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

2017-10-06 字号:

我今年已经八十岁了。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曾找相士算过命,他说我有八十岁的寿命。当时我心中一喜,嘿,还算不错吧,有八十岁,应该也够本了。

想起当时的心中一喜,此刻一阵恍然。孩童时觉得自己永远不会变成大人,年轻时觉得死亡遥不可及。然而万事万物但凡与时光沾边,总会有一个结束的时刻,有时突然而至让人措手不及。

八十岁,在这个时代算不得长寿,百岁老人常见得很。然而,科技永远存在局限性,当今科技还无法解决肉体衰老的问题。从二十年前开始,我就清晰地感受到生命的流失,肉体的衰亡。我的手脚渐渐失去力量,背脊越来越弯。庆幸的是,时至今日我神智尚算清醒,比起那些健忘的老人,这二十年的生命我算是没有白过。

在这个时代里,本国是全世界老龄化最严重的国家,大量的老年人将整个社会压得透不过气来,我们的子女是全世界最辛苦的一群年轻人。政府无力赡养数目庞大的老年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政府开始鼓励老年人自愿安乐死。

最近几十年时代发展得太快,很多人都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我们原来就已经这么累了,追赶时代步伐让我们活得更累。很多人放弃了,让时光轰烈奔腾去吧,我自个慢悠悠地走着。于是,我们当中很多人被时代淘汰了。慢慢地我们变得不会跟年轻人沟通,我们不了解他们热衷的话题,也不会使用他们所喜欢的新技术——虽然他们一直强调很简单,而事实上,他们口中一个简单的操作我们至少需要集中精神学习一天以上。他们被科技改造过的脑袋无法理解我们的学习能力为何如此低下,而固执守旧的我们也不愿冒险让那些冰冷的针具刺穿我们的头颅触碰我们的脑膜。

我们终究是一群弃儿,在快速发展的世界中迷失了自己的方向。真实虚拟技术的盛行让很多人找到了自己的心灵归宿,越来越多的老人选择日夜沉迷在虚拟机器里,也不愿跟老朋友们聊聊天喝喝茶。逼真的虚拟技术实现了他们当初所有埋没湮灭的梦想,他们所有期待都在清晰而真实的梦境中实现。每个人都成了自己世界的神,他们开始习惯主宰一切,喜欢所有的一切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运行。

我常常看到结识数十年的好朋友是如何决然绝交的。

“你这样做不对。”
“这事必须得这样做!在我的世界里,这是唯一的准则!”
“那是你世界的做法,别忘了,这里是我的世界!”
“那好吧,既然我们的世界不兼容,我要和你永远终止连接。”
“很好,正合我心意。”

通信列表上的朋友越来越少,慢慢地每个人的朋友列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们越来越快乐,也越来越孤独。人与人之间不再需要磨合,每个人都融入一个成熟的虚幻社会体系中,而真实的社交体制早已分崩离析。

早在二十年前我就预见了这一幕,我知道真实虚拟不过是精神鸦片,也是政府推行安乐死的主要手段。原理并不复杂,当一个人连通了虚拟机器,他的脑袋在机器的控制下快速运行,而身体的其他器官都处在一种极度空闲的状态之中。久而久之这些器官因得不到正常的锻炼而急速弱化,最后步入平静的死亡,人最终会在快乐的梦境中不知不觉地死去。

老年人并不抗拒,这项技术开始推行的时候,大部分人还抱着跃跃欲试的心理。只有少部分清心寡欲的老人抵住了这份诱惑,在真实世界中磕磕碰碰地艰难存活下来。这些人成立了反抗虚拟技术的公会,会员们几乎每天相聚,为了相互监督。不过,这个公会的会员还是越来越少。到了今天剩下寥寥数人,而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我的手脚已经不灵便,有几次我差点站不稳而跌倒。子女们经常来看我,他们都很担忧我的健康,我常乐观地劝说叫他们不必担心,我还硬朗着呢。其实有些事情我们一直心照不宣,子女没有能力将我送往疗养院居住,那里花费实在高得惊人。最近一段时间,我感到健康每况愈下,似乎那个终究要到来的日子已经不远了。我不想成为子女的负累,更不想最终病重危急之际全身插满管子苟延残喘。不如趁着现在清醒好好告别。我告诉子女们,我打算参与自愿安乐死计划。他们似乎早就知道我有这个打算,并不反对。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跟所有还有联系着的朋友逐一告别,大家都唏嘘不已,只不过这样的情景也早已司空见惯。在家人的陪同下,我走进了真实虚拟中心,免费申请了一台虚拟机。在家人不舍的目光中,我微笑着开启了虚拟程序。

