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

2017-09-27 字号:

1、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我叫阿绿,话说这个名字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只因为我吧,自打降世以来,首先看到的第一个颜色就是绿色。所以就给自己取了个“绿”字。

这时候是不是有一些完美主义者就要开始挑刺了? 你以为你是谁啊?齐天大圣?哪咤?葫芦娃?哪来的什么一出世映入眼帘的就是绿色?一个小屁孩哪里识得什么颜色?!

各位看官还真别看不起人了,阿绿我还真是自打出世就识大体,懂人事,而且还能文能武(其实也就是会说话,会走路。)那也比同我一起出生的兄弟姐妹强了不是一星半点的。

就拿今天早上来说。我同身边大傻打招呼:“早啊您那!吃了吗你那?”你猜他说什么?“啊…啊…啊…”这根本不算是人话好吧,当然这也足以证明了我取名字的功力,绝对是童叟无欺,百分之一百二十的切合实际。

什么?你说我不尊重大傻?他要是知道什么叫我不尊重他,我也就不给他取名叫大傻了好吧… 其实我还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一开始我也怕大傻是一个大智若愚,深藏不露的家伙,所以我也是用了各种语言尝试了一下的。

英语。

“好堵又堵?”

法语。

“笨猪喝!”

日本话。

“哭你急哇?”

然而大傻通通都没有反应,那么真相就只有一个了——他就是傻。

我是从来都不歧视智障儿童的,而且很爱护我这个兄弟。

比如有什么事情都一马当先,将他护在身后。

比如与他交心,什么心里话都同他讲。

比如告诉他…

最近啊…我爱上了一个姑娘。

说来你可能不会相信,就像所有低俗的言情小说一样,初见女神的时候,我就非常矫情的一见钟情了,而且更矫情的是,我同她感觉真的就像是上一世就相识了一般。

我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自己是要往哪里去的。但我确定知道的是,这一世我是一定要同她相识,将她娶回家的。

她是那么光芒四射、楚楚动人、摇曳生姿,让人离不开视线。不愧是我看上的姑娘啊~

我特别想很文艺的说这样一句:这一天,这一月的这一天,这一年这一月的这一天这一时这一分这一秒,我朝她望了一眼,因为她我会记住这一秒钟。从现在开始她就是我这一秒钟的女神,这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因为已经过去了。接下来的每一秒钟,我都会带着这一秒的情感活着。

我如是对身边的大傻说。

大傻回答我道:“啊…啊…啊…”


2.故事就是这么继续的

一般来说嗯,这世上没有哪一段感情是一帆风顺的,多多少少会有些磕磕绊绊。虽然我和我的姑娘之间没有横着什么狗血的婆媳纠纷。但是…有更狗血的的问题——那就是所谓的“门当户对”…

我的姑娘,人家是名门望族!身世显赫!住的的是花园洋楼,吃的是绿色食品。门前站护院,身旁配保镖。还有个大总管时不时的准备为她提供服务。我这是爱上了一个小富婆啊~

反观我的家族…呃…我的…家族…也不是“特别的”差… 就是一个个浑身上下都脏不拉几的。但是!只有那么零星的几个是衣不蔽体的。

好吧,还有那么零星的几个先天残疾…

零星的几个先天智障……

不那么零星的几个先天的语言障碍…

例如我的兄弟大傻。

额…和我。

但事先说好哈,我只是有些跛腳,但是口吐莲花,聪明绝顶!

常言说得好,自信才能使人更加有魅力!

我有些心虚的偷偷舔了舔手掌想要把头发弄得更加平顺,不曾想手掌所触之处居然是森森的头骨。靠!我居然连头发都没有!也对,聪明…绝顶嘛~

那个…常言又说的好,人靠衣装不是?我立马又摆正了心态,决定好好梳妆一下再去见我的姑娘。

呃…好吧…这里除了一群令人作呕的同伴外,什么都没有。 我想我和他们是不同的,而且极有可能是我们家族的颜值担当。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瘦骨嶙峋的手掌…发现情况并不乐观。但是!可喜的是!我心态好!而且我发现我的大家族已经开始朝着姑娘的方向移动了!

