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4 字号:

从水果店出来,吴不动像是丢了魂的野鬼,在马路上游荡,他不知道去哪,也没想去哪。他低着头,就那么一直走着,走了一下午,走的浑身酸痛,他抬起头,看到了人民公园,就朝人民公园走去,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他低着头,看着脚下地砖,地砖排列在一起,竟组成了法西斯的标志。

时间在缓缓的流逝,吴不动看着那地砖的缝隙发呆,不知不觉,那地砖的缝隙竟变得模糊起来,吴不动抬起头,看着公园外面的人流,他竟产生了一种错觉,他觉得马路上所有的人和车像是都被什么东西吸引着,无法自拔,他们现在都在朝着吸引他们的东西走去,匆匆忙忙,为了尽快到达他们想要去的地方,走路的人会厌烦那些挡在人行道上的汽车,那些汽车也会朝走的慢的汽车拼命按喇叭。这个地方就是家,吴不动这么想着,他是所有人生命的意义,其中也包括吴不动。但现在,别人的家还在,他吴不动的家却没了。

吴不动无法原谅自己,他竟害死了自己的父亲,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去,或者说,是他吴不动,一点一点的逼死了他的父亲。现在,吴不动的脑子里再次浮现出他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听到他父亲慢慢的拧开药瓶的情景。吴不动整个人都崩溃了,情绪开始失控,吴不动眼睛直打颤,他觉得自己的样子肯定很可怜,他站起身来,朝北面走去,他走到了人工湖,感觉好一些了,人工湖的湖边也有长椅,吴不动坐在长椅里,他低着头,地砖的缝隙已经看不清了。

吴不动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他一直想着,下面该怎么办,他想得头疼,也没想出一点头绪。吴不动向前探着身子,双肘放在大腿上,两手托着下巴。他感到很疲惫,从来都没这么疲惫过,他觉得他失去了所有,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渐渐的远离他。

吴不动用手捂着脸,呜呜的哭了,泪水从他的指缝里流出,流到了手背上,流到了袖子里。

“哗哗!”吴不动听到一堆硬币碰撞的声音。

吴不动拿开手,在他的面前,是一个白色的饭盒,饭盒里面全是一元硬币。吴不动抬起头,一个老乞丐正站在他的面前。

吴不动吸了吸鼻子,朝他老乞丐摆了摆手。吴不动以为那老乞丐会离开,没想到那老乞丐并没有要走的意思,他站在那一点都没动,又晃了晃手里的饭盒,样子无比坚定,像是要不到钱,就要和吴不动同归于尽似的。

吴不动不想招惹这老乞丐,他老实说:“我没钱。”

老乞丐又晃了晃手里的饭盒,样子很生气,像是再说,我都在你面前低三下四的晃饭盒了,你怎么好意思不掏钱!

吴不动摸摸身上的口袋,摸出了一个一元硬币,扔进老乞丐的饭盒里。吴不动以为老乞丐会转身离开,没想到那老乞丐又晃了晃手里的饭盒,还是不满意,不过他脸上的愤怒消失了。吴不动的硬币被老乞丐晃到了饭盒的底部,像是担心吴不动会反悔,现在吴不动要想要回他的硬币,他已经找不出哪枚是他的了。老乞丐盘腿坐在了吴不动的面前,把盛着硬币的饭盒放在了他们两人中间的地上。老乞丐的一些列举动让吴不动看不明白,吴不动正想发问,却被老乞丐抢了先,老乞丐声音很小,像是很久都没有喝水了,也没力气说话,他轻声说:“你坐在这干什么呢?”

“没事。”吴不动说。

老乞丐像是对吴不动的回答很满意,点着头说:“看出来了。”

吴不动疑惑的说:“你看出什么?”

“难道你不是来这投湖的?”

