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时间,遇见最美的你

2017-10-23 字号:

明明你也很爱我
没理由爱不到结果
只要你敢不懦弱
凭什么我们要错过

她曾经说过,我们注定是走携手走完余生的,我问她为什么,“因为我叫顾爱呀。”这是爱情,可我们又怎会想到有一种爱叫做,相爱分离呢!因为我叫钟离,我们的名字注定我们只能相爱或分离。

会议室里,钟离看着身着一身白色西装的顾爱,在大屏幕前有范儿的讲着背后的PPT,170的顾爱,有着女孩儿所畏惧的身高。可在顾爱的身上,尤其是在这一刻,钟离却觉得顾爱像极了展翅高飞的雄鹰,天空才是属于她的世界。而钟离注定是只能仰望她的井底之蛙,从8年前就早已注定,钟离与顾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钟离!”

“啊”

顾爱忽然叫钟离,钟离完美的展现了什么叫做懵逼二字,一时间会议室里静的连呼吸声都没有,钟离也显得有些束手无策。

“顾总叫我有什么事吗?”

钟离打破这片寂静,但除了问这句话,他再也找不到任何能问顾爱的理由,钟离看着她,微微的深吸了一口气,似乎是咽下了原本想要对钟离说的什么,但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散会吧。”

原来。

钟离收拾自己面前的文件和笔,等到他们所有人都出去之后,才慢慢的起身往会议室外走,就在快要走出门口的时候,顾爱叫住了自己。

钟离没有想到,顾爱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把自己留住,原本以为她会装作不认识自己,就像,早上在公司大堂里那样,直接将自己忽略过去。

时隔多年,再一次面对顾爱,钟离不知道自己该用怎样的情感重新面对她,可是,这又算什么?上过床的前恋人,还是现任的顶头上司?

在钟离还沉浸在钟离和她过去的时候,他的后背被人紧紧地靠着,胸前的一双手死死的揪着钟离上个月刚买的白衬衫。

“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钟离,钟离好想你。”

想自己?是真的吗?

钟离松开顾爱死死抓住自己衬衣的手,握在手里,握在手里的感觉还是那么的熟悉,有些习惯也依旧是没有变。

比如说,握着顾爱手的时候,总是会去摩擦她的指尖,因为顾爱的指尖总是会修剪的光滑且平整,这么多年,这个习惯她依旧没变,慢慢地,钟离放开顾爱的手,对她说“顾总,您要是这么喜欢这件衣服,我脱下来给你就是了,你又何必苦拽着呢。”

“钟离。”

声音还是那么熟悉,就好像还是从前,她会叫钟离的名字叫的很大声,很大声,钟离问她,“为什么总是叫的这么大声,生怕别人不知道咱俩谈恋爱一样,”她说,“因为你的名字好听,钟离喜欢这么叫,一直这么叫下去,钟离,钟离,叫一辈子钟离都不嫌弃。”

如果把曾前换到现在,那么,钟离宁愿不要认识她顾爱,这样,他们便没有了相爱与分离。

挣脱她的怀抱,钟离回到自己独立的办公室,在帕森特,年仅三十岁的钟离,在这里有着属于钟离的一席之地,也算是不容易,毕竟是外企,在众多外国人的领导下,更难有一个中国人做到现在这个位子,这是近十年来,钟离唯一值得骄傲的一点,但在顾爱成为公司的空降兵后,钟离唯一的这点骄傲在现在的顾爱面前,都不值得一提。

上天总是在跟钟离爱玩笑,上学的时候,顾爱比钟离有钱,工作了,有朝一日居然会成为钟离的顶头上司,看样子,钟离这一辈子,注定是被顾爱打压着,一辈子都抬不起头,犹如当年一样,被顾爱的妈妈羞辱的抬不起头。

顾爱作为空降兵来到帕森特,公司高层必然会有一些争议,果不其然,就在下午,公司提出要开一次公司高层例会,会议的内容钟离不知晓,当然,也轮不到钟离知道。

帕森特是一家外企的广告公司,接的单子自然都是一些国内外高端的产品,也正是这一点,在行业的竞争力,帕森特独揽枝头,成为广告界里只接大牌的广告公司.

