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告白的声音

2017-11-19 字号:

剧团的巡回演出到了第五站——云海市。这是一个旅游城市,三面临海,阳光充足,行人不疾不徐地走路,休闲又自在。唯一令微微不喜欢就是,这里不管到哪都好像都有股海水的腥味。

微微在市里随便逛了一圈,有些意兴阑珊,最后还是决定回到酒店休息。然而,当她回到房间后却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钱包里面虽然没放多少钱,可是却有她的身份证和工作证,这一丢很是麻烦。她回忆自己之前去过的地方,有海边、有咖啡馆、有商场,而钱包到底落在了哪里呢?没办法,只能先去向团长汇报,再想办法挂失了。就在这时,微微的手机响了,屏幕显示为一个陌生的号码。她接起电话,一个清朗的男声传来:“你好,请问是李微微吗?”微微说:“是的。请问你是?”

“我叫萧郁,你的钱包被我捡到了,抱歉我擅自翻看了一下。因为你的工作证件上有联系方式,这才联系到你。”对方说。

“啊,真是谢谢!”微微立即说。

“我现在暂时走不开,如果你方便的话能来云海市公安局吗?我在那里上班。”男人说。

“啊,可以的。”挂了电话,微微感叹自己的幸运,不仅这么快就能找到钱包,而且还好像是个警察捡到的,本来的疑虑也在听到见面地点为公安局后打消了。


她找到了云海市公安局,在门口给那个叫萧郁的人打了电话。不一会儿,一位身穿黑色制服的男人从里面走出来。挺拨的身姿,深邃的眉目,令微微瞬间心跳如鼓。难道竟是这么一位帅哥捡到了我的钱包?!微微开始想入非非。

帅气的“警察哥哥”来到她面前,微笑着问:“李微微?”

她紧张地说:“啊,是、是的!你怎么知道?”

“警察哥哥”说:“你和身份证照上的样子一模一样。”

微微大窘,人家看过自己的身份证当然能认出来了,自己花痴得智商已经不在线了。可她转而一想,立马举起手机屏来照脸,不由脱口而出:“我身份证上照片那么丑,真的一模一样?”

“警察哥哥”忍不住笑了,“开玩笑的,你比照片上好看多了!给你,钱包。”说着将钱包递了过来。微微脸红地接过钱包,再次说了谢谢。“警察哥哥”又露出灿烂的笑容,把微微晃得迷迷糊糊。他说自己还要上班,于是转身回去了。而微微却仍然傻乎乎地望着他的背景,嗯——口水差点流下来?

02

剧团只在云海市待两周,除了正式表演和排练,剩下的时间,团员们可以自由分配。微微自从见了萧郁后,一直在想各种借口去见他。她打电话给萧郁,说要请他吃饭来感谢他的恩情,可对方却以工作太忙为由拒绝了。但她仍不放弃。这天,她跑到云海市公安局门口徘徊,企图来次“偶遇”。门卫看见有人老是在公安局门口走来走去,觉得形迹十分可疑,就出来赶她走。她正在和门卫费力解释,这时萧郁出现了。他似乎刚刚下班,一脸疲惫。微微甩开门卫,激动地冲到萧郁面前,做作地说:“萧郁,好巧啊。你下班了呀。”

萧郁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生,头发毛燥,两颊通红,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望着自己,多么地……熟悉。

“那个,你有空没有……我打听到这附近好像有一家饭馆挺有名的。嗯……我无论如何都想再好好谢谢你……要一起去吃饭吗?”微微吞吞吐吐地把话说完, 一脸紧张地等着萧郁的答复。

良久,萧郁才说:“好,我正好肚子饿了,一起去吧。”微微开心得差点要跳起来。


饭馆中。微微一边细嚼慢咽地吃着一只虾,一边偷瞄着萧郁。萧郁很绅士地帮微微剥起海蟹。他告诉微微各种海鲜的吃法,还告诉微微很多本市的风俗人情。当然,不管萧郁说什么她都是一脸陶醉地听着。

萧郁对微微说:“我记得,你是现代演剧团的吧。”

