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面前,我只是个逃兵

2017-11-25 字号:

从前,觉得世上有爱情,美的像水晶。北北喜欢它,就像喜欢年少时橱窗里的洋娃娃。想要,却没有资本,就只能撇撇嘴,摇一摇头,默默走开。

所以,当安朗出现在她面前,她从没想过,失去他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奢求过爱情。他们俩都是摩羯座,如此木讷的相爱着…


    初遇

“像皮”  北北小声的说…

他皱着眉头看向她,眼含询问。

老师就在安朗旁边,扫了一眼,然后看着他。而安朗毫无所觉…

北北:(。ò ∀ ó。)。她立刻低头看自己的卷子

安朗还在看她:( ・・)?

“不行,我不能让老师以为他在作弊!”北北想着,便抬起头,迎上安朗的目光。“像~皮~”说完她已经满脸通红。

安朗看到笑了笑。将像皮直接递到了她的桌子上。

而她只觉身后冷汗涔涔,北北是个乖孩子,考试从不做让人误会的事。但这一次,她觉得,她一定给了新老师一个坏印象。北北:(>﹏<)


      只觉欢喜

北北和安朗很谈得来,喜欢唱歌,五音不全,游戏废。

“有什么好玩的,打来打去,真无聊。”

“就是!”两个废柴看着血淋淋的“KO”不屑的说。

“I just wanna run~~~好听吗?”安朗睁着大眼问。北北:(๑• . •๑)“好听”    心里:(︶︿︶)(ಥ_ಥ)╮(╯_╰)╭

后来安朗突然很会唱歌,北北哭丧的脸说:“你唱的这么好,我怎么办啊?”

安朗说:“好听的只唱给你听,我就会这几首。”他的侧脸慢慢的变红,晶晶亮的眼里好像有星星,睫毛很长,又弯又翘,一开一合都挠的人心痒痒的。


——  恩……你……

有喜欢过的人吗?

—— 没……但有喜欢的人……你。


    意浓

安朗在炎炎夏日心甘情愿的不知跑了多少腿,北北觉得很幸福,但又觉得很不好意思,别扭的紧。

集体研学游的车途上,北北探出头,“都不来找我……”北北走到最后一排“睡着了啊。”

“注意,前面有拐弯,请同学回到坐位上,请站稳扶好。”北北艰难的向前走,一边吐槽着这语病。突然不知怎的被车子一晃,一下就栽在安朗身上。“恩~”安朗睁开来了眼。先是皱眉,微眯着眼看清了人后,又缓缓的笑了。说:“喂,你有点重啊~”

    日常

“老婆大人在干嘛?”

“看书。”

“小的寂寞空虚冷,请撩”

“……”

 

“安哥哥好,帮我抄下嘛~”

“娘娘有令,小的莫敢不从。喳~”

 

“我好困,书你背下,明天帮我(ง •̀_•́)ง加油,我睡了。”

“晚安,好梦,我会的,老婆大人((。ˇε ˇ。)。”


    危机

“清者自清,谣言止于智者。……”北北恨恨的打着字。她恨不得把手机摔了。她想让他吃醋,是的,她想让他有危机感,别跟班长走那么近,别天天让她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她想,让他哄她。所以,才会和另一个男生走的那么近。

北北躺在床上,看着没有星星的夜空:“好烦。”

她想到新年零点的满天烟火,还有瞒着父母偷偷在阳台接的电话。他说:“北北,新年快乐,我,想你。”鞭炮声很大,他喊的也很大,听的模糊,可她很开心,开心到睡不着。

她想到那天洗完了澡,突然接到的那则信息:“我在楼下。”

“我家?”

“恩。”

“10点了!我爸妈在呢!”

“你到阳台,我看看你。”

“不行!快回家吧。你家教不是挺严的吗?那么晚了。”北北看了看身上邋遢的睡裙,款式旧不说,几天没洗,都跟咸菜干似的。还有,站到阳台去,安朗那角度会不会看到底裤,再说了,她腿又长得不怎么好看…

她想到,闺蜜突然约她去游乐场,一大群人去玩,最后只剩下他们俩个,路上同伴们的挤眉弄眼。

但是现在……短信中,阴阳怪气的人真的是安朗吗?是在吃醋,她怎么觉得就是不舒服呢。

安朗不跟她说话了,跟的,只是再也不会主动找她了。北北觉得不就是冷战吗,谁怕谁?但另一方面,她找了关系不错的男生探探他口风。一无所获。怎么搞的?姐不伺候了!北北:(╯°Д°)╯︵┴┴

他突然有天没有来,老师同学到快放学才发现,北北早就看到空空的坐椅,但她谁也没有问。当闺蜜捣捣她,问她,她皱着眉头不耐地回了句:“我怎么知道。”

她在等他的短信,但还是…

“你怎么了?为什么没有来?”

“没事。”

“哦。”

第二天,第三天他还是没来。

“你到底怎么了?”

“生病。”

“严重吗,哪里不舒服?”

