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3 字号:

左挑右选,她终于穿好了满意的衣服,然后将脚塞进一双尖头细高跟鞋里,对着镜子细细打量起来。

依然还是年轻,皮肤透着水润,眼睛里波光粼粼,红唇饱满,并没有因为变故而干瘪。

只是脚下的这双高跟鞋曾经被搁置了很久,已经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她脱下来找了块干净的抹布细细擦拭着,思绪却早已飞到今晚的约会上去了。

老爸正在客厅里看新闻联播,眼角瞟到正在发呆的她,不由得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忍不住催促起来:

“丫头!不是有约会吗?这都几点了,还不走?”

她一个激灵,鞋子从手里掉了下来。她有些慌乱,幸好离得远,老爸看不到她瞬间绯红的脸。她应道:“不急的,酒吧要八九点才开始营业呢!”

“酒吧?”老爸将手中的遥控轻轻放下,拿起一盒烟,掐出一支点燃,深深地吸上一口。幸好离得远,她也看不到老爸紧锁的眉头。

看到老爸突然不出声了,她有些忐忑起来,有点后悔不该告诉老爸太多细节。她开始犹豫该不该去。

老爸突然发声:“早点去吧,路上堵车。那个……少喝点酒,注意安全!”

没想到老爸会这么支持,她的眼里一阵酸涩。也难怪,有一年多没怎么出去玩过了呢,她都怀疑自己是否还存在与人交往的能力。老爸看在眼里急在心中。

不过今晚要见的这个男孩确实有点令她期待呢。

2、

他的网名叫青蛙,她的网名叫风儿。他们是在当年最火爆的QQ聊天中认识的。风儿很喜欢跟他聊天,在自我封闭的这段时光里,只有他可以打开她的心扉,畅所欲言。

聊的日子久了,她就越觉得不聊的时候是种煎熬。心噗通噗通地跳着,满屏的文字也填不满内心的那份空虚与渴求。

于是,风儿主动提出要看他的照片。对方沉默了片刻,调侃道:“你就不怕我是只大恐龙?”

风儿轻轻回了两个字:“不怕!”随后把自认为自己最好的一张照片发了过去。

青蛙发了个惊艳的表情过来,随后敲出五个字:“清水出芙蓉!”

风儿松了口气笑了。随即屏幕上又弹出一张照片,一个帅气白净的小伙子站在阳光下冲着她暖暖地笑着。

心跳在那一刻漏了一拍,风儿咬着唇,眼里充满了喜悦,手因为激动将一个键按压了下去,屏幕上出现了一连串重复的字符。她正慌乱地抠着,青蛙又发来一条消息:“我们见面吧!”

风儿呆住了,不知道如何回应。她的内心有个声音在尖叫着:“去见面吧!”另一个声音幽幽地探出头来:“相见不如怀念,小心见光死哦!”

风儿攥紧了拳头,她通红着脸,内心充满挣扎。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风儿把头一甩,回应道:“好,明天晚上吧?”

青蛙发了个大大的笑脸过来,然后敲上了某酒吧地址发送过来。

“酒吧?!”风儿的心按捺不住地狂跳起来。那不是精力过剩的年轻人肆意挥洒荷尔蒙的地方吗?这种地方见面会不会有些暧昧。

“怎么,不敢了?怕我吃了你?”青蛙发了个戏谑的表情过来,倒激起了风儿的斗志,她挺直身子敲击着键盘回了句:“为什么不敢?指不定谁吃谁呢,明天见!”

“那我们今天就聊到这里,早点休息吧!明天容光焕发地来见我!”青蛙弹出一行字,附着一枝玫瑰花和晚安的表情。风儿也回了个晚安的表情,其实她此时哪里睡得着,心里翻江倒海,万马奔腾。

3、

鞋子擦好了,时间也确实不早了。风儿穿好鞋子背上一个简单的小包准备出门了。临走她跟老爸打招呼:“爸!我走了,您早点休息,我带着钥匙呢!”

老爸眼睛继续盯着电视,冲着她挥挥手:“去吧去吧,注意安全!”

