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空

2017-12-30 字号:

“出来看电影吗”

宋安看了微信,有点茫然不知措,回道:“怎么想起来和我看电影?”

“你有没有空吧,我刚出差回来。”

生怕对方回一句发错人了,宋安看到这句回复心下稍缓,又觉得脸颊发热,忍不住笑,“行啊大少爷,几点。”

“八点的,你什么时候下班,出来吃个饭吧”

宋安看了一眼右上角的时间,四点半,离下班还有半小时,低头看了今天穿的一身,忍不住啧嘴,“六点,到时候三街那儿见吧。”

“好”

宋安看着电脑,对着刚检查了几遍的报表皱紧了眉头。

穿哪件好,要不穿刚买的那件吧,不行,要不还是高领加大衣好了,这个天气还穿大衣是不是太冷了点?

半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时间一到宋安跳起来就走,出了办公楼火速拦下一辆出租回小区。

啧,还是没想好穿什么。

食指不断摩挲着拇指指节,眉头蹙拢。

自他从上家公司辞职以来,林洋就再也没联系过他。

这人挺烦的,一张嘴贫个不停,也不管你有没有听,能不能听懂,有事没事就跟你瞎聊。一人穿错了一双鞋都能跟人唠叨半天,连讽带嘲地把别人说了个遍,所以宋安一开始很是看不惯他,嘴臭又刻薄。

“这女的腿可真粗,赶两个你了。”林洋做出浮夸的表情,看着队列前面的人,对着他低声说。

暗自翻了一个白眼,宋安不想理他。

背后说人是非,这人什么问题,不管胖瘦人家自己乐意不行吗。

林洋没得到回应也不以为意,只是岔开了话题,也再没这样过。

想到这儿宋安觉得自己可能是有毛病,把围巾一摔,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怒目而视。

我长眼睛没,喜欢这个人干什么?

“哎,想吃什么。”林洋一边忙不迭地回手上的消息,一边头也不抬地问道。

宋安踌躇了一下,随手指了电影院旁边的麦当劳,“吃吗?”

“……你能不能吃点好的。”林洋万分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本来是一句平常的话,宋安却一下子焦躁起来,“你想吃什么!”

林洋不耐地摆手,“吃就吃,不会享福的。”

被风吹得发冷,看林洋继续埋首在手机上,拇指敲打不停。宋安将大衣的领子拢了拢,沉默地走在一侧,拿出手机看了看,放回兜里。

“哎,还没下班啊,我先走了啊。”

林洋不知道从哪儿蹿出来的,从桌板上面露了个头出来,拍了宋安一下,随后扬长而去。

看着邮箱里刚被打回的报告,宋安瞪了一眼他的背影,心里嘀咕,有毛病吧,每天跑我这儿来打卡下班吗?

“你新公司怎么样,还行吗?”林洋咬了口汉堡,口齿不清地问道,和人面对面坐着,眼睛仍黏在手机上。

他戳了两下冰淇淋,笑了笑,“挺好的,不用加班,下班就下班了,哪像你,大忙人。”

闻言林洋抬头看了他一眼,擦擦手把手机放回了包里,“那挺好的,不像我们这破公司,最近又上了新项目,忙得我要疯了,cao!一群神经病。”

默不作声地笑了笑,宋安道:“上头那群人不就那样的,每次开售前都能要人一条命,你能撑下来也好。”

“就那疯女人,老子辞职的时候要当面骂的她下不来台!”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林洋一下发了火,嘴里也不干不净地嘟囔了两句。

“好了,别气了,她不一直都这样。”敷衍地安抚了一句,宋安低头吃了一口冰淇淋,甜腻的香精味裹着冰滚到胃里面。

“草草草草,那女人也不看自己什么样,我拿的单子她跑去领工,要不要脸!”狠抽了一口烟,林洋恶声骂到。

宋安嚼着酸甜的果丹皮,嗯了一声,“你没给老大说?”

“说了有个屁用,小官事大官,曲意逢其喜。事亲能若此,岂不成孝子!”

