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阱里的女人

2017-11-27 字号:

顾林伟死了,悄无声息,据说死于心梗。

孟慧文多少是不信的,昨天下午在单位的时候顾林伟还在楼梯口向她点头微笑,他一贯地儒雅绅士,不外露一丝多余的情感!顾林伟愈是这样,孟慧文便愈是喜欢他,她觉得这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

孟慧文和顾林伟在一个单位上班,他们是同事。顾林伟死了,顾林伟的追悼会,孟慧文本是不想去的但她管不住自己的心,末了还是和同事一起去了!当和遗体告别时孟慧文再也止不住心里的伤悲竟哭出了声,这是她有生之年最后一次见这个男人,她以为自己这一生唯一爱的男人。

顾林伟的表情很平和,一副睡着了的模样。孟慧文很想再多看他一眼,可她还是像以前很多次一样从他身边轻轻地走过。看似的不着痕迹地走开,孟慧文的心却痛的不能自已,眼泪像决堤的河水连她的肩都耸动着。这让旁边的同事多少有些尴尬,女人们揉眼睛,男人们捏鼻子!

孟慧文的伤悲并未逃脱顾林伟妻子南云的眼睛。这些年南云一直怀疑顾林伟有外遇但她始终抓不住把柄,且顾林伟待她一直的不热不冷。就在此刻看着顾林伟这个哭得悲痛欲绝的‘同事’,南云觉得自己心底的谜团快要打开了!南云刻意走到孟慧文身边拍了拍孟慧文的肩膀:“妹子,我家老顾是个好人,节哀顺变吧!”

顾林伟死了,南云却并不悲伤,按理说她自己死了丈夫该伤心的。南云还是像平日一样极其冷静,她平静的像一池死水已被风吹不起涟漪。孟慧文却是泪眼婆娑,极度哀伤的模样。

2

南云和顾林伟是大学同学。年轻时候的南云长得很漂亮,是校花。追南云的男同学很多,可她独独喜欢上了宋卫东。宋卫东家在山区,毕业分配那年宋卫东为了留到城里背叛了南云娶了他现在的妻子。就在这时候南云发现自己怀孕了,宋卫东的背叛和怀孕的事情让南云想到了自杀。

就在南云准备纵身跳楼时,顾林伟拽住了她。一直对她漫不经心的顾林伟救了南云并把南云送到了医院,理所当然地顾林伟被误认为南云的男朋友,医生告知了南云怀孕的事情。

南云当时怨恨顾林伟救了自己:“你为什么救我?”南云大吼着:“我这样活着,怎么有脸见人?男朋友不要我了,我自己又……”南云大哭,顾林伟低下头思考了一会儿:“你嫁给我吧!我们结婚!”

南云当时愣了,在她面前有两条路:一是堕胎,二是嫁人。这个她考虑过,可她嫁谁?肚子里怀着另一个男人的孩子。在她自杀以前想过堕胎,可孩子已经有胎动了,她舍不得;她也想到了曾经追求过她的那些男生会不会娶自己?南云的答案是不会!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顾林伟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要娶自己,这让南云竟有些措手不及。当然和宋卫东比起来,顾林伟长相不如宋卫东但他是学校里有名的才子。现在的自己还能去挑别人吗?能嫁给顾林伟这样的男人也是系里无数女生所向往的。

于是南云嫁给了顾林伟。他们的婚姻并不幸福。南云也想着和顾林伟结婚后好好地谈一场恋爱但是顾林伟总是以累了为由不给她交流的机会。他们虽然是夫妻和大街上走的陌生人差不多。结婚多年,顾林伟记不住南云的生日,他们更没有结婚纪念日!

这样的婚姻维系着很痛苦,可南云却从未想过离婚。结婚不到半年南云生下了她和宋卫东的孩子,那是一个很漂亮的男孩。南云想和顾林伟也像别的夫妻一样出去转街买东西,趁机加深一下夫妻感情。她看到了一件衣服想去试试,顾林伟点了点头示意她去试衣服,他自己帮南云看一会儿孩子。

可就在南云试完衣服出来却不见了顾林伟和孩子。她转遍商场发了疯似的找,终于找到了顾林伟却不见孩子。顾林伟一脸的沮丧:“南云,对不起,我就转身看了一下旁边,孩子就不见了!我,我……”

:“你说什么?”南云拽住顾林伟的衣领:“孩子不见了?”南云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流,她的目光慌乱,那一刻她的世界乱了!那天南云疯了似的在街头跑,只要看到推婴儿车的人她必冲上去看看,然而孩子终是不见了。南云报了警,她要寻着自己的孩子。

晚上南云回到家里,顾林伟已做好了饭菜在等她回家:“南云,先吃饭,吃了饭才有力气,我们明天继续找孩子!”

