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了一座城,然后丢了一个人

2017-10-30 字号:

文/小西玖玖

1

站在十字路口,身边的人来来往往不停变,各自的脸,像风一样在我眼前掠过,模糊不清。

终于分手了。街边的灯,亮得晃眼,脚步如此沉重,滴滴答答,踏着的不是地面,是我的脊梁。

深吸一口冷冷的空气,灌入心底,像一记耳光抽打在脸上。

记忆在脑海中散开。他迫不及待去见我的面孔,他看着我发呆的笑脸,他最后说出口的“别走好不好”,都随着我转身的那阵风,吹散得无影无踪。

很努力地去爱了,为什么没有结果。当我回过头再去寻他的身影,只看见空空荡荡的马路上,陌生的人在奔波,什么都没有留下。

有些挽留就像海上的风,你要我别走,然后自己扭头。

我一直不相信,爱情会在现实中溃败,直到我们之间,美好的回忆都掩埋在无休止的争吵中,我才懂,互不理解彼此的我们,无法在一起。

许奕,我说了分手,可还是我看着你走。

拖着行李,站在机场的检票口,终于要离开了。再看一眼这座本不属于我的城市,高兴地来,落魄地离开。许奕没有来送我,我知道的,大家都很忙。

只是这胸口依旧有千军在捶打,像在嘲笑,更像在可怜。天空蓝得发亮,可是我没有翱翔的羽翼,只能在地下观望。

2

两年前,我怀揣着满心的欢喜,来到这座城市。微风轻轻吹,还有许奕在等我。

这城市很少拥挤,泛着彩色的光。四年的异地恋,靠冰冷的屏幕和电波传送的语音,以及每年一两次的相见,终于熬过了。

我回国,看着这个即将包裹着我和许奕的城市,兴奋和喜悦难以言表。

许奕带着我去了公寓,房间里放满了我喜欢的流氓兔和不二兔,天蓝色的房顶,白色的墙,点缀着的飞鸟,像自由的草原。许奕笑着揉揉我的发,宠溺地对我说,以后,这就是你的家。我点点头,甜在心里。

他总是有这个能力,认真的态度和直勾勾盯着你的眼神,让人无法抗拒。

曾经,他也是用这样的方式,让反对我恋爱的父母,高高兴兴地把我交给了他。

爸爸对许奕说:“今日你让我相信你,我且给你一次机会,倘若雅雅受了委屈,我也不会放过你。”

许奕离开沙发,站在我爸面前,深鞠90度的躬,一字一句地说:“伯父,我爱雅雅,我一定会让雅雅幸福,这是我最大的追求。”

毫不犹豫,让我四目泛花。对我来说最幸福的,莫过于你爱的人同样视你如生命,知你心事,懂你喜悲。

白天我们各自上班,徬晚我们携手回家。我喜欢坐公车,手牵手等在站牌处,排着队等着车,一起探头看387路车的身影。和老老少少一起上车,听见刷卡的提示音。

浓浓的烟火气,这是我喜欢的生活。

坐在公交车上,窗外的商店五彩斑斓,城市的街灯明朗,好似夜晚的彩虹。

我靠在许奕的肩,他用手环住我,公车颠簸,我们跟着左右摇晃,两人笑成傻子。

“许奕,你会爱我多久?”我歪着头,打趣地看着他。

他秒变认真,看着我的眼,说到:“再有十个四年,二十个四年,等到你我白发,或者你踹着我的腿让我走,我都爱你,也不会离开你。”