我看见一个孩子在医院出生。一个声音在我脑袋中响了起来:虚拟人生正式开始。一阵恍惚,我发现我已经变成了那个孩子,我什么都不会说,什么也做不了,只会嗷嗷地哭。“真没意思!”我默叹了一句。这时候提示音又响起来,“请问需要什么服务?” “我想说话。”我心里说。提示音响起:修改完毕,语言功能开启。 接着我发现我真的会叫妈妈了,我妈妈竟是惊得合不上嘴,一直惊叹着说我是天才。

眼前的一幕幕快速切换,我在虚拟的世界中快速长大,我发现不管我想做什么,虚拟程序马上都能为我实现,就连一些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也能轻而易举地办到。我成了这个世界的神,一切由我主宰。我开始理解为什么人们如此热衷真实虚拟技术,在这里没有遗憾,没有约束,一切随心而为。 当我缺钱的时候,程序能够马上送我花不完的钞票;当我感到寂寞时,一个美貌的女子会主动投怀送抱;当我想寻求刺激的时候,程序指挥我真枪实弹地抢劫了一次银行……

可是,当一切都变得轻易随手可得,我感觉就像开了作弊器玩游戏一样,毫无乐趣可言。虚拟程序问我需要什么样的改进。我说,我想体验一次真实的人生,我希望这段经历充实而有意义。于是我的人生重新开启,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是我记忆中人生轨迹的再次重现,只不过每每到了关键的时候程序都会指导我如何正确地应对。我发现任何一点微小的改变所带来的影响都是巨大的。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是一个挑食的孩子,因此从小就长得很瘦弱;而这一次,程序指导我从小就不挑食,并且多锻炼,我的体格竟是变得很标准;在我求学阶段,程序指导我不应过度关注教科书,而是更多地关注生活,享受生活,我变得更聪明更博学;在我情窦初开的岁月里,程序教会我自尊自重,以成熟的心智面对心仪对象,我改变了伤害他人也伤害自己的恶性循环;当我毕业之后准备投身工作的时候,程序教会我要坚持心中的理想,我终于尝试到目标实现的喜悦;程序还指导我走遍世界,极大地开阔了自己的视野,让我真正感受到不枉此生……

我突然发现我不想死了,我爱上了活着的感觉,原来用心活着竟是如此快乐的事情。 原来过去那悠长的岁月里,我竟是从未认真地生活过。我习惯抱怨,习惯逆来顺受,习惯回避改变。原来一点点心态上的改变带来如此巨大的心灵丰足。现在我只能苦笑感叹,人果然是可悲的:当我们拥有最美丽的爱情时,我们并不懂得如何去爱;当我们拥有年轻活力时,常常盲目挥霍;当我们懂得如何真正享受人生的时候,我们却要面对即将而来的死亡。

从前我常常幻想,如果我能够拥有时光倒流的能力,我会成为怎样一个人呢?细心想下去,我只会成为一个一事无成的人。因为从一开始我就会极力避免犯错,而没有犯错,人就不会成长,最终永远原地踏步。

如果这个时光倒流有次数限制的话,又会是怎样呢?从前我考试失败之后,总想时光重来,我再考好一点,五年之后我发现这没有意义;从前当我高考失利之后,我总想着时光重来,我会把握好机会,考上一所更好的高校,十年之后,我发现这没有意义;从前我认为自己大学荒废度过,我希望时光重来,好好学习专业课加速自己的职业历程,二十年过后,我发现这没有意义。所以,如果时光倒流有次数限制,我很可能就是到临死的一刻才会用这个功能。不过,到了那个时候也许我也会发现重回过去根本没有意义。

我释然了。不管是怎样的人生历程,既然是自己一路走来的,都是最适合自己的人生路,即便带着无法释然的遗憾,那也是最完美的生命轨迹。

这时候程序发来提示:肉体衰亡接近极限,请问是否决定死亡情景。

要选择正常的死亡情景吗?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肉体承受着巨大的疼痛,而家人又因长久照料,耐心和关爱早已被无情磨灭。罢了,我就是不想见到这样的情形才选择安乐死的。

这么多年来,一直让我念念不忘的是小时候的村庄,到处是生机勃勃的和谐景象。然而在我成年之后,我越来越怕回村,因为那里越来越荒凉,越来越陌生,后来更是俨然成了一个让老人们住着等死的活坟墓。真可惜,那时候的老人享用不了如此美妙的虚拟技术。

我一直希望自己死在最美丽的回忆中,那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恍惚之中,我回到了少年时的村庄,孩子在我身旁跑来跑去,欢声笑语;老人们坐在树下乘凉,高声欢谈;家家炊烟升起,正是做午饭的时光。我慢悠悠地走到那棵熟悉的大树下,静静躺在阳光散碎的泥土上,微微出汗的手心拂过地面传来一丝干爽的清凉。树叶哗哗作响,我闭起眼睛,恍然走入安详的寂静中。

作者: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