:“顾林伟,是你故意的吧!我儿子不是你亲生的,是你故意给我弄丢孩子的,是你和人串通好的吧?”南云歇斯底里,顾林伟当时愣愣地看着南云:“南云,你怎么这样想我?我已经报警了,如果我是故意的,我去报警干什么?”

南云大哭,哭着指着顾林伟:“顾林伟,你听着这辈子你不把我儿子给我找回来,我跟你没完!”

因为孩子的事情,南云恨顾林伟。她有几年的时间都在外面找孩子,和顾林伟的婚姻形同虚设。当夜晚回到那个家里,家比冰窖还冷。顾林伟开始总是值班,他不去面对南云也就没有那么痛苦,毕竟孩子是他弄丢的,他又不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南云怪他,开始顾林伟还申辩到后来直接低头不语。

结了婚的宋卫东并不幸福,他的老婆总是揪着宋卫东靠自己娘家人才有一份好工作的事情不放。当着人的面在宋卫东面前喝五吆六让宋卫东很没面子。同学聚会,宋卫东和南云又见了面。他们各自的婚姻都不幸福,随意地交谈了几句话以后又开始相互联系,当然南云知道宋卫东是个什么人,她想报复顾林伟,于是南云和宋卫东又旧情复燃!

这时的宋卫东已经是主任了而顾林伟还只是一个小职员。很快的宋卫东和南云的事情被顾林伟发现了!顾林伟没有和南云说什么直接去找了宋卫东,结果不出一周顾林伟被提升当了科长。

南云知道宋卫东不可能和自己老婆离婚娶自己,她以顾林伟把自己孩子弄丢了为由让顾林伟无法在自己面前提出离婚二字。凭女人的直觉,南云知道顾林伟在外面绝对有女人。当然她也想找到把柄整治顾林伟,可顾林伟太谨慎,没有让她找到任何把柄。他们夫妻快二十年互相防着、怨着,恨着。顾林伟突然得了心梗,南云当时着急地拨打了120,但是她发现晚了还是没有抢救过来。

顾林伟死了,南云不伤心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她恨了一辈子的人突然没有了,让她的恨竟无处落脚!主要是她的儿子还没有找到,南云想到了在顾林伟追悼会上哭得伤心的孟慧文。

3

孟慧文调到单位上班的时候已经和前夫离了婚。她依然是个美丽的女人,眉目间多少有些清愁,说话又从不大声,况她外表温柔,性子拘谨!刚到单位自然受到单位里一些‘老’员工的欺负,比如值日,有一个月一直是孟慧文值日。

这件事让顾林伟发现了,在单位的会议上直接批评那些人连值日的事情都推给别人更别说工作上的事情!从那一天起,孟慧文多看了顾林伟一眼。这个科长很斯文,眉目之间有着正义感且他谈吐幽默,在言谈之间能听出来是个博学的人!

顾林伟对孟慧文这个新来的同事也有着好感,觉得看着孟慧文让人觉得暖暖的。他看惯了南云的冰冷,好似孟慧文就像春天一般,顾林伟喜欢上了孟慧文而孟慧文又何尝不是?

很快的,顾林伟和孟慧文偷偷地好了!因为顾林伟是领导,平日在单位他们除过工作上的事情很少说别的话语。在单位的楼梯口、通道相遇孟慧文会冲顾林伟点点头:“顾科长好!”

顾林伟会礼节性的微笑:“小孟来得早啊!”他们在彼此的笑意里寻找那份温情。顾林伟对孟慧文说:“只要我对你微笑就是在表达我喜欢你!”

孟慧文也质疑顾林伟:“既然你的婚姻已经那样了,为什么还要维持?”

顾林伟会回答:“慧文,我欠她一个孩子,等她的孩子找到了,我就和她离婚!”

顾林伟也给孟慧文介绍过对象。因为有一次孟慧文晕倒了,无人送她去医院;孟慧文性子懦弱被别人欺负了,他不能挺身而出……

孟慧文却不愿意,她死心塌地地掉进顾林伟的情网里。顾林伟便抓住自己和孟慧文在一起的分秒对孟慧文好,他对孟慧文说:“也许今生我对你只能这么好了,有一天我得看着你披上嫁纱嫁给别人,这是很痛苦的事情!”

孟慧文握着顾林伟的手:“老顾,我们生个孩子吧!反正你也没有孩子!”

