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色的世界

2017-11-12 字号:

认识你,是我最大的幸运;陪伴你,是我一生的荣幸。

很高兴当初你的执着,让我不再回心转意,珍惜了眼前,才会是最好的选择。

小橙子第一次见到林木是在大一的新生晚会上,她在观众席上,看着台上那少年惟妙惟肖的表演,顿时她被他的手吸引了,她看着他,他给了所有在座的女孩一个梦幻的仙境——一个泡沫般的魔术,舞台上飘满了白色的纸屑,从远处一看咋似一场浪漫的雪景。

那是小橙子第一次见到林木表演魔术。

那晚,小橙子在学校的论坛上看到了很多关于林木的贴,原来他读大三。

小橙子第一次跟林木说上话,是在偶然的一次遇见。小橙子刚军训完,正打算回宿舍洗澡,就在她匆匆走过校道,一名戴着耳机玩着手机的男生从她旁边走过,她立马想起了就是林木。

“喂,师兄!”小橙子大喊。原本觉得这么冒冒然的叫喊不太礼貌,况且自己全身还有很大一股酸臭味,但这次不抓住机会下次就没机会了,可是林木没有听见。

“哎,哎,师兄,师兄。”她再喊,可他依旧没听见,小橙子本来就挺内向,可这么囧还是第一次,她顿时意识到林木戴着耳机,眼看着他越走越远,她决定自己要豁出去了。

她跑到林木面前,张开了双臂,拦住。林木依旧玩着手机,丝毫没有意识到前面有人,而小橙子站定后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林木径直的撞了上去,小橙子不高,人瘦瘦的,顿时被撞后退了几步,这时林木才反应过来。

他摘下耳机,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军服有点落魄的大一新生。

“对不起,你没事吧?”林木说。

“师兄你好,我叫田橙,我想跟你学魔术。”小橙子迫不及待的开门见山的说。

林木:啊哈?

小橙子:师兄我知道这有点唐突,但是我看过你的表演,觉得好棒,我很喜欢你,啊不,我不是说很喜欢你,我是说魔术,啊不对,我不是不喜欢你,我只是,只是,想学魔术。

在陌生人面前第一次这么大胆,小橙子有点紧张,也有点表达不清。

“小学妹,魔术不是你想学就学的,我还有事,没什么事先走了。”说完,林木又戴上耳机走了。

小橙子没有追,毕竟自己第一次被拒绝,虽然不是表白,但自己都觉得糟糕透了。可是她没有放弃,她一定要学。

没过多久,小橙子的舍友小梅告诉她,林木每天下午都会去操场跑步,这也正是那天她能够碰见他的原因。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小橙子每天准时的在操场等他,然后跟在他旁边跑步,她每天都在林木耳边叽叽喳喳的讲个不停,就是为了能够说服他,可林木跑步有个习惯,他喜欢戴着耳机,可小橙子还是坚持,每每讲的口干舌燥,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她停下,他继续。原本她以为,林木不会像小说里的男生一样高冷,无情,可是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可是她不想放弃,她心中的目标已经坚定。

终于有一天,功夫不负有心人,林木停下正在跑步的双腿,转过身来看着小橙子。

他说,你为什么要找我学魔术。

她说,因为去外面报名学要钱,我…没钱。

他说,那你干嘛那么想学魔术?

她说,因为有趣啊,这也是一种娱乐呢是吧。

他说,有的时候,学一门技巧并不是为了娱乐,是为了某个人或者某件事,可现在看来,只是为了能够消遣消遣这漫长的时光,无意义,甚至不知道怎么活。

她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说,“明天来飞耘楼吧。”

小橙子呆了一会,说,“你是答应教我了吗?”

他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说“那就要看你有没有天赋了,每天在我旁边叽叽喳喳的吵死了。”

“你不是戴着耳机的吗?”

“你又怎么知道我的耳机有没有放音乐?”

“那第一天我喊你的时候你怎么没应我?”

“那是因为我那天真的在听歌,你傻啊,况且怎么知道你喊谁。”

……

就这么,小橙子跟林木学起了魔术,他教她的都是一些很简单的绳子,瓶子类的魔术。不同的是,林木要求小橙子每天下午依旧要跟着他去跑步,她问他为什么,他说,你要是不去跑,我就不再教你。

转眼间,小橙子跟林木学了一个多月,虽然手法笨拙,但还算看的过去。

“师兄,这个绳子是这样摆吗?”