“真没事。”

“上面,下面啊(ಡωಡ) ”

“呵,我累了。”

后来他回来了,戴孝在手臂上,他很难过,北北知道,他很悲伤很悲伤,眼睛一直是红的,自习课上好几次摘眼镜擦眼泪。但北北很无措,很多天都没联系了,一来又是这种情况。而她什么也不知道 ,他没跟她提。不是生病吗?怎么戴孝了?

她很慌张,前所未有的慌张,她终于意识到安朗好像不一样了。他们之间像是,不曾熟悉…她也跟着很难过,但她却一点也表达不出来,她不会。不会纠着他刨根问底,不会温柔写意,不会抱着他哭。她甚至连一声:“你还好吧?”都说不出来…

 

她怕,她害怕他会觉得她像个泼妇,也害怕他觉得,北北已经不再是当年他喜欢的,那个嬉笑怒骂坦坦荡荡无所畏惧的女孩了,现在的她,很怕,很委屈。怕什么?委屈什么?大考临近,心里压得喘不过气来。刷夜的夜晚,明明是在看书,却不禁回想起和安朗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更在想哪一次没有做好,到了现在这种地步。

只是一个月,他们就已经形同陌路。

“安朗,你的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竟然还去打篮球,你不要命啦!”老班又在班上怼他,班级里知道他和老班都是互怼出来的感情,老班是一个快退休的倔老头。在别的同学面前都是抖s,一到安朗面前,就变成了抖m。或许对于有个性的好学生,老师真的会宽容很多,连缺点也会变成优点。跟情人眼里出西施是一个道理。北北又被女生缠上了,她们问她安朗怎么了。她很想哭。她想说他们早就没关系了,但是,北北说不出口。而他还是坐在教室的另一边,仿若咫尺天涯。

 

我不知道我长大了,很多事就做不出来了。其实,有些事,真的,很简单。但是,它又会因为时机的一点行将踏错而变的无比复杂。

凌晨3:58

在你心中究竟算什么,他好,还是他好,我不想再在乎,真的。我觉得好累好累

……

……

……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自私。我想走出有你的世界,所以,最后帮我个忙好吗?跟我说我不喜欢你,让我死心。

安朗给北北的分手信写了很长很长。在若干年后,北北能记住的也只有这么几句来自安朗的控诉和最后的祈求而已。

梦境1

模糊中仿佛听见有无尽的水声,波涛汹涌。天是灰色的。极目远眺,哀鸿遍野。这是末日。举目都是浑浊的洪水。梦境一转,北北竟身处唯一的一个小土丘上。而安朗抱着破烂的皮筏从身旁走过。她呢喃着:“安朗。”而他没听见似的走了。突然又一转。他躺在她怀里奄奄一息。他甚至不愿看她。北北知道这是梦,但无尽的悲伤,让她怎么也醒不过来。

梦境2

她是无上荣光的警察,再一次破获大案后,她带着镁光灯还没褪却的光晕投入了又一项机密的任务。地铁追踪,大海缉拿。最后,当对峙的最后一时刻。神秘的罪犯要求她一个人上去。是安朗。她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坐在栏杆上单腿曲起淡淡的说:“你还是不懂。”他慢慢化成点点萤光,消失了。

梦结束了,但北北还在哭;他说的对,她不懂,真的不懂。


以后的日子过的很慢,至少当时的北北是这么觉得的,而现在的北北又觉得那段日子像是唰的一下就过去了,没什么可回忆的.

后来……呵……也没什么后来了。

她会在隆隆的夜市里想起他

会在漫天飞雪的时候想起他

会在林荫漫步的时候想起他

她很想他,从经常到偶尔。

后来有段时间,再次意外的出现他的背影,北北在梦里做了很多事,但安朗怎么也不回头,从走远到模糊再到再也看不见。

最后的一次梦里,是在老旧的走廊上,他还是把背影留给她,而她什么也没干,只想把背影永远的记下来,可是越努力看,越模糊,她揉着眼,越揉就越想哭。

更模糊了……

她边哽咽地哭边委屈的想:“你能不能回次头,你以前都会哄我的……”

他停下了,慢动作般的转过了身,宠溺地笑了,一如初见。

她和他,隔了若干年,在梦里,隔了一截走道的距离。他们错过了,同时也隔着很多很多……

她也笑了,

梦醒了。

又过了很多年,她无意看到一张照片,人群中,一个小女生偏头看着来往人群,在她后面一个男生在人群中看着她,他笑的很好看,那是当年的他和她……那一天,漆黑的夜里,只有手机屏幕的白光,北北捂着嘴,泣不成声。


作者后记 : 是感动,是喜欢,是愧疚,是不甘心,我真的已经分不清了,北北和安朗的故事,写的时候,我的初衷是让北北做出当年与我相反的举动,然后顺其自然看故事走向,给北北安朗一个最好的结局,但做不到,当回忆涌来……那种酸楚感,根本写不出后期可能的相濡以沫,岁月静好。

不过,都过去了,不管是安慰自己,还是什么,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会放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