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未归人

2017-10-08 字号:

每天,我都会在村外的石拱门下等人。

从放学后到回家的路上,我都会经过石拱门,坐在冰冷的石凳上,将书包放在腿上,然后望着远处。

每当往返的大巴到达石拱门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从拥挤的车内走出,有的挑着着担子,有的背着包裹,大家都急匆匆的走出,然后朝着各自的方向离开,只留下背影。

我呆呆的坐着,想着,他们会不会出现呢?这个时候他们突然出现,会不会,带着零食和带着玩具出现呢,一想到这个,我就开始心跳加速,觉得很开心,身体止不住得颤抖。

他们,是我的爸妈,在我读一年级的时候,他们就去了东莞,我问爷爷,哪里是东莞。

爷爷说,东莞,是一个很大的城市,那里面有很多工厂,我的父母,就在那里面工作,他们在那里做玩具,做很可爱的玩具,做完之后,卖到国外去,他们就能挣钱,等他们回来的时候,说不定还可以给我带上他们做的玩具。

爷爷说爸妈回来的时候,会给我带着玩具,我在想,是什么样的玩具呢,是电视里面的汤姆猫,杰瑞鼠,还是宫崎骏动画里的龙猫呢?说实话,我更想要一只,神奇宝贝里的皮卡丘,黄黄的皮肤,毛茸茸的身躯。动不动还会放电,有了它就再也不用担心,家里会停电了。

不过,一个挑着担子的人从我身边走过,他是村里卖豆腐的黄平,他看着我坐在石凳上,就问道,妮妮,你为什么坐在石凳上?

我说,我在等爸爸和妈妈回来,黄平听了之后很疑惑,等爸爸妈妈回来,可还没到时候呢,我就问他,要到什么时候,他们才能回来呢。黄平说,至少要等到过年的时候,他们才会回来。

我很喜欢过年,比别的人更喜欢过年,过年不是因为可以放烟花,可以吃到好吃的,也不是因为有红包,而是因为过年了,我就能见到从未见过的父母。

今天是寒假,小学四年级上学期结束的最后一天,老师们早早地就放了学,临走的时候还对我们说,放假在家里,除了帮爷爷奶奶喂猪干农活以外,还要记得常常学习,对着课本里的生字,好好的去记好好的去读,等爸爸他们回来之后,还可以用自己学会的几句吉祥话,对他们说。那样,他们就很开心了。

回到家,爷爷正在清洗着腊肉上的污渍,我问爷爷,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

爷爷对我说,你去村外的石拱桥下等等吧,说不定他们就来了,于是我又来到石拱桥,在那里安静的等着,临近冬天,寒气逼人,身上就穿了一件单薄的上衣,但我并没有感到寒冷,因为对父母的期待使得我全身发热。

我幻想着,爸爸妈妈从那辆快要掉漆的破旧大巴上走下来,他们背着行囊,行囊里有好多好吃的玩具零食,他们一下车就能看到我,他们非常开心的抱起我,说,妮妮,爸爸妈妈回来了。

然后,我就用上课时学到的几句吉祥话,对他们说,恭喜发财,红包拿来,一想到这里,心里就特别的开心,我终于可以见到爸爸妈妈了。

等着等着,大巴车过来一辆又一辆,远处不断传来鞭炮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味,我闻出来了,那是猪肉的味道,有人在做猪肉饺子,我最爱吃的就是猪肉饺子,记得爸爸妈妈没出去之前,他们在过节的时候,也经常在家做猪肉饺子。

可是,自从姐姐生病后,家里的猪都卖掉了,牛也牵给了别人,望着破旧空荡的家,爸爸妈妈叹了叹气,他们把我交给了爷爷,然后坐上了大巴,去了东莞。

眼前又来了一辆大巴,这是最后一辆大巴啦,开车的人我认识,是村子里最喜欢打牌的黄德奎,他的脚有点跛,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但是开的车却很稳。远远地就能听到它的大巴响起的喇叭声,像头老牛在长哞,声音很洪亮。

