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2017-10-26 字号:

现在那些国企背景的P2P已经成为深扒P2P(微信公众号:P2P818)的重点关注对象,那些所谓的国企的表现真的令人失望。比如说在拉拉财富逾期事件后不久,拉拉财富新晋大股东中铁中基控股集团(以下简称中铁中基)就出声明,撇清与拉拉财富的关系。声明有如下三个核心要点:

拉拉财富在办理股东转让事宜中可能对其存在欺诈行为;

中铁中基自2017年5月11日入股后,因拉拉财富原经营团队不配合,从未参与拉拉财富的经营和管理;

拉拉财富的资金以及平台开展的业务与中铁中基没有任何牵连,中铁中基不了解拉拉财富借款项目资金去向。

在这里,我不得不佩服中铁中基甩锅甩得如此彻底。不仅没有丝毫大股东的自觉,提出合理的善后方案,反而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了拉拉财富的运营团队身上,把自己摆到了受害者的位置,博取同情和谅解。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不过经过我们的深扒,《拉拉财富、响当当接连爆雷,国企背景还靠谱吗?》一文已经充分展现了,在拉拉财富出事之前,中铁中基已经开始介入到拉拉财富的管理当中。很明显,中铁中基的唯一目的就是甩锅。

拉拉财富事件之后,中铁中基并没有吸取教训,告别P2P,毕竟他们还是舍不得P2P这块肥肉。除了拉拉财富以外,中铁中基还间接参股了另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间接参股索星金服不等于控制力弱

索星金服的运营主体为索星(深圳)电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工商资料显示,网站上线于2017年4月。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索星金服的股权结构)

工商资料显示,索星金服的控股股东为中铁五洲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五洲),占股51%,而中铁中基拥有中铁五洲4%的股份,所以中铁中基简介持有索星金服2%的股份,属于间接持股。

一般来说,2%的股份不值一提,根本说不上什么影响力。但是我还是要专文论述索星金服与中铁中基的关系,那是因为我发现,它们两者之间的关系并不只是表面上2%那么简单。

工商资料显示,中铁五洲在2017年4月完成了对索星金服的控股;一个月后,中铁中基也完成了对拉拉财富的控股。很难说,两家都挂着「中铁」名字的公司没有就进军P2P领域的计划进行过沟通。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索星金服的工商变更记录)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拉拉财富的工商变更记录)

中铁五洲与中铁中基之间很久之前就是老相识了,尤其是中铁五洲的董事长兼法人代表吴时杰。早在2010年,吴时杰开办了天津齐胜融源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齐胜融源)。到了2012年,中铁中基的子公司中铁中基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中基建设)入股齐胜融源,占股51%。

中铁中基还控股了天津宝时洁医疗器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占股51%),该公司的第三大股东恰好就是吴时杰。

吴时杰的任职信息显示,他曾长期在中城建第七工程局工作,担任过该局新疆分公司和天津分公司的负责人。而中铁中基的董事长徐清孝同样也在中城建任职,担任过中城建第六工程局集团执行总裁。虽然两人不在同一家公司,但都在天津活动,想必应该相识。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吴时杰的任职信息)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徐清孝的简历)

事实上,他们二人的关系不仅仅只是相识,两人更是合作伙伴。吴时杰在2009年创办了天津美图高清视屏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徐清孝在2012年入股,并实现控股,吴时杰则是另外一个股东。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所以我们可以认为,中铁中基与中铁五洲之间关系密切,中铁中基对索星金服的影响绝对不只于2%的股权那么简单,称拉拉财富和索星金服是兄弟平台一点都不为过,毕竟中铁中基与中铁五洲完全就是兄弟公司。

索星金服股东陷入失信危机

虽然有诉讼,但是中铁中基本身并不是什么老赖,还算清白。但中铁五洲则有些问题。就在今年8月,中铁五洲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执行标的金额为50万9500元。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中铁五洲控股的子公司中铁五洲第二工程有限公司(持股51%),虽然没有失信记录,但法律纠纷确实不少,该公司多次因为合同纠纷被其他公司起诉。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中铁五洲的大股东天津国润电气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问题则更为严重,它已经被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列入了失信名单,涉及金额高达2200万元。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中铁中基与吴时杰共同参股的奇胜融源因为一笔买卖合同纠纷被列入了被执行人名单,涉及金额272万元。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总的来说,索星金服的股东及其关联公司很多都存在问题,危机不小。

借款企业问题更为严重

说完索星金服股东的问题,现在我们回到平台本身。我们一直的观点就是,如果平台没问题,股东有问题,那么平台存活下去的几率还是不小的;但是如果平台和股东都有问题,那么平台爆雷的概率高得惊人。

索星金服的标的以企业贷为主,企业基本上都来自天津。那就让我们深扒一下它们最新推出的几个借款项目。

供应链金融最新的项目为「供应链GYL171023」,借款企业为天津某牧业公司,借款总额为100万元,被拆成了多个标的。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经过对比索星金服平台提供的营业执照,可以确定该借款企业为天津市祥宇牧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祥宇牧业)。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祥宇牧业在索星金服借款并未提供实物抵押,因为它已经在平台转移的其实是它的应收帐款,总额为670万元,原债权企业为蒙牛乳业(北京)有限责任公司。

蒙牛乳业作为国内知名的企业,应付账期较长可以理解,但它的支付能力应该没有问题,所以祥宇牧业以670万元的应收帐款来借款100万元,抵押率低至15%,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看上去安全得很。这也就难怪索星金服会痛快地放款。

但事实却狠狠地打了索星金服的脸。作为一家不太知名的企业,祥宇牧业算得上是劣迹斑斑,12起诉讼,8个是失信人信息。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最新的关于祥宇牧业的审判公告显示,祥宇牧业现在已经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甚至连供应商都无法提供财产线索。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其余几份裁决书也都确认了祥宇牧业没有财产的事实,其中2016年11月的一份裁决书则进一步揭露了祥宇牧业的残酷现实:「经查,被执行人现暂无可供执行的银行存款、无房产;执行中已查封被执行人所有的牌照号为津A×××××号汽车一辆,现该车下落不明,轮候查封被执行人在蒙牛乳制品(天津)有限公司的全部奶款。以上事实,书证等证据佐证。」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拉拉财富有了亲兄弟,中铁中基还参股了一家新平台:索星金服

根据上述信息,我们可以确定,祥宇牧业的相关人员已经涉嫌违法犯罪。依据《民事诉讼法》第111条的规定,当事人涉嫌「隐藏、转移、变卖、毁损已被查封、扣押的财产,或者已被清点并责令其保管的财产,转移已被冻结的财产的」,人民法院「可以对其主要负责人或者直接责任人员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此外,我们还可以确定,蒙牛的确欠了祥宇牧业一定金额的奶款,但这笔钱早在2016年就已经被法院全部查封。这就是说,祥宇牧业现在根本没有权利处置这边欠款,不用说拿到P2P平台上来借款。

所以索星金服要么就是被骗了,要么就是明知故犯,无论是哪种,投资者都不应该原谅它们低下的风控水平。

祥宇牧业并不是孤例,限于篇幅,我就不再研究别的借款企业了。祥宇牧业这个案例已经完全能够说明索星金服的风控水平了。

拉拉财富出事之后,中铁中基选择了甩锅;如果索星金服也出事了(目前看来是大概率事件),各位投资者相信中铁五洲会出面兜底吗?

唯有祝索星金服的投资者好运。网贷投资路上,各位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