老乞丐一句话说的吴不动浑身一哆嗦。自杀?吴不动在心里想着,对目前的自己来说,绝对算是一条出路,如果我死了,这世界上的所有问题就都解决了,所有的烦恼都没了。吴不动摇摇头,说:“不是。”

听吴不动这么说,老乞丐的样子像是也轻松不少,本来挺直的身子,现在也弯了。老乞丐说:“我还以为你是来自杀的。”说着,老乞丐从口袋里摸出半根香烟,用打火机点上。他吐着烟,抬了一下夹着半支烟的手。“不好意思,我就这半根。”

即使是这样,吴不动还是恭敬的说:“没关系,我不抽烟。”

老乞丐挤出一脸的忧愁,说:“我经常在这一块转悠,见到过许多投湖自杀的人。”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有年轻的,也有年老的,没有中年的;反正不是年轻的,就是年老的。”

年老的可能身患重病,那些年轻的为什么投湖呢?吴不动情不自禁的想着。

“我跟好多自杀的人都聊过。”老乞丐深抽一口烟,香烟还剩一点,他不舍得扔。“几乎每一个人我都问过他们相同的问题,你们为什么自杀?”

“他们怎么说?”

“他们都说活着没意思。”

没意思?吴不动想,为什么不找点乐子呢?

“其实仔细想想,活着确实挺没意思的,像我,每天起早贪黑的干,可最后的结果还是吃不饱穿不暖。人终究要死,如果生活很痛苦,那为什么不让死亡来得更早一点?那样岂不是更轻松?”

“早死早超生。”吴不动想也没想,说道。

“你是说轮回?”老乞丐摇摇头。“我根本不相信什么轮回,我觉得人死了,就会变成脚下的泥土。”

吴不动忍不住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泥土,黑乎乎的,以前从来不觉得,现在他忽然觉得,这脚下的泥土,都曾经是鲜活的生命。

“人的一生毫无意义,不仅是人的一生,所有的一切都毫无意义。”老乞丐抬头看着天空,天空一颗星星都没有,也可能有星星,只不过全都被雾霾挡住了。“在这地球上,我们的生命毫无意义,在太阳系,地球的存在又毫无意义,在银河,太阳系也不过是一粒尘埃。”

吴不动觉得确实是这样。

“如果我们能走出太阳系,走出银河,我还会觉得我们的存在有那么一点意义,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地球就好比是个子宫,而我们就是生活在子宫里的细胞,我们无法离开这子宫,因为我们的一切都是以适应在子宫的生活而发展的,包括我们的身体,我们一旦离开子宫,我们就会变得无比脆弱。地球就好比是个流放地,我们被困在这里。”

老乞丐在吴不动的面前一直不听的说,前面两句还听了进去,后面的话虽然也在耳边响着,不过吴不动根本就没听进去,像是看电视按下了静音键。吴不动开始认真的思考死亡的问题,或者说是自杀的问题,他一直都没想过自杀,不过现在经这老乞丐一指点,他忽然觉得,如果现在自己自杀的话,真不失为一个好想法。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吴不动活在这熙熙攘攘的都市,感觉就像是活在一个孤岛。

“我曾无数次有过要自杀的念头,有好几次我都翻过了栏杆。”老乞丐用下巴指着吴不动身后的栏杆。“我不会游泳,我知道,我只要纵身一跃,就离开这世界了,可每次都是在栏杆的后面想好多,越想越想放弃,我只是单纯的觉得如果我现在就这么死了有点遗憾。”老乞丐每说一句都要想上半天,他斟酌字句的样子让吴不动厌恶!

吴不动站起来说:“死就死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说着,吴不动纵身一跃,跳到了河里,很快,吴不动飘了起来,刚才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

看着吴不动的尸体,老乞丐失落极了。老乞丐轻轻的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一巴掌,算是责罚,打完,他趴在栏杆上,喃喃的说:“你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为什么不早说呢?”说完,老乞丐又看着吴不动的尸体,不满的说:“你都要死了,要钱有什么用?为什么不给我呢?”许久之后,老乞丐决定结束今天的工作,坐在了长椅里,把饭盒里的金币都倒了出来,然后又一个一个的往饭盒里扔,边扔边数着:“一个,两个,三个,四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