顾林伟会笑:“说傻话呢?南云很精明,她若知道你我之间的事情不会放过我们的。”

:“大不了就是离婚啊!”孟慧文急了。

这时候顾林伟会如有所思地站起来吸烟,然后什么话也不说,或者叹息。这样的对话次数多了,顾林伟总是这样。

现在顾林伟死了,孟慧文的伤心是真的。顾林伟给她的情感比同龄的男人多了一重那就是父爱。孟慧文甚至渴盼着自己肚子里有顾林伟的孩子!

孟慧文跌入顾林伟去世的伤悲里不能自拔。她知道顾林伟一些秘密,因为知道她便愈是同情他‘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孟慧文接到了南云的电话:“出来见个面吧!”

孟慧文没有拒绝,她简单地换了衣服。她知道这个女人会找自己的,她会告诉南云一些事情。顾林伟曾经说过:“小孟,我终会老去得早,我欠了南云一个交代。有一天,如果我……希望你告诉她!我们被折磨一辈子了!”

4

南云坐在靠玻璃窗的位置看到了孟慧文招了招手,待孟慧文坐下,南云看了看孟慧文:“喝什么?你真年轻啊!很漂亮,老顾眼光不错!”

孟慧文先是愣了一下:“大姐,你这是说什么呢?”

南云微微地笑了一下:“其实老顾不在了,我心里也挺难过。我猜我们之间的事你大概是知道的,因为你们之间的事我也知道!”

孟慧文笑:“大姐,你怎么越说我越听不懂呢?他是我的领导。”

:“领导?难怪,你能和他在一起,你们都是懦夫。连自己的感情都不敢承认!”南云笑,眼睛里是满满的心机。

孟慧文站了起来:“大姐,逝者已已,你不该再这样说他!”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说他?”南云压制着心底的愤怒:“说他真好丢了我儿子还利用我爬上了科长的位置!”

孟慧文站了起来,南云拽住了孟慧文的衣袖:“他就没有给你说过关于我儿子的什么吗?”

孟慧文笑了笑:“他果然那么了解你!你恨了顾林伟一辈子,为了你儿子?出轨?冷漠?你为何不问问你儿子的生父?”

:“你什么意思?”南云注视着孟慧文,她并不恨这个女人。

老顾说过:“你这辈子都为你儿子活着,你恨他,可你根本就恨错了人!你该去问让你怀孕的那个人!”

5

南云打了数次电话才把宋卫东约了出来。宋卫东坐在光线最暗的角落还戴着墨镜看到了南云咳嗽了两声:“找我什么事?你该好好为你丈夫服丧!”

:“你说呢?当年为什么是顾林伟救我并主动要求娶我?我的儿子为什么丢了?”南云注视着宋卫东:“你要是不告诉我,就别怪我把你和我的事说出去,这样影响你的仕途!”

:“南云,你别太过分!我只不过是念在你给我生过孩子的份上对你好!”宋卫东彻底变了一副嘴脸。

:“你少废话,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南云固执地问。

宋卫东叹了一口气:“其实我和顾林伟上学的时候谁也没有服过谁,快毕业的时候他已经找好工作了,还是事业单位而我呢?我很有可能回到山村去,凭什么?于是我追求赖小斐,我成功了,工作上我顶替了顾林伟!顾林伟救你,开始想利用你说我作风有问题。谁知道你还怀了我的孩子,于是他娶你,因为你肚子里有我的孩子,他以孩子要挟我,我求我岳父给他安排了工作!”

:“后来呢?”南云注视着宋卫东,宋卫东笑了笑:“我不甘心他用我儿子胁迫我,于是我找人跟踪你们,终于我有机会抱回了我儿子!”

:“孩子呢?”南云问,宋卫东无奈地笑了笑:“顾林伟还是查出了关于孩子去向的蛛丝马迹,他来寻我,我让他当了科长!”

:“我一直生活在你们的阴谋里!顾林伟为了工作、升职,你为了名声、为了不被要挟,那我呢?”南云瞪着宋卫东,宋卫东站了起来:“你最不该生下那个孩子,他就是讨债的!我辛苦地,隐瞒着家里人把他养到十六岁,他和人打群架被,被打死了!”宋卫东说到这里流出了眼泪,南云知道关于孩子这个男人没有骗她!

南云颓然地坐到了椅子上,她恍然大悟:从顾林伟开始救自己时就设了一个局。说到底顾林伟因为宋卫东而仕途通达,宋卫东靠着自己岳父的人脉混得风生水起。到头来自己永远是那个最可怜的人,顾林伟不向自己提离婚是他心里有那么一丝内疚。男人的世界?南云突然明白了:只要有了江山何愁没有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