大城市的喧嚣,只要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安安稳稳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就行。

我看着发过来的一串串汉字,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般,不过更多的是甜。很多年前,我也曾对喜欢的人说想呆在小县城,结果被骂的狗血淋头,被批评胸无大志。

而他的话,让我一度觉得前面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他就是我历经千帆迎来的最好的朝阳。我们没有表白,没有海誓山盟,就这么走在了一起。

后来,我复习考试,他上班赚钱。我们很长时间才能见上一面,但每一次的见面,都让彼此的感情升温,也让我们在聊天的时候,更加深入的了解了对方。

他高中毕业就出来打拼了,因为没有很高的学历,所以只能靠体力为生。但是,他凭着好学的心,跟着师傅学了两年铁路维修,渐渐崭露头角,成为了师傅的得力助手。

他曾问过我,会不会嫌弃他的低学历,以及不稳定的工作。我知道,他的工作性质,需要长年在外面跑,但是我不怕。我告诉他,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有自己的路走,只要有上进心,什么工作都能干好。

他高兴地对我说,遇见我是他最幸运的事,因为从来没有一个女生对他这么说过类似的话。他曾因为自己的学历,工作问题,不敢去追女生,怕别人笑话他。

我们每天都用文字表达对彼此的思念,也会为某一个问题争的面红耳赤,气的挂掉电话。可最后,都会主动和对方和解,我们不想让这份感情被争吵扼杀。

两个月后,我顺利的进入了招聘考试最后一关,他发来消息给我鼓励,并说无论结果怎么样,他都会陪着我。我信心满满地走入了考场,在漫长的等待中,通过了独木桥的最后一关。

我去了新的地方开始上班,他依旧奔波在各个城市。我们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工作太累,彼此都早早休息,聊天的时间也越来越少,甚至对方发的消息,第二天早上才看到回复,我从没觉得这是大问题。

我同样一直傻傻地以为,这个陪我走过最煎熬时期的男孩,永远都不会离开我。即使我们之间没有了最开始的热烈,我都把这些归结为感情期正常的降温。直到开头的那一幕出现,我都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

不知道自己在地上坐了多久,只记得窗户外投射过来的光,从白色变成了黑色。我还是一个人,思绪漫游,变成了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我想不通,这么长时间的了解,这么深厚的感情,为什么突然戛然而止了。直到从别人口里知道他又交了一个女朋友,跟他一起四处跑动,我觉得他要的或许就是这么一个陪伴的人,他不懂感情。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快遗忘了他,他却打电话过来说他要结婚了,希望得到我的祝福。我笑了,对他说永远都不可能轻易的原谅他。

那天,他告诉我:“我离开你,只是因为自卑。我曾以为学历,工作不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障碍。直到后来,我们聊天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越来越融入不了你的生活了。自卑这根刺,再次冒出来,我很痛,只能放手了。”

我没有感动,什么都没说,挂了电话。自卑这根刺,让我们的爱情卡在了生长期,快速的夭折,我又能说什么。爱情,一旦对方开始退缩,就会像流动的水,抓不住的。

我不愿留在回忆的漩涡里独自挣扎,我要向前走,那有我的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