这可能是历来的传统吧,作为对门的两个家族时不时的团聚一下,增进一下感情,顺便结个姻亲~ 吼吼吼!突然觉得身在这个家族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了~ “哎,哥们,我跟你说哈,虽然咱们是兄弟,但兄弟妻不可嬉。正对面的这个小佳人可是我先看上的,你不要打她主意哈。不过她的那些小姐妹你倒是可以考虑一下的,你虽然不如我风流倜傥,但万一有那个不开眼的嗯…哎,你别走啊!我话还没说完嗯!”大傻还是那一副不愿意搭理我的样子,这次连“啊”,都没“啊”两声,只知道推搡着我往前走。

“没礼貌。”都对不起我一直把你藏在身后,时时护着你。哎呀!不好!对面那个肤色和我一样性感的家伙正在和我的小娘子搭讪,亏我还一直视他为我的大舅哥,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也要赶紧过去帮我的姑娘挡走这群狂蜂浪蝶。但是也只有干着急的份儿了,毕竟我…跛脚嘛……

“我爱你,亲爱的姑娘,一想到你,心就慌张~”就这样,我依旧缓慢的踟蹰着,还唱着歌。不过幸亏我出发的早,抢到了第一排的好位置,让我的姑娘第一眼就能看到我,从此眼中再也容不下他人~ 好吧,她还是在接受我的“大舅哥”搭讪。而且,屋漏偏逢连夜雨啊。我怎么从没有发现我的家族还有群资产阶级嗯,一身的铜臭味,刚才就得瑟的驾驶着他们的交通工具从我身边呼啸而过。这帮急色鬼,都虎视眈眈的盯着对面的佳人嗯,我的小阳这么貌美如花,一定更加危险。

是的,小阳是我给她起的爱称,我们现在已经互有爱称了。

是的,我们的关系又向前快进了一大步。 我这可不是一厢情愿的啊,我是得到了小阳的首肯的。你要相信相爱的人之间是有心有灵犀这一回事的。就在此时此刻,我已经感受到了小阳对我深深的爱意。

我的小阳,你的阿绿哥哥马上就要来了!

当我用自认为最饱含深情的目光望向我的小阳的时候,居然发现那个恬不知耻的大舅哥居然还在!

“唉,大傻,你说我这大舅哥,是不是不知道近亲结婚生出来的娃娃脑子都不大灵光啊?”

“啊…啊…啊…”

“额…不好意思哈,那个,伯父伯母不会也是表兄妹吧……”


3.故事的画风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一直自认为是一个乐观的人,但是,现在这种情况确实是让人乐观不起来的。

正当我自带赌神音效,雄赳赳,气昂昂的向前进发的时候,就看到了如此骇人的一幕:我看到了我的家人正在大快朵颐,而吃的食物——正是小阳的家人。

起初只是那几个有交通工具的富二代,当小棕阻挡住他们的去路的时候,(是的,又是我起的名字,你咬我啊,算了,世事难料,说不定你真会咬我嗯…)他们所做的不是开口让小棕让开,而是毫不留情的一口咬了上去。起初,我还在安慰自己,这可能是家庭教育的问题,毕竟我在家族里是出类拔萃的,不能要求所有人都向我一样优秀。

直到…呃…我自己遇到了相同的情况…

我低头看着面前比自己足足矮了一个头的小朋友,本想说的是:小囡囡好可爱啊,你认不认识你后面的那个漂亮姐姐啊,那是哥哥要讨的媳妇儿。你把哥哥让过去,哥哥回来给你买糖吃。但万万没想到,我一张嘴没有发出声音,而是亮出了自己的尖牙,并且深深的刺进了那小孩的身体里。

“呲…”

这是正是我穿透她血肉的声音,满满的一大口肉块充斥在我的口腔里,狠狠的咀嚼着。 该死的,这味道真他妈的好。

一口,

一口,

又一口。

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一般,不断的往嘴里送着食物。

倏的,身上传来的痛楚拉回了我的理智,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都干了些什么,望了望地上的残骸。 刚被我当作食物的,是我家小阳的同伴啊!

