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巧,这也是我第一次结婚

2017-12-13 字号:

01

2014年9月29日

那天晴空万里,深秋的上午不冷不热,温暖的阳光洒下来,和煦的风吹着,真是舒服的想让人抻懒腰,美好的让人好想在那一刻就定格,让瞬间就变成永恒。

我和余平背对民政局的门口,余平假装惊讶的对我说:“呦,这么巧,你来这干嘛来了?”

我心想你这个不着调的余平,却还是配合他说:“我今天来结婚,你呢?”

“我也是今天结婚,是我第一次结婚,你呢?”

“好巧,这也是我第一次结婚。”

“那以后咱们多多交流经验啊!”看他一脸不正经的样子真是好欠打,我一把揪起他的耳朵说:“好啊,现在就开始交流吧。”

“别,别,媳妇别,外人看见我多没面子······”

就这样,我们开始了新婚生活,也开始了人生新的征程。

有空的话,两个人就一起吃早饭,晚上一定一起吃晚饭。用各种APP制定菜谱,下班直接去市场买菜回来,另一个人就帮忙洗菜。

周末要么各自约朋友,要么宅在家,平均分配家务,虽免不了总有耍赖的一个人,但在打打闹闹中还是会把家务做完。

一切都很美好,两个青年男女,新婚的样子。

02

2015年10月7日

那天是我们两个第一次争吵,而我们都觉得自己才是对的,想不通对方怎么变得这么不可理喻。

9月份我就和余平商量十一长假怎么过的问题,我说去旅行,他说旺季出去就是看人头。

我说那去国外吧,人肯定少点,他说国外机票太贵,还是省着点花钱。

我说那回家看爸妈吧,婆家娘家一家呆两天,老人肯定很高兴。他说算了吧,好不容易放假就想呆着,哪都不想去。

我心想那就算了吧,回家过年再回,旅行等以后手头宽裕些出门也是有底气,十一宅在家也没什么不好的。

结果从1号到7号,余平连门都没出过,我一个人早上起来做饭,洗碗,白天洗衣服买菜做家务,晚上还是做饭洗碗。

余平就跟个大爷似的,吃完饭往沙发上一躺,打开电视,拿着手机,让他出去买个菜他说他忙着呢,直到7号晚上吃完饭,我最终还是没压抑住我的脾气。

我洗完碗把厨余垃圾都收拾好,叫余平去把垃圾扔了,结果他用特别不耐烦的口气说:“你就下去扔了呗,这点小事还必须得我去做吗?你看别人家的老婆谁不是把家里弄得好好得,咱家怎么就非得我去扔垃圾?”

听他这么说,我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你什么意思啊,我让你扔个垃圾你就这么不耐烦,你知不知道放假7天你连门都没出,家里什么活不都是我干的?你说说谁家老婆不用老公扔垃圾,你说说我学习学习?”

余平不说话,依旧躺在沙发上看着手机,但看的出来他很烦躁。

家里出奇的静,虽然开着电视,但仿佛说的的外文,根本听不到脑子里去。

我一肚子的苦水就憋在嗓子眼,可他却不给我释放的机会。我越想越气,就自顾自说起来,“旅行旅行不去,回家回家不回,宅在家7天啥活都不干······”

“你能不能别磨叨了,家里有啥活可干,两个人也不出门不上班,也没什么换下来的衣服,现在就跟大妈似的,以后可怎么办?”余平说完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拿起个抱枕压在自己脸上。

听他这么说我真是不敢相信,这是我才结婚一年的老公,从前连炒菜都担心我被油溅到的人如今连垃圾都不能帮我扔,从前说我永远都是他的少女如今就说我像大妈。这人心变得也太快了。

我气鼓鼓的说:“刚结婚的时候你可不这样,这才结婚一年,你就······”

没等我说完,他突然吼起来:“你能不能别叨叨了,刚结婚时你也不这样啊,就你能变我就不能变,不就倒垃圾吗?我现在就去,你满意了吧?”说完就起身走向厨房,拎起垃圾往外走,用力的关上了家门,哄的一声吓得我觉得地都颤了。

我被气得不行,气自己吵架都吵不到点上,气余平怎么这么对我。

03

从那以后我们不咸不淡的过着,我也开始观察余平。

除了手机不离手外别的倒没什么,正常上班下班,偶尔加班但从没有夜不归宿。

闲下来我就会想他的手机里到底有什么秘密呢?越想越烦躁,但又没有机会去看他的手机。

直到2016年过年回老家,大年初三他的同学聚会那天,喝得酩酊大醉回来。

余平平时不怎么喝酒的,也就是公司聚会不得不喝的时候喝几杯,从没有喝醉的时候,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我把他扶回房间,简单的用毛巾擦了擦,又拿了垃圾桶放在旁边,想了想好像也没什么需要做的了。