“不对,你这样会被看见破绽的。”

“哦。”

“师兄,你能不能再教我一些更加特别的魔术啊?”

“这些都够你学很久的了。”

“师兄,我想学学其他。”

“你再啰嗦,我就收费了啊。”

“别别别啊,师兄。”

“还有啊。你怎么老是叫我师兄,我们不是一个系的啊。”

“不然我叫你什么?木哥?”

“鸡皮疙瘩都起了,你还是叫师兄吧。”

“好的,师兄。”

“哦对了,你从明天开始不用来跟我跑步了,不,你可以来,只是不要跟我同时间来就好了。”

“为什么呀?”

这时,门口来了一位身材高挑的女生,好美,这是小橙子的第一反应。

“走吧。”她说。

“田橙,你再好好练会,我先走了啊。”

刻不容缓,林木走了。留下的只有失落的小橙子。小橙子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悄悄的喜欢上了林木,或许是与他的亲密接触,或许是每天的陪伴,每个人终究逃不过命运的安排。

敢爱敢恨,小橙子决定祝福,大不了等,如果等不了大不了移情别恋,没有什么能够影响她的心情,她依旧每天都往飞耘楼跑,依旧跟他学魔术,只是他能陪她的时间越来越少,每次都让她就一个动作好好练。

那一天平安夜晚,小梅跟小橙子说她男朋友生日,。她想让小橙子跟她一起去参加她男朋友的生日会,小橙子心想今晚平安夜,明天又没有课,那么去玩一下,放松一下还是挺不错的。于是跟小梅一起去了。

只是她不知道是小梅的男朋友的生日会竟然是在酒吧里进行的。小橙子从来没有来过酒吧,在过去的19年里,她的人生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不管是在家还是在学校也是一个乖乖女。从来都不敢自己去一些比较人杂的地方,这是她第一次进酒吧,同时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到小梅的男朋友,虽然之前也听小梅说过她的男朋友不是学生,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是个社会青年,包间里还有一些他的猪朋狗友。

没过多久,小橙子跟小梅说,这里空气太令人不舒服啦,我想离开了。

可玩的尽兴的小梅对于她的扫兴显然有点不满,她说既然都来到了玩一会再走吧。小橙子无聊的坐在一个角落,看着他们男男女女一起喝酒唱歌,吵杂的声音,震耳欲聋的音乐,她几乎都想跑了。

后来,其中一名社会青年,坐到她的旁边,手里拿着两杯酒。他跟小橙子说“美女,不要那么无聊嘛,一起喝一杯啊!”

小橙子说“我不会喝酒的。”

他说,“没关系,就一点点不会醉的。”

说八,就把酒放在小橙子的手里,自己手里也拿着一杯酒,他说干,小橙子看着手中的酒,不多也不少,她想了想,既然是舍友的朋友,应该不会有事吧,就喝一点点好了,喝完就走。

于是乎小橙子痛痛快快的喝完了,喉咙里传来一股辛辣感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过了一会儿,小橙子意识到不对劲,她想走。正想打开门出去的时候,一阵晕眩感,她想找小梅,可是她好像跟男朋友进厕所亲亲我我去了。

顾不上缓解脑袋的头疼,她只想着离开,打开门,外面更大的音响,更吵的人声让她觉得的脑袋都像爆炸了一样。

她跌跌撞撞地在人群中走着,突然之间手被一个人抓住了。小橙子转身一看是刚刚那个人,她说你干什么,快放开。

社会青年说,别那么快着急走呀,再一起喝几杯嘛。

她知道自己如果再不离开这个地方她肯定会后悔一生。

她被他抓住,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甩开他。幸运的是,有另一个男的及时出现了,她抬头看见熟悉的脸庞,然后安心的睡着了。

林木直勾勾的看着那个社会青年,说,放开你的手。

那个社会青年有点不甘心,问,你谁啊?

