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处女膜阻隔的幸福

2017-10-24 字号:

1

我叫方浩,今年三十二岁,结婚六年了。妻子和我都是公务员,我们不但工作稳定,有车有房,还有一个四岁的男孩。我的父母在这座小城市,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在所有人的眼中,我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

六年前,经别人介绍,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她叫夏荷。那时她大学毕业两年多,在机关单位工作,工作稳定,人也长得很漂亮。

即使是六年后的今天,我仍记得初见她时的样子。

夏荷穿着一身素雅的连衣裙,踩着一双尖头细跟的高跟鞋,袅娜娉婷地向我走来,显得落落大方,又略带羞涩。她的皮肤很白,还有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略一低头,没有烫染过的披肩长发,从肩膀上滑落,柔顺地贴在她尖尖的下巴上。

那时的夏荷,像一株出水的莲花,不沾染纤尘,在我的心中荡出一波波的波纹。爱情就是这么猝不及防,第一眼见到她,我就喜欢上了她,觉得她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妻子。

我一米七五的个子,体型偏瘦,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有一种书卷气。大学毕业后,我结束了一段纯洁的校园恋情,抱着宁缺勿滥的原则,直到认识妻子,一直没有再交女朋友。

从夏荷看我的眼神,我看得出,她对我也颇有好感。爱情,就是两个年轻的灵魂相互吸引,我们恋爱了。和别的情侣一样,也有过无比温馨浪漫的时刻。

我们常常一起去爬山,游玩,一起看电影。

我们爬上这座城市最高的山峰,在山顶上做出《泰坦尼克号》电影露丝和杰克的经典动作,风扬起夏荷的长发,我搂着她,闻着好闻的洗发水的味道,偷偷地亲吻她的耳垂;

我们在漆黑的公园里忘情地接吻,回到家才发现,身上被蚊子叮了十几个“吻痕”;

我们偷摘公园里的荷花,被拿着电棍的保安一路追赶,逃离后,我们在灯火下肆意地大笑,灯光将我们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恋爱使我们幸福得忘乎所以,但我们没有越雷池半步。

不记得有多少次,我们亲热得忘乎所以,但当我想有进一步动作时,她适时地喊停了。她说要把最美好的时刻留在新婚之夜。

我尊重她的决定,她是如此的纯真美好,让我不忍心亵渎。

2

一年后,我决定向夏荷求婚了。

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在她生日那天,我蒙着她的双眼,带她来到我们常常约会的荷花公园。

等她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是星星点点的荷花灯,飘荡在湖面上,她流下了感动的眼泪。我从背后拿出一束玫瑰花,单膝跪地,手上还有一枚钻戒,深情地凝视着她:

“亲爱的,你愿意嫁给我吗?”

“嫁给他!嫁给他!”边上突然围拢了一波人,除了路人,还有我们要好的几个朋友。

夏荷用力地点了点头,抱住了我,我们在一片掌声和祝福声中,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不久,我们举行了一场隆重的中式婚礼。

结婚当天,那天我们脚站累了,脸也笑僵了,还被灌了不少酒,好不容易才迎来美妙的夜晚。

当她美丽的酮体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只觉得全身的血涌到了脸上。我的手虔诚地游走在那具温热的肉体上,慢慢地进入了一种美妙而令人沉醉的境地。

那是我的第一次,夏荷也是一副娇羞的模样。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像小说里描写一样,发现她的落红。于是我安慰自己,可能是她不小心弄破了处女膜,也没有多想。

我们搬到父母给我准备的婚房里,过起了甜蜜的二人世界。

一下了班,我们就迫不及待地赶回家。

她是一个称职的妻子,结婚后就开始学着给我做菜,煲汤。她下班比我早,每天下班回到小区,看到家里那一盏明亮的灯光,我就觉得无比的温暖,疲劳一扫而空。

晚饭后我们一起看电视,或是牵着手去小区散步。有时即使一句话也不说,也觉得时光静好,无比温馨。

年底的时候,我们去了巴厘岛旅行,白天我们去看风景,拍照,吃美食,一到晚上,我们便放纵地缠绵,她也越来越放得开,一声声销魂蚀骨的呻吟声,令我越战越勇。

旅行回来没多久,夏荷就发现自己怀孕了。

当我看到验孕棒上的两条红线时,开心地抱着她,亲了又亲。我们一起去逛母婴店,买了很多婴儿用品,布置婴儿房,憧憬着孩子降生后,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

