屡教不改的民爱贷,改头换面的自融

2017-12-12 字号:

今天我要写的民爱贷是许多羊毛党特别钟爱的一家平台:民爱贷。

通过羊毛党,迅速提高平台交易量,为后续的品牌、融资等事宜创造有利条件,这件事无可厚非;只要资金链不断,平台愿意烧钱吸引用户,我认为谁也指责不了。

但是民爱贷的羊毛并不是来自它的自有资金,或者是平台的经营利润,而是来自于用户的投资,因为民爱贷涉及严重的自融。

民爱贷的自融并不是什么最新的新闻,早在今年二月,就已经有互金领域的自媒体爆出民爱贷涉嫌自融。

当时民爱贷平台上有借款企业名为上海鑫汉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汉贸易),其法人为周月卡,周月卡当时正是民爱贷的运营主体上海民爱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监事。

另一借款企业为上海卡惠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惠汽车)。卡惠汽车的法人代表是张高丰,张高丰同时担任上海项山投资集团(以下简称项山集团)的法人。而项山集团恰好是民爱贷的投资方,在不少报道中,民爱贷也被宣传为项山集团旗下产业。

被曝光自融之后,民爱贷并未直接回应,毕竟它的自融有着不容抵赖的证据。按照他们的计划,新闻报道的热度总是有限的,等过了一段时间,大家不再那么关注此事,他们再把敏感项目下架,民爱贷也就能够「浴火重生」了。

现在看来,民爱贷的确撤下了与鑫汉贸易、卡惠汽车相关的借款项目。就在我以为民爱贷已经洗心革面的时候,我却发现,民爱贷最新的几个借款项目同样存在严重的自融嫌疑。这简直就是在欺负投资者的智商,于是乎,深扒P2P(P2P818)决定再次曝光民爱贷的自融,给各位投资者提个醒。

以往的车爱贷都宣称自己以车贷和个人消费贷为主,但是民爱贷近期主推的是企业贷,收益率也都超出了行业的平均水准。

民爱贷对其借款企业的信息保密地非常好,打码打得颇有点面目全非的感觉。一般情况下都很难看到借款企业的全称。不过经过不懈努力,我还是有所斩获。

「民爱惠-企业投资项目SYCZ3M1701」的借款企业为**实业有限公司。

经过多番对比,我最终确定该借款企业全称为支朝实业(上海)有限公司,简称为支朝实业。

支朝实业对外投资了上海安民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民贷)。安民贷的工商记录显示,安民贷在2015年创办之初的法人代表是周文家,监事是周月卡。周文家也就是民爱贷的创始人兼CEO,周月卡曾任民爱贷的监事。接替周月卡监事职位的是宗富华,而宗富华同样接替了周月卡在民爱贷的监事职位。

(安民贷的工商变更资料)

支朝实业的大股东和监事名叫陈坚,而陈坚名下还有多个产业,其中尤以上海大壤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壤投资)和上海周壤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周壤投资)与其关系密切,就连注册电话都是一致的。

如下图所示,大壤投资与周壤投资有一共同股东:周月卡。由此可见,周月卡与陈坚之间存在着极为密切的联系。虽然已经不是民爱贷的监事,周月卡并未与民爱贷彻底脱离关系。目前,周月卡还担任上海民爱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民爱租赁)的董事长以及浙江民爱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民爱)的监事,民爱租赁的董事之一就是周月家,浙江民爱的董事长也就是周文家。

而下图则更为详细地展现了这几家公司之间的密切联系。

根据我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很明确地看到,民爱贷的借款企业与平台之间的确存在着极为密切的联系,借款企业极有可能与平台处于同一人或群体的控制之下。这不是自融,那什么才是自融?

一般来说,为了取信于投资者,P2P平台都会想尽办法来完善借款安全保障机制,无论是抵押也好,第三方担保也好,目的皆是如此。但是到了民爱贷这里,全都变样了。

在借款项目详情中,民爱贷民缺指出还款来源为两项:1.销售经营的现金流;2.公司账款回笼资金。而这其实也就意味着,投资者的资金并没有什么很牢固的安全保障,完全依赖着借款企业的经营状况和自觉性。

再结合民爱贷的自融,我赫然发现,民爱贷的算盘打得非常好。一方面,民爱贷通过关联企业将用户的投资款收归己有;另一方面,民爱贷通过丰厚的收益吸引更多的资金。至于说这些收益是从哪里来的,那自然就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许多人不太重视自融的危害,认为自融太过普遍。事实也的确如此,但是,深扒P2P(公众号:P2P818)还是要不厌其烦地说,因为自融的危害是根本性的。在民爱贷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如果借款企业与平台之间存在密切联系,平台同时还要支付给投资者丰厚的羊毛,那么在没有别的大额收入来源的情况下,平台只能「寅吃卯粮」,挪用投资款来还息,它的现金流势必是不健康的。到了某个极限点,平台出问题就是一件必然的事。请问这样的危害还不够大吗?

现在只能祝民爱贷的投资者好运了,我还是要奉劝一句:千万不要为了收益,损失了本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