帕森特在业界的这一支独秀,逐渐的也被各大品牌认可,最开始帕森特是高端品牌的附属品,现在,高端品牌依然成为了帕森特的附属品。

在帕森特,钟离只是创意部的总监,钟离主要负责在接收新的案子时候,给出让客户满意的创意就可以了。

朝九晚五是钟离的上下班时间,但是也有偶尔加班的时候,因为顾爱的空降,给公司带来一个新的高端品牌的项目,钟离熬夜看完了整个项目的计划才下班,走出公司大楼的时候,已经是午夜12点了。

钟离关掉办公室里的灯,乘电梯到负一楼去取车,走到钟离的车旁边,右手已经打开了车门,听见有人在不远的地方吵架,这种事情,钟离本不想理会,过程中钟离好像是听到了顾爱的声音,就把车门关上,离吵架的地方走近了些,看一眼,是不是顾爱。

等走近,钟离看见顾爱跟一个外国人在吵架,顾爱有些红了眼,表情也越来越失控,在他们两人的对话中,钟离听出了一些原委。

站在顾爱面前的这个人是前男友,两个人因为性格不合适分手,现在这个男人又回来追求顾爱,钟离不想再听下去,便转身向钟离的车走去,上车发动后,钟离直接把车开了出去,从公司回家的路上,钟离一直在想着顾爱跟那个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就一直重复回放着那个画面,尤其是顾爱说的那句,“我爱钟离,我一直都爱他,你满意了吧?”

不得不说,顾爱的回来,扰乱了钟离的心。

回到家,打开门的时候,看见客厅里还有微亮的灯光,钟离知道那是陈松为自己留了一盏灯,陈松说过,不管你多晚回家,我总会留一盏灯给你,想到这,钟离笑了笑,钟离把脱下来的西装外套搭在了沙发上,走向卧室,打开卧室的门,看着陈松蜷缩在床上熟睡呢,钟离没有吵醒她,脚步轻轻地走出卧室,来到外面的厕所里洗澡。

11月份的天气,外面的风刮得很大,温度在零下,在有暖气和空调的房内,温度在25度左右,洗完澡出来,钟离穿了一身家居服,布料是棉麻白色的,跟陈松身上穿的是一个款式,陈松说自己特别适合穿这种衣服,松松垮垮的,比起那些一板正经的西装套装,看着要顺眼多了,钟离近视眼,尤其是在有些时候,带上那副金边的眼睛,陈松说, 你这叫斯文败类。

陈松,是钟离的妻子,她是一名舞蹈演员,他们领证已经半年了,但碍于钟离这半年来工作太忙,没有空余的时间举行婚礼,所以就这么一直拖着,但还好,陈松她也不介意。

钟离认识陈松的时候是在五年前,那个时候她只是一个人跑腿打杂的小姑娘,跟现在这个有着名气的陈松相比,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时间成就了钟离和她,每一步都是踏实的脚印,走出自己的一片天。

钟离关掉客厅里的灯,走进卧室,小心翼翼的爬到床上,生怕会把她吵醒,钟离和她各睡床的一边,谁也不会打扰到谁,从结婚到现在,钟离们一直都是这样。

钟离的睡眠一向不好,很难睡着,卧室的窗帘没有拉上,月光照到钟离的床边,钟离垫着胳膊,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挂在夜空中的那轮明月。

床旁的桌子上摆放着钟离跟陈松的合照,大概可以看出,陈松的眉眼像极了顾爱,钟离不否认,在顾爱离开多年,钟离心里空出的位置一直都为她留着,直到五年前钟离遇到陈松,钟离便把对顾爱的所有爱都给了陈松,渐渐地钟离也是分不清,钟离究竟是真的爱陈松,还是爱她那像极了顾爱的眉眼。

过去的一切,陈松都不向钟离问起过,某一天,钟离便忍不住好奇,就问她,“你为什么都不像那些女孩一样问我谈过几个女朋友,上没上过床之类的问题?”

