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2017-10-01 字号:

我和林程结识于朋友的搭线,相知于网络的陪伴。

大二在结束第一份兼职后,我感到整个人是空荡荡的,总感觉自己不能安分下来。室友说这是青春的荷尔蒙活动剧烈,需要爱情的滋润。所以,第二天我书桌上留了一个号码。正当我不得其解时qq显示好友验证,我不知道当时怎么魔障点了同意。

之后通过聊天才知道是室友在暗中搭线。对于这种常见的闹剧我也没放在心上,就当多认识个朋友反正也不会在现实生活中有什么联系。

我在大二的时候比较忙,课程排的很满,还要忙着准备考证,晚上要做兼职。常常晚上加班回来整个人累的不想说一句话,看见床就腿软。人在极度疲惫的时候脆弱得一碰就碎。躲进被窝就忍不住流泪,内心在崩溃的临界来回动摇,总想找个发泄口把所有压在胸口的东西倒出来。

这个时候,林程出现的恰如其分。

刚和他交流的那段时间,两个人都表现得很勉强。毕竟只是网络,我们没聊很长就断了联系。直到这段时间在我感觉自己快要被这种沉闷给引燃的时候,林程突如其来的关心和问候如同救世主的手将我从深不见底的黑洞中拉了出来,让我重新感受到阳光。而我也因贪图着这些温暖忘了它突然降临的缘由。

之后的每天,林程都会在晚上十点半准时给我发消息。就是问我今天兼职上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备考上遇到哪些困难。接下来就是我一个人滔滔不绝讲着重复单调又繁琐的埋怨,而他从来只是静静倾听着,不会参与过多评论,但他总是能在我呱啦呱啦一大堆之后替我分析出哪些事值得计较哪些气不值得,然后用各种奇怪独特的幽默让我忘掉所有不开心。面对这样的男生,这样真诚的陪伴,我没有任何想法是不可能的事。

但我不敢问,也许不多问不多说才是维持现状的最好方法。

但林程还是说出来了。

“小于,我有事会去你的城市待几天。我能有这个荣幸邀请小于小姐这个周末做我的向导吗?带我了解了解你生活的地方。”

“你这个周末要来我这里?我…做向导吗?”

即使已经知道他要来,但当林程告诉我他在我们宿舍楼门口的时候,我还是紧张得穿反了裤子。

那个周末,我们没有去所有我提前列了满满一张纸的景点游玩,我和林程两天都在同一条古城小道从上午走到下午。

林程说:“小于,我来这其实就是想来真正陪陪你,请你做向导是怕你知道实情会拒绝,我其实也很紧张。我想面对真正的你,而不是只有几行冰冷的字还有分不清虚实的不安。

我知道你可能会觉得我这是欺骗,但是连接我们的毕竟只是一个不能和现实对等的世界,而我是真的想认真,想永远能听着你每天说着你的生活,成为你的依靠。而我也能每天带着牵念去期待一个我愿意期待的人。”他看着我的眼睛,坚毅而滚烫。

“我后来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在我们断了联系之后你又突然出现,而且那么及时又一直坚持陪着我?”我回视着他,很想找出隐藏的东西却又很紧张结果不是我想要的。

他看着我眼神开始躲闪,有些慌张甚至有些害怕。

“是不好的话?还是不能说的?”

“不是。你能答应我如果我说出来你别现在给我回复吗?我可以在这多呆几天,我可以和医院多请几天假,我可以等你的答案。”林程伸到半空的手又放下。

我没回答。

“刚开始,我没想过要谈恋爱,我也有亟需解决的一大堆麻烦,觉得很累很厌倦。我在医院里实习也会遇到各种麻烦,觉得自己走不出来的时候突然很想有个能一起互相陪伴互相扶持的人。一个人总会感觉很烦闷,想就这样算了吧。后来和认识多年的老乡就是你的室友谈起这事,然后就认识了你。”他眼里带着笑意看了看我。

“一开始和你聊天我感觉自己似乎没有很大的兴趣继续发展下去,可能是因为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就想通了,又开始有了奋斗的动力,所以就忘了继续联系。后来有天那个老乡问我你和我的情况,我才想起你。你室友和我说了你许多事,我突然觉得你和我很多相同的地方。我想知道你是怎么解决这些困境也想重新认识你,所以我开始联系你,但没想到……”林程似笑非笑地微垂着头。

“没想到什么?”我盯着自己的脚尖,虽然我现在不是还应该生气吗?但我确实很不争气地想知道他接下来要说的。

我不知道的是林程此刻正看着耷拉着头的我偷笑。“没想到你是个一说话就停不下来的人,有好几次我都想说你要不要先喝口水的时候都不知道该从哪打断。”

“你……”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好笑,全身的血液都在灼烧着,我又恼又羞,恨不得找块地把自己给埋了。什么一直静静地倾听,原来是我自作多情活该受罪。

“但后来听着听着就变成了不忍心打断,也不想打断。每次听你讲完总以为你会放弃,毕竟已经那么厌倦那么反感。可我发现其实你意识里从没想过放弃,只是口头上说了很多。其实我很想对你说,你真的很可爱。”

我不记得那天我们走了多久,只知道后来他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完全没有意识。

第二天我还是陪他走了一天,据林程说是我亲口答应无论结果怎样,第二天我也要陪他玩一天。所以同一个地方同一段路程我们竟然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两天。

第三天,林程走了,之后我们都没再去过那条古城小道。

大二暑假,我去了他在的城市找到了兼职,他还是那样听着我不停地讲各种琐事,我时常会去他的公寓为他煮简单的家常面还有我家乡的各种特色菜。

大三大四,以及之后的无数个日夜,我们按照自己的方式过着属于我们的生活。唯一遗憾的是我们一直没有腾出时间去看看那条古城小道。

后来林程问我大二那会见面以前对他的想法,我说我一直以为你是温柔多情没想到是我自作多情。

林程笑得一脸谄媚,庆幸我当初没有打断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