这时,我想到了手机。我蹑手蹑脚的去翻他的大衣兜,拿出手机走到床边,小心翼翼的捏起余平的右手食指,轻轻的放在HOME键上,咔哒一声,心想我终于可以知道谜底了。

我迅速翻了手机里所有页面,发现除了微信和QQ就没有别的聊天软件了,但里面除了家人就是一些来往的朋友和同事,实在没找到可疑的女人。

我又迅速的查看了通讯录、电话记录和短信,同样除了家人就是同事朋友。莫非证据都被删了?我又看了看其他的软件,依旧没什么线索。我悻悻的把手机放回去,决定认清事实,就是白忙活了。

我坐在床边看着打呼噜的余平,心想他还是爱我的吧,至少他把证据都删除了,至少他还在乎,怕我看见。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雪,我想这婚姻就和天气是一样的吧,都是说不准。

04

2016年6月23日

余平终于提出了离婚,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外面有女人了,而且怀孕了,不能再等了。

我还能说什么?相恋3年结婚一年,本想等条件好些再要孩子,可与我朝夕相处的男人竟然让别的女人怀孕了?

我告诉他,离婚可以,必须他净身出户。可他竟然不同意,说养孩子需要钱,他要一半的房产。

我顿时大喊:“你哪来的脸要一半的房产?你已婚还搞大别人的肚子,你臭不要脸,我才不会便宜你和你那个贱人呢,还有那个贱种,我让他上不了户口。”

我拿起桌子上的玻璃杯,向他扔去,他没有躲,一下砸中了他的鼻梁。玻璃杯掉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摔得稀碎。余平的鼻子也流下两道鼻血。

我看着地上的玻璃碎片,心想真是应景,玻璃杯碎了,我的婚姻也碎了。我又看看余平,很想问他疼不疼,可想到他做的一切,又恨不得再扔一个玻璃杯。

他自己拿纸巾擦了擦,没说话,起身去拿了扫帚把玻璃扫起来,说了句擦地的时候注意点,别伤到手,就走了。

房子都要卖了,我还擦什么地。这是他第一次晚上不在家住,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眼泪止不住的流,又不敢大声哭,怕邻居听见,只好用抱枕捂住自己的头。

也许像只鸵鸟一样,就可以不悲伤了吧。

05

2016年9月29日

今天是雨天,秋天的雨很冷,炎热的夏季才刚过去不久就要穿上风衣了,不然抵挡不住北方秋天的风。想想这天气也是很应景,知道一对夫妻要离婚了,老天爷是觉得悲伤吧。

余平已经到了,他站在民政局门口,撑着一把大伞,穿着去年他过生日我给他买的西服,眼神呆滞的看着街对面。一辆私家车经过他身边时没有减速,泥水溅了他一身。可他没有发飙,只是朝自己身上看了看,然后就继续发呆。

“今天怎么没发飙啊,这可是你最贵的一套衣服啊!”我假装轻松的问。

他没回答,只是苦涩的笑了笑。

我为了避免尴尬想找个话题,“怎么不去里面等?外面还下着雨。”

“我怕你没带伞。”他自然的说了句。

我心里一怔,要不是努力克制,只怕眼泪就会夺眶而出。努力的告诉自己,这只是习惯,不是感情。

“我们进去吧。”

我们进去后,来到两年前同样的位置领取号码牌,只是这次是离婚的。

“没想到离婚都需要排号了。”他调侃道。

我知道他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可毕竟是离婚,气氛还是有些尴尬。

“房子按照现在的估价是90万,家具都是我家买的,就不算在内了。你的45万我过几天凑齐了就给你打过去。”虽然之前已经说好了,但我觉得还是再确定一遍。

“嗯。”

气氛再一次陷入沉默,周围的夫妻也是一样。都冷静的不得了,没有电视上那种吵得不可开交的,没有眼神交流,也没有语言上的交流。最后几分钟的夫妻,有谁是在默默忍受?又有谁是在偷偷享受呢?

“为什么会同意呢?”他突然开口问。

是啊,我为什么要这么快就同意呢?应该让他们没名没份,苟且度日不是吗?孩子上不了户口有什么关系呢?又不是我的孩子?是他们的错误造成的不是我啊?

想了想我回答他:“不是什么伟大又圣母的理由,只是我怕这件事会耽误我。而且,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他没说话,今天的他格外的沉默。

终于排到了我们,没有电脑或者是打印机坏了的情节,几分钟过去,两个新鲜出炉的离婚证就诞生了。

就此,人生到了一个段落。

外面的雨下大了,办公室里的公务员们都忙着关窗户,雨点不断的拍打着玻璃,啪嗒啪嗒,像我此刻的内心,无法平静。

“雨下大了,你先走吧,我坐一会雨小了再走。”http://www.0417rb.com/7866.html

“那好吧,我先走了。再联系。”他撑开伞,走入雨中。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想我现在该不该流泪呢?

我走到等待区坐下,回想两年前结婚的时候,再看看等待离婚的人们,难道这就是婚姻吗?

想到结婚那天,我不禁说出声:“今天是我第一次离婚,你呢?”

“好巧,今天也是我第一次离婚。”坐我旁边的一位男士,眼神呆滞的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