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放弃了

2017-11-27 字号:

“你不应该在垃圾堆里找男人!”

冬季零下七度的夜晚,一个身穿白色羽绒服的女人失魂落魄地走在茂林路十字路口的街道上。

电话里的人说出的这句话令她难以接受,她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冷了,她连说话的声音也在发抖。她也质问电话的人:“可是你呢?你不也是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吗?”

“我跟你不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了?”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秒,她长长地叹了口气,说:“电话里我们不要讨论这个问题,你现在在哪里?”

林北蕖看着前方的十字路口不知道往哪里走的她蹲了下来,听她声音似乎很难过。

“我在茂林街的十字路口,商雨,我不知道我该往哪儿走了。”

“好,你站在哪里不要走动,我马上就去找你。”

电话的人迅速地挂断了电话,林北蕖手里紧握着手机就这么蹲在马路边上。

一个、两个、三个过来马路的行人眼神诧异看着她从她身边经过。不知过了多久,林北蕖蹲的腿都麻了,商雨还没有过来。夜晚零下七度的上海很冷,风吹在人的身上像刀割一样刺入你的骨髓……

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大胆走近她的身边,他嬉笑着和她说着话:“美女,这么晚了你一个蹲在这里太危险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啊!”

男人眼神猥琐的在她身上四处游荡,耳边突然传来这么一句话,眼睛里目无焦点地盯着红绿灯看的她,冷眼瞟了一眼站在她右侧的男人,她冷哼了一声:“滚!”

男人见四周无人胆子越发的大了,他语气里尽是轻浮:“你一个小姑娘大半夜的蹲在这里真的太不安全了!大半夜的,你一个人蹲在这里可别把你给冻坏了,你如果是要等人的话哥哥我陪你等啊,来,上车里来坐坐吧,我的车里可暖和了。”

男人说着话就上手拉扯着她的胳膊想要强行拉她起来,林北蕖挣脱不开他的手,她的腿实在是太麻了,没挣脱一会儿她就被男人推搡倒在地上。瘫坐在冰冷的地上的北蕖全身都在发着抖,她朝男人吼道:“谁要坐你的车,你是谁啊,你没听见吗,我让你滚啊!”

男人似乎被她这句话呛到了,他往地上吐了口痰随即就被冰水凝固住了,他瞧着她狠厉道:“小姑娘性子够野的啊!”说着话的他上前就来拽她。

一辆路虎车经过,刺耳的车鸣声响起,车灯照亮男人的眼睛里,惊吓的男人松了松手。随即车门打开砰地一声车门又关上了,一个美丽的女人脚踩着高跟鞋快步跑了过去,她拿下身上的小包包来势汹汹地朝拉扯着林北蕖的男人砸去。

“艹,你是个什么玩意儿!”

男人被她突如其来的一顿猛打愣住了。他想要还手的时候,瞧着马路对面三三俩俩的人指着他朝他涌了过来,眼见情形不妙的他骂了一句脏话就赶忙驱车离开了……

“北蕖你没事吧!”商雨放下包包蹲在林北蕖面前担忧地询问她的状况。

在商雨面前的林北蕖周身褪去了防范的敌意,她朝她笑了笑:“我没事,还好你赶来了。”

“没事就好,刚刚吓死我了,走先上车吧。”拿起包包随意挂在身上的商雨伸手拉起她的手,见她不动,她疑惑地看着她道:“你怎么还坐在地上啊!”

林北蕖湿漉漉地眼睛里带有泪花,她不好意思地说:“我腿麻了。”

“……”

车内空调的温度调的很高,商雨开着一百码的车速飞驰在马路上,一时间,谁也没有先说话。红绿灯的路口红灯亮起车停了下来,商雨看了一眼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林北蕖,率先开了开口:“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我没有啊!”

“哦,那刚才是谁在电话里哭哭喊喊的?”商雨说出这话有些气恼,瞧着北蕖的头低得更低了随即她语气温和了下来:“你快跟说说你陆桑田又怎么了?”

“我和他…我们……”林北蕖想要说出口的话哽在喉咙里迟迟没有说出来。随着她的眼角的一滴泪落下,她哭着说:“商雨,他跟我说他不想结婚,他还说他不想要小孩……”

红灯跳转了黄灯,车内充斥着北蕖的哭声,商雨眉头紧锁地问她:“你怀孕了?”

“没有,只是,他跟我说这些让我很难受,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接受,我已经跟了他五年了,没名没分的跟了他五年了。你说他已经43岁了,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和我结婚而且他还说不想要小孩呢?”

北蕖说出这话的时候带着泪的眼睛红肿不堪,黄灯跳转到绿灯,车缓缓驶向前方。商雨手握着方向盘,目视着前方的路。她笑了起来:“男人到了这个年纪还不想结婚就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还没有玩够。北蕖,陆桑田就是个王八蛋,也就只有你这个傻瓜才愿意死心塌地的跟着他。”

听到这番话的林北蕖很激动,她吼道:“商雨,我不允许你这样说他!”

“好,我不说他。”

商雨也被她这幅模样气到了,车内的气氛不再平静了……

“那就来说说你,你说你是不是傻瓜嘛?你从20岁开始没名没分地跟了他五年,你都快过26岁了。陆桑田除了给了你一张有限额的副卡,带你参加了几个高档的派对,给你买了几个包包几件衣服几支口红之外,你得到了什么!你知不知道啊?你浪费了你最美好的青春,到来了你什么都没有捞到!”

林北蕖笑了:“我又不是为了他的钱才跟他在一起。”

她说出这话的样子很清高,她语气里似乎不屑听商雨说的这些话。

“是,你是不是为了钱。只是你能不能想一想你现在的处境!你现在是一个离开了他就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的女人,你不觉得很悲哀吗?”

林北蕖擦了擦眼泪,此刻的她很倔强,为了维护自己内心的自尊,她冷言冷语道:“停车,放我下去。”

“说你几句就说不得了!林北蕖,你能不能不要假装清高了。”

“我就是假装清高怎么了!”

商雨这句话成功地气到了林北蕖,她叫嚣了起来:你不也跟我一样吗?江淮不也是没给你承诺什么,他不也不愿意和你结婚吗?”

“我跟你当然不一样!”商雨平静地说:“至少我跟江淮是门当户对。而且我和江淮是从小就在一起了,他身边除了我以外也没有别的女人,还有,我知道他是爱我的。”

车停靠在马路一边,天空飘起了小雪花,车内的空气的温度冷了几分。

商雨说话的语气也缓和了下来:“你呢!你敢说陆桑田爱你吗?”

久久,林北蕖都没有说话,黑暗的天空中落下的雪一点一点的打在车窗的玻璃上,渐渐积累了厚厚的一层。

“北蕖,你不小了,趁现在还年轻你该回头了。离开他吧,你也该过一过你的人生了!”

商雨见她不说话也就不再说话了,俩人看着窗外飘落的大雪沉默了很久……

这一次,林北蕖似乎真的再考虑,也许她真的该过一过自己的人生了。

久久,冷静了下来的她抽泣了一声,她转过头看着商雨柔声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对不起,刚才是我太激动了。

“你不用说对不起,刚才我也对你发脾气了。”

林北蕖冲她露出一个笑脸:“商雨,这几天你就让我在你家静一静,让我自己好好想一想好不好。”

商雨见她这样也笑了,她细声细语地说:“好,你想住多久都可以。”

虽然冬天很冷但商雨对林北渠的关心,让她在这寒冷的夜晚得到了一丝温暖。

车窗上的雨刷刮下雪花,雪落入大地上。不一会儿,车子就缓缓驶入了一座小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