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撞的约定

2017-11-07 字号:

钢哥,大力,小宝,嘎子四个人是好哥们,平时没事总在一起吃喝玩乐,这一天,四个人都很闲,约到一起打麻将。正打在兴头上,突然小宝的手机响了。

小宝:“喂!丹丹,啥事儿呀?我搁钢哥家呢!你咋哭了呢?你过来吧。”

大力:“出啥事儿了?”

小宝:“我也不知道,丹丹搁那头儿就是哭。”

嘎子:“她不是马上来嘛,来了就知道了呗。”

钢哥:“那别玩儿了,快收拾起来吧。”

大力:“真不玩了?我还正赢着呢!”

钢哥:“赢什么赢!没看小宝闹心了吗?”

小宝口中的丹丹和小宝是男女朋友关系,这女朋友在电话中怎么哭了呢?平时丹丹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开心果,发生什么事能让丹丹哭的这么伤心啊?莫非真出什么大事了?小宝非常的着急,不一会儿的功夫丹丹就来到了钢哥家!

小宝抱着丹丹关心的问:“你这是咋地了?那阵儿打电话不说和美月溜达去吗?”

“是和美月溜达去了,谁想到半道儿……”丹丹话没说完就哭了起来。一旁的钢哥问:“丹丹,谁欺负你了?”

小宝一边搂过丹丹,一边劝她:“光哭有啥用?有事儿说事儿呗!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这丹丹一脸的泪水,如此委屈的样子,让小宝、大力、嘎子和钢哥着急万分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倒是说啊!就这么哭也不解决问题啊!难道真是谁欺负了丹丹?一阵沉默后,丹丹哽咽着道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丹丹一大早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约上好姐妹美月去逛街,她们边说边聊,说说闹闹,特别的快乐。快走到一个胡同口的时候,对面走过来两个大男孩儿,一副小流氓的样子,一个是阿豪,一个是丁杰。

他们猥琐的挡住了丹丹和美月的去路。阿豪说:“哎呀!这不是丹丹大美女吗?还那么漂亮啊!你们家小宝呢?咋舍得把你放出来和别人溜达啊?”丹丹瞪了他们一眼:“起来,不用你管,好狗不挡道,别找二皮脸!”

“小丫头,嘴皮子挺厉害啊!你告诉我啥叫二皮脸!”丁杰一边磕磕巴巴的说着,一边凑到美月的身边,想捏美月的脸蛋。

丹丹见此情况可能会吃亏,于是改变态度:“豪哥,看在小宝的份上,你让咱俩过去呗。”阿豪见丹丹有些害怕,阴阳怪气的说:“你说的太对了,我就是看在小宝的份上,想好好的陪陪你俩,当初跟钢哥混的时候,小宝对我太够意思了,今儿个让我请吃饭,明天管我要钱,我他妈这辈子都忘不了。”

“那你想咋的?”丹丹气愤的问。一旁的丁杰一把拉过美月的胳膊说:“咋也不咋的,丹丹你跟我大哥处,我跟这个小美女处,以后咱都是亲戚了。”

这时美月被丁杰的举动激怒了,大声的说:“别以为姑奶奶是好惹的。”说完,用背包狠狠地向丁杰砸去,丹丹也和阿豪推搡起来……

听到这里小宝气愤地说:“阿豪?又他妈是他呀?当初和咱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就瞅他不是东西。我找他去……”说完小宝就想往外走,钢哥一把拉住了小宝说:“你别去了,搁家哄哄丹丹,我去找阿豪问问怎么回事。”大力和嘎子都要跟着钢哥一起去,钢哥头也没回的说:“不用你们去!真格地了,跟我混一回,阿豪这点儿面子还不给我……”说完,钢哥一边儿往出走,一边儿给阿豪打电话:“阿豪啊,我有点事找你,你出来……”

一会儿的功夫,阿豪、丁杰来到的钢哥约好的地方。

阿豪:“钢哥让你久等了。”

钢哥:“阿豪,混的不错呀,走哪都有人跟着。”

阿豪拉过丁杰说:“来,丁杰,叫钢哥。”丁杰磕磕巴巴的叫了一声:“钢哥”。

钢哥:“你叫丁杰啊,跟阿豪好好混!该干的干,不该干的千万别干。”

阿豪:钢哥,你话里有话啊,今天约兄弟有事儿吧!