“呃…”

我吃痛的抬起了头,发现我的大舅哥正在向我开火。我又向四周望了望,渐渐的认清了现实。

我们根本不是来与邻居交好的…

而是来吃邻居的…

那么如此说来…

我的小阳,也是…食物?!

突然间,我再也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由心底深处散发出来的阵阵凉意让我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呃…”

我看到我的左臂掉落在了我的脚边,慢慢的同泥土混为了一体。是我大舅哥的杰作。我是一点都不怨他的,因为我知道他在做什么。他在保护我的小阳,他要将我杀死。

看了看那些已经倒下的家人们,我突然很羡慕他们,起码他们不用以这样一副肮脏的躯体来面对自己爱人,而且脑子里存着的是那样更加肮脏的意图——我是来吃我的小阳的!

“啪——”有一枚炮弹使我的腿瘸的更加厉害了。我心里是很高兴的。讲真话,我宁愿被打死,也不愿在如此这般境况下去面对我的小阳。可喜的是,我的大舅哥快要做到了。

加油吧,来杀死我吧。

“大傻,我可能不能再保护你了。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现在的情况很复杂……”

“啊…啊…啊…”

正在我转头说话之际,大傻已经如一阵风一般从我的身后来到了身前。并且三口两口的吃掉了我的大舅哥。

看来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傻的那个…是我。

认识他这么长的时间,从来没见他这么有精气神儿过,看着他一连又吃掉了两个小棕,想必在我身边是饿坏了吧。

当他解决掉了所有障碍,直愣愣的朝我的小阳走去的时候,我连苦笑,都苦笑不出了。

“大傻!”

“啊…啊…啊…”

“大傻!”

“啊…啊…啊…”

也对,我又如何能阻止得了他嗯。

看着他一步步离我的小阳越来越近,仿佛那每一步都踏在了我的心上。他向我的小阳伸出了手,那双手上沾满了小阳家人的气息。越来越近了,越来越近了……

嘭—

一声巨响。硝烟散去后,大傻没了踪影。那可能是小阳的家人为她筑的最后一道防线。小阳的危机解除了,但我的心里也没有感到轻松多少。毕竟我的兄弟没了。我在这世上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兄弟。在这同一天里,我的爱情已经无望了,我的兄弟也没有了。


4.你经历过绝望吗?

此时朝思暮想的人就近在眼前,我却没有预想中的那般喜悦。我途径了大傻死掉的地方,他被炸的连残骸都没有,我想可能已经变成粉末了吧,一想到我呼吸的空气里都是他的尸体,难免的有些恶寒。

“小阳,你好,我是阿绿。你可能不认识我,但在我心里咱们已经相识很久了。我…是来娶你的…”

这句话已经在我的心里已经酝酿了很久了,我想到了许许多多同她说这句话的情景,也想到了许许多多她会给我的反应。但从来没想到过是今天这种情况。

在尸横遍野的土地上,我磕磕绊绊的讲着,不是因为紧张。她遮遮掩掩的不敢看我,不是因为娇羞。 “我…真的是来娶你的。” 我大声的喊道,我希望她能听见,我心心念念的姑娘就身在咫尺。一句话突然冲进我的脑海:“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和死,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我爱你啊,

我爱你啊,

我爱你啊,

我是那么的爱你啊。

“嫁给我吧。”我感到自己的手不受控制的伸向了我的姑娘,想要把她拥进我的怀里。而我的姑娘,正一脸惊恐的望着我,先是迷惑不解,然后流露出来的,是深深的厌恶… 我感觉像是被人打了一拳般,向后退了两步。

我是真的爱上你了,真的很爱很爱…

我默默的在心里叨念着,不敢再说出声来。

我的小阳将头转到了一边,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的不愿施舍给我。

我鼓起勇气走上前去,想要向她解释:你所看到的一切都不是如我所愿的,我是万万没想过要伤害你、伤害你的家人的。我疼你、爱你、护你还来不及嗯,我是真的想娶你的!

