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淡风轻里看细水长流

2017-12-04 字号:

文/如烟小语

时光静好,与君语;细水长流,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想来这一生,总会有那么一个人,牵着你的手,将爱融入生命,倾一世温柔,与你一起待霜染白发,陪你看细水长流。

1

十二月的普吉岛,阳光明媚,风光旖旎。此刻,我正带着我心爱的女孩,吹着醉人的海风,欣赏着美丽而迷人的海景。

这世间的事,总是说不出个所以然,就像我单身了二十五年,却在来到这家新公司的第一天,就遇见了我生命中那个可爱的女孩。

我依稀记得,那天是报道的第一天,行政部的同事李生带着我去宿舍。我们一起进了宿舍楼的电梯间,彼时两部电梯都停在一楼。

李生按了一下电梯按钮,左边的电梯“咯吱”一声就打开了。

电梯里面竟然站着一位面容清秀的年轻女孩子,我看见她的眼里有点迷离。

女孩看电梯门一开,两只手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就要往外走,却在右脚迈出电梯门时,又往后收了回来。

我隐约听见她嘴里不自觉地嘟囔了一句:“怎么还在一楼?”

李生站在她旁边笑着问:“思彤,你刚进来吗?”

“不是……我刚才好像忘记按电梯了!”女孩低着头小声而羞涩地说了一句。

此刻,电梯里就我们三个人。李生和我听见她说的话,禁不住“呵呵呵呵”地笑了起来。

女孩听见我们的笑声,头更往下低了低,肩膀也因为害羞地笑着而轻微地颤抖着。

站在李生身后,我隐隐看见女孩左侧雪白的脸颊慢慢地爬满了红晕。一头披肩黑色长发隐隐散发着淡淡的茉莉花香。

电梯不一会儿就到了八楼。电梯门刚一打开,女孩就拧着手里的包快步朝前走了。

“思彤,我帮你提一点吧?”李生在身后朝她喊道。

“不用了,谢谢你。”此时,女孩已经走过拐角,只听见她甜美的声音回荡在楼道里。

“呵呵,这个韩思彤,最近总这么迷糊。”李生在我身边自言自语道。

“她也是公司的同事吗?”我好奇地转过头问李生。

“嗯,她是研发部的助理,大概比你早来四五个月吧。”

“哦。”我轻轻地点了点头。脑袋里悄悄地记住了,这个叫做韩思彤的女孩和她发梢上面淡淡的茉莉花香。”

2

“晓阳,你宿舍就在这里。”李生领着我站在了802房间的门口,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你隔壁801宿舍住了一个女孩,803和804宿舍没人住。李生指着旁边的宿舍跟我说道,“你自己收拾一下,我先回去上班了。明天早上八点上班,记得不要迟到了。”说完,他把钥匙递给我,转身离开。

我拿着钥匙,环顾了下房间。这是一间单身公寓,放了一张单人床,还有木制的书桌和衣柜。虽然简单,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我轻轻地打开了小阳台的门,一缕清风徐徐吹来,空气立马清新了许多。这是八楼,且前面没有房子挡着,空气清新,视野开阔。

我看着远处的风景,深深地呼吸着新鲜的气息,脑海里想的都是新的工作。

此时距离我上一份工作结束刚一个星期。我看着一望无际的湛蓝的天空,悄悄地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争取学个一技之长。

我在新公司的职位是生产部的储备干部。初来乍到,自然要花费更多的心思在工作上。

所以在勤勤恳恳上班了一个多月之后,我才终于如愿认识了那位可爱的女孩,韩思彤。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晚上因为厂里线路故障停电了,所以没有加班。

我回到宿舍楼下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的比较快,才五点刚过,天就慢慢地黑下来了。

因为全厂停电,宿舍楼一片漆黑,电梯也停用了。我正准备从楼道上楼的时候,一个柔柔地声音叫住了我。

一大片茉莉花海

3

“你好,请问你是不是也要去八楼?”

