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好像见过你

2017-12-12 字号:

我好像见过你

(一)

不知为何,这几天蒲小碧总感觉不大对劲。她总觉得有人在跟着她,她也总是莫名其妙的忍不住打寒颤。

蒲小碧窝在沙发里,拿着手机点开微信,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视频。可是对方秒拒了。

皱了眉头又拨了号码过去,对方很快接起。

“老公,你在干嘛呢?”

“我现在在应酬,不方便,回来再跟你说。”

蒲小碧抿着唇,将自己埋在膝盖里。许久,她抬起头来,捋了捋自己凌乱的头发,来到梳妆台前,给自己画了一个精致的妆。画完后,又觉得乏了,她卸了妆,红色黑色卷在一起的卸妆棉像是油腻的肮脏,她去客厅找到了打火机,将它烧了,看着燃烧后的灰屑,蒲小碧又觉得很可笑。

她很担心自己会变成神经病。

安眠药已经吃完了。不过她现在很累,她相信自己很快就会睡着。

(二)

朦朦胧胧中她好像记得窗户没有关,窗外的风不停的将窗帘荡起,那声音让她无法好睡。她艰难起身,关好了窗户,转身寻着微弱射进来的月光仿佛看到了一个黑影。

她慢慢走过去,刹那间天昏地暗的白光,照得她晕眩,好久适应了过来。

睁开了眼睛,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只是那人面貌模糊看不清表情,只是隐约觉得亲切。

“你来啦。”他说。

“你是谁?”

“我……我不记得我是谁了,但是我记得你。我们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了,你还记得我吗?”

蒲小碧上前仔细辨认他的面目,他的容貌淡淡的很轻,透着书卷气,还穿着一声青色长衫,她抖着嗓音道:“我好像的确是见过你。”

“来,你跟我来。”他将手伸向她。

她握住他的手,触手生温,很暖和。

(三)

“这以前是我们的家。”眼前是一家豪门宅户,一双石狮坐卧两旁,门匾上上书两个大字“李府”。

“当时你正值韶华,我一见倾心,多希望可以娶你为妻。”

眼前突然出现了红绸鸾帐,红色的烛火在烛台上一下一下的跳动着,坐在床边上的女子,一身红妆,低垂着头,满面娇羞。

蒲小碧仿佛身临其境,竟能隐隐体会新娘子的娇羞心情,突然她想到自己和老公林越的新婚当夜,那晚她也是坐在床边梳理妆发,一颗心怦怦跳,无比幸福也无比紧张。

“不久之后我们有了孩子,我给他取了一个随你的名字叫做李清。我们相敬如宾,可是后来你越来越不爱笑了,你整日将自己关在屋中不愿意见任何人,包括我。”

那人突然望着蒲小碧,眼神里说不出的伤感忧郁,使她看在眼里心中竟也是缠绵优柔。

“后来父亲遭人栽赃弹劾,我们便随着父亲回到了乡下,守着田产度日,倒也是安稳足够。我见你心情也日渐好转,脸上笑容也越发明朗,便也不再谋求功名,只想与你守着薄田平淡过此一生。”

“既然如此,你有什么到现在都不能放下呢?”蒲小碧忍不住问道。

“静儿~”他突然一声低唤。

她心中猛然犹如雷击,胸腔中的悲凉忍不住化为清泪喷薄而出。

(四)

蒲小碧自从醒来后,便一直在回忆梦境中男子的样子,但是她怎么都记不起来。连续数天整个人的心情都抑郁伤心。朋友告诉她可能是沾染到了什么晦气,建议她去寺庙里拜拜,驱驱邪气。

她本不信鬼神,但是梦中所遇让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驱车前往寺庙,诚心拜见高僧,并将自己所遇告诉了他。

“前世之因造就今世之果,那人也不过是个痴人。这是一包安福茶,回家泡服,便可安神,一切都可放下。”

“可是……”

“哎,施主亦不过是个痴人。既然已是今日之果又何必去引前世之因呢?”

(五)

她还是饮下了安福茶。味道苦涩异常,她皱着眉头也压制不住欲呕的冲动。吐完之后,浑身舒爽。她趴伏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你不要害怕,不要害怕~”声音如此小心翼翼。

“我已经找到你了,很快我就要走了。只是走之前我想见见你。我很爱你,我多么希望你可以幸福。”

“到底发生了什么?”她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再见吧,这次真的是永别了。”

“好像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在石桥边,”蒲小碧脑中突然闪出了一些奇怪的画面,心中温暖愉悦,她笑着说:“石桥边上的柳絮如雪一般将地面铺了一层,我卖身葬父,你恰巧经过,我拽着你的衣摆不让你走。你的小厮见我衣衫褴褛,只是下贱贫民,将我踢倒在旁,而你却拉着我的手,将我扶起,葬了我的父亲,还将我领了回去。”

男子不敢相信的望着她,疼惜道:“静儿,真的是你?”

“你说你要娶我为妻,可是我有什么资格呢?你是当朝宰相之子,而我只是贱民。我们怎么可能在一起?对啊,我们为什么会在一起呢?”她头又开始痛了,她笑着问他,心情是甜蜜的。

“我本就是幼子,父母偏爱过多,万事随我,只要是我心爱之物,他们都会愿意给我。”

“对啊,父母如此爱你,饶是娶我这件事,竟然也允了你。”她使劲回忆着,“我们的孩子真的很可爱啊,他如此像你。”

“他更像你,”男子笑着回应,略顿道:“静儿,你随我去吧,来世我们做一对夫妻,不再有那么多遗憾。”

“来世?”她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你说过你会在奈何桥上等我,可是我没让你等,我也没有去找你。我是不想再见你的。”

“那是我们上一代的恩怨,我不怪你,我只想与你做一对永世夫妻,我都可以放下,你为何执迷呢?”

“恩怨?我们有什么恩怨呢?”蒲小碧像是在解难解的线头一般,心情突然焦躁了起来,突然眼前满目的血红。

男子将她怀抱在心口:“都过去了,这些都不关我们的事。”

“李相元~”像是轻轻吐出了一口气。

男子反应了片刻,才反应出来那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了,久到他自己都忘记了。

(六)

“你这个傻瓜,为什么还来找我呢?值得吗?”

“你可知,从我第一次见你时,我便决定永世娶你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