钢哥:你还知道我是你哥呀?你对小宝媳妇儿都干啥了?

丁杰:啥也没干呀!

钢哥:轮不到你插嘴。

阿豪:我才明白!原来钢哥是替小宝出气来了,同样是兄弟,你怎么就那么护着小宝呢?

钢哥:你跟我混的时候,哥对你也不薄呀!

阿豪:是吗?小宝欺负我的时候,你咋都没看见呢…….

钢哥:不管怎样,咱毕竟兄弟一场,你对小宝媳妇儿那样儿就说不过去!

阿豪:那是我和小宝之间的事儿,说得过去,说不过去都不用别人插手…….

丁杰:你别管了!跟你没关系…..

钢哥推了丁杰一把,说:“一边儿去!谁掏耳朵把你给掏出来了,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阿豪:话不能这么说!你能替小宝做主,丁杰也能替我说话…..

钢哥:我没别的意思,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以后对兄弟们客气点儿!

阿豪:客不客气不是你说了算的事儿,那得看我的心情。

钢哥:这么说,今天这个面子你是不给我了?

阿豪:啥面子不面子的,那玩意儿值多少钱?我在你们面前早就没面子,你们在我这也没那玩意儿…..

钢哥:阿豪,话既然说到这个份儿上,你想咋滴吧?

丁杰:你说咋地?

阿豪:(一把拽过丁杰)没你事儿!

钢哥:到底想咋地,给个痛快话!

阿豪:钢哥,这可是你逼我的,那咱“定点儿”吧!

钢哥:定点儿就定点儿,去哪儿啊?

阿豪:牛河!

钢哥:行,你等着。

丁杰:看哪个孙子不去….

面子没找回来,钢哥只好返回家里。此时,大力,小宝,嘎子和丹丹正在等待着他。

大力:钢哥回来啦!

小宝,嘎子:咋样啊钢哥?解决没?钢哥:不咋样儿,跟他彻底掰了!

小宝:阿豪这小子真他妈不是人!

嘎子: 钢哥,咱哥几个去收拾收拾他…..

丹丹:别惹事儿了,收拾啥收拾呀?

钢哥:这回想不收拾都不行了,人家跟咱搁牛河定点了。

大力:啥?定点了?这小子真他妈够狠!

钢哥:丹丹,你先回家,咱哥几个给你出气去!

小宝:对,你回家吧,一会儿回来我去找你!

丹丹:你们别打架了,求你们了!我害怕!

钢哥:嘎子,大力,去找几个镐把;小宝你要也害怕就不去!

小宝:这叫什么话,事是因我出的,我哪能不去呢……

说完,哥几个,甩下丹丹,拎着镐把向牛河的方向走去。

往往都是在这种情况下,男人为了自己的颜面,不惜一切代价,不计任何后果的,要争个你死我活,千万别冲动啊!冲动是魔鬼啊!可这时的他们,又能听谁一句劝解呢?都像是被惹毛的公牛,时刻准备着战斗。

阿豪和丁杰早早的在牛河等待,每人手里拿着根棒子。

丁杰:豪哥,这老五怎么这么慢呢?

阿豪:他从家里开车往这来,得开一会儿呢,别着急!

丁杰:老五带家伙什儿吗?

阿豪:他说带个刀。

丁杰:豪哥,你说咱几个能干过他们不?

阿豪:我了解他们那几个人,都是瞎乍乎,没啥真能耐。

这时,从远处开来一辆汽车,从车上下来一个人向阿豪和丁杰走来,这个人就是老五。阿豪和丁杰迎了上去,老五从腰里拔出一把刀在阿豪和丁杰面前晃了晃,于是三个人站在了一起……

没多久钢哥带着大力,嘎子和小宝也来到牛河边,两伙人二话没说,互相撕打起来,棍棒声和谩骂声交织在一起……就在两伙人扭打在一起时,警笛声从远处传来,阿豪带着丁杰和老五迅速逃离现场,钢哥却倒在了地上,原来老五带来的尖刀发挥了不该有的作用……

一次偶然的相遇燃起灾祸的根源,一个莽撞的约定成了永远的悔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