借着感应灯发出的微弱的灯光,我看见韩思彤正站在楼道门口。

“你好,我是到八楼,那个……一起走吧!”黑暗里,我看着她孤单的身影,静静地说道。

“好的!”她高兴地应了一声。

我能听得出她长长地吐了一口气,说话的声音也比刚才轻快了许多。

“你……是不是怕黑?”

我走在前面,试图打破这一刻的安静。

“呵呵,我胆子比较小,从小到大就怕黑。”韩思彤有点自嘲地小声地笑着说道。

“嗯,女孩子都比较胆小,我有个表妹也怕黑。”我轻轻地笑着对她说。

“呵呵,真的吗?”

“嗯,真的!她晚上睡觉,半夜总要跑到她爸妈的床上去挤。”

“不会吧?她今年多大啦?”黑暗中,韩思彤轻声地问我。

“不大。”我故弄玄虚地回头对她说道,“已经八岁了。”

“哈哈哈哈……”韩思彤听我说完,笑得乐不可吱,“我以为你表妹,该有十五六岁呢?”

楼道里没有开放的窗户,密闭的空间内,我隐隐约约又闻到她身上散发着的淡淡的茉莉花香。

八楼并不高。或许是缺乏运动,此刻才刚到六楼,韩思彤便不停地喘着粗气。重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地回响在楼梯间。

“要休息一下吗?”我沙哑着嗓音轻声地问她。

“不了,再坚持一会,我们马上就到了。”韩思彤喘着粗气小声地说道。

“嗯,加油!”我回过头给她鼓劲打气。

“终于到了,累死我了。”

黑暗里,我能感觉地到她心中欢腾的喜悦。

“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韩思彤,认识你很开心。”她的声音总是温温柔柔的,甜美得让人心生荡漾。

“思彤,你好啊,我是宁晓阳。”我笑着看着她说,“其实,我刚来公司的那一天,就认识你了。”

“啊,是吗?”

“啪”的一声,楼道的灯光就在这时亮了起来。

站在思彤跟前,我怔怔地看着她。

看着她因害羞又或许是因运动后微微涨红的脸,和额上冒出的细细的汗珠。许是我看得过于入神,又或许是想起了那次电梯的事。她不好意思地转过了头。

“我先回去了,明天见。”

看着她着急忙慌地从包里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我站在后面偷偷地笑了

“你好啊,韩思彤。”我在心里默默地说。

就这样,我认识了我心中的女孩。

4

接连上了半个月的班,每天都是加班到晚上九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

第二天是难得的星期天。早上,我还在床上做着春秋大梦时。梦里响起了“咚咚咚咚”地敲门声。一连串闹哄哄的声音把我从梦中拉了回来。

“宁晓阳,宁晓阳!”

我揉揉惺忪的睡眼,趴在床上沉思着。却听见门外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叫我名字的声音。侧耳听着像是韩思彤的声音。

我立马跳了起来,穿着条黑白格子四角睡裤就打开了门。

门一开,就看见思彤微湿的头发还在不停地往下淌着水,清秀的脸上挂着点点的水滴。身上一袭微透的粉色睡裙也沾满了水迹,隐隐地透出,里面白色内衣的蕾丝花边。

“思彤,发生什么事了吗?”看见了不应该看的东西,我急忙低头红着脸问她。

“我……我洗手间的水笼头坏了。”思彤站在门边一脸焦急地说。

“哦,等等,我拿个工具箱。”

“晓阳,那个,你记得穿下衣服。”

