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少女

2017-11-01 字号:

01:苍苍的回归

从小区里的花园经过的时候,苍苍小心翼翼。冥婆说了,去世后不超过七天,影子偶尔还会呈现出人形,跳广场舞的一群老太太都还没有散去,苍苍绕着花园的柱子,一段一段地飘过去。

对了,苍苍是刚进入冥界后,冥婆按照女孩的年龄和死因,会赐给她们新的名字。苍苍还是能记得自己的名字:王乐菡。

王是爸爸王嘉运的姓,乐是妈妈乐阅昕的姓。取了父母两个人的姓在名字里,足以可见父母对苍苍这个宝贝女儿的爱。

这时候苍苍才知道人离开世间后,身体陨灭成灰烬,而一些意识类的东西却能组合成如此刻她这般,青雾状轮廓。她清楚地记得家里的门牌号:2116。

来到家门口,苍苍突然站住了,才七天,她还记得以前的习惯:

到了家门口要使劲的跺跺脚,大声喊:姥姥哎。姥姥就会一边答应着一边往门口过来,声音越来越近直到打开门姥姥笑呵呵地亲吻她的额头,连门铃都不需要按。

苍苍想跺跺脚,想大声咳嗽一声,想让姥姥继续忽悠悠的过来开门。

她感到了这青雾般的身体,某部分扎刺般的疼痛起来,是的,那是心脏。她还没有完全死去,她还能感觉到心疼。不,也许只是因为她死于心脏猝死?

因为身体没有任何重量和形状,她很轻松的就从缝隙里钻了进去。进门后屋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只有客厅里的那台欧式大笨钟,发出指针淙淙的声音。

屋子里散发着一种刺鼻的的气味,再也没有妈妈身上好闻的栀子花香水味道了。死气沉沉的家,各个门都紧紧地关着。

她顺着每个房间走过去。她的房间一切都没变,只是墙上自己最喜欢的公主照不见了,在墙上留下一个雪白的框框,和周围发黄的墙壁刺眼的对比。

她的钢琴曾几何时那是她最害怕的东西,坐在上面有时候要整整一天,手指生疼腿部发麻,可妈妈说不练习基础就不牢固,不牢固就白学了。她想试着弹几个琴键下去。但她完全无能为力。没手没脚也并没有什么魔力。

她进了父母的房间,乱糟糟的被子扔了满床,墙上的风景挂画居然都歪斜着掉了一个边,妈妈是个非常整齐的人,苍苍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爸妈的房间会这样。

姥姥的房间不大,里面整整齐齐放着姥姥的一些老物件。姥姥爱美,有好几把造型不同的牛角梳总是整齐的放在镜子前。姥姥爱听歌,桌子上还放着苍苍给姥姥用零花钱买的MP3。

苍苍突然好想念这个家。想念爸爸,想念妈妈,更想念一直疼她的姥姥

02:苍苍的离别

四十二岁的乐阅昕,早晨起来打开女儿的房门,发现女儿还趴在桌子上昏睡。台灯打开着,放出刺眼的光。

是周六,女儿仍然在周五的晚上做作业到这么晚。她突然有些心疼,就没有走近,也没有叫醒她。再让她睡半个小时再起来练钢琴吧。乐阅昕看了看表,嗯,7:30。

刚上初二,女儿的数学和物理成绩就开始下滑,这让阅昕十分担心,她约了两个家教今天下午来家里。昨天晚上她和乐菡的爸爸王嘉运重新给女儿规划了一下周末。

早晨练琴1小时 + 书法1小时 +  吃午饭(休息1小时)  +下午数学2小时+物理1个小时+吃晚饭+(休息一个半小时)+预习下一周课程。

王嘉运总是觉得孩子太累,姥姥更是整天训女儿阅昕:“你们要累死我孙女吗?学习差不多就可以了,什么时候是个头?”

乐阅昕明白:女儿总有一天会理解她。况且,她和王嘉运都在研究所工作,研究所的子弟清一色都是出色的,一路上名牌学校,这仿佛是一种默认的规则。

她作为项目带头人,怎么能允许自己的孩子比别人差呢?而且以她和王嘉运的高学历来看,乐菡是不会差的,更不应该差。

8:30了,乐菡的房间里一直没有动静。乐阅昕突然觉得这个孩子真的让自己有时候很失望。自己那些高知的优越感总是在乐菡表现不好,不让她如愿的时候,突然就消失殆尽。被一种莫名的羞耻和恼怒代替。

不行,得叫醒她。

乐阅昕快步走进乐菡的房间,放大了声音说:

“菡菡,忘记妈妈说的了吗?下午有家教过来,你快点起来收拾,钢琴先练一下。听到了吗?”

王乐菡没有反应。乐阅昕走到椅子旁,晃了晃孩子的身体,那身体却像石头般僵硬。

乐阅昕一瞬间全身冰凉,她伸出手摸女儿的额头,一种从未有过的仿佛从骨髓里探出来的冰冷一刹那传递给她。

她疯了。她摇晃着女儿。她疯了她疯了。歇斯底里的喊着女儿的名字,她疯了疯了疯了。

是的,王乐菡死了。死在做作业的路上,死在自己的房间,死于心脏猝死。

03:影子少女,再见。

苍苍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那是一周前的周五晚上,她在自己房间做作业,感觉心口很痛,她用手捂了捂,不太管用。

她想去叫醒爸爸妈妈,可是她担心妈妈又会把明天的日程安排跟她再强调半天。她好怕。

她又忍了忍。

十分钟后,她胸口就像堵上了一块石头,整个呼吸困难,她觉得自己很困很疼很难受,她看着手边的数学题,这周作业才刚刚开始。她想趴一会儿,就一小会儿。

后来,后来发生了什么?苍苍再也不知道了。

04:是尾声

苍苍在家里呆了整整一天,她用青雾般的身体,去抚摸妈妈的照片,抚摸爸爸的小提琴,抚摸姥姥的牛角梳。时间已经到了晚上,这个家没有一个人回来。他们去了哪里?他们过得怎么样?他们一定伤心坏了。对吗?

苍苍很想念每一个人。但冥婆的嘱咐她不能忘:夜里十二点前,必须回到指定的地方,否则她根本没有去天堂的资格,连有可能被选择的权利都会失去。

再见了。我的家。再也见不到了,我的家人。

苍苍飘到门口,听到家里发出含混的告别声:再见了,影子少女。

或许,这是这间见证了苍苍成长和离去,见证了这个家所有悲欢离合的屋子,代替家人发给苍苍最后的声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