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缺

2017-12-14 字号:

苏曜有点感到无所适从,因为他刚刚换了座位,遇见了一个非常活泼的女孩子,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一节课也没消停过。

往书桌上放置作业本上看上一眼,卓然二字映入眼帘,人如其名,长相有点英气,是标准的小胖妹身材。能够让他印象这么深刻的原因是卓然实在是太热情,在班主任宣布他们一起坐同桌时,卓然便笑嘻嘻伸出一双手,大声说道:“你好呀,我叫卓然。以后我们就是同桌了,也就是说我们是朋友了对不对?”

卓然是个欢脱的性子,让平素里沉默寡言的苏曜破天荒,用略带嫌弃的口气说了一句:“你好。”声音磁性温润,如夏天和煦的风,嗖的一声吹到卓然心里。

从刚刚入学时,她就注意到这个沉默寡言的男孩,男孩高挑出众,在站立的新生中十分扎眼,不经意间转过身,卓然看见的是一张五官出色的脸,一双丹凤眼生得极为妙,整个寡淡的脸因为这凤眼的点缀变得格外生动。可惜从始至终,卓然未能看见男孩一展欢颜。从同学哪里问了名字,才知那是他们这届中考的最高分苏曜。

所以,当得知苏曜跟她一起坐同桌时,卓然才会那么惊慌失措,恨不得做尽各种事情来引起苏曜的注意力。

可惜适得其反,需要对于卓然最初始的评价只有一个,这女孩太吵了,长得也不是特别好看。

卓然有个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名字叫林岚,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林岚从小喜欢卓然,卓然喜欢什么,他就喜欢什么。上同一个初中,考同一所高中,全部在林岚计划之内,以一点五分之差被分到了隔壁一个班。

当林岚找借口来找卓然时,看到的便是卓然认真的脸,卓然正一笔一画用力写着苏曜的名字,每一笔都那么用力,几乎把纸给弄破。

迎上林岚打量的脸,卓然收了笔,林岚认真的盯着卓然的眼睛,装作十分严肃的问他:“卓然,刚刚你是在写我的名字吗?”

卓然摇摇头,把刚发的作业本递给林岚,慌乱掩饰自己,解释道:“不不不,怎么可能是在写你的名字。大白天的别做白日梦了。”

林岚收了本子,往门外一走,朝卓然招招手,说了再见。林岚喜欢有意无意去逗卓然,打打闹闹这么多年,卓然有时也分不清楚林岚对她的感情会是喜欢,还是朋友之间最深的那种感情。

自从苏曜从开学前闯入她的生命,她已经甚少有时间考虑自己的事情,桌子写满心事的草稿纸露出一角,隐隐约约的提醒她,心中的这场雨怕是不会停了。

她梦中的那个少年撑着油纸伞,从窗前掠过,已经直直的走近她心里。

2.卓然跟苏曜坐同桌已经一周之久,苏曜逐渐习惯卓然的叽叽喳喳,他不知道,卓然的吵闹只有他在时才特别明显,因为这个原因,苏曜一周也没跟卓然说过一句话。

讲台上有个碗装着上节课化学课用过的水,卓然目光注视着她,觉得苏曜的脸就是个凉水脸,冷冰冰的不爱跟人说话。一个星期,她闹腾了那么久,也没得到他的一点注意力。

直到第四节课下课时,不小心背过身去找后桌借橡皮时,碰到了苏曜桌上的杯子,啪的一声摔碎在地上,引得苏曜连忙跑进来看。

看到满一地碎片,苏曜这才轻声说了句:“你们都给我让开,我自己来捡。”

卓然瞅见苏曜面色发青的脸,忽然也不好受,试图解释:“我不是故意把它碰倒的,对不起,我陪你一个。”

苏曜阴沉了脸,卓然即使再怎么大大咧咧,也能感受到苏曜身上的不开心。等到需要收拾好一地碎片,教室之间走廊剩下一滩水迹时,有人上来才告诉卓然,那个摔碎的杯子是苏曜最宝贝的东西,是他父亲在他生日送给他的,买到几乎断货的那种。

