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吵

2017-10-24 字号:

清晨,窗外的麻雀似乎比闹钟更加的准时,飞到树枝上叽叽喳喳各不停,空气中的湿气在阳光下渐渐消散,偶有枯黄的叶儿随风飘落。

周遭的一切都没有对王伍产生任何的影响,他依旧蒙头在床上呼呼大睡。

桌上的台灯还亮着,桌角放置的酒瓶里还有没喝完的半瓶啤酒。烟灰缸里插满了烟蒂,冒着一缕如丝状的白烟。宽大的窗帘遮盖住了整个窗户,一丝阳光都无法从外面穿透进来。房间的灯也没有关掉,满地的纸屑,瓶瓶罐罐到处都是,被随意丢弃的杂志在墙角凌乱的敞开着。椅子上布满了灰尘,电脑桌面偶尔会自动弹出广告。

2

王伍的母亲今天刚好有空过来,当她推开房门的一刹那,浓烈的气味扑鼻而来,如同灰尘堵住了她的鼻腔,她刚吃过的早餐在胃里一阵阵的翻滚。

她迅速地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口鼻,皱着眉头,眼睛半眯着,然后快步走到窗户前,连贯的扯开窗帘,推开窗户。那颗粒状的烟尘在阳光下肆意地翻腾着,清晰可见的如同海啸一般向窗外奔涌而出。将门最大限度的打开,用酒瓶子抵住,使它不得关上。

她在客厅里一阵翻找,最终在电视柜的底部找到了比较大的蛇皮袋。再次回到毒气室一样的房间,将那些东倒西歪的瓶瓶罐罐拾起来装进袋子里。

3

过了中秋,城市的风吹在身上,夹杂着一丝丝凉意,虽然阳光依旧强烈,但街边的落叶在提示走过的路人,天气已经转凉了。

母亲的呼喊,对熟睡的王伍全然不知,于是她将王伍身上的被子掀到了床角。

王伍在阵阵寒意下身子缩成一团,闭着眼睛在身上扒拉着,找寻着那温暖的所在,但终究一无所获,身上盖的好好的被子尽然不翼而飞了。他不得不哀怨的坐起来,睁开眼睛找寻被子的所在地。

看到地面变得干净无暇,他的眼睛睁得更大了,显得十分吃惊,睡意全无。但还是拉开被子,缩回被子里面。

4

母亲再次进来的时候,看到王伍又躲回被窝里了,只是低声的叹息着。但周围显得太安静了,声音透过被子传进了王伍的耳朵里,他微微地翻过身,转换了睡姿。

母亲拿洗干净的抹布擦拭着桌面。

“时间不早了,醒过来了就出去吃个早餐。”

王伍没有回答,也没有动静,好似他又睡着了。

“工作不着急,可以慢慢找,但身体很重要,在家里面玩也要把身体养好,每天早上要吃早餐。”她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般。

她将抹布又清洗了一遍,桌子,椅子收拾得干干净净。

“人要勤快一点,不要学着懒,老妈的话还是要听的,我也是为了你好,要保证自己的健康,家里的钱还要还房贷,假如一生病了,连看病的钱都挪不出来。”她的声音变得跟以往一样哀怨,甚至比以往更加哀怨。

“我和你老爸没有读多少书,吃了没文化的亏,你二伯跟你老爸干同样的事,他一年就赚了好多钱,人家就是比你爸的文化高啊!所以才把你接来大城市里读书,让你不那么辛苦。”

5

“好啦,你不要再说了!”被子里面传来闷闷的声音。

“好,那我不说了,你马上起来吃早餐。”她命令道。

“你不要管我!”王伍慢声劝道。

“我不管你,你到时候生病了怎么办,不要老子花钱?你看看你才两个多月,你就胖成什么样了。”

“我的身体自己知道,不要你操心。”

“你知道?那你就不能听话一点?”她走过去揪住他的耳朵,大声质问。

他没有出手制止。

“我养了你二十几年,供你读书上大学,你就是这样回报我的,你的良心哪去了?你读的那些礼义廉耻信哪去了?”说完,她才慢慢松开揪住耳朵的手。

6

“是,你就一直要我听话,我说我跟狗是没有区别的,养这么大听话就行了。”母亲气冲冲的站在床边,王伍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就会反驳道,狗还听话,我呢?连听话都不会。”

“我说错了吗?”她呛声反问。

“是,你没有说错。”他的声音仿佛又降低了几个分贝,“我读书的时候一直听你的话,不抽烟不喝酒不谈恋爱,除了学习就是学习。然后我长大了,按照你的理论,我就该工作了,结婚了。呵!你们连我的房子都贷好了!”

“那我是为了谁,你有没有想过我的辛苦,这都是容易的事吗?”

“是是是,都是为了我,你们不容易,为我辛苦了一辈子。”王伍抬起手制止住声音接着说道:“读书就读书,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然后说结婚就有女朋友了,说毕业就有工作了。是啊?我也这么想啊,我做梦都这么想啊!这又不是天生的馅饼,说来就来。”

“现在大学生到处都是,你凭什么觉得我就高人一等,我除了读书还会干什么?不?读书我都不会,真不好意思,你的儿子没有这么高的智商,没有这么高的情商。听你的话,是啊!人家听妈妈话的都出人头地了。只能说明我蠢啊!”他越说越激动,声音渐渐变得大了起来。

“我是人,我又不是狗,我也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我不听话。不管是好是坏,我都想自己尝一遍,我也想撞一撞南墙。”

母亲的眼眶微红,泪珠在眼底泛滥,哽咽着说:“我没有说你笨啊。可是如果你那些伯伯叔叔知道了,会怎么想我,会怎么说我?”

王伍撇着嘴角,偏过头。“我们家的事凭什么要听他们的,嘴巴长在他们身上,你还能阻止了?”

7 http://www.0417rb.com/5513.html

母亲愁怨着像是自言自语着说:“如果我死了,那大家都安逸了。”说完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每次见到我你都难过一次,我要你别来,你又跑过来,似乎是我活着你才不开心。我死了,你也许难过一阵子,我现在活着,你是见一回伤心一回。”王伍生气的说道:“我死了你们不更安逸?”

“好啦好啦!不说了不说了,什么死不死的,呸呸呸。”母亲边抹眼泪,边苦笑着说道:“先起来吃个早餐,然后去打打球,跑跑步,把身体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