“跟我走吧,我保护你。”我坚定的对小阳说到。向她伸出了邀请的手。

小阳转过头来,眼睁睁的看着我把手插进了她的身体。那惊愕的表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不知道本是伸出去要拉住她的手,怎么会变成要去去伤害她。可能是本能吧,抑或是我那卑劣的家族的劣根性。可见,这世上人心是不可信的,包括你自己。

“我是真的想保护你的,我并不想伤害你,我怎么会舍得伤害你嗯!”

小阳嘲讽的看着急于解释的我。实话实说,换作是我,也不会相信自己的话。 此时的我正在撕扯着她的身体,试问又让她如何信我嗯?

我一点,一点,一点的撕扯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姑娘。我能清楚的感受到指尖所触的身躯抖动的更厉害了。 她的痛苦,她的恐惧,都丝毫不差的传输给了过来。但我还是不受控制的,把撕扯下来的部分放进嘴里。

“我的小阳啊,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一口。

“我的小阳啊,从第一眼看到你,不知道为什么,我就那么喜欢你了。”

一口。

“我的小阳啊,你,一定很害怕我吧。你是可以憎恨我的,但是可不可以不要讨厌我啊。毕竟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爱你的。”

一口。

“我的小阳啊,你可不可以再看我一眼啊?我知道这很残忍,但是我好想清清楚楚的记得你。”

“求你。”

“求你。”

“求你。不要无视我的存在,不要无视我的爱,好吗。”

“小阳。”

“小阳。”

“小阳。”

我知道我的小阳到最后也是不会看我一眼的,因为我唇齿间正在咀嚼的,就是她的眼睛。 我的小阳已经不再发抖,不再害怕了。当我抠掉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的时候,她也是面无波澜的静静地立着。只是没有丝毫生气,仿佛被撕烂的,是别人的脸。

你知道什么是绝望的感觉吗?

当我将小阳的最后一部分吞下去的时候,就感到了深深的绝望。那是一种极其空虚的感觉,仿佛周遭的一切对自己都不再有任何意义,就连自己的生命都没有了价值。自己周身的能量都消逝殆尽了,连呼吸都变成了一种负担…

我的小阳已经消失了…在这个世界上再也寻不到她的倩影了…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不对。

不对,不对!

我还是能感受到她的,毕竟她就在我的身体里啊。

我们最终还是在一起了。

突然间,我感到一阵阵恶心,不禁干呕了两下。但我马上努力压制住了这种不适。我

要和我的小阳在一起。 永

永远远的在一起。

我将手抚在肚子上,仿佛还能感受到小阳的心跳,心里有种变态的幸福感。

我的身体继续不受控制的向前前行着,仿佛前方正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我。

“嘶~”

这次是我的身体因被撕裂而发出的声音,原来这种声音近听起来,更加的刺耳。

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我的身上撵了过去,但已经不重要了。

我能感受的到自己的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流逝。这很好,因为我可以和我的小阳死在同一片土地上了。

 


5.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真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肚子总是莫名奇妙的难受。

对了,你可能不认识我吧。我是阿绿啊。话说这个名字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只因为我吧,自打降世以来,首先看到的第一个颜色就是绿色。

看你我有缘,免费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初见我家姑娘的时候,我就感到自己是恋爱了。她是那么光芒四射、楚楚动人、摇曳生姿,让人离不开视线,我同她啊,感觉像是上世就相识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