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轮回里遇见你

2017-09-26 字号:

搬到新家的一个晚上,我带着儿子和女儿从外头回家,走到小区花园时,有一个黑影从我们眼前“嗖”地一下窜过去。

“妈妈,你看,是只小猫。”儿子兴奋地说道。

“是吗?”我循着影子望向草丛,一片寂静,黑影已不见踪影。

“晓晓,达达,你们平时到花园来玩,不要和小猫靠得太近,被抓了,咬了,很危险的,要去医院打很多针的,知道吗?”

“可是他们很可爱啊。”

“是啊!”儿子和女儿露出喜欢的眼神。

“可是它们没洗澡,而且还在垃圾桶里找东西吃,不是吗?总之以后离它们远一点,知道吗?”

我一边不停地跟儿子和女儿唠叨着,一边瞄着漆黑的四周,感觉隐蔽的地方,好像有双猫眼直直地在瞪着我看,只感觉心里毛毛的,我停止了唠嗑,催着孩子们快点回家。

过了几天,我因为加班回来的晚了,到小区已经接近午夜了,虽然路上点着昏黄的路灯,但是胆小的我,还是感觉身后有个脚步在跟随着我。我走得快,它也快,我停下,它也停下,回头一看,又什么都没有。

快走到住房楼下时,我飞快地跑进电梯间,电梯正好在一楼,我快速地按着楼层“12”。就在我松了口气,不停起伏跳动的心脏正要放松下来的时候,电梯猛烈地摇晃了一下,灯“啪”地一下灭了。然后是电梯急剧下降擦着滚轮发出的刺耳的噪音,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过后,我感觉灵魂好像离开了身体,黑暗中轻飘飘的不知道飘向了哪里。

2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身边一片漆黑,只有星星点点的灯光若隐若现。身边有人轻轻地说着话。

“嗨,你们看,它醒了。”

“是啊,醒了醒了。”

“不知道它是谁,三哥怎么会为了救它,连手都折断了。”

身边吱吱喳喳地声音越来越近,我睁开眼睛,努力地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

“喵!”吓死我了,眼前竟然是一群小猫,黑色的,灰色的,褐色的,还有各种各样杂色的,胖的,瘦的,大的,小的。刚才的灯光就是它们的眼睛在闪啊闪。

我感觉眼前一阵眩晕,用手摸了下额头,冷不丁看见一只猫爪正要伸到我眼前,我用力想把它拍掉,却发现猫爪在我眼前不停地晃不停地晃。

等等,这是我的手吗?我轻轻地把手移到我的眼前,左看看右看看。

“喵!”,是哪只猫在叫,我左看右看,却感觉声音像是从我的喉咙里的发出来一般,可我要喊的是“啊!”

我看到一条猫尾巴,在我身子下边不停地摇动,我摇一下它又动一下。

“喵喵喵!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哈哈哈!你们说它怎么啦?摔傻了吗?”四周传来一阵猫的欢笑声。

可是为什么,我变成了一只猫?

“来,猫咪们,大家都让开一下。”这时一个充满磁性的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猫群里有个声音悄悄地说:“三哥来了!”

围观的猫咪们都散开了。

三哥,莫非他就是刚才那群小猫口中说的,救我的那位三哥。

我抬起头来,只见一个着白色长衫的男子慢慢地蹲在了我的身边,他拂起袖子轻轻地抚摸着我的毛发,露出了一脸灿烂的微笑。

“小白,你好一些了吗?”

“小白?他是在跟我说话吗?”

我又看了下四周,此时就剩下我们两个人了(不对,我忘了现在我是一只猫了)。

“走,我带你去洗洗脸。”

男子把我抱在怀里,朝着阳光照耀过来的方向缓缓走去,阳光太刺眼,我眯了眯眼。他用手帮我挡住阳光,他的手好柔软,有股淡淡地茶的清香。

“啊,真香。”我忍不住凑上前去舔了一口。

“哈哈,小白,你真调皮。”男子低下头笑着看着我。

“咦,你能听懂猫语吗?”我抬头看看他。

“对啊,我从小和小猫们一起长大的,对了,你跟大家一样叫我三哥吧。”

男子的眼珠很黑,说话很温柔,我这才发现原来他长得好俊俏。

他拿了条毛巾在脸盆里湿了下水,然后轻轻地帮我擦拭着脸、身子和爪子,我突然感觉神清气爽多了。

“三哥,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

“小白,这里是我家。”

“你家?我怎么会在你家?现在是什么年代了?”

“前几日,我到郊外踏青,碰到你被一只野狼追赶,我看你可怜,就出手救了你。今年已经是贞观二十三年了。”

“贞观二十三年?我怎么回到唐朝来了。我要怎么回去呀?”

