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君子

2017-12-13 字号:

下晚自习之后,叶子回到住的地方,刚进屋就把门窗给反锁上了。她不敢开灯,双手紧紧抱着还没放下的书包,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凭女生的直觉,她感觉回来的路上有人在跟踪自己。会是谁?她说不清楚,也猜不出来,她只知道现在自己很危险,因为那个人跟到了这里,或许就在门外。

叶子住的地方是一栋独立的居民楼,在学校对面的半山腰上。房子是租来的,房东家住在山下的集市上,平时就叶子一个人住在这里。

叶子警惕的盯着朝东开的窗户,月光洒在她面前的地板上,让这个夜晚看起来不是那么漆黑。夜很静,静得叶子能清楚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可没一会儿就被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扰乱了。

脚步声离窗户越来越近,那个人应该就在窗户外面。叶子不敢再盯着窗户看,她害怕的把头低下,几乎是埋在怀里。就在这时,月光晃动,她看到了面前的地板上投下一道黑影,黑影越拉越大,离她也越来越近。

叶子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从地上的影子她看到,那人双手攀住窗户柱子,把头使劲往里凑,努力想要窥探出点什么。地上越凑越近的影子,让叶子全身像电击一样,一阵发麻,仿佛那人已经看到了自己。

“啊!”的一声,叶子情绪奔溃叫了出来,早已吓得花容失色她,不由自主地发出惨叫,将心里的恐惧发泄出来。

窗外突然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动,像是有人碰倒了什么东西,接着闷哼一声。

叶子止住了惨叫,脸色发白。地上的黑影不见了,只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着山下越跑越远。恐惧还在叶子心里没有散去,她已经没有了力气站起来,躲在墙角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第二天,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塞满整个房间,照在叶子身上,暖洋洋的。叶子醒了过来,她往窗户看去,一切如初,阳光略显刺眼。看了一下时间,幸好还来得及,阿木他们应该都在山下等着自己。

快速洗漱,简单收拾完毕,叶子背着书包刚打开门,就看见阿木他们在山下的不远处朝自己挥手。

“叶子,快点啊!要迟到了。”阿木大声呼喊,在他身后站着低一年级的小跟班,每天早上他俩都准时等在那里,三人结伴去学校。

“啊,来啦!”叶子锁好门,往前走出几步,她又退了回来,然后往东边的窗户走去。窗户的墙上有被人攀爬过的痕迹,旁边整齐叠着的砖瓦已经散落一地,草地上还有不少血迹。

看样子那个人也被自己给吓着了,仓惶间碰倒旁边的砖瓦受了伤。真是活该!想起昨晚的事,叶子心里多少还有点后怕。她心不在焉的朝山下跑去,阿木他们还等在那里。

“叶子,你怎么了?今天怎么出门这么晚?”阿木边走边问。

叶子把昨天晚上有人跟踪自己的事情跟阿木说了一遍,还把今天早上自己看到草地上的血迹和自己的推测说了出来。至于会是谁跟踪自己,她不知道。

阿木惊讶得张大足够塞下一个鸡蛋的嘴,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双眼含情脉脉,充满怜惜的问“你没事吧?有没有哪里受伤?”俩人一起早出晚归上学,虽然没有承认关系,但在外人看来他们早就是男女朋友了。

“没事,我这不好好的站在你面前吗?”有人关心自己,叶子心里很是感动。

“以后我送你回家吧,这样你安全些。”阿木思考了一会儿说。马上就要高考了,如今正是特殊时期,自己的时间宝贵,可同叶子的安全相比,算不了什么。

“不用了,那个人受了伤,应该不会再跟踪我了。现在是紧要关头,我不能浪费你的时间。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叶子委婉拒绝了。虽然看出了阿木在决定时有所顾忌,犹豫了,但叶子心里还是像这火红的太阳一样温热。

“快走吧,快要迟到了。”叶子擦了擦额头的汗,今天的太阳出来得早,这才一会儿就已经热得不行。

“小跟班,你干嘛磨磨蹭蹭的?要迟到了,快走啦!”阿木看了看一直跟在身后十余米远的小跟班,好心提醒道。

叶子也回头向小跟班看去,平时没多大注意他,现在才发现小跟班是真的瘦小。小跟班平时话很少,和自己几乎没说过话,连同阿木也只是很少的几句。只知道小跟班是阿木邻居,比自己低一年级,这些还是阿木告诉自己的。

