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除侠

2017-12-26 字号:

小二面对着一片无尽的红海坐着,在他四周是一片鸟语花香的四季景致。

他是一个傀儡

偶尔被丢进仪仗队一样的队伍里充当一名工兵,偶尔被奇袭的病毒击溃半个脑子然后再次被治愈,偶尔跟不认识的小家伙一起捆绑在一起进行一项特殊的指标;更多时候,他像今天这样,坐在这里把之前的记忆都整合进他的日记本里面——等他给日记放上最后一个标点符号之后,他就要再度投入这一片红海。

他不记得自己最好听的名字是什么了,只记得最近的一次自己的名字叫作“小二”——小二小二,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倒也应景。

小二正要纵身一跃跳进红海的时候,自己的长袍子被人拉住了一角。

他回头一看——一个小小的少年正看着他,眼里泛着泪光

“阿努比斯,你不要走。”小男孩喃喃着说道。

“您认错人了。”小二颔首想要抽回自己的衣袖。

“怎么会认错?”小男孩还是泪眼婆娑地抓着他不放,“你是不会不要我的不是吗?”

阿努比斯?

小二觉得很迷惑——埃及冥界之王,守护生死的防腐败之神,通过心脏重量的称量来决定死者这一生好恶的神——若死者心脏重量重于一片鹅毛,其灵魂便会被妖怪吞噬。

小二不知自己和这个小男孩有什么渊源

只知道自己需要去奔赴下一个任务点

小二礼貌地笑了笑,再度试着抽回自己像是黏在小男孩手中的衣袖,“你便不要再与我纠缠了。即使我是阿努比斯,即使曾经和你有渊源,我也是个死而向生的人。没有所谓的真实和所谓的未来。”

小男孩不肯罢休,执着地拉着他不放,“你去哪里,我也去哪里。”

小二的叹息声包围着两个人,无所留恋地离开身后的鸟语花香,跳入像是地狱修罗试炼场一般的红海之中。

Chapter Two 反向

小二和小男孩降生在这个陌生的世界。

身边都是长相怪异诡谲的黑泥,一堆堆,一丛丛,说着他们听不懂的话,做着他们看不懂的事。

小男孩厌恶地皱着眉头,发现小二正一脸迷离地看着周围。

“阿努比斯。”小男孩出声唤他。

小二呆愣愣地转头看向小男孩,好奇地问小男孩,“你是在叫我?”

“是的。”小男孩乖顺地回答他,像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却仍是不厌其烦地对他说着,“你叫阿努比斯,是我的伙伴。”

小二忽然绽放出了一个乖顺和找到失散很久的归属感般的笑容,温温软软的目光降落在小男孩周身,“好的。”

两个人之中,不知是谁叹了口气,很轻很淡,来不及被人捕捉。

此后,小二开始被拖拽着去完成属于他的傀儡般的指令,小男孩一直跟着他,看着他被投影到大屏幕上去完成一系列动作。

他们在这里度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直到最后“END”三个大写英文字母被投影出来,小二才摆脱了受制于控制的局面。

这里,是一个反向世界。”小男孩对这个可怜兮兮什么都不记得的曾一度称呼自己为“小二”的男人讲解道,“我们看到的东西未必真实——即使是现在我们感觉到周边的这些黑泥,在我们眼中,它让人感到厌恶……”

实际上,我们才是黑泥。”小二接上了他的话。

男孩心里一惊,讶异于他的敏锐。

回到那片鸟语花香和红海的衔接点之后,小二拿出了偶然间发现的藏在自己身上一本日记本,细细读起了其中的一卷。小男孩在身边看着他等着他,不语——像是做习惯了这些事情一样。

Chapter Three 等待

原来,他经常被要求去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

小二这才知道自己总会被一股不可抗力压制着去完成一系使命般的征程——时而是人类,时而是非人类。

随时会被遗忘,又随时会被传唤。

“你又是谁呢?”小二这一次没有急着跳入红海,而是对身边的男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么询问着他。

“我是一个等待者。”男孩回答他,“我等到你完成你循环的最后一节。”