风儿突然想起高二的时候学校举办的联欢会,因为超过晚上十点,担心她安全的老爸大老远骑着单车,硬是把她从晚会中途接了回家。

可现在他怎么就这么放心呢?为父的心思只有风儿懂。她一扭身将门轻轻带上,立在门口片刻,深呼吸,将眼中的湿气驱散。

4、

的士很快就将她送到酒吧门口,司机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打量了她一下,接过钱一溜烟地开走了。

她站在门口,有些犹疑和慌乱。酒吧的霓虹灯眨巴着妖冶的眼睛,勾引着过往行人。激情澎湃的音乐嘶吼着,像个强壮的男人突然撕开背心,向路人展示健硕的胸肌,狂野而性感。

她却有点想逃离。这时手机响了,是他。

“喂,我已经到了,你快到了吗?”电话那头传来的男声很年轻还带点青涩。

风儿想起自己还没有问他的年龄。从照片上看应该跟她差不多大吧?而这声音却有点像刚过完变声期的学生腔。电话那头又重复地问着,风儿扯回飘走的思绪,连忙回答道:“到了,我在门口了呢!几号桌?”

一位性感的女侍指引着她走向他所在的吧台。远远地望去,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孩正襟危坐着,神态比较紧张。

为什么是戴着眼镜呢?照片里并没有戴啊,风儿心里疑惑着。但还是大方地走近并主动打招呼:“你好,你是青蛙?”

男孩慌忙站起来,喏喏地说道:“是的是的,你是风儿?”他走上前将另一张椅子拉了出来,很绅士做了个请的动作。

他们互相打量着,风儿先说:“你把眼镜摘下来我看看?怎么感觉跟照片不一样啊?”

青蛙呵呵傻笑了两声,摘下眼镜。凑近仔细一看,还真是照片中的男孩,风儿戏谑道:“你看起来年龄不大,老实说,你是不是在校学生?”

青蛙戴上眼镜,低头轻笑:“怎么会呢?哪有学生天天晚上陪着你聊天,而且还带你到这种地方来。我已经24了,刚参加工作。”

然后又试探风儿道:“老是说我年纪小,难道你已经七老八十了么?你这个样子分明就像个逃校女学生!”

网聊中的青蛙是个成熟逗趣、知冷知热的暖男。但眼前这个人一脸的稚嫩,还很拘束。一阵失落从风儿心头掠过。她开始疯狂思念网上那个嘘寒问暖和潇洒不羁的青蛙了。

她有些心不在焉,眼睛瞟着别处,淡淡地回答道:“你看走眼了,本姑娘已经30了,怎么样?叫姐姐吧?”

青蛙愣了一下,讪讪地顶了顶眼镜,突然没有了在网上热聊时的那股劲头。一时无话,空气里充满了尴尬。风儿有些后悔不该来见面,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

5、

青蛙倒也机灵,他冲服务生打了个响指,同时小心翼翼地问询风儿:“到了这里还是要喝点酒吧?网上聊天的时候你说过你挺能喝的。”

风儿扭头看了看周边,座无虚席,人影幢幢。离他们最近的吧台上坐着一对男女,他们已经在互相拼酒了。

也不能说走就走啊!风儿想,酒是个调节气氛的好东西,那就来几口吧。风儿冲着青蛙点点头。

就这么一来一往莫名其妙地喝了一打啤酒,有酒壮胆,两个人好像又找回了网上聊天的感觉,互相打诨、挖苦、宣泄。青蛙有了尿意去了洗手间。

风儿醉眼朦胧地瞟向邻座的那对男女,怎么只剩一个人了?不对,仔细一看,原来是那个女人被男人紧紧环着腰压坐在他的大腿上,男人正贪婪地向女人索吻。

两个人纠缠的姿态各种扭曲,最后女人咯咯笑着,将头往后一倒,男人趁机将嘴脸埋进了女人雪白的沟壑中。

风儿急忙收回视线,酒醒了一大半。脸滚烫滚烫的,喉咙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心里火烧火燎,身上有种痒痒的想被挠的感觉……

却刚好与上回座的青蛙对望。毋庸置疑,邻座的点点滴滴也被他尽收眼底。他热切地看着风儿,手紧紧抓着酒杯,象是要把它捏碎一样。

风儿一时不知所措。此时酒已喝光,桌上散着七零八落的空瓶子,有的卧倒流着口水。

青蛙顶顶眼镜,他有些语无伦次:“你看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我想……你觉得?……嗯?”