可能是因为身材瘦弱的缘故,小跟班对任何人都总是笑脸相迎。无论何时何刻,他都能给人笑不露齿的婉约一笑,让人倍生好感,这是叶子在三人一起上学的日子里观察发现的。

小跟班微笑着朝两人挥了挥带着革皮手套的手,小跑跟了上来。歉意的对阿木说“我,我不好意打扰你们。只要你们不嫌弃我,让我远远的跟着你们,我就很开心了。”

听完小跟班的话,俩人哑然失笑。叶子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安慰道“你可真没出息!你是我们的朋友,没人会嫌弃你,大家一起走,谁也别落下。”

叶子的猜测果然是对的,后来再也没有遇到那天晚上看到的黑影。虽然她还是感觉有人在跟踪自己,可没有那么明目张胆跟到家里来了。

每天晚上,叶子、阿木、小跟班三人都是在山下集市分开的。阿木回家还要做功课,小跟班说自己还要去爸妈的店里帮忙。三人约好第二天见面时间,就分三个不同的方向,各走各的了。

明天就是高考的日子,同阿木和小跟班分别后,叶子独自一人走在上山的小路,边走边思考。她打算回去就好好睡一觉,明天好好发挥,这么多年的努力,就要见成效了。

半路,叶子忽然停住了脚步,看着山下的万家灯火,她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说了一句“出来吧!”

话音刚落,一个胖乎乎的大汉从前面的丛林里笨重的跳了出来。天太黑,叶子没有认清他的面貌,只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把刀,在黑夜里泛着寒光。

歹徒将刀对着叶子一指“抢劫!把身上值钱的东西拿出来。”

抢劫?这明显出乎叶子意料。叶子强压住心中的恐惧问“跟踪了我那么久,我一个学生而已,有没有钱你不知道?”

“少TM废话!把钱拿来,没有钱就把命留在这里。”歹徒晃了晃手中的刀,威胁道。

看着眼前一身肥膘,头套丝袜加黑衣的歹徒。叶子想起那晚出现在窗前的黑影,虽然当时夜色也很黑,可从身形判断明显不是同一个人,今儿是遇遭真劫匪了。

叶子心里一凉,赶紧把身上仅有的百来块钱连同书包给歹徒扔了过去,那里面可是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虽然过了明天就没用了,可叶子的心还是免不了一阵抽搐,疼得不行。只要现在能脱身,和小命比起来,丢什么她都不在乎了。

歹徒捡起叶子的书包,拿出里面为数不多的钱,剩下的就都是书了。大怒“你耍我呢?老子这大晚上的出来折腾,你就给我这些?”

“这是我全部的钱。我,我实在没有了!你就放了我吧。”叶子被歹徒这一吼,几乎快哭了,央求道。

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楚楚可怜的样子,歹徒眼珠子一转。“也可以,钱没有,那只好用肉偿咯。”说完,他把刀扔在一边,朝叶子扑了过去,既然劫不了财,那就劫个色。

叶子眼里充满了绝望,她甚至已经感受到歹徒的双手触摸到自己皮肤。她想逃,可是迈不动脚,在绝对力量的面前,她就像是牢笼中的羔羊,任人宰割。

叶子大声呼救,然而周围一片漆黑,什么回应也没有。歹徒不知从哪里拿出胶带,把她的嘴给封了起来,叶子挣扎得累了,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啊!”一声痛苦的惨叫,歹徒重重的压在了叶子身上,巨大的压力几乎让叶子窒息过去。歹徒粗壮的喘息打在她的脸上,让她直犯恶心。慢慢的,歹徒的气息越来越弱,最后就只见出气没见进气的了。

叶子不明所以,缓慢睁开眼睛。一道削瘦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是小跟班。此时小跟班满脸惊恐,在他手里拿着歹徒那把冒着寒光的刀,只是此刻上面沾满了鲜血。

叶子像是明白了什么,看了一眼死尸一样躺在自己身上的歹徒,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再次见到小跟班的时候,是在牢里。阿木和叶子一起去的,小跟班状态看起来不错,一个人在跟自己下棋,三人一起聊了很多。最后得知叶子顺利高考,发挥还算正常,和阿木去了同一所学校,小跟班为此感到很欣慰。

要走的时候,叶子让阿木先走,自己再陪小跟班聊会儿。

“其实一直跟踪我的人,是你。对吗?”叶子问。

小跟班放下手中棋子,抬起头依旧像以前一样,给了叶子一个腼腆的微笑。

“你会下棋吗?陪我一局,我上瘾了。”


好巧,这也是我第一次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