在钟离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陈松当时就笑了,钟离问她笑什么,她说“我在笑你思想这么老年化,你谈过几个女朋友是你的事,钟离不需要知道,至于你说的生理问题,那是需要,我也不需要知道,我只需要知道的事,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里 ,你属于我就可以了。”

也许是在当时的这番话将钟离降服,这也是陈松与顾爱的不同,陈松会给钟离更多的私人空间,有自己的自由,包括现在,钟离的银行卡都在自己手里,结婚的时候,钟离把银行卡给陈松,作为一个丈夫,这是应该的,陈松没有要,却跟钟离说“钟离们只不过是结了婚,没必要连你的银行卡都要交给钟离,你只要每个月按时交月供,每个月交水电费,其他的钟离不管,钟离有自己的工资,也不比你的少,没有必要结了婚,就把你自己困在这个牢房里,以后你的生活跟以前不会有什么变化,只不过是家里多了一个我。”
而顾爱却恰恰相反。

闭上双眼,静静的等待自己沉睡。

钟离醒来已经时已经是8点了,餐桌上还放着陈松做好的早餐,牛奶旁边有一张便利贴,上面写着“今天要排练,钟离先走了,早饭要记得吃,拜拜。”

陈松总是这么体贴,无论去哪里,做什么,都是要告诉钟离,让钟离知道,就连一条信息没有及时回都会注明说自己刚刚干嘛了。

钟离吃过早饭,换了一身衣服就出门上班,北京在这个点总是堵车,今天也不例外,慢慢悠悠的经过一个路口又一个路口,好不容易到公司,把车停在地下车库,乘坐电梯到公司,正好提前15分钟打卡,钟离走过前台的时候,vivian正在往嘴里送着最后一口三明治,看见钟离嘴里的三明治也不嚼,就开始往肚子里咽,等好不容易咽下去,起身跟钟离打招呼,“钟总早。”

钟离点点头,走了过去,到办公室,钟离摘下脖子上的黑色围巾,还有身上穿着卡其色的羊绒大衣一起挂在了门后面的衣架上,上班的时候,总是要衣着得体,所以西装对钟离就是每天必穿,在帕森特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着两面性,上班是一幅样子,下班又是另一幅样子,就拿刚刚前台的vivian来说,别看她现在乖巧的样子,像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遇见谁都很有礼貌,都会打招呼,等到下了班,你会发现,天天混在酒吧里唱歌跳舞,衣着暴露的人也是vivian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是例外,也包括钟离,当然,那只是以前,毕竟,现在的钟离是有家室的。

刚坐下没几分钟,钟离的秘书小林就出现在钟离办公室门口,“钟总,这是昨天晚上您要斯威家具的合作方案,”钟离点了点头,让他把方案放在钟离桌子上就可以了,小林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好像是想起来什么,又转过身对钟离说,“钟总,企划部顾总让您过去一下。”

刚开始,钟离有些顾虑,因为之前的关系,再加上现在的处境,也不希望被大家传的风言风语,或者是知道些什么,钟离有钟离自己的顾虑,但除去这份顾虑之外,钟离还是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待小林从办公室出去后,钟离放松自己,坐在椅子上开始打转,想着顾爱叫自己过去是因为什么,但钟离又好像是猜的出来,但又好像是猜不出来,闭上眼睛打算小眯一会儿,顾爱的电话就打到钟离这来。

“钟离,来一趟我办公室。”

“好。”

挂断电话,钟离想着电话都已经打到钟离这儿来了,躲也躲不掉了,索性就去见她一面又如何。

钟离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这才走出办公室,来到顾爱的办公室门前,站了好久,久到钟离好似是忘记了时间在钟离们身上留下的痕迹。

2007年,那年,钟离同顾爱都是大二,开学那天,钟离用攒了很久的前给顾爱买了一个她喜欢的布娃娃,当做七夕节补偿的礼物,钟离家离得北京远,七夕节便没能和她一起过,其实那个时候钟离不懂什么是浪漫,却想着能给她最想要的那个,可他们之间的感情偏偏不能如他们所愿,钟离给得了顾爱想要的,却给不了她母亲能给她的,钟离是一个弱者,软弱到钟离要失去自己的爱人,以及自己的爱情。

最终,钟离还是失去了。

在门口站了好久,要不是vivian从顾爱办公室出来叫醒钟离,钟离估计还能站的更久吧。
“钟总,您怎么站在门口不进去,顾总都等你好久了。”

“钟离现在就进去。”

待钟离进顾爱办公室,vivian在钟离背后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怎么感觉钟总和顾总哪里怪怪的?是钟离的直觉出错了吗?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难不成还有旧情?”

