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钟情

2017-10-14 字号:
刚认识元新那年,2007年,5月,我22他20,大他两岁,他有个外号叫猪精,为何称他为猪精,是因为他每天超级能睡,只要有闲时,他就是睡觉,当时的我们年少好动,唯有他,整天不爱动,就是睡,我当时认为猪实在是不好听就称他为啊精了。他的工作就是给人送货,大上海郊区每天跑。

而我爸带着我在他们公司旁转了一间小卖铺。

我们认识是因为他三五时的来光顾我们小店,但只买烟,买完还气定神闲的在你门口抽一会,不是个爱说话的人。

时间一久,我们就话多了。

我称他为小弟,他却笑笑没说话,同在大上海谋生,我们相处变得惜惜相惜。

他有个很要好的伙伴,小猴子,和他同年,就是一人精,人不高,但很聪明,话超多。

每天也是四五趟的往我店里跑,而且怕我无聊,经常找我聊天。

一个个小屁孩,我拿他们当小弟,小猴子一阵轻笑的说道。

“得了,你别以为自己是大姐大,混黑社会?还收一群小弟呢!”

我当时脸皮可厚了,也不脸红,大口气的还来了一句。

“可不就是你们大姐嘛,我大你们两岁呢,你们天天跑车,这上海有什么好看好玩的,带你姐出去看看。”

这玩笑话当时说完就完了,猴子没放心上,我也没放心上,阿精却放心上了。

只要是他傍晚出门送货就会约我,因为当时夏天,我白天看店,晚上休息。

很多时候怕我一人尴尬,出门,就会全店的人都出动,包括老师傅老王,他为人风趣幽默。

我们一起去帮忙送货,一起去吃夜宵,我那时候人胆子大,还是个海量,啤酒一箱都不在话下,而且讲话还大声,整天和他们嘻嘻哈哈,的整一个女汉子。

唯一让我皱眉的就是,他们几个都抽烟,而我最最讨厌的就是烟味。

虽然啊精抽烟的姿势还是满撩人的,但咳咳咳,烟味我却是一闻就得咳。

一次火锅桌上,老王开玩笑的说到,”小米啊,我们猪精是个老实人,又长得帅,做事又认真,肯上进,是个不错的人,你考虑考虑他吧!”

我哈哈大笑,”什么,他,比我小,就一小屁孩,开什玩笑,来来,大哥,我们还是喝酒吧!”

心细的啊精啊!

至那以后就没见他来买过烟。

在门口遇见,我嘻皮笑脸的和他打招呼,他也只是看我一眼就走了。

无趣。

我拉着小猴子问他,”啊精最近怎么了?”

小猴子说他也不知,他说最近,爱睡的猪,经常很晚才睡,抽烟抽得全宿舍都烟雾燎绕,可能是有心事。

我傻了巴叽的问道,”什么心事啊!”

猴子瞪我,”我怎么知道啊,咦,你怎么这么关心他,怎么没见你关心我,你看,我最近被他烟熏的也没睡好,脸黑,眼也黑。”

我笑喷,”得得得,来,我请你吃冰棍。”

时间如梭,一晃,夏天以过去,渐入深秋,老爸的老寒腿是受不了晚上的寒冷,所以换我看晚上,因为旁边就是一个个的物流公司,人来人往的,所以小卖部的客人源源不断,生意还是很红火的,夜里几乎要开到1点半至两点才打洋。

而在我店里消失三个月的啊精,我们只剩门口见面点头而已的关系了。

还好有个猴子还是天天来店里八卦聊天,解闷。

从猴子八卦的嘴里我了解到,啊精的老板非常看重啊精的努力,已经升他为经理了,管员工,管财务,还专门为他配置了一辆小车,让他跑跑业务。

我一拍桌子,乐道,”不错啊!啊精肯定是开心的睡不着了。”

猴子说,”开心倒是没见着,夜里睡不着是实在的,你看我脸又黑了不少,睡他上铺,天天被烟熏的。”

我惊讶的问道,”他烟瘾这么大啊!那他烟都是哪买的,我最近都没看他来买过烟啊!”

“前面超市买的。”

得,这个臭猪精,有钱也不让我家赚,虽然一条烟也就一两块的事,但也好过没有啊!