甚至,我们还想好了孩子的名字。

“咦,这是男孩的名字?” 夏荷看着我千挑万选写下的名字,疑惑地说。

“当然,我的种,肯定是个儿子。” 我得意地说,像个拥有千军万马的大将军。

3

夏荷怀孕后依然上班,不过都是我送她到单位。

一天上午,她忽然带着哭腔给我打电话,说她见红了。

听说怀孕前三个月,胎儿通常还没有怀稳当。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赶紧放下工作,驱车去到她的单位。下了车,我一着急,直接把她从办公室一路抱到了车上。

以防万一,到了人民医院,我直接找到了我的高中同学,她是医院的妇科医生。她亲自给夏荷做了检查,对我们说,这种情况,是先兆性流产,必须卧床休息,否则容易引起大出血。

夏荷上洗手间的时候,我去向老同学道谢。

同学看了看我,郑重地说道:“方浩,你妻子的子宫有点薄,可能是因为以前有过操作不当的清宫引起的。这个孩子你们一定要当心,要是掉了,可能以后就很难怀上了,就算怀上了,也容易造成习惯性流产。”

“慢着,以前清过宫,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她以前做过人流。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不要孩子就要做好安全措施,流产很伤身的。”

我的头脑轰地响了一下,久久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回到单位,整个下午我一直魂不守舍,没有心情做事,脑子里回响着同学说的话。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但又害怕真相让我更加无法接受,在心里矛盾着,纠结着。

下班后,我一身酒气,跌跌撞撞地回到家。

听到开门的时声音,夏荷先是一脸的喜色,当看到我扶着墙,在酒精的作用下,脸色和眼睛通红的样子,有些错愕,因为我以前从来不沾酒的。

“老公,你别担心了,医生说,我休息几天就好了。” 她看出我心情不好,并没有埋怨我,反而开始安慰我。

见我鞋也不脱就在躺在沙发上,她贴心地帮我脱了鞋子,准备了一条热毛巾,给我擦脸。还给我端来蜂蜜水。

换了以前的我,一定被她感动。但是此时在我的眼里,只觉得因为她心中有鬼,才会对我这么好。我一把抓住她的手,大着舌头对她吼道:

“你,快说,你为谁打过孩子!”

她明显是被我的话吓到了,手一松,手中的杯子掉到了地上,水洒了一地。

“老公,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她垂下头,声音越来越小。

本来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没有血色。

“医生说你打过胎,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怕我酒气一过,就没有勇气面对这一切。

眼泪从她美丽的大眼睛上滚落下来,滑到了她的锁骨处。

4

她的反应,让我心中原来仅存的希望轰然坍塌。

难怪,她新婚之夜没有落红,我真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我以为,她是圣洁的荷花,视若珍宝,到头来,却是一朵残花!

“他,他是谁!” 狂怒使我失去理智,我死死地捏着她的手。

她浑身瑟瑟发抖,过了片刻,如释重负地叹了一口气,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他是我大学时的老师,也是我们班的辅导员,他给我们上哲学课。康德、黑格尔、尼采,在他的口中如数家珍,我们听得如痴如醉。”

“他的妻子是他的大学同学,两人原来也是夫唱妇随,琴瑟和谐,但后来他妻子耐不住大学校园的清贫,一心要去闯荡大千世界,他们离婚了,李老师在校园里坚守他的哲学,师母则去了深圳。”

“在老师最难过的时候,我挺身而出,照顾老师,也填补了他的寂寞,最终赢得了老师的心。

“李老师答应,只要我一毕业就马上娶我。不料半年后,师母回来了。她要求和李老师复婚,否则就去学校告我,让我身败名裂。李老师只好和我忍痛分了手……”

“分手后不久,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偷偷去黑诊所,流掉了孩子…..”