微微说:“是啊。

萧郁顿了一下,说:“你们剧团是不是有个演员叫冯莉?”微微发现萧郁的手指弯了一下,尽管他的脸上仍是一脸平静。

“有,冯莉是我们剧团的主演之一,也是我在戏剧学院的师姐。”微微说。

没想到萧郁突然笑了起来,”那真是巧,冯莉也是我的师姐。我们初中和高中都是一个学校的。“

微微惊讶地说:”真的吗?这真是太有缘了!“

萧郁说:”不仅如此,我们还曾经是邻居呢。“他的表情显得很开心,微微愣了一下,心里感到有点怪。

”那么,你和师姐联系了吗?对了,要不我现在就打电话叫师姐一起过来吧。“微微说。

萧郁摆了摆手,”不用了,我们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

”为什么呢?你和师姐不是…..“

”也没什么,后来她考到京市上学,而我来了云海市。大家都长大了,各有各的生活,也就不怎么联系。“

微微仍是很好奇,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萧郁和冯莉之间绝对没有这么简单。然而,萧郁并不想多说,她也不好意思追问。

03

微微回到酒店,越想越坐不住,于是借故去找冯莉。冯莉正在房间里复习台词。微微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白净的脸蛋,漂亮的五官,修长纤细的身材,温柔亲切的性格,精湛传神的表演——简直是完美。怪不得团长那么喜欢她,自己也同样佩服着她,而换作是萧郁,他看到现在的她,又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微微还是忍不住问道:”师姐,你是不是有一个熟人叫萧郁?“

冯莉有些惊讶,但转瞬就欣喜地说:”是的,我们原来关系可好了,他就像我的弟弟一样!怎么,你见到他了?在哪里?我都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微微心想:原来在冯莉心中萧郁只是弟弟啊。她松了一口气,然后把自己与萧郁如何认识,又如何得知他们是旧识的经过告诉了冯莉。

冯莉欣慰地说:”原来萧郁成了一名警察啊!真想不到,他明明以前那么冲,还到处惹事生非,现在却成了一名维护正义的警察……呵呵,想想就觉得好笑。“

微微小心地说:”师姐现在想要见他吗?“

冯莉想了想,叹了口气,”算了,这么多年了,见了面也不知要说什么。而且,你也说了,他并不想联系我。我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就已经够了。“

04

第二天晚上,微微与冯莉一起去超市购物。她们推着车准备去收银台结账,没想到竟碰见了萧郁!微微高兴地向他打招呼,但是萧郁并没有反应。此时的萧郁神色激动,两眼直直地看着微微旁边的——冯莉。微微觉得很受伤,但她还是不死心地喊了一声:”萧郁!“然后,她明显感到身边的两人都同时震了一下。

冯莉率先说:”萧郁,真的是你!我差点认不出来,你变化真大!“

萧郁声音有些颤抖地说:”莉莉姐。“

冯莉笑着说:”我才听微微说起你呢,想不到这么快就见到了。嗯,现在真的变得好帅啊~“

萧郁的脸瞬间红了,他羞涩地说:”嗯,还好,莉莉姐在买东西?“

冯莉说:”是呀,今天有空就和微微一起出来逛下超市。“这句话说完后,仿佛一道开关被打开,萧郁终于注意到站在一旁的微微。他说:”好巧,你也在。“不巧啊,我明明站在这里很久了。微微感到很难过,她知道现在自己是个多余的人。

”师姐,你们慢慢聊,我先去结账了。“她转身推车要走。

冯莉连忙说:”对呀,我们还要去结账。“

萧郁说:”啊,我给你们结账吧。“

冯莉笑着推辞,自己和微微去了收银台。而萧郁一直在旁边等着她们结完账,一起走出了超市。


”你不买东西了吗?“冯莉看着两手空空的萧郁。

“啊,不用,下次买也行。”萧郁红着脸说。

他们两人一直在聊天,微微走在后面觉得自己已经隐形了。

冯莉突然对萧郁说:”萧郁,你现在有女朋友了吗?你这么帅,应该有很多女生喜欢你吧。“

萧郁害羞地说没有。

冯莉说:”嗯,可能还没遇到你的‘真命天女’!对了,都没给你说,我已经结婚了哦。现在定居在京市,下次有空就来玩吧。“

萧郁没有回答。他停了下来,胡乱地在翻找口袋,终于拿出手机,不自然地说:”刚才有紧急任务通知,我要回局里面去了。嗯,再见——“说着转身跑了。

”萧郁……“微微喊了一声,但萧郁根本没有听见。

05

剧团的表演很顺利,还有几天就要结束了。自从那天之后,微微一直没有再见过萧郁。她终于还是按奈不住拨了萧郁的号码。响了很久,才终于有人接听电话。然而接电话的并不是萧郁,而是一个陌生人,“喂,你好。我是萧郁的同事。萧郁他现在正在医院,手机没有带在身边。”