钟离自己和顾爱的往事,在钟离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公司这个拥有八卦女王称呼的vivian就这么猜中了。

用一句“最熟悉的陌生人”来形容钟离和顾爱最贴切不过,进到顾爱办公室,简洁的白色包揽了周围的一切,钟离环绕四周没有发现她的踪迹,打算离开这里,待钟离转身,钟离的后背被切切实实的抱住,让钟离无法再往前走一步,钟离用尽力气想要拉开顾爱死死扯住钟离衣服的手,是钟离劲儿使的太大了,听见顾爱小声说“钟离,你弄疼我了。”

此时,办公楼外面的世界早已漫天飘雪,而钟离和顾爱像极了那与世隔绝的神仙眷侣一般,

百叶窗早已被拉上,所以顾爱便这般无所不顾及。

“这是在公司,作为我的上司,你应该给予我该有的尊重,而不是像现在这般,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在色诱你呢。”

原本还是一脸惆怅,眉头紧皱在钟离转身的瞬间破涕为笑,“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懂得让我笑。”顾爱紧紧握着钟离的手,不给钟离能抽出来的空间,而钟离没有拒绝,在顾爱面前,钟离早已把陈松抛在脑后,已不再记得钟离已成为人夫,早已结婚的事实,钟离那所谓的尊严在顾爱面前一文不值,曾经是,现在亦是。

分开这些年,他们之间只剩用沉默来代替,老套路的那句“你过得好不好?”真的说不出口,不用问,她过的也不会比钟离差,只会是比钟离好。

钟离和顾爱没有一个人愿意打破此时的宁静,还是原来的位置,顾爱紧紧地抱着钟离。
这种感觉尤为的熟悉,在他们分手的那天,也是这样,然后背对而驰,天各一方。

《回信》
钟离不知道
你要寻找什么
寻找花开 还是日落
你搭上火车 离开这个地方
有泪却无言 孤影倒一旁
HI 好久不见 你永远都年轻
钟离已老的让自己讨厌
四季轮回 星空流转
你微笑说再见 仿佛就在昨天
再等等看吧 黎明就要来临
路的尽头只剩下一颗启明星
你回的来信 去过很多地方
有梦中海洋和哭泣的墙
HI 好久不见 你永远都年轻
钟离已老的让自己讨厌
四季轮回 星空流转
你微笑说再见 仿佛就在昨天
HI 好久不见 你永远都年轻
钟离已老的让自己讨厌
四季轮回 星空流转
你微笑说再见仿佛就在昨天
你永远都年轻仿佛就是昨天

你搭上火车,离开这个地方。
有泪却无言,孤影倒一旁。

四季轮空,星空流转。
你微笑说再见仿佛就在昨天
你永远都年轻仿佛就是昨天。

只可惜,钟离和顾爱再也回不到昨天,那个自以为是的昨天,理智重新回来,钟离是把死拽着自己衣服的手给拆了开,钟离往后倒退了一步,给自己和顾爱之间留足了空间,同时也给了自己退路。

“顾总,这里是公司,在这里我们之间只有公事,请把我们之间私人事情挪到下班后可以吗?”

钟离不敢看顾爱的眼睛,钟离怕她还是像以前一样那么爱哭,说不得一句,眼睛就跟兔子一样红,钟离怕,钟离不能重新审视钟离和她之间的关系,其实,钟离是怕钟离自己还爱着顾爱,沉浸在八年前的那份感情里无法自拔。

“一定要这样吗?钟离们之间真的只剩下公事了吗?”

如钟离所想的那样,顾爱还是跟以前一样,红了眼,钟离的心有一丝丝痛楚,但钟离自己理智告诉钟离不可以对她像是以前一样,我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难道不是吗?我们之间什么时候能谈工作以外的事情了呢?”

这句话,于她于钟离,都带有伤害。

“钟离,我回来了,你真的不想在好好看看我了吗?”

钟离不敢正眼看,钟离深怕自己会再次掉进这个没有出口的旋涡,于钟离这一生,这是钟离的劫数,钟离努力逃脱了8年,最终成为更好的自己,一个男人的尊严,顾爱母亲的那番话,至今都在钟离脑海里徘徊,就算是钟离战胜了钟离和顾爱分开的8年,可那番话却不允许钟离在对顾爱有任何想法。

在爱情面前,现实终究是打败了钟离,曾经钟离幻想着钟离可以凭钟离自己的努力给顾爱幸福的生活,可曾想到,没有钱的日子又是怎样的?8年前如此,8年后亦是如此,就算是钟离没有结婚,钟离依旧是给不了顾爱一个家。

“顾爱,我们要面对现在,我们已经成为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在公司我们只是上下级关系,其他就留到下班后吧。”

“钟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冷漠了?时间真的把你改变的这么多吗?多到我成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吗?”