卓然急了,想上前去解释,苏曜却再也没出现在她面前。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卓然上网找到在这座城市最边上的一个地上找到了同款杯子,不过要走很远的路,并且价格也不低,找出自己所有的零花钱,想林岚借了一些,卓然匆匆忙忙搭上了去郊区的公交车。

跑了六七个小时的路,卓然终于买到了摔碎的杯子同款,想起昨天网上林岚问她为什么突然借钱时,他告诉她是去买杯子时刻,林岚略带深意的目光。

卓然觉得挺对不起他的,买这个杯子几乎就花了将近七百块。

第二天,卓然抱着一模一样的杯子递给苏曜,苏曜其实被吓到了。

注视着少女目光莹莹的一张脸,苏曜温柔道:“谢谢你,其实你不用这么费心的。”

卓然红了耳尖,告诉苏曜:“这是我应该做的。”

苏曜介意卓然的吵闹,卓然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这阵子消停下来,面对苏曜,不再紧张的小鹿乱撞,想要通过一些特别的事情来一引起她的注意。

她满足了,能够与苏曜做上同桌,多幸运啊。

2.林岚来班上找她,看到苏曜桌上的新杯子。问道:“卓然你个笨家伙,你借我的钱就是为了给这个大少爷买水杯吗?”

卓然忽然不知道该如何突如其来的质问,像她解释借钱是给苏曜买杯子?林岚肯定会嫉妒的要死,挣扎着让她也给他买个同样的杯子,只好解释:“我把他杯子摔碎了,买来赔偿的。”

林岚火了,指着苏曜鼻子的面说:“苏曜是吧,卓然找我借钱给你买杯子,你连声谢谢也不说吗?”

沉默寡言的苏曜低下头,隐去神情,说道:“卓然把我的杯子摔碎了,是她主动给我买的,我没有让他赔偿过。”

课桌上精致的杯子扎眼的很,提醒着林岚,卓然愿意给这祸水买杯子,不愿意给她买就对了!

扭头就走,留下卓然连声对着苏曜道歉,苏曜看出林岚对卓然那点不一样的小心思,而卓然面对林岚满身的放松与祥和是让他十分羡慕的,陪伴他的向来只有如山倒的试卷跟冷清的家,以及母亲回到家中后冷冰冰的问候。

从小到大,一直一个人待在自己的小房间里面,看山看水,全靠着那一柜子书来消遣,没有童年玩伴,只有满室孤独。他待在自己小房间里面,某天看到了爸妈激烈的争吵,爸爸来开门拖着箱子走出了们,从此再也没回来过。母亲脸上再也没出现过一丝笑容。

闭了眼,卓然正在课桌上玩字母游戏,开心的朝他露出一个笑脸,邀请他,你要不要跟我一起来玩游戏啊?苏曜扭头出门,去到教务处领最近的月考试卷,没想到,跟林岚打了个照面。

跟苏曜这样的优等生不同,林岚爱打闹,家里面有点关系加上成绩也不错,即使闹出什么后果顶多也是被教训几下而不会被开除,最近几天,因为打架斗殴而对方直接上告了班主任,班主任直接把他扭进了办公室。

对林岚,班主任又爱又恨,恨这学生不争气,就知道搞事儿,表面上教训了几句,遇上苏曜上来领试卷,把试卷递给她,苏曜打算迈开腿离开。

林岚早就注意到了来到这里的苏曜,这小子,竟然不跟他说话,平时也没惹到他了,便开口说了句:“小子,连个招呼都不知道打吗?”

苏曜继续往前走,甩开他的手,吐出一句林岚炸了毛的话:“为什么我要跟你注定打招呼?”林岚被这话气得不轻,打算挥拳头走这个不知好歹的人一顿,旁边的老师连忙拉住他好心劝导:“别闹了,你给我消停点!”

自从这个事件后,林岚对苏曜的评价拽五八万的无礼富家子弟一个。

这阵子他过来找卓然的次数变多,而苏曜对卓然依旧十分冷淡,开学一个月,卓然在小本本上记下的苏曜说过的话,统共不超过十句。

苏曜对卓然冷淡习以为常,他不希望有人打破他固有的生活相处模式,各自安好不更好,何必惹得对方身上一身腥,而林岚在计划了很久了以后,终于决定在今天的晚上向卓然告白了,他要把这么多年的同学情谊变成男女朋友!

