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香,百花开

2017-09-29 字号:

文丨蔷薇下的阳光

1.思慕

十里香,百花开,相思迷人醉;伊人春晓明月楼,举头望明月,声声泪俱下。

窗外月光盈盈,独独月下伊人泪。

三月前,他站在十里香的尽头,背对着她,呢喃着:这一去不知何时归,望自珍重。而她,靠在百里香的树旁熟睡着,不知恋人已赴沙场。待醒来已是次日清晨,她没有看到他留下的任何只言片语,泪水夺眶而出。

“幽雪,又在想他了?”兰君走了过来,给她披了件外套。

她回头,看到兰君站在身后,满眼的宠溺,“没事,不过是临近中秋,瞎思念罢了。”

她爱的那个男子名叫司马景羽,在三个月前忽然离开,没有给她留下只言片语,听说他上了战场,听说他牺牲在了战场上……

而眼前这个叫兰君的男人正是这座城池的王,司马景羽是他最得力的左膀右臂,可惜,自古君王爱慕美女,兰君也不例外,他知道司马景羽和幽雪有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可他还是让司马景羽去了战场……“兰君,他……真的已经牺牲了吗?”

兰君没有看她,只是点点头,“都三个月了,朕已经派人去找了,当时牺牲的战士太多,大多……血肉模糊……不是朕不想找他,幽雪,青山处处埋忠骨,朕相信司马一定不希望你如此难受!”他走过去,轻轻搂住她。

她的身子微微地颤抖着,三个月了,她不止一次地问他,可是得来的回答依旧如此,她知道兰君爱慕她,而他并不在乎她的心里只有司马景羽一人,如果不是她,他又何必在皇宫内给她建一处明月楼寄托相思?他又何必等她嫁给他的心?

“我答应你,嫁给你!”这是三个多月来兰君听到的最幸福的话。

“谢谢你终于肯嫁给我,幽雪。”他抱着她,一刻都不想松开,终于抱得美人归,就算前面做了太多太多她不知道的事,只要她愿意嫁给他,什么都好说,江山是靠将士打下来的,可是美人的心却是要等待……

有泪在幽雪的脸上流下:司马景羽,对你的爱今生没有机会了,来世定不让你离开!她心里很清楚,从进宫的那一刻,就知道兰君的心思,司马景羽的为人不会因为什么事离开,也不会不留下只言片语,从兰君的眼神里她早已猜出,这是一场局,等待着他和她分开的那一天。如果真是如此,她就算是死也要找到司马景羽的尸首。

嫁给他,不为什么;嫁给他,只为查出真相。

2.花骨朵与蝴蝶

深秋将近,天气逐渐转凉,幽雪走在花园内,看着满园的芬芳,纵然已近深秋,可是依然掩盖不了它们的盛开。唯有那角落里的一盆花,依旧是花骨朵,没有要开放的意思,幽雪走近,俯下身子,看了看,“翠儿,拿剪刀来。”

“是,娘娘。”

递过剪刀,轻轻地在它的花骨头处剪了一刀,可是下一秒她却愣在那里,花骨朵里躺着一只奄奄一息的蝴蝶,幽雪的眼睛顿时变得通红,捂着嘴回到房间内,这不正是她和司马景羽曾经的山盟海誓吗?

【“幽雪,遇见你的那一天,我才发现这个世界上有了风花雪月。”“幽雪,如果有那么一天,雪化了,月落了,我就化作一只蝴蝶,轻轻落在你的指尖……”】

可是现在,没有雪,月儿也没有落,但是蝴蝶却落在了花骨朵的心间,正如她的心间般,那么疼。

她终于明白这样的爱、这样的誓言终究还是存在的,正如那花和那蝴蝶,花骨朵之所以不肯开放,是因为保护奄奄一息的蝴蝶,让她躺在他的心间慢慢睡去,就是因为这样,幽雪才忍不住哭了出来,她终究还是忘不了司马景羽,她也坚信司马景羽还活着。

“娘娘,娘娘,你没事吧?外面下雪了呢!”翠儿在门外喊着。

幽雪走到窗前,开了窗,窗外飘来朵朵雪花瓣,落在她的掌心,渐渐化开……“司马,我终于相信你说过的誓言了,谢谢你给了我一个风花雪月的回忆,如果你真的离开了,我也会随你一起;如果你还在世上,我会找到你,我要做你手心的蝴蝶。”她喃喃自语着。

下雪的那一天,也是幽雪嫁给兰君的第二个月,幽雪虽然答应嫁给兰君,但是并不愿意侍寝,她说一年后才愿意侍寝。兰君答应了,能得美人心,多等一年又何妨?

