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2017-11-22 字号:

01  离别,是人生不停止上演的戏

苏沫喝多了给连亦打电话,流着泪稀里哗啦的的说了两个小时,第二天醒来看通话记录,原来只有七秒钟。

16岁那年,苏沫与连亦互为同桌,胳膊与胳膊的距离相距不过10厘米,余光里全部都是他。

26岁那年,苏沫清晨醒来,侧头看到阳光洒落在窗户上,身边不再是他。

连亦结婚了,新娘不是苏沫。

结婚那天,新娘很美,她依偎在连亦怀里,连亦宠溺的看着她,帮她挡酒。

她在台上说:“此生最幸福的事就是遇见你,因为你实现了给我的所有承诺。”

连亦的眼睛看向了坐在最角落里的苏沫,搂着新娘子的手微微一颤,因为曾经给苏沫的诺言都如浮云一样散去了。

苏沫强忍着泪水突然起身,连日心里却慌了。

那年,连亦牵着她的手,漫步在樱花树下问:“我的婚礼你会不会出席?”

苏沫握紧了他的手:“我不出席,你哪来的婚礼呀。”

连亦笑着说:“那万一新娘不是你呢?”

“那我就去大闹你的婚礼,把新娘拽下去,再把你抢回来。”

连亦宠爱的摸摸苏沫的头:“苏沫同学,那余生就请多多指教了。”

苏沫没有大闹他的婚礼,正当所有人都在鼓掌欢呼时,她默默的转身离去,强忍的泪水在转身之际才掉落。

没有人注意到苏沫的突然离席,只有连亦看到她抬手擦去眼泪的背影,他知道,她哭了。

02  意外总是在下一秒

苏沫第一次见到连亦的时候,就像电视剧里的剧情一样狗血。

开学初,苏沫在食堂端着午饭去付钱的时候,抬头无意间就瞟到前面高海拔的帅哥,本是对帅哥没有多大兴趣,只是因为海拔真的太高,就多看了两眼。

也就因为多看这两眼,苏沫把午饭全撒在了前面窜出来的同学身上。

“对不起。”苏沫与连亦几乎异口同声。

连亦挠着头,一脸愧疚地说:“不好意思啊,太饿了,只顾着午饭,忽略了美女在此出没。”

苏沫瞬间噗嗤一笑,心想着:我还只顾着帅哥,忘记了午饭的存在呢。

后来连亦请了苏沫那顿饭,就这样苏沫认识了连亦。

他知道她叫苏沫。

她也知道他叫连亦。

后来苏沫才知道自己与连亦同班,除了在食堂经常看见他,班里也都是他的影子,而后来竟然成为了同桌。

那时苏沫的余光全是他,胳膊之间的距离不过10厘米。

这个不帅却搞笑的种子,从此在苏沫心里发了芽。

苏沫与连亦都早已习惯坐在同一个位置吃饭,高三那年,苏沫终于鼓起勇气问他有没有女朋友。

连亦吃着饭,头也没抬的答道:“高三就好好应该读书,不应该再去想别的事。”

苏沫高兴的抬头盯着他看,嘴里的筷子被咬的凹凸不平。

他咽下饭,笑着说:“想什么呢,那么入神,筷子都要被你咬断了。”

苏沫被连亦拉回思绪,她在想,怎样才能让这个独一无二的男生属于自己,心里隐隐有些快乐。

03  你一定要幸福,但是不要让我知道

苏沫会参加连亦的婚礼,只因为当初一句承诺,她参加了他的婚礼,只是不能站再他身边了。

人生就是由太多意外组合而成的,这点我很赞同,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要学会去接受。

曾经苏沫曾经也以为她能跟连亦白头偕老,可还不是分开了。

苏沫回想起她跟连亦曾经的种种,有时候做梦都会笑醒。

苏沫参加英语演讲,输了比赛,她坐在草地上,把头埋进膝盖里,久久没有说话。

连亦拉起她的手便跑:“不就输了个比赛嘛,你至于把自己搞的那么悲伤吗,走,带你去个地方。”

在一条还没开通的公路上,连亦躺在路上看着天上的星星,他说,这条路上不会有车来往,拉着苏沫在这看了半夜的星星。

远处隐隐传来汽车的声响,他们都以为是经过旁边道路的车,直到声音越来越近,苏沫从地上坐起来看到前方的车灯,拉起连亦就往旁边跑。

然后看着对方狼狈不堪的样子,两人都开怀大笑,那时他们疯狂的恋爱,连老师都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连亦跟她说分手那一天,苏沫表现的很冷静,当连亦转身那一刻,她哭成了泪人,她存封了所有关于连亦的物品,只是经常还会再想念。

苏沫收到连亦请帖的时候,她烂醉如泥,拨通连亦的电话,稀里糊涂说了两个小时,说相遇,说学习,说相爱,说以前的一切,第二天看通话记录,发现原来只有七秒钟。

她说:你是我爱上我第一个男人,你一定要幸福,但是不要让我知道。

苏沫迷迷糊糊的睡去,耳边又似乎响起连亦那迷人的声音:“我以后的新娘就只有你一个。”

苏沫想伸手去抱连亦时,触碰指尖的都是冰冷的空气,她醒来,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有点刺眼,苏沫下意识的用手挡住。

她看着指上的戒指,浅浅淡淡的笑着,心却开始一点点的下沉,沉入时光的缝隙。

那是连亦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即使分开了,苏沫也从未摘下过。

04 如今我将你还回茫茫人海,至此流年各天涯

失去比拥有踏实多了,可以痛痛快快的哭湿枕头,不知不觉灰灰沉沉地睡去,不用每天说早安、晚安,不用每天都等着对方的消息回复。

在婚礼过后一个月的同学聚会上,连亦听朋友说,苏沫回去哭了一天一夜,她扔了所有关于连亦的东西,连同记忆也不想要,说自此以后不再认识他。

那天连亦喝的酩酊大醉,像是丢了什么似的,拿着酒瓶边走边喝,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苏沫的家门口,他拍着门大喊苏沫,可是苏沫没有给他开门。

连亦在苏沫家门口坐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才落魄的离开,可苏沫也靠着门陪他坐了一夜,他们只隔了一道门。

连亦离开,苏沫说:“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两件事,一件是时间耗尽了我对你所有的爱,另一件是很久很久以前遇见过你,也谢谢你的余生请多指教。”这是苏沫给连亦发过的最后一条短信。

苏沫离开了,登上了去国外的航班,离开伤害过她的人,伤害过她的城市,重新开始她的一切。

多年后,苏沫回来,站在人潮拥挤的街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