无关紧要?都过去这么多年了,顾爱成为钟离过往人生中一片尘埃都不足为奇,更何况是无关紧要的人呢!

钟离选择了沉默,如果换做是其他人这样对钟离说话,钟离也许早就怼他了,可面对顾爱,钟离终究还是说不出,也做不出。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一句话也不说,也不肯说,钟离,我现在都开始怀疑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吗?”钟离用质疑的目光看着顾爱,除此之外,钟离不知道自己该怎样,钟离不曾想到,钟离的这句话,换来的却是顾爱对钟离吼的撕心裂肺。

“钟离,你知不知道,你总是这么沉默不语,你知道你有多可恨吗?如果!如果当初你肯多说一句话,我们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而我也不会变成让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一句句刺痛钟离的心,“她这是在怨我吗?怨我什么?我让她变成了什么样子?”钟离听不懂,也不想懂。

“说完了吗?说完钟离就要转身离开。”

钟离转身快要打开办公室门的时候,顾爱叫住了钟离,甩了钟离一打文件夹,告诉钟离那是斯威家具的合作,让钟离回去好好看。

顾爱当场就把资料散了一地,钟离蹲下来一张一张收好,夹在文件夹里,走出顾爱的办公室。

钟离深吸了一口气,自己感受到了放松,顾爱回来后,那间办公室变成了钟离恐惧的地方,钟离害怕她会在一个不恰当的时间叫钟离过去,在跟钟离聊一些关于钟离们过去的事情。

自那天结束后,顾爱再也没有叫钟离去过她的办公室,甚至是在电梯里遇到,顾爱也不多说一句话,这样的她,让钟离有些不习惯。

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钟离跟顾爱形同陌路,除了每天在公司里遇到喊一声顾总之外,没有多余的话,原本钟离以为她坚持不了几天的,可没想到,就这么一直僵持着,度过了整整一个月,一个月里,顾爱带领着钟离们拿下了斯威家具的案子,在例会上,顾爱指名道姓的点钟离,

“钟总,斯威的案子对钟离们很重要,钟离希望创意部可以在一定是时间内交给斯威一份满意的设计方案。”

工作不容得钟离拒绝,点点头,就这样顾爱宣布散会,钟离第一个走出会议室回到自己办公室,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面朝透明的玻璃窗发起了呆。

上个月顾爱甩给钟离的那份关于斯威家具的资料,到现在还搁置在办公桌的角落,摆在眼前的文件夹,是刚刚在例会上顾爱对斯威家具的合作方案,对帕森特来讲,这是使公司进驻欧洲市场的重要事情,所以公司上下都对这个合作尤为重视,好像,除了钟离。
“咚 咚 咚”

有人敲了钟离办公室的门,钟离整理好情绪,说了句“进。”

推开门走进来的人居然是林辰,原本钟离以为会是小林,或者是vivian,怎么也没想到会是林辰。

“你怎么来了?”

“就这么不欢迎我来你这串门呀。”

“倒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没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候跑我这来。”

“嗯,这个时候我确实是应该在B大看着那帮实习生的,但是比起实习生我更想知道你和顾爱的八卦。”

林辰提到顾爱的时候,钟离稍微的停顿了一下,“我跟她能有什么八卦,倒是劳烦林总监放弃年轻貌美的女大学生跑到我这来找我这个正值而立之年的老男人来聊八卦。”

“你说你怎么这么不识趣呢!别跟我打岔,你俩那点事,别以为我不知道啊,好歹也是同一个学校毕业的,想当年,顾爱可是B大出了名的美女,而你又是集帅气和才华于一身,当年学校多少人羡慕你们这对郎才女貌。”

“郎才女貌又怎样?可终究还不是她走她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话是照你说的没错,可重点是当初你们为什么要分手!”

