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探

2018-01-10 字号:

窗外在下雪,好像地上只是片刻就白了!陈国栋在客厅不停地转圈边搓着手,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像着了魔似的呜呜地震动着。

陈国栋能想象来电话那头的女子定拿着手机,瞪着眼,嘴里骂着:“死去了,不接电话!”可他这会儿如何接电话?

陈国栋往沙发上望了一眼,他的妻子王小玉正打量着他,像在研究一只怪兽似的。

:“怎么了?你这样看着我?”陈国栋怕老婆听到了自己衣服口袋里手机震动的声音,他原是调了静音的,大概是手机有问题了,又变成了震动!

:“干什么呢?晃悠来,晃悠去的,你有电话都不知道接?老年痴呆了吧?”王小玉眼瞅着陈国栋那张黑脸从刚才的焦躁变得紧张。

:“是,是吗?我都没感觉到!”陈国栋回答着拿出手机往洗手间跑,王小玉哼了一声:“谁的电话啊?还要避着我去接。”

:“不,是工地上的,我这正好尿急!”陈国栋几乎是冲到了洗手间摁了接听键:“喂!哪位呀?”这是他和孙弈的暗号意思是自己老婆在家里。

:“你说是谁?还是央视频道,也不看看自己黑不溜秋的样子,说普通话就像北京人了?”显然孙弈很恼火:“我告诉你:我怀孕了!”

陈国栋的脑袋像被雷轰了一下,手机立刻掉到了地上,把手机电池摔了出来。这女人前几个月给陈国栋说:“国栋,我想给你生个孩子!”这下真有了,怎么办?陈国栋把摔成几片的手机拾了起来。孙弈还未结过婚,这要弄出个孩子怎么办?陈国栋可不想和王小玉离婚!

陈国栋心里虽然郁闷仍大大方方从洗手间走出来张开双臂对着王小玉笑:“老婆,来,抱一个!”

王小玉哼了一声没有动拿着报纸:“给你看看男科吧!你肾虚了,这么急上洗手间!”王小玉的话里有话,陈国栋那些烂事她都知道,不想揭穿而已!王小玉知道现在还不是和陈国栋决裂的最好时机!

他们夫妻俩个在一起的时间很少,陈国栋在外面做工程。这个男人每次回家异样的表现早引起了王小玉的注意,她偶尔也旁敲侧击过陈国栋,陈国栋有时候装听不明白,有时候发誓赌咒。前几年是因为孩子要高考,王小玉忍着。这一晃孩子已经上大三了。王小玉中间还暗示过陈国栋几次,陈国栋依然如此!

看王小玉没有动,陈国栋死皮赖脸的挤到王小玉面前拉起王小玉的手:“老婆,你一个人照顾家辛苦了!”

王小玉也笑,她这笑是挤出来的:“你整天在外面泡着,别把脏东西带回家了!”王小玉抽回了自己的手:“去洗个澡吧!”

陈国栋脸上浮现出一个猥琐的笑。还别说把王小玉一个人放家里他不放心,自家的女人长得像一朵花。虽然王小玉已是徐娘半老可风韵犹存。只是再好的花儿不在自己身边他多少有些寂寞,寂寞了怎么办?外面还有别人家的媳妇,别人家的闺女!

陈国栋花钱阔绰且他喜欢哪个女人时是真真的喜欢。他的嘴天生就是为说情话而生的,到最后他觉得女人是死心塌地喜欢自己,这不,孙弈就主动要求给他生孩子!

2

陈国栋去洗澡了,王小玉趁机从陈国栋的外套里把他的手机取出来按好电池并开机。就这一会儿功夫陈国栋手机上有三十多条信息:‘陈国栋你再不给我回电话我就自杀了!陈国栋,你个死人,我杀了你孩子……’这是孙经理发的信息。

还有一个项目经理姓王:‘陈国栋,你回来了吗?什么时候来看我?你个死人,昨天还说想我……’

王小玉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三十多条信息出自六个女人。这家伙该多忙啊!王小玉叹了一口气,她觉得和陈国栋闹,自己得不到什么好处。原想着他就是个被宠坏的孩子玩几年就好了,谁知他还变本加厉。六个女人,是什么概念?王小玉觉得自己不能忍了,她太了解陈国栋,早想好了一个办法对付他,只是碍着孩子!