时间一晃又是半个月,隔壁叽里咣啷的开了个沙县小吃,店名大家都熟悉,不熟悉的是店老板女儿,长得是一个水灵噢,19岁的小姑娘,浓眉大眼的,讲话还非常的温柔似水,我就奇怪,我是因为母亲去世的早,早年没钱才去不了学校,和我爸相依为命的。

她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父母健在,咋不爱去读书呢!她妈说她没考上就懒得读了。

好吧,人家是有得读,不读,我是想读,没得读,羡慕。

可这小姑娘啊,让人看着可爱水灵,其实也是个人精。

只要来店,不管是点一份小馄饨,两三块的东西,还是点一桌,二三十块的东西,不管是老大爷还是小哥哥,她都是一个嘴甜噢,叔叔哥哥的叫不停,所以她们家每天饭点都坐无缺席。

这一声声哥哥叫得那个臭猪精也是一个开心,嘴都裂到耳朵去了。

她叫他新哥哥,猪精名字,单名一个新,姓元。

我嗤之以鼻,什么新哥哥,我还旧哥哥呢!

自那以后,在门口见着,我也是撇头当做没看见,什么人,见到人家小姑娘就笑,见到我就一副欠你十万八万的。

时间又过去大半年。

那些年上海效区每家小卖部都爱放一台老虎机,听这名字就知道,老虎是吃人的,但有些人就喜欢来一两把,碰碰运气,可有些人赌性强就深陷其中,有时一晚输个一两千的都超级多,所以这机器来钱快,风险就很大,国家是不允许的。

可不,有一次我就顶了雷,我们家的机器被举报,然后警察蜀黍就带我进了派出所,我一个小姑娘,刚开始懵了一下,但好在我初生不怕牛犊,冷静下来也没什么,我不去,总不能推我爸去,他是业主,怕是会被罚得厉害,到时店都开不了了。

而我一小姑娘,又不是业主,不会被怎样,最多被关一个晚上,这事就了了。

我不怕,但啊精却是吓坏了,手机显示他的名字,好像是几个月前了。

我还有心情,打趣他,”哟,你还想得起我给我打电话啊。”

他说,””别闹,我刚刚送完货回来,就看你上了警察车,后面问你爸,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着急的说到,”你怎样,他们有没有把你怎样?”

“我没事,现在和一堆人关在一个房间呢,男男女女都有呢!”

“你不怕吗?”

“不怕,你姐姐我15 6岁出门打工,碰到怕的事很多,虽然说进公安局是第一次,但到现在为止好像也没发生什么可怕的。”

我笑着安慰他。

他说,”你胆可真大,但进拘留所可不是小事,里面的人,你都不认识,注意安全,你可以随时联系我,我不关机。”

他成稳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来。

我应,”好。”

第二天8点,时间过了12个小时,警察叔叔就放我出来了,刚到大厅,就见啊精满眼通红的坐在大厅的椅子上。

看我出来,上前问道,”你怎样,是不是一夜没睡?”

我说,”你来接我吗?怎么哭成这样,不至于吧!”

“神经,我才没哭呢!啊精搓了搓脸撇嘴道。”

“咦,你这小姑娘怎么还没去签字画押,弄好了,你就可以走了,们认识啊,这小伙子昨晚就坐这大厅椅子上,赶都赶不走,我以为是流浪汉呢,但看这长像又不像,原来是在等你啊!不姑娘不错哦,你男朋友吗?”

我笑哈哈道,”不是呢,是我小弟。”

“咦,啊精,你怎么走了,等我一下啊!”

自那以后,啊精同学就好像回到了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没事有事会往我店里走走,晚上晚了,就去给我买夜宵,说他饿了,大家一起吃有伴点,我要给他钱,他还不要。

他每天来店里不买烟,就纯聊天,他还说,他在我店里就是在帮我。

我问,”何解。”

“他说是给我店里积人气,人家从外面一看就知道你店里有人有买东西,也就会进来。”

“道理是不错,但你当人家都是傻的吗,每天来来去去都看到你,久了,人家就以为我们是一家人呢,谁会上你这个当。”

“不错啊!当一家人。”

我问他,”你说什么?”

他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

我对你的好,你看不出来吗?

我喜欢你,从你第一天出现在小店门口,我就对你一见钟情了。

我不喜欢你当我是小弟,你不喜欢烟味,我说戒就戒了”。

我懵,我说,”我比你大两岁嗫”。

“就是这该死的大两岁,大两岁又怎样,我就是喜欢你,喜欢你大大咧咧,笑的没心没肺的样子,喜欢你说话喝酒说话直爽的样子,喜欢你……”

“可我喜欢,比我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