3.相思难,相思苦

塞外风景不如城池内,漫天的风沙,又曾迷了谁的眼?“别看了,能活着已经是老天的眷顾了!”

“可是……”

“你还可是什么呀?我都打听过了,她已经嫁给兰君了。”

“不会的,她不会的,她一定是有苦衷的。”司马景羽穿着塞外的民族服,听着救命恩人的话语,他始终不相信幽雪嫁给兰君了。

“忘了她吧,如果不我是发现及时,或许你早已埋了青山了。”

司马景羽跪在他的面前,“师傅,我知道您是一位世外高人,求您指点,我想回去找幽雪……我相信幽雪一定是有苦衷的,兰君喜欢幽雪,所以他派了我来了战场,却又暗中派了杀手,如果不是您的搭救,兴许我早就如您所说埋了青山!”

眼前的男人扶起他,“跪天跪地不要跪我,我不是什么世外高人,我只是恰巧救了你,如果你想回去找她,就先强健自己的身子骨,现在这个样子去了又能如何?”

男人的话语让司马景羽恍然大悟,确实,现在这么冒然前去不仅见不到幽雪,甚至还可能会遭来杀身之祸。“好,我答应你。”

司马景羽在上战场的时候,兰君派了其他的杀手,借机想除去司马景羽,好可以完整拥有幽雪,可兰君不知道的是,救走司马景羽的男人用了障眼法将他救了去,以至于他们认为司马景羽已经死了。

司马景羽答应男人先强健自己的身子骨,再去接幽雪,离开这里,去到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度完余生。

幽雪,等我,我一定会带你离开那里。幽雪,说好的,要一起相守到老,你知道吗?我还活着。幽雪,如果我是蝴蝶该多好,就可以飞到你的身边……司马景羽靠在屋内的窗前,看着外面的风沙,沙子便随着风儿飘呀飘,风儿去哪里,沙子就去哪里,不离不弃,相守到老。

相思难,相思苦,唯有举头对风沙,低头轻呢喃,泪落心间罢了。

从被救走的那一刻,他就明白,兰君对幽雪有意,唯有除了自己,才有机会接近单纯的幽雪。

4.蝴蝶,蝴蝶

那日之后,幽雪将那盆花骨朵放到了房间内,将奄奄一息的蝴蝶救活后,那花骨朵也忽然一瞬间开放了。蝴蝶似是通晓人性般整日转悠在那盆花上,宛若相亲相爱的恋人,终成眷属般恩爱。

“蝴蝶,蝴蝶,你知道吗?我也曾和你一样,有着喜欢的人,我好羡慕你和花儿,能够无忧无虑地爱着,而我,只能将爱寄托在内心深处呢……”想着想着,泪水便不自觉地流下来。

然而在屋外的拐角处,兰君听到了幽雪的自言自语,原来她还是在想着司马景羽!

次日幽雪醒来的时候,窗台的花儿死了,花盆的旁边躺着蝴蝶的尸体,“翠儿,翠儿。”幽雪不敢相信昨天还好好的花儿与蝴蝶,今天怎么就死了呢?

“娘娘,怎么了?”

“翠儿,是谁弄死了他们?”

翠儿连忙跪了下来,“奴,奴婢不知。”翠儿吓到了,她当然知道是谁弄死的,可她不敢说,昨晚她本来想去厨房备些今早的食材,却发现有人鬼鬼祟祟地在娘娘的屋外,走近一看才知道是兰君,她吓得不敢出声,只见兰君将花盆扔在地上,将停留在花盆上的蝴蝶一把捏死,翠儿心里清楚蝴蝶才刚刚复原,所以……当时娘娘又刚好不在屋内……

“是朕弄死的!”兰君走了过来,眼神是那么凌厉!

“兰君,你……你弄死的?”幽雪看着眼前的兰君,“你为什么要弄死他们?”

“因为朕不想你活在过去!魏公公,传朕旨意,三日后贵妃娘娘侍寝!”

“是,兰君。”

“不,兰君你不可以言而无信!”幽雪想上前去拉住兰君,却被魏公公拦了下来。

“娘娘,依老奴看,您就依了兰君吧,您看您都嫁给兰君了,侍寝是早晚的事,司马大人已经死在战场了,别活在过去了!”魏公公叹了一口气跟着兰君离开了,那一刻,幽雪心如死灰。

看来君子也有失言的时候,她说一年后侍寝就是想拖延时间罢了,因为她不爱兰君,嫁给兰君只因她的家人和司马的家人都被兰君安排到偏远的城池了,虽然兰君没有明着要挟,但是她知道,如今司马不在了,唯有妥协才能保全他们的家人,可如今……

幽雪瘫坐在地上,翠儿扶起她,“娘娘……不如您逃走吧?”

