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恋

2017-10-07 字号:

  刘建东退休了。没有工作的羁绊,终于有空闲的时间发展一下自已的业余爱好:下围棋及健身。不曾想这两样爱好却让六十岁的他心血来潮,青春萌动 ,引发了一段黄昏恋情……

那天刘建东早饭后,照旧在网上下围棋,对手是一个女性。匆忙中老刘下错了一个子,要求悔棋,对方很快就答应了。于是接着下,临近终盘收官,关键时又下错了一步,被对方提了十几子,老刘知道输定了。

不该有的失误啊!老刘心有不甘,试着要求再悔一步,对方居然爽快地答应了。以往下棋想要悔棋,对方一般都不会同意。今天的对手很大气哦!老刘心里这样想。本局对弈的结果是老刘赢了1/4目。

要是以前,象这样以微弱的优势战胜对手,老刘都会又兴奋又庆幸,但今天他却一点也不喜,感觉胜之不武。棋品如人品,他对对方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第二局,自已先下,一直领先,胜券在握。作为回报,他故意计算失误,使对手来了个倒扑,失了七八目,结果对方赢了。他在对话框发了一句”历害,佩服佩服!”并附一张顽皮的笑脸。对方还了一个”微笑”,说道:“你太客气了!知道是你让的。”

后来她们继续下棋,应该说是水平相当,棋逢对手,各有输赢。不知不觉到了吃午饭的时间。老刘意犹未尽,提议加个好友,饭后接着下,对方也答应了。

自此两个人几乎天天对弈。下累了就聊聊天。从聊天中老刘知道了对方是一个五十五岁的退休教师,名叫孙腊梅,腊梅嘛,当然是腊月出生,而她的性格却应了那一个“梅”字。一个严寒独自开的女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建东和孙腊梅很自然地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老刘自报家门:家住武汉市内,老伴前年去世,唯一的女儿已经出嫁,外孙在外地读大学。再有就是,女儿希望自己找个老伴,相互有个依靠,免得孤独。

但是老刘不想找,只喜欢下棋。现在遇上单身的腊梅,相同的兴趣爱好,老刘感觉自己找到了知音,有了些朦胧的想法。

腊梅呢,襄樊人。家里的情况,丈夫年轻时候得了尿毒症离开了她,丢下6岁的儿子和她相依为命。

因为怕儿子受委屈。她拒绝了所有媒婆的介绍。28岁守寡,含辛茹苦把儿子养大,如今儿子已娶妻生子,孙女在读初中了。儿子性格很内向,平常不怎么与人交往。也许是她太溺爱了,加上单亲家庭的影响。儿子儿媳似乎都和她合不来,每天住在一起也说不上几句话。

腊梅感觉很孤独,只有在网络上写写文章,下下围棋,打发寂寞的时光。现在有了一个棋友,陪她聊聊天,她觉得日子好过多了。当然她是不想找另外一半的,这么多年来,她的心早就“枯萎”了。

老刘可不这么想。他对腊梅是敬佩的。从言谈中他感觉这是一个有着文化内涵,大度宽容,且又洁身自爱的女人。这样的一个善良的好女人,怎么可以孤独一生呢!老刘决心要拉她一把,让她走岀冷傲的世界,感受一下阳光的温暖,让这个女人有一个幸福的晚年。

因而他有着要帮她的冲动,更有着满腔的怜惜之情。28岁守寡!这在当今社会几乎是个奇葩,真是一个古典美的女人!老刘总是这样想。

为了打开孙腊梅那扇尘封多年的心门。老刘一直用心地和她交流。并告诫她人生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要好好珍惜。还劝她,儿子已经成年成家,也该为自己活一回了。腊梅对于这些劝说,总是一笑置之,也不去反驳。她委婉地拒绝着老刘的示爱,在她的日记里她写下了这样一首诗歌:

彼岸的轻云薄雾中

一枝红玫

以久违的姿态

轻吟低唤

而我

找不到一只轻舟

穿过喧嚣的三千红尘

只有

随着夕阳的余辉

落入沉沉的暮霭

把这残缺的梦

深锁

越是被拒绝,越是激发了男人的斗志。老刘不懈的追求,坚持用他那颗真挚热诚的心,去温暖孙腊梅那个拒接融化的冰心。

转眼进入腊月,初三就是腊梅的生日了。老刘热忱地邀请腊梅来武汉游玩,说要给她过个生日。他曾多次要求见面,都被腊梅拒绝了。这一次,老刘打定主意不再“尊重”她的决定了。

视频里,老刘恳求着腊梅:“难道你的心是石头做的么?为什么你看不见我的苦恼?我对你已是相思成疾了,你感觉不到吗?你忍心看着我病倒吗?你我都是半截入土的人了,难道你要我们在坟墓里去见面吗?来吧!亲爱的,不要让我留下遗憾!”