林岚是个实干派,用上情书这种老土的玩意儿,发挥毕生所学,写了一封自己都觉得情真意切的情书,趁着某个下课卓然离开的课间,把情书塞进了卓然的语文课本里面,露出一点边角。然后一路哼着小曲扬长而去。

苏曜回到自己桌子那里,映入眼帘的便是刚刚不知道被谁碰了下桌子露出来的粉红色信封的情书,对于卓然桌子上出现的那封情书,微微触动了苏曜的内心,从某天不经意间看到卓然丢在地上的草稿纸上写满他的名字开始,苏曜对于卓然便心生异样,如春天角落里抽芽的嫩枝条,以微弱的姿态生长。

这是谁给她写的情书?他没能抑制住心中的那只恶魔。伸出手,打开那封信,上面写着,卓然,晚上小树林见,有事情找你,落款是林岚。

林岚二字引得苏曜一阵不舒服,他决定跟着去看看,而卓然回道自己的位置上便看到苏曜朝他笑的画面,苏曜面无表情递个他一封信:“刚刚隔壁班一个男生给你的。”

卓然说了声谢谢回道自己的位置上,打开信看了,决定去小树林赴约,看林岚这家伙到底打算干什么。

午后放学的学生们纷纷从校门口冲出去,跟被解放天性的游龙一样,哗啦啦的鱼贯而出,小树林离他们并不远,卓然背着书包前往,苏曜在背后跟着。

当卓然到达小树林,看到的是林岚堆满笑的一张脸,灿烂的少年跟她说了句:“卓然,我喜欢你很久了。我们交往好不?”

后面的苏曜一惊,睁大了眼。随即而来的是卓然冷漠的面容跟拒绝的话语,他朝林岚泼盆冷水说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然后扬长而去,留下林岚一个人目瞪口呆,卓然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直接离开走人。

而此时此刻的苏曜,心理变态的得到一种满足欲,几乎就像上去告诉林岚,他喜欢的人是我,你信吗?最终控制住了心中那只恶魔,随即也离开树林。

那个银杏叶纷飞的秋天,林岚始终未能从那阵抑郁中走出来,加上家里面出了点事,与卓然说话的时间便越来越少。

与此同时,卓然跟苏曜的关系突飞猛进。变得亲近起来。

3.卓然正在对着一道数学题目猛战,最近她跟苏曜的关系非常好,好得远远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跟她说的话多起来,而起还给她时不时的带些好吃的零食跟新鲜玩意儿。

这天,卓然做不出来数学题目,大着胆子扯了扯苏曜的衣角,向他告饶:“喂,你能帮我做一下这道数学题吗?”苏曜正专心致志的看书,迎上卓然大大的笑脸。

心中一动,耐着性子,低下头,一步步给她讲解了这数学题,连他自己也没法发现,跟卓然讲题目的语气有多温柔。上课铃声响起,班主任抱着一打数学试卷走进来,引得卓然大声哀嚎,为什么又要数学考试,数学可是我最差的一门课啊。

苏曜勾起嘴角,拿起笔做了起来。窗外银杏叶飞舞,苏曜跟卓然两人各自存了不同的心思,一个想起已经将近两个月没有跟林岚说话,另外一个觉得这个秋天其实过得也不错,身边多了个新鲜的人,打破生活常态。

做完试卷后,卓然决定去找林岚,主动打破僵局,这么多年来的青梅竹马,同学情谊,冷战这么久的次数真的是第一次,苏曜收了本子回家,又是面对一室冷清,他其实有点喜欢待在学校。也愿意跟卓然说说话,跟她相处是一件特别舒服的事情。

下午放学五点半,卓然向苏曜告别后来到林岚的家里,林岚不在家,问问周围的邻居才知道,林岚妈妈最近受伤了,一直在医院照顾没有回来。

得知这个消息的卓然赶忙搭公交车去到最近的人民医院找林岚,林岚正在病床前趴着病床睡觉,卓然不忍心叫醒他,坐在位置上等候,等到林岚醒来看到卓然的身影,林岚以为是做梦,喊了声:“卓然,”卓然应了声:“林岚,好久不见”

林岚猛地从睡梦中惊醒,慌张的收拾了自己,迎上的是卓然道歉的脸跟他最爱的百事可乐。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女孩说,“我们还是好朋友吗?”

