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住着一朵黄花

2017-12-12 字号:

由上海开往乌鲁木齐的 Z40火车即将到哈密站,请下车的人提前整理行李,做好下车准备。

加米拉是她们班唯一一个提前下车的同学,但是她还是不动一一的望着她的同学发呆。

突然她看到了一个自己盼来的身影。她贪婪的眼睛似乎不想放过他的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个神情。他在火车的走廊里刷牙,随着他刷牙的动作,她的思绪已经飞到了过去。。

体育老师吹哨后接着就宣布说:高一(11)胜利!篮球场的中间放着 高一(11)班和高一(8)班的分数比,上面写着58:53。高一(11)班的学生开始欢呼了,加米拉也不例外。

“嘿”,加米拉的眼睛被一个娇嫩的手遮住了。,加米拉不用猜也知道她是唐努尔。

唐努尔放下她的手。加米拉这才看到她手里还领着一袋子的饮料。

她拿着饮料给了队长又是体育委员的达乌力。回来后并要拉着加米拉回宿舍。但是加米拉不想回去,唐努尔只好自己去了。

从比赛一开始加米拉的眼睛一直跟随者达乌力,他到哪里它就到哪里。

现在篮球场上的人也不多了,班里的其他篮球队员们差不多都走了,刚结束比赛又是累又是一身汗的达乌力还领了一袋子的饮料,但他很平静地拿了外套挂上肩膀就要走。加米拉从后跟上他。

终于鼓起勇气说:“篮球打的好好。”

“谢谢”

“打的累吗?你都一身汗,需要卫生纸吗?”并顺手递给他卫生纸。

他接过并说“谢谢”。

然后又说:“要么我帮你拿饮料吧”。

“不用了!”

虽是他无心的话但她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儿。她站住了,他却没回头也没等她直接回宿舍了。她在原地站了很久心里却默默地念拜伦的诗句。那天她自己也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宿舍的。

班会课老师说了关于上海高考改革的事儿。班里大部分人都选的是化学,生物,地理。因此高二(11)班不分班,而要让选别的课的同学跟本地生上。虽说不分班,但是班里的学习好的学生都跟本地生上学。一直是班里前十的哈森也是因为选了物理要跟本地生一起上学了。老师又说让那些要跟本地生一起上学的学生给家里写一封信。

下课后哈森来到加米拉旁边,戳她的背说:我不会写哈萨克文,因为从小收到的教育都是汉语的,所以会说母语却不会写,你可不可以帮我写一封信啊,给我的家人。

加米拉知道他跟达乌力一个宿舍,所以就说:“那个达乌力也不是会写吗?你为什么不让他帮你写呢?”

“到底帮不帮,不帮就算了!”

很明显哈森生气了,加米拉这才认真的说帮他写。

加米拉写着写着就在想万一写不好怎么办呢?如果他的父母看了以后会怎么想呢?她一直在担心这,担心那的,别人都去吃午饭了她一个人在教室里自言自语的写着抱怨着哈森没找达乌力来写。突然教室门开了,达乌力抓着篮球边哼着歌进来了,她处于敏感的把信藏好,假装在看书。他也进班以后安静地把球放好,来到自己座位趴下了。

随着优美的音乐学校的广播开始播放了,加米拉过去把广播关掉了,害怕会吵醒达乌力。但是效果并不见的好,楼道里还能听的到。加米拉又关掉了所有的窗户后无奈地回到了自己座位开始写哈森的信了。

突然门又开了,唐努尔兴高采烈地边喝着安慕希手里领着一袋子的东西,还领一份海报进来了。

加米拉又把信藏下,指着趴着的达乌力说:“小点儿声!”。

唐努尔放下海报,把袋子里的饼干,安慕希,香蕉给她并悄悄地说:“又没去吃饭,还不谢我,反而关心起他来了,想的真周到把广播都关了,我可不管啊,我还要听广播呢,我才不管他睡不睡呢,想睡就到宿舍睡吗,干嘛要到班里睡!”

这时加米拉一向认为睡着的达乌力突然起来去开了广播,又打开窗户说:“想开就开吗,想听就听吗,谁说我要睡了!”

边说着回到座位又趴下了。

加米拉赌气地掐了一下唐努尔的手说:“都怪你,都给你说了小点儿声,现在好了,不过谢谢你又给我送来了吃的,嘿嘿。”

“好了,不要再说了昂,我还要贴海报呢,你也吃点东西吧”

“好!”

于是她开始吃唐努尔给的东西了。教室里慢慢地人多起来了,她也不好意思再吃了,于是又开始写哈森的信了。

她在下午上课之前就写完并给他了。

“谢谢你啊,加米拉”

“你先别着急谢我呀,我可能写的不好”

“不会吧,应该写的好吧,要么我给唐努尔读读后再说?”