王小玉也偷着让人复制过陈国栋的手机卡,这个男人的真面目被她看得一清二楚。她越是清楚他在外面做什么便越是冷静,王小玉有王小玉的计划!

王小玉把陈国栋的手机开机后调了铃声。王小玉拿着陈国栋的手机笑:“老陈啊!你干什么呢?手机也不开,不怕工地上的人找你?”王小玉话音刚落,陈国栋的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孙经理:“老陈,孙经理给你打电话呢!我告诉他你在洗澡啊!”

王小玉是故意的,她的话音刚落,洗澡间的门打开了。陈国栋连拖鞋都没有穿赤身裸体地冲出来抢王小玉手里的手机:“男人的事,女人不要掺和!”

陈国栋去抢手机,王小玉转身躲开他,摁了接听。那边孙弈破口大骂:“陈国栋,你个老东西,我肚子大了,你就不接我电话还关机,你不想活了!”孙弈在歇斯底里地吼,陈国栋看着王小玉:“老,老,老婆,你听我说……”他围着王小玉依然去抢手机,陈国栋脚下一滑摔了个嘴啃泥,趴地上不动了。

王小玉冷冷的笑了一下:“这孙经理怎么是个女人?”王小玉第一次感觉到哀莫大于心死,她望着趴在地上的陈国栋。

陈国栋呲着牙,头上直冒汗开始哼哼:“是打错了,不知道是谁家的骚娘们打错了!送我去医院啊,估计是摔骨折了!”

王小玉并没有挂电话,她甚至摁了免提,那边孙弈骂着:“陈国栋,你妈才是骚娘们!”

王小玉笑了,转身进了卧室把陈国栋的睡衣扔给陈国栋:“你先穿上衣服!”

:“媳妇,你别生气,我向党、向毛主席发誓对你绝对是忠诚的!”陈国栋痛得额头上直冒汗。

王小玉失望地望着陈国栋:“很忠诚,很忠诚吗?人家都大肚子了,该来赶我走了吧?”

:“老婆,哎哟!疼啊疼……”陈国栋喊着,脸色因为痛而变得苍白。

3

王小玉还是把陈国栋送去了医院,陈国栋把手机攥在手心里怕王小玉看到自己手机里的那些肉麻的短信。

王小玉很沉默,她还是照顾着陈国栋,也不问陈国栋那些女人的事情。王小玉平静地像一池死水,她的模样让陈国栋害怕。

:“小玉,我……”陈国栋刚张口,王小玉看着陈国栋叹息:“国栋,我们结婚多少年了?”

:“有二十年了吧!”陈国栋回答着,王小玉这样的冷静让他有些害怕。王小玉虽然是个女人但在外面打拼多年的陈国栋知道:自己老婆不笨。就王小玉发现自己出轨这件事已经不是一次了,但这女人能忍。陈国栋每一次都会表忠心,王小玉不语似乎也欣然接受了他的道歉。至使陈国栋在外面竖了好几面彩旗,他的朋友和他开玩笑会问:“陈哥,今儿个移驾东宫还是西宫、南苑还是北院?可要雨露均沾啊!”

每当陈国栋听这些话时满足了他的男性心理,他就是会哄女人怎么了。要不是王小玉能忍怕早就和他离婚了!陈国栋觉得自己再换个老婆未必像王小玉这样识‘大体’,自己哪里可以安享太平?

:“是呀,我嫁给你二十年了,儿子也已经上大学了!”王小玉看着陈国栋凄然地笑着,眼泪瞬间滑出眼眶:“这些年你也没消停过,换了多少面彩旗了?小翠、小青、小白、小黑、小蓝……”

:“老婆,你相信我,我在外面就是玩玩,我心里只有你!”陈国栋知道王小玉有证据自己抵赖不过去,干脆坦白!