林木:我是她哥。

那个社会青年见势不妙,松手走了。

多年后后小橙子回想起来,跟林木开玩笑的说,“好在那些社会青年有点良心,没有冲动的拿起家伙干架,不然你该怎么办。”林木说“要是你胆敢再惹上这些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林木看着怀中那个迷迷糊糊的女生,穿的也不厚,真的是爱靓不爱命。

他没有地方去,带着她去酒店开了房。

小橙子躺在床上,呢喃道“热…,好热……”整个人在床上翻来翻去,林木看着她这个样子,无奈的将暖气关了,他知道她被下药了。

他今晚去酒吧本来想买醉的,没想到听到她的声音,发现她也在这。更没想到的是她居然喝了酒还跟一个穿着非非的社会青年起了拗口。

“好热……好热……”小橙子突然的哭了,可怜这娃第一次去酒吧就被下药了,身体需求的渴望,林木不能这么做。他拿来一条湿毛巾帮她散热,他也不好意思脱她衣服,也怕她着凉。

只是,迷糊的小橙子竟然一把手把林木拉下,顺带吻了上去,他惊了,也慌了,他一把将她推开,微怒的说,“田橙,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她望着他,眼里都是泪,她说,“对不起。”

林木叹了口气,“你睡觉吧,不早了。”林木转身欲走。

“等会,别走,我怕一个人呆着。”这时候的小橙子已经醒了,很清醒很清醒。

“那我不走睡哪啊?”林木笑了。

“这张床够大,要不你睡旁边?中间用被子划个三八线?”

“我怕你把我吃了。”小橙子想起刚刚,脸红了。

“我…一时发了神经,对不起。”

林木想了想,打开了暖气,来到床边坐下“你睡吧。”

可小橙子现在一点睡意也没有。

于是两人聊起了天。

林木:要是今晚我不在那里,你可就完蛋了。

小橙子:我…也不知道会变成这样。

林木:其实,我一直都在骗你。

小橙子不懂。

林木:我学魔术是为了一个女孩,她之前跟我说能不能让她的生命也充满惊喜,所以我才学了魔术。可是在我大二那年,她却跟我分手,就因为我对她太过于宠,让她感觉就像兄妹一样,我们在一起五年了,一起上初中,一起上高中,一起上大学,在别人眼里如胶似漆,只是也经不过时间的磨砺。而你的出现,你天天陪我跑步,她看见了,问了我的舍友你是谁,舍友说她好像又开始在意我了。不是我自夸,以前我表演魔术的时候也吸引了不少女孩,可能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你这么执着的,这让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我之所以会答应你教你魔术,是因为我怕有一天你突然放弃了也不在我的身边,到时她又不会关注我了,所以我才出自私心,对不起。

房间里,小橙子看着林木。

谁还不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谁还不是会为了达到某个目标而有私心,人就是这样,在一些方面总会先将事情缓缓再细心安排,如何能做到两全其美,要等到发现走错了棋的时候才会觉悟去想想怎么回头,可是那时却已经晚了。

小橙子:是那天那个来找你的女生么?

林木:是的。

自从那天之后,小橙子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女生,而那个女生也没有再来飞耘楼,也许是在林木不断的没时间陪她练习的时候去陪了那个女生吧,小橙子心想。

小橙子:那你今晚平安夜怎么不去陪陪她?

林木:也就是在一个月前,她说跟我复合,我高兴的答应了。而今晚我想叫她出来玩,她说她今晚有个实验要做,于是我想去陪陪她给她一个惊喜,我去到实验室发现里面是黑的,根本没人。我有种感觉被骗了,可是我不想拆穿,可是却有人先拆穿了。我回来的路上,看见了她,她牵着另一位男生的手在闲逛,也许她根本没有想到我会来,又或许她从一开始只是不甘。我看着他们,在月光下相拥,在月光下亲吻,我都能听见我心碎的声音了。所以我才到酒吧来买醉,没想到你也来了。

一个多月前,时间恰好吻合了,她想,原来这才是他让她不要再跟着他跑步的原因

小橙子:有时候,我们是猜不透人心的,你永远不可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甚至乎,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他们会跟你说什么。是残酷,还是欣喜,你只有等罢了。

林木不知道,她此时此刻说话的对象就是他,一切都好像恍然大悟般,自己怎么可能比得上一段五年的恋情。

那晚,林木最终还是离开了,他在她睡着之后就离开了。

小橙子依旧找林木学魔术,那晚的事,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林木狠下心跟那个女生分了手,而那个女生也不在意,也不打算坦白,这让林木觉得她变了,甩手离去。

他跟小橙子说“你能继续跟我一起跑步吗?别误会,我不是为了气她,我已经决定要放下她了,只是我不想再带着个空耳机跑步了。”

“那你可以放歌啊。”

“你傻啊,拿着手机不重啊,我之所以怎么说不就是不想让别人看出我孤独嘛。”

“好喔,我又没说不去,你真是个奇葩。”