甜蜜到语塞,只觉得幸福溢满车厢,飘到城市的各个角落。

3

我给他做早餐,荷包蛋加牛奶,鸡蛋有时会煎糊,苦苦的,许奕说好吃。他给我做晚饭,沙拉和粥,每天不一样。

我们一起刷碗,一起做家务,他不让我扔垃圾,也不让我洗衣服,我就在一旁看着,给他一杯水一个微笑。他就会说心满意足。

最好是去散步,走过小区的每条街道,看夜晚的星空和不同的面孔上不同的笑脸。

最去逛小区的楼下的便利超市,买上一些水果,一些零食,为家里添置一些日常用品,再拎着满满的购物袋,回家。

我们遇见流浪的小猫,往家带,取名叫小呆呆,给它看病给它洗澡,买一个小窝,训练它学会生活。

我和许奕盘腿而坐于沙发上,小呆呆在我俩腿上窜来窜去,电影里的人在笑,小呆呆在笑,我在笑,许奕在笑。一切都那么好。

假期出去旅行,我收拾衣物,他安排行程,我带上自己,他带上世界。要踏遍地图上的每一方土。

可是为什么越是简单的生活,越脆弱,越容易击破。

4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工作,陌生的人群和陌生的自己。我迷失了。

起初,想着许奕就能安心,所以我闭口不提工作上的事情。我不说同事之间相处,处处勾心,不说工作的形式我不适应,不说今天我累了,不说我不想干了。

直到同事终于陷害我升了级,而我被公司扫地出门。

远在英国的爸妈不知,许奕不知。我忍着泪水回家,沙拉不再好吃,粥也无味。

我说:“许奕,我失业了。”他抱着我,知我坚强又脆弱,他说:“没事,你有我,也有家。”我哭得稀里哗啦。

他白天上班,我出去找工作,几经碰壁,依旧无法适应国内的环境,依旧找不到称心的工作。

而我固执,不愿接受我不喜欢的,天生很作。委屈之后,许奕说:“雅雅,要不去找伯父给你介绍一个工作?”

我崩溃,不知从何而来的落魄感,从心底瞬间涌起,充进心脏,回到脸上。

“我找不到工作,我挑剔,我任性,那又怎样,我没能力,那又怎样?凭什么找我爸?凭什么?”我吼着,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愤怒,乱了心智。

许奕一脸无措地看着我,结结巴巴地说:“雅雅,我,我不是故意的。”

那是我们第一次吵架,其实谁都没错。只是生活啊,把人变得不同了。

年轻时只是两人牵手,拥抱,撒娇,玩闹,享受生活中所有的纯真和美好,青春过后,懂得我们都是成人,而任性会催化更多的裂痕。

许奕还是会哄我,安抚我的情绪,带着我去放松,去旅行,给我做饭逗我笑。

我却越来越容易情绪失控,像个疯子,疯癫之中,全然不顾是否会戳中彼此的伤心处。

5

我知许奕待我好,却不懂我复杂的心思和情绪,许奕知我面临崩溃边缘,可反反复复,他也不愿再去费心。

争吵的开端,总是有一人,再也不愿意去包容对方的情绪。曾经说宠爱,陪伴,不离开,都是无波澜的环境中看似简单的承诺。

真正涉及生活,怎会容易。

许奕也疲倦了。在繁忙的工作之后,终于不再花时间哄我。而我们,都太坚信了理所当然的不离开。

许奕的工作渐渐变多,越来越忙,回到家会一边说着工作辛苦,一边倒头大睡,我也知,我不去打扰,只是等他偶尔来抱抱我。

可是人心,是贪婪的。忍耐冲破皮肤滋长而出。我不再默默无闻,我发脾气,所有希望而未得的,全由口中的抱怨而出。

两人争吵,爆发。原本的互相理解,最后变不愿意包容。

反反复复,兜兜转转。散步的十字路口,我说:“许奕,国内我没有朋友,我是一个人。而今我们都变了,我们分手吧。”

许奕说:“别走好不好?”

我转身,脚步如此沉重,滴滴答答,踏着的不是地面,是我的脊梁。

风灌进袖口,冷飕飕的。记忆在脑海中散开,所有的一切都随着我转身的那阵风,吹散得无影无踪。

机场的女声在催我登机,再两步,我就离开这里。没有送别,是的,大家都有心事,大家都很忙。

许奕,我要走了。终于结束了。

飞机起飞,俯瞰这座城市,它依旧温暖如初,如此明亮。似要离开故人,从此一生,不知能否再见。还是愿你好,然后释怀,再忘掉。

而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认识了这座城,然后在各自的奔波里,丢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