“其实,我很想把我的过去告诉你,但是每次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口,我怕你会嫌弃我。我最担心的还是新婚之夜,担心你看出什么端倪,但是你什么都没有问我,我总算放下心来了。谁知,你还是知道了……”

夏荷说到最后,已泣不成声。

我的心冷如死灰,我闭上了眼睛,没有再说一句话。在洒精的作用下,我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来后发现自己仍睡在沙发上,但是夏荷却不知所踪。

房间里没有夏荷的身影,锅台也冷冷清清的,没有我喜欢吃的油条包子,也没有人扯着我的耳朵,嘴里叫着,懒猪,起床了。

没有了夏荷的家,显得空荡荡的,死一般的寂静。

5

夏荷失踪了。夏荷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状态,打给夏荷的好友,父母,也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单位说,她请了两个月假,理由是养胎。

时间在煎熬中过去了,一天,两天,三天……还是没有夏荷的消息。

没有夏荷的日子,我才慢慢地发现,夏荷已经成为我生命中无法割舍的一部分。她的一颦一笑都刻在了我的心里,熔到了我的骨血里。

我开车时想着她,吃饭时想着她,就连照子时,镜中都能出现她的样子。

家里已经好久没开过火了,我每天吃快餐度日,早餐也常常不吃,饥一顿,饱一顿。

衣服就凌乱地堆在洗衣机上,我每天穿着皱巴巴的衣裤上班,头发也懒得打理。

没有了夏荷,我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一天晚上,我失魂落魄地来到我向夏荷求婚的公园,坐在湖边的长椅上,风景依旧,人却面目全非。一刹那间,与夏荷相处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我不禁觉得悲从中来。

那晚月光很明亮,给公园笼上了一层柔和的白光,公园的人很多,有老人,有小孩。当我被一阵孩子的笑声吸引着抬起头时,在泪眼朦胧中,我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侧影。

是夏荷,她瘦了一圈,肚子微微隆起,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头发束在后面。她站在湖边,显得身影是如此的纤瘦,似乎一阵风就能吹走。

我激动地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前去,把她搂在了怀里。她刚开始以为是坏人,用平底鞋狠狠地踩了我一脚,听到我的声音时,才明白过来。

“老公,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我用力地抱紧了她,声音哽咽。

“我,我只是想让你冷静一下,毕竟我欺骗了你。” 她哭了,眼泪擦在我的衣服上。

“傻瓜,你的过去并不重要,我要的是你的现在和将来。”  我动情地对她说。我们抱在了一起,就在我向她求婚的地方。

失而复得的感觉,让我对夏荷更加珍惜,呵护备至。

6

几个月后,夏荷替我生下了一个儿子。

自从生下了孩子,夏荷的主要精力就放在了孩子身上。

孩子出生后,我们又恢复了夫妻生活。

但每次和她亲热时,只要一想到,她曾在别人的跨下承欢呻吟, 我就觉得心如刀绞。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平静幸福地生活下去。但每当我一碰她,我心里的魔鬼就会跑出来,令我想起夏荷的过去。

原来,那层缺少的膜,已经成为我心中迈不过去的坎。

渐渐地,我回家越来越晚,有时难得早些回家,也大多数是坐着玩手机。

更要命的是,也许是因为心理作用,也许是夏荷生了孩子的关系,我开始对她的身体产生了厌恶的情绪,很多时候,夫妻生活只是例行公事。

我们之间很少吵架,但是生活却如同一潭死水,击不起一丝波纹。

我变了。http://www.0417rb.com/4244.html

我学会在微信里聊骚,和陌生女人调情。我试过各种女人,风韵犹存的少妇,青涩的大学生。甚至,我还去逛过窑子。

我也想过离婚,但我始终说不出离婚二字。因为,我是公务员,我更深知父母是很要面子的人。所以我无论如何也不会主动提出离婚。

夏荷婚后一直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

有时,我去找了别的女人欢好,因为愧疚,就会补偿她,给她买些礼物。她收到礼物后,通常会开心地在朋友圈晒幸福,引来点赞声无数。人人都说,夏荷是个幸福的女人。

婚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知道,属于我的幸福,已经被那层并不存在的膜,阻挡在了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