为什么要分手?当年他们都走的匆忙,在毕业后大家就各奔东西,就连被大家极为看好的钟离和顾爱,也在毕业后分手,分手后的第二天,顾爱就坐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他们连分手都是这么匆忙,可都不及门当户对。

在现实面前,大家最终还是输了。

“不就是分个手,哪有什么为什么。”

“钟离,你就没有想过在跟顾爱继续下去吗?”

继续下去?可能吗?

“林辰,我已经和陈松结婚了,这种话,不要再说了。”

“钟离,不要否认,你爱她,一直都爱。”

“够了,我说过我已经结婚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可是你知不知道,这对陈松来说不公平,你为什么会跟陈松结婚你心里清楚,你不爱她,陈松对你而言,她只不过是。。。。。。。”

是什么激起了林辰对钟离的不满,那个时候的钟离还不清楚,原来这个本性潇洒一生的林辰也在为另一个人默默守护着,只有钟离一个人傻傻的以为着些什么。

如果
不曾让你走
也许你会依旧
记得爱你的钟离
是否 你沉睡的梦
梦中你的木偶
一样有人守候

“如果这世上当真有后悔药,顾爱定会买来吃下,回到当年那个让顾爱后悔的时间和地点,还有那个让顾爱后悔的人”那个让顾爱后悔的人除了钟离别无他人。

例会结束后,顾爱就一直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眼神望着一个方向,顺着视线看过去,那是钟离办公室的位置。

在帕森特知道那他们过去的人只有林辰,他们仨儿同是B大毕业,在毕业后,顾爱出国深造,钟离和林辰这对难兄难弟则是继续B大的研究生。

八年前的他们还是那么年轻,朝气蓬勃,那是祖国的花朵,未来的希望,顾爱跟钟离在一起3年,就在大家都以为他们两个会携手走进婚姻的时候,他们两个却分手了,至于原因,也只有他们当事人知道,就连跟钟离睡了四年的上铺林辰都不知道他俩分手的原因。

分手的那段时间,钟离跟往常一样,上课,自习,考试,唯一不一样的就是钟离成为了单身狗,无论林辰怎么问钟离,他死都不会说他们分手的原因。

过去的八年里,顾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钟离,她爱他,深爱到骨子里的那种,就算过去八年里他们隔着一个太平洋,相差十几个小时的时差,顾爱最惦记的人一直都是钟离。
现在的顾爱已经不再是八年前的顾爱,钟离也不再是八年前的钟离。

说到底,只有那句“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可以解释的了这一切,分别八年,这段过往的感情早就在时间里成为流沙,一去不复返。

这段过往,在钟离与林辰的争吵中再次被提及,但这次林辰没有再问钟离当初为什么要与陈松结婚而是选择乖乖闭嘴。

钟离办公室的门有人敲响,也正好阻止了林辰接下来想要说的话,林辰清了清嗓子喊了声“进。”

来的人是钟离的秘书小林,手里拿着一叠文件夹交给钟离,“钟总,这是顾总让我拿给你的资料,顾总说这次斯威家具的案子对公司很重要,希望钟总可以认真对待,不要出什么差错。”

钟离接过小林手中的文件夹,左手拇指和食指捏着自己的眉头,听见小林说的这些,嘴角轻微的向上扯了扯,小林说完后,钟离挥了挥手,让小林出去了。
林辰打破令两人尴尬的局面,“不要去伤害另一个人,趁着陷的还不够深,给大家一个痛快。”

“中午陪我喝两杯吧。”

“好。”

中午钟离和林辰两个人开车来到大学时期经常去吃的菜馆里,毕业后到现在,钟离和林辰还会是不是光临这里,今天他俩刚走进去,就迎来老板娘。

“你们俩怎么中午来了?平常不都是晚上来吗?”

林辰作为人力资源部的人,也算是发挥自己的特长,特别爱和人聊天,刚进来没一会儿,林辰就已经跟老板娘聊起了家常。

钟离在一旁等的实在是无聊及了,就打断林辰和老板娘的对话,“别聊了,我都快饿死了。”

老板娘一脸不好意思看着我,“倒是光记得跟小林叙旧了,忘记你们还没吃饭了,快上楼吧,你们的老地方。”

林辰跟老板娘道谢,我先一步走上台阶,林辰跟在我身后跟我絮絮叨叨“你就不能对人家脸色好一点呀,你瞅瞅你这张拉的跟驴一样的脸,不就是分手嘛,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怎么就放不下了?”