“别啊,早为什么没找她呀,到了现在才找她,有什么意思嘛,反正其他的交给你了,如果父母看了以后不懂得,你自己给他们解释吧”

“哈哈,我连内容都不清楚,到时候找你给他们解释啊”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脸一下子红了。于是逃避地说:“都是夸你的,大部分都是关于选课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时唐努尔突然过来凑热闹说:“你夸他什么了,他夸的地方多着呢,早知道我还帮他写了呢,我的字又那么好看,哈哈”

眼看就要考地理高考了,大家纷纷进入紧张的复习状态,然而达乌力却是个例外。当别人在忙着做高考的卷子时他却在想篮球,中午别人都早到教室开始午读,他却不来,一直在操场上打球。加米拉开始替他着急,却什么都做不了。她想找他说话,但没这个勇气。她想给他写匿名信但害怕他会知道是自己写的。于是晚自习结束后,她受不了了,她想去操场发泄,她没等唐努尔,也没给她打招呼就到了操场。

虽然也有人,但是黑乎乎的操场足够让这位胆小的姑娘陷入了恐惧之中。

“嘿,加米拉!”

她哆嗦了一下,转身就看到是哈森。

“原来是本地生哈森啊”

“怎么了,你也来跑不了?是不是心情不好啊”

令她感到惊讶的是都不在一个班这么久了,他还能知道她的心思。她不做声,只是跟着他。

“如果有什么想不开的事你就跑步把,也许跑完以后,会有不一样的想法,我们先跑四圈吧,跑完以后你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可以不告诉我。那么一起跑吧,保证会让你发泄!”

在有节奏的脚步声里她一直在想到底给他说呢还是不说呢,说自己喜欢达乌力,他会不会帮她呢。。。

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跑完了。

“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儿?不过不说也可以”

“那我给你说了以后就不要乱猜,这只是处于我的善良之心”

“那就说吧”

“就是你也是知道的,都快考地理高考了,达乌力却没有动力。。”

“哦,我知道了,你是看不下去了,想劝他却劝不了,是这样的吗?”

“差不多,你还跟他一个宿舍,难道看的下去吗?你想过要劝他吗?”

“但是,谁劝他都无所谓,重要的是他自己的觉悟啊,可能他还在迷茫吧,你先调整好自己,好好地为考试准备才是,至于他谁劝都没用,关键看他自己了”

他们聊着聊着就到宿舍门大门了,唐努尔在哪里拿着加米拉的书包等着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令她鼻子酸。在恍恍惚惚中她连书包都没拿。是她的好友帮她拿的呀。

他们三个简单的告别后,各自回宿舍了。

三个月后他们的地理高考成绩出来了,他们三个都是B等级,只有达乌力是 C等级。不过这个对他来说也是很好的成绩了。也令加米拉感到欣慰。

高中时代的最后一次暑假来临了。高二(11)班的学生都在火车上计划着暑假要到哪里去玩。

轮到达乌力时他说要到唐努尔她们家去玩。全车厢的人都开始起哄,只有加米拉最安静,虽是玩笑话,但她很难过。

不久就轮到哈森了,他说要到加米拉家去玩。

全车厢的人又开始起哄。

这时唐努尔又过来对着哈森大声笑着说到:“你是不是想到你们前世的故事了昂”

这时车厢的人都很惊讶地问到是什么故事。

唐努尔开始讲这个故事了。

原来这个故事发生在新疆解放之前。当时的哈萨克族部落间有一个美丽贤惠的女孩儿叫加米拉。有一个男孩儿叫哈森,他家穷,所以他跟随他父亲一直在一个有钱的“巴依”家干活来维持生活。哈森与加米拉互相倾心相爱。但是后来部落间的一个叫俊诺斯的少爷也爱上了加米拉,他决定强行娶加米拉为妻,并把哈森赶出自己的家。于是加米拉与哈森一起逃,逃到一个离家长很远的深山里过了原始人一样的生活。后来他们被一直追他们的人抓住,一起关进了监狱。后来哈森逃出了监狱,跟共产党的人一起回到家乡,救出了加米拉一起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最后唐努尔又开玩笑地说:“你们看多好的缘分,他们又在我们班重新要演哈森与加米拉的故事吗?”