看着思彤脸上的一抹红晕,我这才发现自己还裸露着上半身。

“嗯,那个,不好意思啊!”我转身回房,打开衣柜门取了件白色T恤衫,又从书桌下面的柜子里找出了工具箱,然后飞奔到801宿舍。

门虚掩着,思彤这会已经换了身米黄色的连衣裙,正站在洗手间门边不知所措。

我大踏步地走进洗手间,一看,原来是洗手池的水笼头坏了,这会正不停地“滋滋滋”地往上喷着水。

我急忙蹲下来,找到洗手池下面的水闸总开关,用力一关,然后拿出工具来,把坏的水笼头翘开。

“思彤,你去大门口五金店,买个这样的水笼头回来。”我把坏的水笼头递给正站在一边看得出神的她。

“好。这给你,擦一擦。”思彤递给我一条干净的毛巾,便拿着水笼头,跑出了房间。

我走出洗手间,边擦着被水溅湿的头发和衣服,边环视着思彤的房间。不大的房间,却收拾得格外的温馨,粉色的被子床单,粉色的窗帘,米黄色的桌布。目光所及之处,不是粉红色就是米黄色。

小阳台的门打开着,微风吹来,门上一串金色的风铃发出一声声清脆悦耳的声音。我隐隐约约闻到一股香浓的茉莉花香。

循着香味走到阳台。角落边,两盆小巧的茉莉花正绽放着层层白色的花瓣,花瓣包围着浅黄色的小小花蕊。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显得格外楚楚动人。我禁不住在阳台的小板凳上坐了下来。

5

“你也喜欢茉莉花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思彤已经回来了,她悄悄地走到我的身边。

“嗯,我们老家,有漫山遍野的茉莉花。一到夏天,一片洁白如雪的花儿竞相怒放,浓郁的花香弥漫在天际间。”  我说着说着,仿佛又回到了老家,徜徉在一大片的茉莉花丛间。

“真的吗?以后有机会你带我去看看。”思彤眼里闪着光,仿佛已经看见了那漫山遍野盛开的茉莉花。

“好,一定带你去。”我伸出手接过她递过来的水龙头,指尖不小心触碰到她的纤纤玉指。

一瞬间,仿佛触电一般,一股暖流直涌上我的心房。我蓦地缩回了手,而她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脸蛋红得像颗熟透了的草莓。

这时,一阵微风吹来,轻轻吹拂起思彤长长的发梢,掀起了她的米色衣裙,裙角在风里微微飘动。

她抬手轻拂去脸上的发丝,嘴角挂着的那一抹浅笑嫣然,刹那间勾住了我的心房。似有一千只蚂蚁在悄悄地撩骚着我的心。

如果说,一开始我只是对思彤略有好感。那么,现在,我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她。

她就像我心中的茉莉花一样,清纯而又美丽。久久萦绕在心间。

6

那天,修好水龙头后,喝着思彤递过来的热奶茶,我悄悄地问她:“你有男朋友吗?”

思彤轻轻地摇了摇头,雪白清秀的脸上顿时泛起了一抹红晕。

“我喜欢你,我可以追求你吗?”我挠着头皮,红着脸,眼神坚定地看着她。或许开场白有点快,但是在这狼多肉少的时代,我不想错过喜欢的女孩。

”思彤,茉莉花的花语是忠贞、尊敬和清纯,你放心,我会好好地待你。“

思彤笑着看着我,静静地不说话,脸一直红到耳朵根。

后来我们终于在一起了,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恋爱时光,但是在一起的每一天,我足够关心她,呵护她,把她宠成了我手心里的宝。

我相信,思彤也感受到了我对她的真心爱意。

再后来,我终于带着思彤去了我的家乡,看着她在一大片的茉莉花海里,像条小鱼一样快乐地游来游去。那阵阵浓郁的花香,随风飘散,直到天边。

而此刻,云淡风轻,普吉岛二十五度的阳光温和的照耀在身上。我和思彤十指紧扣,慢慢地走在细软的沙滩上。看着一望无际的蓝色的大海,我们满心欢喜。

年少的时候,我们都曾对爱情有过很多的幻想,也渴望能成为爱情童话中的主人公。但是童话终究只是虚幻的。

能在似水流年里,将一颗心安放在岁月长河中,拥有一份平淡而细水长流的爱情,或许对我们而言,已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