“你要回哪里去,你家在哪?”三哥一脸迷惑地看着我。

“我家,我家在很远很远的未来。”

“未来是哪里?”

“未来……未来,跟你说你也不知道啊。”我急得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

“乖,不哭了,我想办法送你回家。”三哥一脸真诚地说。

“真的吗?”我泪眼朦胧地看着他。

“真的。”他用衣袖轻拭去我眼角的泪花。

“三哥,你为什么叫我小白呢?”

“因为你很白啊!”

3

接下来的日子,我在三哥房里呆了好几天,他从外面抱回来一大摞古书,想查阅看未来在哪里,可是每天都一无所获,看着他憔悴的样子,我也心疼不已。

那天三哥泡了一壶清茶,又坐在桌前沉思着,我凑到茶杯前探出了脑袋。

“小白,你也想喝茶吗?”三哥看着我。

“嗯,我喜欢茶。”

三哥摸摸我的小脑袋,端起他的茶杯递到我的嘴边,我仰头一饮而尽,末了“吧唧吧唧”下嘴巴:“真好喝。”

三哥看着我哈哈大笑:“小白,你真可爱,你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小猫,不然就不要回未来了,留下来陪我吧!”三哥深情地看着我,把我抱在怀里。

突然,我想起了我家里那两个孩子,还有孩子他爸。

“三哥,我还是得回家呢?”

“唉!”三哥走到窗前,深深地叹了口气。

“小白,我晚上带你去个地方,现在能帮你的,恐怕只有她了。”

“她是谁?”

“等你去了,就知道了。”

半夜时分,三哥把我放在一个篮子里,骑着马带我出了城门,夜里有点凉,但是三哥把我包的严严实实的。一想到可能马上就要回家了,我突然又有点舍不得三哥了。

三哥带着我到了树林深处,夜里的林子阴森又诡异,时不时传来恐怖的声音,和着风吹树叶发出的沙沙声,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三哥把我从篮子里抱出来,沿着林间小路走到了一处小木屋前,他轻轻地敲了敲门。

“来了。”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

不一会,一个披着黑色袍子的女人现在了我们面前,她戴着面具,但是看着她的装扮,像极了电影里的巫婆。

“三子,你想好了吗?一定要送她回去吗?”女巫阴森森地问道。

“嗯,我想好了!”三哥镇定的说。

“好!此话一出,便不可再反悔了!”

女巫手里不知何时拿着个青花瓷的碗,碗里还有一把匕首,“三子,把你的血放到碗里去!”女巫说道。

“三哥,你要干嘛?”我焦急地问。

三哥没有回我,匕首一划,鲜红的血液汩汩地流淌到碗里。我看着三哥的脸,由血红色慢慢变得惨白,眼泪簌簌而下,可是我却无能为力。

“小白,不要哭。”三哥强挤出一丝笑脸看着我。

碗里的血终于装满了,三哥打了个趔趄跌坐在地上。

“喝了它,你就会变回原形了。”女巫把碗拿到我面前说。

我犹豫着。

女巫一把抓着我,把血灌进了我的嘴里。

突然,天边一道亮光闪了一下,照到了我身上,恍惚间,我的手,我的腿,我的身子又回来了。

我高兴地跑到三哥身边,拉着他的手,说:“三哥,你看,我变回来了。”

“小白,你真美!”三哥摸了摸我的脸蛋。

“三哥,你没事吧?”我看着三哥的手慢慢地浮现出猫爪的样子,再看他的脸,也慢慢地浮现出一张猫脸。

“这是怎么回事?”我哭着问女巫。

女巫说:“三子是猫族的王子,他用了三分之一的修行来帮你回未来。时辰已经到了,你走吧。”

“三哥,对不起。”我扑到三哥身上泪流满面。

“傻瓜,快走吧!”

“谢谢你!”我用力地抱住了三哥。

天边又出现了几道亮光,女巫一把揪住我扔进了那一道道亮光里。

亮光仿佛是一道时光轮回,我在里面看见了年幼的三哥和一个女孩,他们在草地里嬉戏,女孩的皮肤好白。

镜头一闪,又出现了另一副画面——三哥怀抱着女孩,仰天长哭,女孩静静地沉睡着……

4

突然,一道光线刺进了我的眼睛,我努力地睁开了双眼,四周一片白色,老公坐在一边拉着我的手打着盹。我轻轻碰了下他的手。

老公看见我醒了,高兴地掉着眼泪:“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妈妈,妈妈!”儿子和女儿也扑到我身边,高兴地叫着。

“我睡了多久了?”

“七天了。”

老公说,我在电梯里晕倒了,送到医院后,就一直昏睡着,医生也查不出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