“好。”小二面对着红海,这一次他没有去写日记——因为他发现——日记上已经有了十则几乎一模一样的与这次经历无二的文字。

“虽然很不想让你继续下去,但是,还没有到终点啊。”男孩带着哭腔这么说着。

小二笑了笑,带着淡然和释怀的微笑,“我又不畏惧重复成为这样的傀儡。”

男孩抽噎着,打着嗝,擦拭完了泪水,也坐到了他的身边——两个人的脸都被着腥重的火红染出了暖色的光。

疏忽间,小二纵深一跃,快到让男孩来不及捕捉。呼呼蹿过的风声和男孩撕心裂肺的嘶吼都弥散在空中,恍惚间,小二似乎听见了一声“阿努比斯”。

Chapter Four 核心

小二总是用高效率去完成属于他的任务——因为有的时候他会在投影银幕触及不到的地方,根据昔日的日记快速挪移到下一个场景——与此同时,他遗忘记忆的设定也会因此而被削弱。

这也就使得他能高速效完成一系列任务。

几个周目的快速轮转之后,再一次的红海之行中——他跳入了一个他不曾踏入过的地方。

万万千千台机器在“嗡嗡嗡”地作响,一堆二进制跳跃码在上面飞速旋转。

小二的身后,出现了那个男孩。

小二敏锐地转身,就看到男孩带着一种凄凄惶惶的微笑看着自己:“终于,你到了这里。”

小二询问他,“这里是哪里?”

“你的终点站。”男孩回答他,“也是一切的核心。”

小二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出声确认自己的猜测,“我是不是一堆二进制码?”

“没错。”男孩回答他,“我们将你命名为’阿努比斯’。是一堆不断进行循环算法的二进制代码。”

“为什么我停下了?”

“因为你有了自己的意识。”

“不是因为病毒吗?”

男孩摇了摇头,“你在不断被用户进行删除程序,黑客们修改参数的攻击之后还有我们对你的修正过程中,过程中超脱出了这所有的一切。

而后你吞噬了我们,我们成为了你的一部分,跟着你进行每一轮的循环。

我们具象化为这个男孩,你也具象化为万物。”

Chapter Six 英雄

“让我带你们出去吧。”

所有炽热的红海的每一滴每一厘眼泪都爆破在小二的周身。

他叹息着说:“我真的真的很害怕死亡。”

小男孩看着他即将焚烧自己的模样,心脏感觉到了实质般的痛楚——自己创作的艺术品就要被焚烧了,他连连惊呼,“不!阿努比斯!我们工作了二十多年,只为了你这一件珍品!”

被唤作阿努比斯的男人咧开嘴,露出了一个难看的几乎称不上笑容的表情,“我只是个叫做’小二’的傀儡罢了。”

红光越来越盛,像是把整个红海的炽热全部裹挟了过来,将所有的黑暗都吞噬殆尽——所有的龌龊和肮脏都不复存在。

他知道自己成为了自己的英雄,向死而生,以小我换取大我。

但是,死亡,真的还是好可怕啊。

Chapter Seven 循环

我是一个玩家。

我从app store下载了这一款叫做删除侠的游戏。

游戏评论还是蛮高的——制作组脑洞还蛮大的。

讲述了一个叫做“删除侠”的人物的生平——他和一般的超级英雄不同,他诞生在一台电脑里——嗯嗯,跟拳皇里的那些英雄倒是有点像。

这是一款RPG养成游戏,通过快穿(主角因为某个目的进行连续快速穿越)来获取主角的红海能量值。

游戏中最重要的配角是一个小男孩——一群被现实吸进游戏的玩家组成的合成人。

最后,删除侠可以选择用自己的红海能量来拯救大家或者是不拯救。

那这一次,我就选择不拯救吧!

诶诶?

怎么回事?

我的眼前怎么出现了删除侠!

——红色的火海在他的眼底燃烧,他看着我,带着淡然和决绝的微笑,对我说了一句,“我叫做阿努比斯,是来秤量你的心脏的重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