宋安一愣,看了林洋一眼,噗地笑出声。

“笑个屁!”林洋也是觉得宋安这人神经病一样,心情不随事走,不是莫名其妙生气就是莫名其妙笑。

“没,没什么。”宋安收好表情,却还是眼带笑意地看了他一眼。

这人真是绝了,骂个人还顺道背首诗,傻不傻。

林洋坐在影厅,看着手上的电影票,说了一句,“这什么片?”

“看名字好像是个喜剧……你都不知道什么电影你就买了?”宋安拿着可乐刚坐下,递给他,觉得刚暖和的手又有点冷,指尖冻得发疼,哈了口气。

“我刚回来哪儿有时间看电影,还不就那傻逼路小,自己和女朋友买了电影票,结果今儿两人飞日本见家长去了,非要我去把电影给他看了说观后感,真他妈是个傻逼。”

林洋骂了几句,气哼哼地又掏出手机,飞快地开始回复消息。

哦。

宋安不语,也拿出手机来回了几条消息,也不等对方有来有往地聊个话题出来,只几句就结束了对话,刷了几条微博,影院的灯光逐渐暗下来,他把手机收了起来。

过了几秒,旁边的人也熄了屏幕,坐正身子。

“你喜欢他啊?”

指尖在对话框停了一下,“有点儿吧,也没多喜欢。”

“!有喜欢的就去追啊!赶紧脱单!”

能想到远在信号那边的发小激动的样子,宋安却只是把手机放下,整个人缩进了被子里面,眼神轻飘飘地放在天花板上。

“算了,没可能的。”

“试一试啊,怎么也要追一下嘛,万一就很合适呢。”

“不是的,不是一路人。”

“哎呀,你试试吗,怕什么,他不喜欢你吗?”

“嗯,应该是的,但这不是重点。”宋安有点手软,只觉得累,发了这句话就按了语音。

“这人吧,还是挺能干,上次一个单子,我都觉得没希望了,他硬生生地给咬下来了,挺有脾气。”

“我喜欢他哪点?我想想……人傻吧……不追,没什么意思,差距太大了。”

“你知道他家……算了……”

“有天闲着没事搜了一下他晒的鞋子,一双抵我一个月工资。”

“请吃饭我看着菜单都咋舌,就算喜欢也过不下去,你看看我,每个月一双鞋的工资,一半给了房租水电生活,给我爸妈打一点,给妹妹点零花钱,再存点钱,我一个月连玩都不敢超过两次,怎么跟他在一起?”

“……我没办法,我哪儿敢。我太累了,他是不懂这些的。哈,我也就喜欢他不懂的样子,你不知道他听说我回家还要抢火车票的时候那个表情,笑死我了。”

宋安捂着哭红的眼睛说了晚安,扯过床头的纸重重擤了鼻涕,只觉得头疼。

为了点点喜欢,耗费心力去跨越阶级的差距,哪儿有这份力气。

电影实在是乏善可陈,宋安调了调姿势,往旁边瞧了一眼,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靠着睡着了,头半仰着,光线随着轮廓勾出一笔光莹的画。宋安开始大大方方地看着他,眼睛不自觉地弯起来。

他其实长得普普通通,人虽然高,但是怪瘦的,但侧脸的轮廓很好看,第一次发现自己喜欢他的时候,就是出差在房间开会,他逆着光转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残留了一点刚和女朋友通话后的笑。

很好看。

视线转回荧幕上去,女主正闯了祸却大言不惭地大骂男主,大体就是你们这些有钱人哪儿懂民生疾苦云云,捂着耳朵都能想出来的台词,宋安却好似突然看入了迷。

他们这种人,考虑的东西不一样。他们可以跳脱出普通人的束缚,什么房价暴涨、医保难过、生活费捉襟见肘,这种压力他们无需承担。在那种家境成长,让他们大多聪明又天真。宋安喜欢这种天真,但这种天真也让他们无法相互理解。理解不了,在一起也会觉得孤独,孤独生争吵,争吵生疲惫。