幽雪看着翠儿,“翠儿,谢谢你,事到如今……”幽雪想到了以死来保住贞洁。

蝴蝶死了,花死了,他们的爱也死了,就像她和司马景羽。

5.等到那一天,我愿化作蝴蝶停在你指尖

“你当真要去找她吗?”男人问道。

司马景羽坚定地点了点头,“是的,师傅,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男人叹了一口气,“珍重!”

司马景羽回了城池,四处打听如何进皇宫,终于寻着一个机会,却听说了贵妃娘娘要在今晚侍寝,他的心便更加不安了。

对于幽雪,他很清楚,如果她知道他已经战死沙场,也自不会苟活,所以他要找到她,带她走,即使与兰君反目。

兰君走到明月楼内,“幽雪,朕带你去一个地方。”兰君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表情。

幽雪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

兰君带着她来到了百里香,那里有一处墓地,“他就葬在这里,朕给了三个月的时间,朕也愿意等你一年后再侍寝,可是朕不希望你活在过去!司马已经离开了,这是在几日前,朕派去的将士终于在塞外的沙漠边缘寻到了他的尸骨,如若你不信,看看墓碑上的那个信物吧!”

幽雪踉踉跄跄地走到了墓前,墓碑上的那个信物不正是她给司马的香囊吗?她靠在墓碑前,看着这个血迹斑驳的香囊,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他还是离开了呢。

“幽雪,朕对你的爱不亚于司马对你的爱,他可以给的誓言,朕也可以给你,朕甚至可以将整个江山给你!朕只希望你能够看看朕,给朕一次爱你的机会好吗?”

幽雪看着兰君,他对她的爱确实很深,可是他的君王,他看上谁,完全可以拆散他们,爱她又如何?给她整个江山又如何?她要的不是这些,她要的只是简单的爱情,“兰君,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司马知道是你加害了他,会作何想?他甘愿为你打下江山,他明知道前去沙场很有可能有去无回,可他还是去了。”

兰君的身子微微地颤抖了下,她竟然知道了真相,“兰君,你无需问我是从哪里得知司马的死与你有关,我只想知道,你为了得到我,真的下的了狠心吗?你又是否想过,我纵然嫁给了你,纵然侍寝了,可我的心却永远不在你身上,身体不过是一具躯壳罢了,呵呵……”幽雪扶着墓碑站了起来,笑了,笑中带着泪水,“也罢,司马离去了也好,我也可以安心了。”

说完,幽雪从衣袖中那出一把匕首,笑着看着兰君,“幽雪,你要做什么?朕答应你,不逼你侍寝了,朕求求你别做傻事了好吗?朕答应你,不逼你了!”

“来不及了呢!”呲的一下,匕首刺入胸膛,汩汩血液顺着匕首滴落下来,将香囊浸湿,她顺着墓碑慢慢滑了下去……

就在此时,辗转打听消息后的司马来到十里香,看到了墓碑前的幽雪,靠在那,胸口的血化开了,如花般散开……“幽雪……”他跑过去。

幽雪撑着那最后一口气,以为在奈何桥遇见了司马景羽,她笑了,突然出现的司马景羽让一旁的兰君也吓了一跳,司马景羽竟然没有死!

“幽雪,幽雪,司马来了,我这就带你离开这里……”他抱起幽雪的身子,瞪着兰君,“既然爱她,又何苦处处相逼呢?这样你开心吗?”

兰君没有说话,他站在那里,看着司马景羽抱着幽雪离开,就这么看着他们离开,他竟然没有要追的意思,“难道朕错了吗?”

“司……司马……我……终于等到你了……”

“幽雪,别说话,我带你去找师傅,他一定有办法救你!”

幽雪慢慢地将手放到司马的脸上,“司马景羽,看,下雪了,好在,你还活着……司马,你一定要好好的……遇见你,世上才有风花雪月……”幽雪的手慢慢地垂了下去……

“不,幽雪,不……”司马景羽跪在地上,幽雪的身子也如蝴蝶般在他怀里慢慢消融……

十里香,百花开,幽雪要和司马景羽相守一辈子呢!幽雪要做司马景羽生生世世的妻子……

可是这一天没有到来……

正如那个誓言般,幽雪如那蝴蝶,躺在司马的怀里,慢慢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