钟离不理会林辰,装作没听见林辰说的话,走到以前经常吃饭的包间门前,钟离推开了门,就在门口站着不动,跟在身后的林辰不知道怎么状况,硬生生撞到钟离身上,还埋怨钟离为什么站在门口不进去。

林辰近视眼,看不清坐在里面的人是谁,就傻不愣登的走进去,走到坐在里面人的面前,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前。

倒是吓了林辰自己一跳,“顾爱?你怎么会在这?”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也许是老板娘跟林辰混的太久了,倒也成了所谓的神助攻,端着一份菜站在钟离的身后,“你怎么不进去呀?”

钟离没有回答老板娘自己为什么没有进去,而是反过来问老板娘“她为什么会在这?”
老板娘一脸笑嘻嘻的看着钟离,“这不是你女朋友嘛,都好久没有见过了,心想着她来了坐在你们的老地方应该没有什么事,就让她过来了,再说了,男女朋友坐在一起不是正好嘛。”

老板娘说这番话没有看到林辰对着老板娘使劲挤眼的动作,愣是全都说了出来,林辰心想“这下坏了,老板娘不知道他俩已经分手了,这在一起吃饭不得尴尬死呀。”

可林辰怎么也没想到钟离居然应声一起吃饭了,没有别的,也只是因为老板娘不知道俩人已经分手,钟离坐在林辰身旁,和顾爱之间隔了一个林辰,在老板娘出去的时候,钟离提醒老板娘拿一瓶苹果醋上来,老板娘一脸笑嘻嘻的说“好嘞。”

菜还没有上齐前,林辰就是一个端茶倒水的,忙完了,三个人安静的坐在那里。
“这么多年了,你还记得我最爱喝的。”

“没什么,只是习惯了。”

林辰听到钟离说这句话,瘪了瘪嘴,“还真是习惯了,每次来着吃饭,总会要一瓶苹果醋,这一点就是八年。”

林辰似乎是没有感受到钟离的眼神杀,“你少说几句能死呀?”

“能,能憋死。”

林辰惹得顾爱笑的合不拢嘴。

“林辰,你跟当年一样,还是这么幽默。”

“顾总说那里的话,我一向如此,幽默是我的本性。”

“这不是在公司,没有必要叫我顾总,还是跟以前一样叫我就可以。”

林辰听到顾爱说的,心里想着以前可是叫嫂子,现在可不能叫嫂子呀,这要是叫了嫂子可就对不起陈松了。

林辰没有叫嫂子,而是喊了顾爱。

“好。”

钟离静静的在旁边喝着杯子里的茶水,一杯接上一杯。

看的林辰都有些不忍心,偷偷的问钟离“你撑吗?”

“你试试?”

顾爱看着林辰在跟钟离说些什么,那是自己插不进去的话,可是想着,自己上个月用那样的态度对钟离,可是顾爱不能这么跟钟离说自己病了,这些年,自己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因为一点点小事就会大发雷霆。

这些,自己要怎么对他说?

说出来他回信吗?毕竟当初是自己的母亲不同意他们在一起的,她的母亲说的那番话,让两个人再也没有回转的余地。

可是,这不是说做到就能做到的,对顾爱来说真的好难,好难。

顾爱想着想着,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要不是林辰发现,顾爱可能再一次的犯病了吧。
“顾爱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第二章
“啊,没有,我有干眼症的,所以时不时就会流泪。”林辰装作一副很懂的样子点了点头,菜上齐了,点的全部都是他们三个人大学时经常吃的菜,本来大家都特别的安静,倒是林辰在一旁一直聊天。

吃了俩小时,聊了俩小时,最后走出这家店的时候,林辰摸着自己鼓起来的大肚子说“还是这家的饭最好吃呀。”

“既然你喜欢,那我们可以经常来吃呀。”

林辰回头看对他说话顾爱“好呀好呀。”

站在一旁的钟离四处看了看,跟他俩说自己去趟厕所,说完就转身走了。

林辰有些不能理解钟离为什么老上厕所,“出来之前不是刚上过厕所吗?怎么又去了?这家伙不会是瞒着我得了什么病吧?”

