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终究包不住火,快鹿兑付已不能简单对付

2016-08-29 字号:

文|刘旷

近日,《中国经济周刊》发布了一篇以快鹿为主角的报道:原董事局主席徐琪被指侵吞公司资产6000万。截止目前,快鹿兑付事件持续发酵了5个 月。随着徐琪三进三出,传的沸沸扬扬的侵吞6000万资金的谜团终于要揭开,而快鹿在过去的150天里一直声称在努力做兑付维稳工作,对徐琪之前的努力和 付出表示感谢,特别是徐琪还是施建祥钦点的全权负责人,是他最亲信的人,可怎么就一夜之间也变成骗子了呢?这无疑就是在打自己的脸嘛。难道快鹿的钱就这么 好骗?每个人都能轻易地分到一杯羹?这个5个月内的一系列动作更像是是给业界人士和20万投资人做一场戏,从内斗不断升级到施建祥的后宫斗,快鹿在金融界 的戏剧还在继续上演着。

换汤不换药:成立总裁办,却不能根治疾病

8月9日,快鹿发布《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关于对金鹿当天等公司成立投资人兑付工作小组的通知》,成立以施建祥为组长的13人兑付及维稳工作小组。 快鹿集团宣布新的领导班子将落实7.25会议承诺的200亿资产进行担保,16个月实现兑付工作任务。同时,快鹿决定撤销董事局,成立总裁办,建立总裁负 责制。

但很多投资人已经发现了,公开的兑付小组名单并没有快鹿集团董事局主席徐琪。实际上,7月25号,快鹿集团宣布徐琪被免去快鹿投资事件管理处置 委员会代表,由张蕾接任。根据媒体相关报道,徐琪正在逐步退出快鹿集团事务,而8月14日,快鹿有关部门负责人就向《中国经济周刊》媒体透露,律师已查实 徐琪侵吞公司6000万元财产的事实,将对徐琪进行起诉并追讨被侵吞财产。

这让投资人不得不怀疑,徐琪的三进三出是否为他侵吞6000万提供了一定的机会?快鹿集团的施建祥对徐琪的“信任何来”?这让很多投资人不禁怀疑,快鹿内部公司管理如此混乱,兑付工作是否能够顺利完成?徐琪侵吞6000万事件后,是否就能够揭开快鹿兑付迷局?

对于外界来说,撤销董事局和成立总裁办没有一点实际意义。之前徐琪上上下下在位时,一会儿董事局,一会特殊兑付小组,一会儿爱心兑付小组,一会 儿管委会,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名称,其实是换汤不换药,就是不治病!每次更名换人,就会有一个名单或者“通缉”出现,快鹿就会第一时间跳出来说自己被自己人 害了,施老板瞎了眼,养了白眼狼。可实际上真的是这样吗?这不就是一出又一出的障眼法和拖延战吗? 现在所谓的徐琪6000万事件和他的私生活曝光,以及最新的快鹿又要向徐琪追讨这6000万,难道不是继续在转移公众对快鹿集团本身兑付的视线嘛!

快鹿口口声声说“完美兑付”,“不给G20添麻烦”,“维稳工作是重中之重”,貌似在替国家分忧解难,貌似真的关心投资人死活。在媒体报道中,施建祥 多次公开表示自己没有逃跑,没有回避,快鹿不是P2P, 有能力还钱。可5个月过去了,除了到期兑付出来的几千万利息,剩下99亿多的本金去了哪里? 施老板承诺卖掉自己的房产和车子,能值多少钱?况且他真的卖掉了吗?即便现在他重新接手快鹿,不仍然是远在美国遥控,不敢回国面对吗?更通过之前报料出来 的其“女三号”张蕾全权接管,彻底收回到自家人控制的范围。