风儿完全没听到他在说什么?邻座的淫声浪语却一阵阵扑来。更奇怪的是,风儿居然一点都不觉得恶心,心底里反而有种隐隐的期待。

她望向自己对面的男孩,模糊中却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的脸。她冲着服务生喊道:“再拿一打啤酒来!”

青蛙一怔,出手阻止,不经意地抓住了风儿的手。风儿身子一震,象被电着了一样。青蛙手里充盈着满满的柔滑细腻,一时竟忘了松开。

邻座的男女拥簇着离开了,却将情欲这枚火种落下了,殃及池鱼。

风儿和青蛙就是被殃及的鱼。

青蛙吞吞吐吐道:“我们其实也可以,你说呢?”

风儿不动声色地抽回了自己的手。青蛙手里一空心也空了,他以为风儿生气了,赶紧找台阶。他慌慌张张地将桌上的瓶子一个个扶起来。

风儿轻叹了一声,低声说道:“我还想来点酒,喝醉才行,醉了你就把我带走吧。”

青蛙马上听出这句话的意思,大喜,忙不迭地又上了半打啤酒。

6、

喝完后风儿走路都趔趄了,青蛙陪她去了趟洗手间,在门外等着她。出来后她顺势倒在青蛙的怀里,任由他将自己带到一间宾馆。

不是没有尝过男女之情,只是最后一次也是一年多以前了。酒精激起了风儿体内的欲望,一股热流在腹股间游走着。

刚进宾馆,青蛙就从身后将她拦腰抱住,她半推半就地任由他摆布,情欲之火瞬间啪啪点燃。

但青蛙手法很生疏,不禁让风儿想起了《白鹿原》中第一次接触女人的黑娃,是小娥引领着他探索自己。如此,风儿决定把自己当成小娥,把青蛙当成黑娃,“睡服”他。

结束比想象中要快很多。

宾馆是双标,完事后青蛙洗了个澡睡到另一个床上。他用被子将自己捂得紧紧地,只露出一双眼睛,惶惑地看着风儿,好像之前是一个不小心失身于她了一样。

风儿却觉得索然无味,之前被情欲撑开的情绪现在一泻千里,空空然。她澡都没洗,穿好衣服,也没有再看青蛙一眼,径直离开了。

7、

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风儿坐在的士上,开着车窗,任冷风向她的脖颈灌进来。她觉得自己今晚的表现就是个不要脸的荡妇。

老爸应该已经睡了吧?风儿想。眼角湿湿的,她恨恨地对自己说:“现在哭有个屁用?!”

到了家门口,风儿轻轻地用钥匙拧开了门锁,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啪的一声灯亮了,一个人影从沙发上坐起来,这不是老爸么?

风儿喏喏地叫了声爸,心里充满了内疚。老爸睡眼惺忪地望望她,又望望墙上的挂钟,愣了一下。随后他将脚踏进拖鞋,假装随意地问道:“这么晚了,那男的怎么样?”

风儿换下鞋子,嘟囔道:“不怎么样!”http://www.0417rb.com/7864.html

老爸两手撑在沙发的边缘,佝偻着身子叹了口气道:“已经一年多了,你也该把他忘了,趁年轻再找个适合自己的,一辈子很长!”

泪水不争气地夺眶而出,风儿扑进老爸的怀里,抽噎道:“您不也忘不了咱妈吗?”

一年多以前,一场车祸夺走了风儿老公和母亲的生命,幸福在那一刻戛然而止。

不是风儿不想走出来,只是之前的幸福太深刻,深刻到难以释怀。

站在莲蓬头下,风儿一遍又一遍地搓洗着自己。她仰着脸任由水柱冲刷下来,侵入眼中,刺激着泪腺,大开闸门 ,如洪水般肆意奔涌。

回房,打开电脑,风儿在QQ群里找到青蛙的图标,毫不犹豫地把他拉进了黑名单。没有了青蛙的QQ感觉有些空荡和凄凉。

剩下的睡眠,连做的梦都是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