是啊,怎么不是,你卓然永远是我林岚最好的朋友和最心爱的女孩,看见女孩微笑跑出去的脸,以及妈妈躺在病床上睡觉的画面,她卓然喜欢别人的事实刺痛了他,他很不甘,想去搞懂对方是谁,但是妈妈突然摔倒受伤的事实让这件事情就此搁浅,母亲是家里面的顶梁柱,她必须优先照顾好自己的母亲。

于此同时,班上转来了一个新同学名字叫钟倩,长得一张清丽的脸,身材高挑纤瘦,让卓然好一阵羡慕,更让他羡慕的是钟倩跟苏曜的熟络。

苏曜并非不是没有朋友,初中阶段能够说得上话的只有这么个钟倩,所以当钟倩出现在他的班级里,他眼睛格外明亮,好像多年无人施水的沙漠突然见到了水,眼睛刺溜刺溜冒光。

他微笑着跟钟倩跟她跟她打招呼。

这些东西落在心思细腻的卓然眼里,卓然把她理解成为了喜欢。时间兵荒马乱,她的心思早已在一日一日中如野草般疯长,吹倒了她那座本就不牢靠的城墙。

看到苏曜眼里异样的光,卓然选择了保持沉默。

而苏曜并未注意到这些,钟倩的到来使他暂时忘记了卓然,常常觉得身边空落落的少了些什么,却又被钟倩热情的打招呼声给掩盖过去。

这样的时间段过去一周以后,苏曜终于注意到哪里不对,卓然已经很久没跟他说过话了!甚至于连作为也隐隐的拉开了一条三八线。

打算上去找卓然,卓然却总会避开她,特别是他跟钟倩在一起时,所以,当林岚过来找卓然时,卓然如释重负,跟看见救命稻草一样急忙忙奔上去,他不想看见钟倩跟苏曜。

这些场景落在苏曜跟钟倩耳朵里,钟倩问:“那个长得高高帅帅的男孩子是谁啊,长得可真好看。”

苏曜失了神,脑子中如走马灯一样放着这几个月来卓然跟她相处的画面,买杯子,替他维护我,问他题目,这些东西淹没了他,异样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他一阵火大。

可是他并不了解,这感觉到底可以定义为什么。直到钟倩猛地拿水冰了下他的脖子,他清醒过来,对上钟倩绕有深意的目光:“其实我挺喜欢刚刚来找你同桌的那个男孩的,到底是谁啊?”

“隔壁班的林岚。”

“哈哈,是这个样子,我对他挺感兴趣的。”

“有机会一定要认识看看。”

卓然跟林岚进行了一场一块的谈话,二人各自心照不宣的不提以往发生的事情。依旧跟从前一样,你黑我,我黑你

4,钟倩对林岚很感兴趣,这个男生身上雅痞的气质她非常喜欢,酷酷的,拽拽的谁也不理的样子非常吸引她,这样的人,唯独对着身边不起眼的卓然时特别的。

每逢课间来找卓然,钟倩便能看见林岚眼里不一样的光,同为女性的本能告诉她林岚心里想的是什么。可是那个女生总是急于避开些什么,总对身边的苏曜心思敏感异常,每逢看到她跟苏曜在一起的画面,便会主动找借口避开,这种感觉,她太熟悉了,只是那根千年冰柱,没人能够撬动的。

苏曜有没有对她异样的心思,她挺感兴趣。林岚嘛,他更感兴趣。

找个机会跟林岚打了个照面,没想到迎上的是少年冰冷的一张脸,他连理都不想理她,钟倩起了坏心思问:“我告诉你吧,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喜欢的苏曜,你知道吗?”