快鹿一次次承诺公布资产明细、兑付方案,从7.25拖到了8.25;承诺的8月底公布两百亿资产包,并兑付20亿本金利息,也丝毫不见踪影。近 日又发公开信说核对资产的困难重重,工作人员不配合造成无法查清楚到底有多少钱等等,无非是恳请投资人不要闹事,不要追着他们,让他们先把近期的国际重大 事件焦点躲过去。快鹿的保证、道歉和安抚,只能是拖延其流血的时间,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我们还想呼吁快鹿,少一些套路,多一些实话,能有多少就真金白银 的拿出来,差了多少窟窿说出来,不要再这样掀不起这最后一块遮羞布了。

追债中海投,意图为哪般

悬赏中海投集团公司总裁:继7月份的追讨名单后,8月15日,快鹿集团在官网发布公告称,旗下中海投集团公司原总裁周萌萌伙同快鹿集团原总裁孙 晔等人藏匿公章、做虚假报表,并在上海及马鞍山地区销售虚假资产包,金额高达10亿元,造成数千人讨债无门。两人神秘失踪后,快鹿开出40万元“悬赏”查 找两人。

快鹿内部再次自曝“家丑”,兑付事件进入焦灼状态。然而,不管是周萌萌、孙晔二人构成合同诈骗罪,还是快鹿“无中生有”,自导自演的一场戏,最 终倒霉的还是广大的投资人。从法律角度来说,投资人想要讨债,就必须要找出证据证明周萌萌、孙晔二人行为可以代表公司。那么无论公司对二人行为是否知情, 公司都应当先对投资者承担合同责任,然后再向责任人追偿。快鹿又再一次把投资人放在一个被动的位置。

不管是与前高管的对簿公堂,还是与中海投“撕破脸”,这都说明了一个问题:快鹿追债之路不好走,而直接导致的后果是快鹿的兑付进度会被一拖再 拖,而快鹿也会一次为理由拖延兑付。快鹿追债史看似可悲,实则必然。从快鹿兑付事件发生后,其集团内斗就不断,并愈演愈烈,这直指快鹿内部管理混乱,假大 虚空等严重问题。快鹿兑付工作能否真如施建祥所承诺的在16个月内实现完美兑付,谁也不敢保证,投资人心里更是没底。

而纵观快鹿不断上演得“家丑”“内斗”,以及快鹿这几个月以来的所作所为,使大多数投资人更加认为这是快鹿的不作为、拖延时间,欲转移公众视 线,将怒火烧向所谓的快鹿“讨债人”身上。而快鹿的所作所为让投资人已经感到疲惫与绝望,希望快鹿能够尽快兑付投资款,对于快鹿逃避责任的态度,投资人对 快鹿兑付之诺愁上加愁。

请问,快鹿何时真正实现对投资人的兑付

对于兑付事件,快鹿实际控制人施建祥表态:承诺专门成立杭州兑付工作小组保证G20峰会安全,并再次声明“快鹿集团预计集团债务余额不到100 亿元,以 200亿元资产包为投资人做本金保证”,另外,还承诺将原先的“13亿元兑付准备资金增加到20亿元”,在完成8月份初步重组后正式开始全面兑付,最终, 集团会不晚于2018年3月31日前,偿还所有投资人债务,表示快鹿不会给G20添麻烦。

而让投资人担心的是,施建祥出面承诺是否还是给出的“空头支票”?很明显,快鹿所说的一切不给G20添麻烦,无非是在给自己争取时间,企图拖过 9月初的重大国际事件。此次兑付金额毕竟不小,若快鹿无力偿还,待G20峰会后又将采取消极态度应对兑付事件,投资人的追款之路又会变得遥遥无期。可怜天 下投资人,不识此山真面目!

快鹿糊的这层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事态不断升级已搅动了国内经济市场秩序,因此金融治理显得迫在眉睫。而相关部门的作用不可忽视,应该介入并深 入快鹿兑付事件,尽快起底事实还原真相,督促快鹿真正实现兑付。在给20万投资人满意答复的同时,也还给金融市场一个良好的发展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