这时加米拉飞红的脸遮不住半点儿的害羞。

这时哈森发现她的难堪用开玩笑的话来对唐努尔说到:“你是不是想着你跟达乌力没有前世的故事昂,没关系你们的故事是会成为前所未有的故事的”

这时加米拉抬起头认真的观察着她朋友脸上的变化。

但是令她惊讶的是她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她还是笑嘻嘻的抱怨哈森转移话题。

短短的两个月暑假期间哈森与加米拉都经历了与生死有关的挫折。

加米拉的父亲是帮忙给别人盖房子的。有一天他在盖房的时候房子塌了,他被埋在里头。送到医院后也抢救无效死亡。

就在加米拉失去父亲的一个星期前,哈森的父母和舅舅她们家里的亲戚外出时出车祸,舅舅他们一家夫妇都去世了,他的父母虽活着却都受了很重的伤。

十天后他从唐努尔哪里知道了加米拉她们家的事情。等他知道这个消息后他慢慢地回复平静,并想到加米拉现在不方便接电话也有可能没时间顾上看手机了,于是开始给加米拉写短信了,他相信她肯定能在回到学校前能看到他的消息。

父亲的一周苍期结束后,加米拉家也渐渐地开始平静,亲朋好友也渐渐地安慰好她们家后纷纷离开。

加米拉这才打开这七天里丢弃在一边的手机。

好多都是他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的安慰她的消息。

令他惊讶的是哈森也知道了这事儿。她的高中同学里只有唐努尔知道。她有点后悔告诉了唐努尔,让这件事被其他同学们知道了。不过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她慢慢地开始读哈森给她写的短信。短信内容是温柔的慰问与鼓励她继续到内地上学的话,最令她感动的是他给她说了他自己的遭遇,但还是很坚强的鼓励她,并对她说高三一起加油。她回复他,她会回到学校,并写了很多感激他的话。

回完信以后她的心无比的感到惆怅。她第一个想到的却是琵琶行中的名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第二个想到的却是哈森与加米拉的故事。

她有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想到哈森与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前世的那个故事,甚至想到自己和哈森会不会是他们的转世。又想到自己刚失去父亲自己在这里开始胡思乱想感到愧疚,狠狠地摇头,尽量的让自己从一切奇奇怪怪的想法中挣脱出来。

高三时哈森有一次被学校点名批评,原因是浪费饭菜严重。当别人指责他时,加米拉开始为他担心。

她也知道他可能有点过分了,但是想到他不怎么好好吃饭她开始着急。

她又一次鼓起勇气给他写短信说到:“虽然或多或少的知道你为什么不怎么吃饭,但是希望你能以后好好吃饭,身体是资本,好好照顾自己。”

有一次大冬天的,大家都穿的厚厚的要去上早跑。加米拉与唐努尔刚吃完早餐,把书包放好教室后匆匆忙忙地要去操场路上遇到了哈森,他只穿着秋季校服。加米拉很想提醒他穿厚一点。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心里酸楚的想着:我真没用!为什么这短短的暑假却改变了你和我。。。

这时唐努尔替她说话了,提醒着哈森多穿点衣服。

。。。

“加米拉!,快到哈密了吗?你为什么还没叫我,差点睡过去了,如果我醒来时你已经下车了,那我怎么办吗?”唐努尔眼泪汪汪的望着加米拉说到这些话时,她才唤醒过来并发现满脸都是泪水,她看到哈森已经不见了,前面站着她们班的人,都是过来跟她告别的。他们一个个过来跟她告别,她的舍友,还有唐努尔她们一直在找她的行李箱想帮她搬到车厢门口,但是她们一直找不到,加米拉自己也找不到,车厢里都在纷纷找着加米拉的行李箱。

“在这里!”大家随着声音,往右边的车厢门口望去。原来哈森已经把行李箱搬到哪里了,大家虚惊一场。

离别总是让人惆怅,她望着每一位送她的老师,与同学们,心里一万个不舍。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哈森和达乌力也下车了,达乌力先跟她笑着说保重,而哈森先笑后突然走向她并把她抱住,轻轻地说:“保重!”并把行李箱给她,她抓住了他的手不想放开,她多么想像现在一样一直抓着他的手,但是她必须得放开他的手,他转过身什么都没说一直盯着她的眼睛,她才说:“保重!”并松开了手,他又转过身,把手放入他的口袋里快步地进入了车厢。

“亲爱的,你给我好好照顾好自己,跟我多联系,保重”唐努尔狠狠地抱着她的闺蜜歇斯底里的说这些话后,慢慢地进入车厢内。进了车厢后还在跟她挥手。

她不忍心再看车厢了,她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往外面走去。

此时此刻的她还是不敢相信她已经与来自新疆各地的同学们已经分开了,在将来的9月份大家都会遍布全国各地,各奔东西了。

她又高兴与哈森独特的告别,这对她来说是很欣慰的事,第一次被喜欢的男生抱。但同时也感到酸楚,因为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与他这样接触了。

她又默默地念拜伦的诗句“当我们分手时/沉默不语/满含泪花。。。如果再遇见你/多年以后/我该如何称呼你/只好沉默不语/满含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