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非初见,何以深恋

2017-10-15 字号:

如果悲伤是一个人的,世界和我无关

如果悲伤是两个人的,我只和你有关

一、

辣条只能自己品味,生活只能自己体会


“吃辣条吗?”

“不吃。”

“切,不吃算了,这么好吃的美味免费送你都不要,我自己吃全部吃光光。”

非觉得眼前这个女生极有可能是个脑残,又不是认识的人,随便给别人吃东西谁会接受,而且还是问一个不吃辣的男生。

若没再搭理旁边的人,一个人自顾自吃着一大包辣条。每次难过想哭的时候她都习惯买一大包辣条吃到眼泪哗啦啦流下来,这样的感觉超级爽。

今天她妈妈打电话给她想邀请自己参加她和叔叔的婚礼,她拒绝了。

“你不是还有一个女儿吗?”

“若,别这样和妈妈说话,妈妈会难过,你知道妈妈的女儿只有你一个。你不愿跟妈妈一起生活,办完婚礼我和你叔叔就要去其他城市生活恐怕很难再见到你,你来参加行吗?妈妈想最后一次好好陪陪你。”

“不需要,你办你的婚礼。从前没有你我过的很好以后同样会过的好,不用管我。”若挂掉电话很想哭,她还是照例去便利店买了大包辣条。来到教室闷着头拆开吃也不管身后同学大声抱怨味太大,她任性起来可是天不管地不怕的。

感觉到旁边有人看了自己一眼,若把辣条递过去也不管他是谁,没想到又被拒绝了。

果然辣条这个东西只有自个慢慢品味,如同人生百味只能自己体会。

二、

当一个人无关外界,你不知道她的心里藏了多少泪水。


若没有答应妈妈的邀请,但她还是逃课去了她的婚礼。场面布置的很美也很热闹,她站在角落看着妈妈笑颜如花没有上前和她说话。以后真的就只剩她自己,她一个人也会过的很好。

赶回教室的时候,她瞥见老师一脸想骂人的表情赶紧找了个角落坐下,偷偷打开刚买的辣条。

“又是你,上课的时候不准吃辣条。”非看着旁边这个埋头吃着辣条的女生,怎么会有这样喜欢在上课吃辣条的人,他所见过的女生都是一副一提起辣就拼命摇头害怕长痘痘的畏惧感。

“你吃吗?”若递过手中的辣条。

“不吃。”

“不吃算了,要么一起吃,要么别打扰我吃。”

非对这个女生实在忍无可忍,好不容易找个安静的角落再次品味《三国》,旁边一阵阵刺鼻的辛辣味传来破坏氛围,怎么会有这样不顾别人感受的人。

“一个女生怎么能这么喜欢吃辣条,还是在上课的时候吃,你不会为打扰到别人感到愧疚吗?”

若没搭理非,这个人肯定是个满口都是戒律清规的书呆子。

“你知不知道女生长期吃辣条会满脸长痘痘。”非气的没辙。

“难怪你长得这么娘娘腔,一看就知道从来没吃过辣条。”若叼着根辣条对着非边嚼边说,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辣条味。

“你……”

“咳咳,那边的同学注意点,上课不要吃东西,要吃出去吃。”若没看老师,盯着非皱了皱眉,口中继续嚼着辣条。

“听到没,老师让你出去吃。”

叮……下课铃声及时回荡在耳边。若翻了个白眼继续大口大口吃着辣条,非只得悻悻换了个离若较远的位置。

三、

如果不是那个下雨天,非不会真正记得若的脸。


非从自习室出来的时候,楼外的雨已经下了第二个轮回,雨势极凶。

“那是非吗?他好像没带伞,哇塞,这是天赐良机让我一举将他擒拿。”

非?若看了看前面的男生,“谁啊?”

“哇,不是吧若,你连非都不知道,我们文学院的大才子年级的第一名啊,据说大学两年收到的情书摞起来比我们所有的课本还厚,我觉得大家主要是奔颜值去,反正我才不管他是不是才子,我只要正颜。”室友两眼冒光冲若摆了摆头,一脸不赞同。“你应该知道他是我们班吧?”