“什么?!萧郁在医院,他发生什么事了?”微微焦急地问。

“不是什么大病,他因为疲劳过度,在外出执勤的时候晕倒了,现在在医院输液。哎,这小子太拼了,完全不休息,几乎每天都在局里面。你是他朋友吧,你也劝劝他……”

微微立马询问了医院地点,匆匆赶了过去。

微微找到了萧郁所在的病房,萧郁正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整个人看起来瘦了一大圈。萧郁睁开眼,发现微微在旁边,很是意外,“你怎么会……”

微微佯装生气地说:“怎么说也相识一场,也算是个朋友吧。你都这样了,我还不来看看吗?要知道,我这个未来的大明星忙里偷闲来看你,你应该庆幸!”

萧郁听了,忍不住笑道:“来个人,赶快帮我照相,未来的大明星亲自来看我,这么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说不定以后就能卖个大价钱!”

微微说:“不用别人,我们自己来。”说着也不管萧郁怎么想,凑过头去完成了一张双人自拍。

那天,她一整天都待在病房里,一会帮忙倒水,一会削水果,一会又去打饭……俨然像个“女朋友”。连护士都信以为真,对萧郁说:“你女朋友对你真好啊!”萧郁连忙窘迫地说:“我们只是普通朋友。”说完,又不好意识地看了微微一眼。

微微故意凑近萧郁,小声说:“看姐的演技怎样,演什么像什么!”

萧郁惊讶地说:“你竟拿我来试戏!”

微微吐吐舌头,一脸调皮。萧郁看得痴了。以前,也有个女孩对他做完恶作剧,然后调皮地吐吐舌头……恍惚中,他不由自主地说:“莉莉…..”

“萧郁!”记忆中少女冯莉的声音。

“萧郁!”现实中微微的声音。

萧郁终于清醒过来,眼前没有什么冯莉,只有一个李微微。他苦笑了一下,自嘲地说:“你有后悔的事吗?”

“什么?”是在对我说?微微疑惑地看着萧郁。

他继续说:“我一直有件后悔的事,我…..没有抓住机会对一个人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然而当我想弥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萧郁——”微微不知如何回答。

“谢谢你,不过我现在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萧郁疲倦地说。

“哦,那好吧,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微微再次环视了一圈病房,看还有没有什么遗漏,拖了一会儿,终于不舍地离开了。

第二天,当她再次来到医院,萧郁却已经出院。

06

剧团的表演结束了,还有两天就要离开云海市。一直随团漂泊的微微,第一次觉得对一个城市这么不舍,她心中始终放不下萧郁。

明明是没有结果的啊。可是,无论如何,一定要道个别。微微这么说服自己。

她打电话给萧郁,谁知又是萧郁的同事接了电话。他告诉微微,萧郁急性阑尾炎突发,刚在医院动完手术,现在在休息。

“萧郁最近总是不要命地工作,把身体弄垮了。”

“我一直有件后悔的事……”

微微脑海中一直盘旋着这些话,她最后作了一个决定:帮萧郁达成心愿。


在云海市的最后一天。微微用酒店的房间电话按下了萧郁的手机号码。等了一会,电话接通了。

“喂,你好。”电话中传来萧郁熟悉的、却又沙哑的声音。

“萧郁,是我,冯莉。”这边是“冯莉”熟悉的、温柔的声音。

“你……怎么了?”萧郁又惊又喜。

“听说你病了,我很担心你。你从小就是这么逞强,让人无法放心……”“冯莉”说。

“你还这么关心我?”萧郁掩示不住地激动。

“对我来说,你一直是特别的人。我怎么会不关心你?我……”声音哽咽了,“我不希望你不珍惜自己,你要好好保重身体,这样……这样我才会开心。如果你不好,我一辈子都不会幸福。”

良久,电话另一端都没有回复。正当这边以为电话断线的时候,萧郁的声音传来:“莉莉,我第一次这样叫你。其实我一直都很想这么叫。我有句话想对你说,我喜欢你,喜欢你好久了。”

这边,“冯莉”听到这句告白,眼泪再也忍不住流下。

萧郁继续说:“谢谢你让我把压抑在心中多年的话讲出来。啊,你不用回复我,我知道你结婚了。我也一样只是希望你能幸福。如果你不好,我也一辈子不会幸福。”

“嗯,我知道了。”假“冯莉”——李微微强忍着挂掉了电话,然后扑在床上嚎啕大哭。

李微微是现代演剧团的演员。不过,她演得最多的是模仿秀——特别是模仿别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