顾爱跟林辰两个人等了十几分钟,钟离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纸袋子,林辰问他“你不是说去上厕所了吗?回来的怎么还多了一个袋子?”

“烟。”

回公司的路上,林辰和钟离做同一辆车,顾爱自己开车回去,到公司楼底下,钟离让林辰先上去,自己在楼底下抽支烟在上去,地下车库里,钟离一直等着跟在后面的顾爱。
钟离把手里的纸袋子递给顾爱,“干眼症什么变成流眼泪了?这是人工泪液,不知道好不好用,拿去试试吧。”

顾爱结果钟离手中的纸袋子,一把抓住钟离的手,顾爱在此刻特别想说点什么,可又什么都说不出口,只能远远看着钟离拜托自己的手,离自己越来越远,当钟离离开这一层的后,顾爱靠在林辰的车慢慢的蹲下来,怀里紧紧搂着那盒人工泪液,哭的不能自己。
钟离回到办公室,盯着外面看了好久,久到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看哪。

只是因为顾爱呀,那个方向,是她办公室的位置。

钟离好不容易挨过这个下午,一到下班的点就离开公司,速度到前台的vivian感到惊讶,“钟总什么时候下班这么早过?简直不可思议。”

钟离没有回家,而是一个开车到了大学城,把车停在了路边,刚下车有好多炙热的目光望着钟离,这种目光钟离最为熟悉,那是羡慕以及嫉妒,因为曾经的自己也跟他们如此。

钟离一个人走遍了曾经他和顾爱走过的路,怀念了他们的曾经,在学校里待了好久,回到家的时候都已经10点了,陈松还没有回来,自己一个人洗了个澡坐在客厅找出以前跟顾爱常看的电影,电影的结尾男女主分手了,那个时候顾爱问过我们会不会分手。
钟离抬起头一眼就看到陈松,吓了自己一跳,“你什么回来了,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回来有一会儿了,刚回来那会儿看你看电影看的挺认真的,所以就没有打扰你。”
“下次回来叫我就好。”

“嗯,好,不过我有个疑问,我从来都不知道你也会看电影呀!”

“嗯,以前的影片了,突然想找出来看看。”

“钟离?”

“嗯?”

“我们离婚吧。”

钟离从来没有想过他和陈松会有这么一天,陈松会跟他提出离婚。

“为什么?是我哪里做的不好吗?”

“不是你的错,是我们,我们的问题,她回来了,一个月了,我以为她走了以后,你一直都会是我的,我算错了,算错了她是爱你的,低估了她在你心中的位置,这一切都是我异想天开,不过,我已经很知足了。”

“你怎么会知道的?”

“钟离?你就真的没有想过我的出现真的是这么恰巧吗?你见过我!而且不只是一次!怪不得舅妈会说你天生就是这么冷的人。”

钟离正在满脑子回想着自己究竟在什么时候见过她,可是真的没有任何记忆。

就在钟离扫到电视柜上的那张照片,才发现,陈松是顾爱的表妹!

原来是这样。

“钟离,离婚吧,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把手续给办了。”

这个夜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陈松在说完离婚就离开了,钟离睁着眼到天亮,8点钟的时候,陈松打电话给钟离,让他记得拿着结婚证和户口本。

钟离到民政局的时候,陈松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过程很快,几分钟两个人就拿到了离婚证。

出了民政局门口,两个人分道扬镳。

半年多的婚姻,带给钟离更多的是安稳,可这份安稳就在这一瞬间被点燃,烧成灰烬,钟离开始迷茫,8年前他没有更多的勇气说出他爱顾爱,现在他还是没有说出那句不要离婚,路口的拐角处,就这么看着离他越走越远的陈松,钟离开始后悔了,哭的像个孩子,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陈松的电话。

“喂。还有别的事吗?行李我晚上回去收拾,你可以先去上班,我会收拾干净的。”

陈松一个人讲了好多,最后到空气都安静下来,两个人都不出声,

“那我挂了

“陈松,我们复婚吧。”

付出的感情最终还是得到了收获,钟离从背后紧紧地抱住陈松,头埋在陈松的脖子里,“那都是过去了,我只是放不下,如果没有你今天说要离婚,我恐怕都不会真的感觉到我是爱你的,陈松,我们爱过,可是婚姻里除了爱情,还得有合适,我们刚刚好,复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