看着视频里那个早已熟悉的人,那张曾经非常开心的面孔,今天却是满脸哀伤的男人,孙腊梅心里的确有些不忍了,他不过就是为了给自己过个生日,何苦要辜负人家的一片好意呢?她终于点了点头。对方立刻欣喜若狂,腊梅也舒展眉头笑了。

人逢喜事精神爽。初三一大早老刘就起来,做完健身。特地去理发店染了一下两鬓斑白的头发,穿上新买的羽绒服,新皮靴。把自己打扮得整整齐齐的。然后就去汽车站迎接腊梅。

终于那个心仪已久的人来到了他的面前。老刘立刻拨打了几个最要好的朋友的电话,在“武汉人家”摆宴,为腊梅庆生。朋友们陆续到位,定制的蛋糕也送到了餐桌。点燃蜡烛,大家催促着腊梅许个愿。

腊梅微笑着闭上眼睛,悄悄许了愿。然后大家哄笑着一起吹灭了蜡烛。朋友们推杯换盏,恭祝腊梅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气氛热闹非凡,腊梅也进入了忘我的境界。

饭后大家又一起去唱歌,因为都是同年人,点的全是些优美通俗的老歌。腊梅置身其中,一点也没有拘束感。老刘又提议,明天大家一起去附近旅游,地点神龙架及三峡大坝。大伙一直玩到晚上,老刘安顿好腊梅在宾馆住下后才回家。

第二天一早上,细心的老刘备好了旅游路上吃喝的东西,还特地给腊梅买来一双旅游鞋,怕她的高跟鞋走路不方便。腊梅很是感动。自驾游,轻松又自在。神龙架,她感受着大自然的魅力;三峡大坝上的清风,又让她心旷神怡。她有着走出牢笼的感觉。

第三天,老刘陪腊梅在市内转了一圈。晚上,学着年青人,安排了二人烛光晚餐。请来了音乐手,萨克斯独凑《回家》。悠扬的旋律,在高雅的小厅回响。此时的情景,浪漫而又温馨。腊梅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有点如醉如痴了。她动情地说:“老刘,谢谢你,这是我今生过的最快乐的生日!这三天足够我回味一生了!”老刘深情地说:“我想给你的不是三天, 而是一辈子哦!”

从武汉回来的孙腊梅变了,她变得神采奕奕,精神焕发,似乎回到了青春时代。她又在日记里写道:

灰朦的天空

撒下一片阳光

扫除往日的阴霾

青春在心中激荡

褪罢茧壳

我欲飞翔

向着太阳的地方

不再彷徨……

她开始爱美了,每天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的。走出家门,天天去跳广场舞。她要健身,她要活好下半生,因为有个人那么在乎她的生命,她愿意为他变得年轻。真是女为悦己者容啊。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老刘终于得偿心愿。和腊梅准备组建家庭了。老刘的女儿是一百个赞成,积极准备着她们的婚礼。

但是,当腊梅跟儿子说出自己的想法时,儿子暴跳如雷。他不能容忍母亲嫁人,说丢人现眼,甚至谩骂母亲不要脸。腊梅伤心极了,想抗争,和儿子理论,甚至哀求,哭诉自己的不容易。老羞成怒的儿子居然打了腊梅一嘴巴,扬长而去。

天啦!腊梅天旋地转,这就是自己的儿子!那个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的儿子!腊梅哭干了眼泪,她感觉自己太失败了,教了一生的书,桃李满天下,却没有教好自己的儿子。她又痛又悔,万念俱灰。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搜出平时治疗失眠,剩下的半瓶安眠药,全部吞了下去。躺在床上,她喃喃道:“对不起,建东,我先走了。”然后闭上了眼睛。

腊梅一心想轻生,可老天爷偏偏不收她。她被放学回来的孙女撞开房门,叫来救护车送到医院救了回来。

老刘知道此事后,要状告腊梅的儿子。善良的腊梅只恨自己教子无方,又怎么忍心让儿子去坐牢呢!她唯有惩罚自己,放弃自已下半生的幸福,请老刘忘记她。她像蜗牛一样把头又缩进了壳里。

孤单寂寞的老刘禁不住呐喊:为什么天下的父母为儿女耗尽了毕生精力,有的儿女却不能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哪怕是万分之一。难道单身的老人,就该孤独终老吗?

老刘不甘心,找到腊梅儿子做他的思想工作。没想到腊梅的儿子依然顽固不化,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老刘急了,对腊梅儿子丢下一句话:“你真是铁石心肠啊,让你妈守活寡28年,要是你老婆不在人世了,难道你也守一辈子活寡吗?”

不曾想三天后,腊梅儿子的老婆被一辆大货车撞死了,不过这一切跟老刘没关系,难道真是报应?

一个月后,腊梅的儿子主动找到老刘,同意老刘和腊梅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