林岚不理,径直离开,他很久以前就知道这个事实了,只是没挑明而已。

卓然迟早会是他的,那样的小子,能给卓然想要的幸福吗,别做梦了。

而钟倩,对林岚兴致越加浓厚,对苏曜这根木头,也起了些捉弄的心思问,由天心血来潮,坐在卓然的位置上逼问苏曜。

“你对身边的卓然有什么一样的情感吗?”

苏曜红了脸,避之不及,钟倩抓住了她的手,表情一变,口中装作威胁道:“其实我知道你对你的小同桌有点心思。只是你不敢说罢了。要不要我把隔壁班的林岚喊过来对个质什么的。”

“或者,你是怕林岚?还是你根本就不喜欢?”

苏曜急红了脸,咋呼呼说道:“谁喜欢卓然的,我不喜欢,她长得那么不好看,我为什么要喜欢她。”

有些话,开弓没有回头箭,苏曜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卓然就站在他们身后,目光凛冽的看着他俩儿,卓然很有礼貌的叫着:“钟倩,让一让好吗,我要看书了。”

钟倩挤出一个笑脸,连忙让开。

苏曜忽然间很后悔说出那句话,他只是想解释,可是对方毫不留情的撕破了他原本的伪装。面对二人间冷冰冰的气氛,钟倩感到事态有点不太好收场,她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躲在一旁静静盯着他俩儿。

苏曜忽然大着胆子问了一句:“卓然,听说你喜欢我?”

卓然一听这个,忽然间辛酸的想掉泪,压了压嗓子,正色回道:“喜欢啊,怎么不喜欢。”

苏曜心中大喜过望,他想解释刚刚说出来的话只是气话,可是卓然接下说的几乎摧毁了他:

“就跟同学似的喜欢。”

上课铃声响起,钟倩永远忘不了苏曜眼中盛满的失望跟难过。也不会忘记卓然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跟痛苦。她很后悔说出那样的话。

林岚得知了此时以后,差点没把苏曜给揍趴下,他抓紧了苏曜的领子,说了声,你欺负她干什么,还有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她的好坏,轮不到你们来评判。

卓然在那天之后给林岚打了一通电话说道:“林岚,我们一起考省外的大学好不,到时候上了大学我们合适就在一起。”

林岚大喜过望,从钟倩哪里得知这样事情,特别想为卓然出头,可是因此,他也得到了机会,而苏曜,因为此,几乎被虐杀的片甲不留。他不是个会说话的人,更不是个会为别人考虑的人。

卓然对他而言是一道光,把他阴霾的天空撕开了一个口子,猛地又关上了。卓然申请跟老师换了座位,坐到第一排。高考如期而至,母亲去命令响在脑海,给我好好学习,以后好送你出国留学。

女孩开始对他冷冰冰,沉默寡言,青春如呼啸而至的一阵风,在高考兵败如山倒,成堆纷飞的雪花试卷后,无数次红叉叉的场景中,他告诉自己,等等,等等,等考试过后就能够向她解释清楚。

计划一再搁浅,搁浅,搁浅。

知道高考最后一声铃声结束,苏曜始终没能等来跟卓然说话的机会,几乎是第二天,林岚就跟卓然约好一起去了上海。

好久不见的父亲归国,跟母亲复合,母亲脸上终于有了笑容,几乎就在今天之后,举家搬迁去到美国。从此,再没了卓然的消息。

他的青春,散在风中,再没出现过。

5.七年后,飞机落地的声音擦过苏曜的耳膜,直到他的双脚平实落到这块土地上时,他睁开眼睛看着前方,心中终于有了归属感。

国外漂泊七年,他回来了,回来找卓然,回来跟她道歉。

在外求学,免不了被人欺负,苏曜反反复复安慰自己,只要过了这关,回国就可以见到卓然好好说上一场话了。国外的环境很锻炼人,苏曜变得更加风度翩翩,成熟内敛,那股子傲然的气质收敛不少,变得更加吸引人。

而卓然,高考发挥稳扎稳打,直接考去了上海的重本大学,一路读完研究生,现在正在一家设计公司做咨询。在第三年时终于认识到身边人可贵,选择跟林岚在一起,林岚在得到卓然鼓励下,考试自然也是考得不差,顺利考上了公费研究生,在卓然公司边租了个小公寓,两人一起为各自的未来奋斗着。