但谁能不喜欢这种天真呢?可我也保护不了这种天真。

“这什么破电影,叽叽歪歪的,下次要揍那小子一顿。”林洋睡了一觉之后心情好像好了不少,但出来影院的路上还是抛下一句十分不客气的观后感,惹得旁边哭得眼睛红肿的少女频频看他。

“你……你朋友的女朋友是日本人?”电影宋安也没有仔细看,为了不再让这人嘴里乱说话,宋安随口岔开了话题。

“啊?”林洋不知道宋安为什么这么问,摆摆手,“哪儿啊,那边一家父母去日本玩儿,这两人一天游手好闲的,也跟着飞过去了,嘿,我看这傻逼一天天的,他爸给他开那工作室不关才怪。”

宋安心里像被刺了一下,抿了抿嘴,下颌不自觉地绷紧,但还是接了一句话,“哦,那林大少爷你什么时候回去接你家的事啊。”

“我今天找你来就说这事儿的,微信群那群人哔哔哔的搞得我差点忘了,宋安,我要回北京了。”林洋停下脚步站在路中央,对着宋安说道。

宋安怔住,被林洋喊了两声才回过神来,“你说什么?”

“我说!我爸他准备开发石家庄的市场,让我回去帮他忙,再说我毕业后这几年在外面跑了这么久,也差不多了,所以……”

林洋揽着宋安的肩膀,一边走一边喋喋不休,宋安听得不太真切,整个人像是飘在半空中,神情木讷,但说出来的话还是流利妥帖的,“这也好,反正你迟早要回去的,你……你什么时候走?”

“拿完年终吧,最近也忙,本来说这事儿就在微信上知会你一声就行了的,但今天正巧有空有闲的,你正好也在附近,就叫你出来说一声。”

宋安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锐利得近乎凶狠,随后扭头看着前方,抬起冰凉的手贴住脸颊,缓慢地开口:“哦,那好。”眼神瞥到了前面的地铁站,轻轻地挣脱了林洋的手,“地铁站到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行吧。”林洋对他扬扬下巴,也不说一声后会有期你记得来北京找我,也不叮嘱一句你好好的,就这么甩着手,扬长而去。

宋安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模糊在人群里,掉了一滴泪。他低头擦去,朝着刚刚走来的方向慢慢走回去。

走到电影院前面的小广场,选了个阴暗的角落坐下,盯着零落的圣诞灯光发呆,然后像是再也承受不了似的,一点一点压下了脖颈,双手捂住了脸,张大嘴,无声地落了两滴泪。

幸好他也不喜欢我,不然我肯定坚定不了自己,一定会跟他在一起。这样也好,要是在一起了,我们俩这样的关系,他家里人一定接受不了,他也很听他爸爸妈妈的话。哦,对,他还有个奶奶,他奶奶很疼他,就这么一个独孙,要是跟我这么个人在一起可怎么办,哪儿都拖累他。

宋安全身绷得死紧,过了几分钟才松了力气。

我真是想太多了。

路上的千难万险总有一天能闯过去的,可再怎么闯,也架不住这件事。

不讨厌和喜欢之间,原来相隔了那么远的距离,他一点儿都不喜欢我。

“小安子。”

“有话快说。”宋安忙着做表格,没空搭理不知从哪儿蹿出来的人。

“我们今晚去嗨去不去。”林洋凑在他旁边,问了一句。

“和谁啊。”

指了指那边早已聚成一团的人,林洋道:“就我们组的呗,你去不,我那儿统计人呢。”

“算了吧,没什么兴趣,你们玩儿。”

“行吧,哎,小王,宋安不去,你少算一个人,”冲着那边吆喝了一句,林洋对着宋安啧啧嘴,“你说你,怎么这么不招人喜欢啊。”

“我乐意,讨厌我的人多了去了,不差你一个。”

林洋听了这话倒是愣了一下,随后笑道:“嘿,这话说得不错,但我还真不讨厌你。”说完他就走开,到那边热闹的人群中去了。

宋安看着电脑,突然笑了下。

不讨厌的话,是不是还有点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