……

陪着你,才是我一生的荣幸。

那一年寒假,他们两个都没有回家,小橙子是广东的,林木是福建的,而他们在上海。小橙子说她想趁着过年做几份兼职好凑一下生活费。而林木也忙着找工作实习了,他想着年底应该才是最好找工作的时候,毕竟这时候辞职的人多一点。

两人都是异地的,恰好有个伴。他将她当成妹妹,她将他看做哥们,小橙子没表白,她怕她一说连魔术都学不成。况且林木好像没有一点喜欢她的意思。

他们住在学校里,除夕夜那天,他们相约出来吃饭,也勉强算个“团圆”吧。

林木将手伸到小橙子后脑勺,等伸回来时手里多了一朵花,他说“送给你。”

她说“哇,真棒,我也要学。”

说罢,她转身出去,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个苹果。

她说“我也有东西送给你,看见这个苹果没有,你看它很光滑很光滑的表面。”

林木不知道她想耍什么花招。

只见小橙子一口咬了一大半苹果,恰好咬成了一个类似于月牙形的东西。

“看,是不是很棒,我可是吃了很多苹果练了很久的。”

“我看你还是把它吃了吧。”林木看着这所谓的“魔术”笑了。

“只可惜我找不到橙子,我觉得橙子更好吃一点。”小橙子收回玩笑的心,边啃边说。

“所以这就是你叫小橙子的原因?”

“算是吧,从小我就喜欢吃橙子柑橘柚子之类的水果,我觉得特别好吃,我妈也说这名字没想到还取得真合适呢。”

……

他们一起去看了倒计时,一起逛了商场,去了电玩城玩游戏,在旁人看来就像一对情侣,而他们本身也没有想太多。两人一直玩到深夜,才肯收心。

从那以后,他们成了亲密无间的朋友,

一直到,林木作为交换生出国,本来这事是他舍友的,只是临时舍友家出事了,去不成,而舍友却极力推荐林木,林木成绩也不差,也不是坏学生,自然而然的成了。

机场,小橙子翘课赶来,泪别。

她说“你一定要万事小心啊”

他说“你也是,好好练习我教给你的,回来之后我要验收。”

“好。”

两年期间,两个人一直都有联系,他时常在视频里教她魔术,跟她说着新鲜玩意。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忘了过去,忘记一切的烦恼,珍惜一切美好的回忆,活在当下,本就应该快乐的活下去,何必谈伤感。

时间可以冲淡感情,同时也可以加深感情,没有谁是谁的终结者,只有谁是谁的永恒,时间的磨砺,终究是每个人必定要接受的挑战,唯有过了这个坑,你才能继续往前走。

林木回来后第一件事就是跟小橙子表白,小橙子依然非常的记得,他说,“田橙,谢谢你一直陪着我,谢谢你在我悲伤的时候陪着我,能够认识你是我今生的福气,陪伴你是我的荣幸,不知你可否答应永远留在我身边?做我女朋友吧。”

小橙子激动的流下了泪,也不顾别人异样的目光伸手抱住了林木,说“这句话我等了三年了。”

很多时候计划赶不上变化,很多时候我们该面临的是不可预知的事实,没有能力改变,唯有面对。

临近毕业时,小橙子对林木说“师兄,我要去支教三年了。”

“支教?”

“对,当初学魔术更多的是为了能够去支教,我想带给孩子们精彩的世界,带给他们缤纷的生活,只是没想到跟你结下了缘,但是师兄,我不能因此而放弃,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

“能不能不走?”

“师兄,我也是农村出来的,我能理解那些孩童的感受,我想走进大山,带给他们不一样的感受,这就是我当初坚持想你教我的原因啊。”

林木思索了很久,最后叹了口气,有时候一个人心已决,又有什么办法能够阻挡她的脚步。

“去吧,我等你。”

很多人觉得校园恋都不靠谱,可是还是会憧憬未来,没人例外。

小橙子进山后的一个星期里,她跟孩子玩的尽兴,她的魔术已经能熟能生巧,更是惹得孩子的钟爱。

那天,小橙子正在跟孩子们在草坪上追逐打闹,一个人却突然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只听见一句话“田橙,我买了好多橙子,你想来吃吗?”

小橙子双眼模糊,被泪水覆盖,欣喜,感动,想念,都抵不住他的一句话。

她说“你怎么来了?”

他说“我还是喜欢听你每天师兄师兄的叫我,没了你,我不习惯。”

他说他等她,最后却来了陪她。

也许,当初只是一个大胆的想法,才让我们相遇,直到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