林岚已经着手向卓然求婚,在满是鲜花跟蜡烛的星级大餐厅里面,卓然答应了林岚。两人择期准备在年底结婚。

再卓然处理公司的一个方案时,公司的上司突然紧急召集所有人准备开会,公司要纳入新成员,卓然看看手上的戒指,最近年关将至,公司活太多,好一段时间没能好好的跟林岚说上几句话,回家可得好好安慰她,下班时间好好给他做顿饭吃。

当经理把所有人召集在一起,介绍公司新成员的刹那,苏曜的身影出现在卓然眼中时,卓然心情砰砰直跳,抓破了手中的纸页。

苏曜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苏曜,很高兴能够你们一起共事。”

卓然傻了眼,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当初选择的专业受苏曜影响,苏曜说喜欢设计,她也在高考后极度伤心的那段时间里,最终选择了跟苏曜同一样的专业。

当成熟内敛的苏曜站在她的面前出现在他眼前跟跟她打招呼时,她只能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说了声:“好久不见,前同桌。”

转身打算离开,苏曜一把拉住他的手,控制不住激荡的内心,告诉她:“当年的事情是我不对。”

卓然一把拉开他的手,知道他是为七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压了声音,神色暗淡,对他说道:“其实七年前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罢了,你不必介意这么多年的。”

眼看着下班时间就要到了,林岚还在公司门口等她,苏曜望着空落落的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其实,他想说的是我曾经喜欢过你,并不是你的一厢情愿。

在所有人为公司来个很帅的设计总监而欢呼雀跃时,卓然选择了保持沉默,对苏曜发乎情止乎礼,她现在有了林岚,一切过去的也全部过去了,她不想一个人念念不忘的回忆着当年的罪过。大学拼命努力念书减肥,期待未来有一天能够以一个全新的样貌见到苏曜,如今见到了,原本以为自己会心脏紧张的砰砰直跳,到最后,只剩一句,好久不见。

念及于此,竟是无关风雨无关晴。

他抬头看看天空,今天的天空很蓝,男朋友还在等她。收拾好所有的东西卓然坐上了林岚的车回了家,二二人吃了顿美好的晚餐。

而苏曜,打算找个机会彻底把当年的事情说清楚,在某天中午的午餐时间,跟卓然在公司的餐厅碰上了头。

卓然为了避嫌,尽量选择跟苏曜视而不见,但是对方死缠烂打,让她无可奈何,只得应承下来,找了个人流少的位置坐下来。点了两杯咖啡。

苏曜说:“我有点事情跟你谈谈。”卓然出神望着窗外的天空,随口应承了一句:“说吧。”

当年如明月的少年将当年的事情娓娓道来,让卓然的内心忽然间完全释怀了,曾经紧绷的心在那个时刻滚烫滚烫,当年的事情的确如她期待的那样,不过是钟倩跟苏曜两个人之间的玩笑。

她挤出一个惨笑,打算继续说些什么时,苏曜突然说了句:“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卓然震惊了一把,过了几秒,她笑了笑。回道:“苏曜,我有林岚了。”说完起身,留下一个潇洒毫无留恋的背影给苏曜,让苏曜忽然间怅然若失,好些话梗在后头,一句也说不出来。

他原本以为卓然会给出一些不一样的反应,会高兴,会哭泣,只是没想到过会是这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很多年前在打扫卫生时,发现课桌下丢掉的草稿纸里写满他的名字时,她就对他而言不一样,她率先闯入她的生命,等他最后他发现时却为时已晚,两人背道而驰。等到他终于等到机会跟他平等面对面的对话,他发现陷进去的是自己,而对方似乎毫不留情抽身而去,他拉住卓然的手问,:“你当年写满我的名字的草稿纸你忘了吗?”