车平稳的在我身边停下,车门哗地一声打开,只有一个人,从车上走了下来,那个人,穿着洗得快要发白的蓝色工作服,背着一个鼓鼓的背包,脸上有着几分沧桑。

这个人,我感到有些陌生,却又似曾相识,他看着我,显然是认识我我,他向我走来,喊了我的名字,妮妮,你怎么在这里?我说,我在这里等我的爸爸妈妈呢。

那个男人怔了一会儿,显然有些不开心,然后他拍了拍我的脑袋说,一起回去吧。

我好像不认识他,但他的声音有着不可抗拒的威严,使得我从石墩上走下,跟着他回家,身后的大巴车缓缓开启,车尾开到我们面前的时候,排出了一股恶臭黑色气味,然后扬长而去,这时,这个男人恶狠狠地说了一句,操。

回到家,他松开了牵着我的手,然后非常熟悉地,坐在了家里的长椅上,爷爷从厨房里走出来,爷爷好像认识这个男人,他非常开心,对他说道,回来啦,男人疲倦的点了点头,就回了句,嗯,我呆呆的看着这个男人,他半闭着眼睛,像是在睡觉。

爷爷的手上,布满了鱼鳞,但是他走过来,用胳膊肘戳了戳我,对我说,你别傻着,快叫爸爸呀。

我愣了一会儿,什么,这个人是我的爸爸,我的爸爸不应该是这样的呀,我在心中疑惑着,可是一回忆起来,我居然发现,自己记忆中的父亲,十分模糊,然后我又呆呆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慢慢的,记忆和眼前的这个,不知为何重叠在一块,是的,我记起来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好像真的是我的爸爸。

三年前,他出去的时候,也是拍了拍我的脑袋说,等我们回来,然后一去就是四年,那个时候,我牵着妈妈的手不肯放开,妈妈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我的手扳开,然后哭着离开了,对了,妈妈呢。

我一步一步走向我的爸爸,他看起来很疲倦,我在想他是不是真的在睡觉,我感觉他的眼睛闭得死死的,于是我便轻轻拉了拉他的手。

他被惊到了,突然抬起头来,眼睛睁得大大的,似乎有些不耐烦,然后问我,怎么了,我说,妈妈呢。妈妈在哪?

他一听这话,又闭上了眼睛,慢悠悠的说道,你妈妈,走了,不跟我回来。

我问他那妈妈去哪了,他说,一年前,妈妈就和别的男人跑了,我找了她很久,一起找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他,他还带走了我在工厂两年来赚的钱,什么都没留给我,连一张纸条都没有纸条,说完,他突然睁开眼睛,然后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他好像把我当成了偷钱的小偷。

他在椅子上睡了很久,一直等到,爷爷把饭菜做好了,他才闻着香味,起身从椅子上起身,,坐在桌子上,毫不客气地就拿着筷子开始吃,爷爷显得有些尴尬,然后对我说,快吃吧,不吃就凉了。

我想动筷子,但是眼前的四个菜,都被爸爸毫不留情的扒到了自己跟前,我想夹菜的时候。都被爸爸的筷子手都挡住了,他看上去很饿,像电视里的那些饥民一样,我有点不敢去夹菜,我害怕他会用之前那种眼神来瞪我。

吃年饭的时候,屋外又响起了一阵爆竹声,几乎快要点亮整个黑夜,四处都洋溢着火光和欢呼。我走下桌,打开电视想看看春节联欢晚会,可是刚一打开电视,爸爸就生气了,他拍着桌子说,饭都没吃完,看什么电视,回来。

我被吓到了,赶忙再坐回来桌上,但是电视机还是开着。此时是一个我不熟悉的相声演员在讲着相声,他们讲的笑料,让在场的观众笑声不断,可此时的我,却感不到丝毫的快乐,只感觉颤颤发抖。

眼前这个狼吞虎咽,表情严厉的人,真的是我熟悉的爸爸吗。

年夜饭吃完后,爸爸进了里房,他真的很累,只想要安安静静地睡觉。我记得他下车的时候,背着一个鼓鼓的背包,他没有将它带进房间,就放大门背后,橘黄色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有些孤零零。

靠着里屋的门上,听到里面响起来爸爸的呼噜声,知道她现在一定睡得死沉,又看了看爷爷,他正在忙着收拾桌上的碗筷。

再次站在背包面前,我已经鼓足了勇气,顺着背包的拉链打开了它,脑海里还在幻想着出现的玩具是什么模样,可是翻开背包,只看到一大堆未洗的衣服,散发着难闻的汗臭,那味道十足太臭,呛得我直捂着鼻子。

我冲出了门后,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眼泪不知何时悄然落下,大红色的烟花在头顶的夜空上绽放,那转瞬即逝的图案,让我想起了妈妈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