“我也要看了正颜才知道。”

“非,好巧啊,你没带伞吗?我和若都有伞,可以给你一把。”

非转过头看和他搭话的两个女孩,竟然是那个喜欢吃辣条的女生。他瞥了若一眼,朝另外一个女生笑着说:“不用麻烦了,谢谢你,我等雨停了再走,你们先走吧。”

“不会不会,怎么会麻烦,若,你的伞给非用,我的伞大些我们俩一起撑。”

“为什么?不要,他不是说了等雨停了再走嘛,干嘛还要管闲事。”若瞪了非一眼,原来这个爱管闲事的娘娘腔叫非。

“若,你今天怎么了,把伞借非用下又不会怎样?”

“算了,没事,你们先走吧。”非一开始拒绝就是因为他知道那个女孩不会愿意借他伞。

“不借,要借你自己借。”若垂眼微偏着头看着越来越大的雨。

“不借就不借,我借行了吧。”室友把自己的伞往非手中一塞就快速跑进雨中。

若冷冷看着被雨幕吞没的背影,没有说话。

非看了眼站着无动于衷的若,拿着伞冲进雨中。

若顿了两秒,朝女生宿舍方向跑去。

非没有找到给她伞的女孩,又原路返回去自习室。他无意看到那个爱吃辣条的女孩淋着雨跑进附近的小超市,倚在门口望着雨吃着辣条,雨水不停顺着她的头发滑过脸颊,旁边许多人从她身边经过,她只是安静地吃着辣条,一如当初相见时的无关外事。

非不知道她为什么没带伞又怎么会淋雨,只是这个女孩的模样就这样毫无防备地闯进他的眼中,非记住了这个女孩叫若。

四、

如果是真的在心里,所有不好都是特殊的美好。


非最近很少看到若,偏偏在他想要寻找她的时候。

“同学,上次谢谢你的伞,一直都没好好感谢你。”

“没关系,只是一点小事而已,非你不用这么客气。”

“嗯,怎么没看见上次和你一起的女生?你们不是一个寝室的吗?”

“你是说若吧,我不知道,若最近总是一个人不知道去了哪里,她也没和我们说,反正转眼就不见人影。”

“哦,这样啊,你能给我她的联系方式吗?上次你离开她有东西落在我这里,我想亲自还给她万一差了什么东西不太好。”

非拿到了若的手机号码,他犹豫了好一会还是按下了通话键。

“您好,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非不知道该去哪找若,他绕着自习室楼找遍了整个校园。那个女孩还能去哪?当非气喘吁吁快要抓狂的时候,他看到若出现在某个角落里的超市门口,手里提了一大袋东西不停往嘴里灌着矿泉水,非用尽力气跑过去。

“你怎么在这里?”非盯着她的脸,爱吃辣条的女生脸上白白净净没有一个痘痘。

“喝水。”

“怎么今天没吃辣条?”

若没理非,低着头敛着眼。

非这时才注意到若手里提的是药。

“你怎么了,生病了?哪里不舒服?”非有些急燥地拽着若的手。

“喂,娘娘腔,你的手往哪拽?”

“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了?”

“能怎么了,不就是辣条吃多了换个口味吃点药嘛?你干嘛拽得那么紧。”若挣脱非的手。

非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以后,少吃点辣条,不管什么时候都要记得分我吃,我八你二。”

“为什么呀,你之前不是不吃的吗凭什么你八我二?反过来还是可以商量的。还有,你要吃辣条不会自己去买啊。”

“我只想吃你的辣条,你要是不答应以后就不准你吃辣条。”

“不要。”

“凭我喜欢你。若,我喜欢你。无论怎样我会好好陪着你,陪你淋雨陪你吃辣条。”

五、

若的声音

若非初见,何以深恋


如果遇到愿意陪我吃辣条的人,我以后就跟着他了。

这是若在妈妈结婚那天对自己说的。因为辣条真的太辣,吃太久就容易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