卓然觉得苏曜太不会说话,让她难堪,弄下她的手:“苏曜,过去是过去,我们是成年人了,回不到过去了。”

苏曜一个人静静的待在咖啡馆里,点了瓶酒,醉了一夜。

6.在上班两个星期以后,公司的很多人收到了来自林岚跟卓然的结婚邀请函,苏曜也毫无例外收到了,当红色的结婚请柬送到苏曜手里时,苏曜感觉一切仍是做梦,似乎,他做什么都是永远都是晚场。

卓然把见到苏曜的事情跟林林岚说了后,原本以为林岚会介意,谁知道林岚转手把房子的户口本给她看了看,你看,我们的名字都写上去了,我还等着我们结婚呢。

说完抱着她狠狠的亲了一口,说道:“我的卓然大老婆以后是要嫁给我林岚的,”嘻嘻嘻的大声笑了几声,林岚压下自己内心的那点不安,听着卓然说话:“你会介意我跟苏曜见面吗?”

林岚摇摇头,声音亘古悠远,回道:“还记不记得我某天考试不及格,回家被我妈妈揍的场景。

卓然笑着听他说,当你把手递给我,给我带了两个面包,脸上堆着温暖的笑容时,我心里面就想:“以后,我一定要娶你做我老婆,现在终于成真了哈”

苏曜最终还是找借口再次约出来卓然,他冲着卓然目光盈盈说道:“卓然,如果我当初跟你表白,结局会不会不一样?”这个问题一出把卓然突然怔住,昨日林岚高兴的脸浮上心头。

她定定心神,抚摸着自己手上的素戒,告诉苏曜。

“曾经我喜欢过你,你是我最美好的初恋,可是现在我觉得跟林岚在一起很幸福,所以我也希望你也很幸福。”

林岚再接到卓然要跟苏曜见面的电话后立马赶往了卓然跟苏曜约会的地方,心急火燎的样子吓坏了卓然,不在似当年那么剑拔弩张,极有礼貌的向苏曜打招呼:“你好,苏曜。”

卓然冲林岚笑得温柔,让苏曜内心一阵失落。当他打算继续说些什么时,母亲的电话打进来催促道:“阿曜,你什么时候回美国?”

母亲焦急的话语让苏曜头疼,告别了卓然跟林岚,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苏曜终于忍不住冲她喊:“妈,你还要我怎么样,顺着你的意思读大学,找工作,我回国处理些事情你也要管吗,什么时候您能不管这么宽!”

苏曜略带火气的话语刺激了苏曜妈妈,这是这么多年来她儿子第一次开口说这么重的话,看着厨房老公忙忙碌碌的身影,想起很多年前几岁的儿子回家看到他连声妈妈也不愿意喊得场面,她挂断了电话,让苏曜保重自己。

而苏曜,坐在公园边的长椅上,暗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身上,一地寂寥。

随之而来的是卓然的短信跳进来,写道:“嘿,苏曜,很高兴再次见到你,其实多年前的事情你不必在乎,我喜欢你,你喜欢我这很好,但我们不再是当初年少无知的小孩,我有林岚了,说不上爱,只觉得这辈子就这么一个人了。我曾经很喜欢很喜欢你,但是我们都不再是蒙昧无知的少年时代了了。”

苏曜摁掉手机,打了辆出租车,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公寓,足足睡了三天三夜。

爱情在他身上是场热病,七年时光去,心间朱砂痣已不再,只怪当初不够勇敢。

钟倩在那天晚上跟他道了个歉,提醒他:“喜欢就早点说,别等。”他知道,可是他以为等等,再等等就会是最好的时机。

等到钟倩也去了英国念大学,找了个很帅的金发男友后。他也明白,没有谁会一直在原地等待。

林岚跟卓然的婚礼在三周后举行,苏曜出席了他俩的婚礼,包里面是当天晚上八点的飞机,看着缓缓走来的,穿上婚纱的卓然,苏曜觉得天使在朝他微笑。然后天使走过来,朝他拥抱了一下,在他耳边轻声说:“苏曜,也祝你幸福。”旁边的新郎笑得很灿烂。

登机前,他给林岚跟卓然分别发了一条短信,短信内容是:“祝你们一辈子幸福。”

飞机起飞的声音响彻天际,苏曜再度告别这座城市,告别卓然,告别七年青春爱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