王小玉抽噎着:“你说你心里只有我,那你怎么还会找别的女人呢?”

:“不是,小玉,你知道我在外面应酬多,当然结交的人也多。那些人看我人好都往上贴。这不,你说,怎么有不偷腥的猫?”陈国栋嬉皮笑脸地解释着。

:“是呀!你人是挺好,她们喜欢你也是正常的!”王小玉抹着眼泪哭出了声,她耸动着肩膀:“国栋,你整天换女人,还说你心里只有我,你怎样表示你对我才是最真的?”

陈国栋看王小玉和自己能坐下来聊天肯定是像前几次一样,原谅自己了,他放松了警惕:“我把自己这些年赚的钱都转你和儿子账户上!小玉,你相信我,我是最爱你的!”

王小玉继续哭:“这好听的话你给她们也说过的吧!你给别人说过的,我不想听!”王小玉说着流出了眼泪,陈国栋这下着急了,他是真的舍不得王小玉:“老婆,我把我的钱都转到你卡上,绝对的!”

:“国栋,你以为她们都像我一样傻吗?你敢试试她们谁对你是真心的?”王小玉擦去了眼泪,她等着陈国栋自己跳进她设好的局里。

:“试这个做什么?”陈国栋反倒有些不好意思。

王小玉擦着眼泪:“当然有用!其实我知道现在也有像你这样有本事的男人不只有老婆,在外面还养个女人。既然你想养女人,该找个真心对你的吧?你说,你整天在外面,挺辛苦!你病了,谁照顾你?你累了,谁给你沏杯茶?”王小玉说的情真意切,让陈国栋很感动:“小玉,我就知道你是这世界上最贤惠的老婆!”

王小玉转过身给了陈国栋一个背影,她把自己心底对他还残存的那一丝情感在这一刻生生地割断了!

:“你说怎么试?”陈国栋的三角眼突然有了光芒,他听王小玉说得真诚,想着她实在是拿自己没有办法了才这样委屈求全,她这是怕自己不要她了,陈国栋心里有几分得意!

:“国栋啊!这些年你在外面是赚了不少钱,她们未必不是看上你的钱了!”王小玉语重心长地对陈国栋说。

陈国栋觉得王小玉说的有道理,女人们也许就觉得自己给她们花钱大方。他看着王小玉点了点头:“现在的确是物欲横流的时代!若真有对我真心的,你愿意我在外面养着不管吗?”陈国栋原形毕露。

王小玉笑了笑:“当然,要不,我让你试她们做什么?”

:“老婆,你太贤惠了!”陈国栋笑着,脸上的褶子足以夹死苍蝇,显得皮糙肉厚:“好,我知道了!我还是最爱你,我先把账上的钱都转到你账上,我们是夫妻,不管怎样都是我的!我就对她们说是你发现我有外遇起诉离婚了,然后我为了儿子,答应把所有的钱作为赔偿都给了你。我现在一无所有了!如果谁对我依然不离不弃,我就……”陈国栋脸上的笑纹里写满了‘不要脸’。王小玉提溜着的一颗心总算放了下来,这可是他自己说的!

陈国栋说出来后犹豫了一会儿,他觉得自己有些太草率!可他又看小玉说得真诚,他也着实因为女人太多而烦。仔细想想钱放到自己老婆这里有什么不放心的?退一万步还是自己儿子的!

王小玉知道还有最关键的一步:“国栋,我怕你嘴上说她们不信。要不我们写个合同让律师公证一下,这样她们就相信了。我们也就能试出来谁对你是真心的了?”

一心想光明正大再养个西宫娘娘的陈国栋毫不犹豫地同意了。他写了一份转赠合同把房子和自己账户上百分之八十的钱都给了王小玉并请了律师做了公证,这份合同就有了法律效力。王小玉拿到这份合同时在心底暗喜,她目送这个男人从自己的视线里走去别的女人那里。她是要彻底放他走!

4

即使没有王小玉的暗示,陈国栋早也想分别去试他的那六个女人。他被那几个女人搞得焦头烂额,那几个女人为了他互相辱骂甚至厮打过!当然陈国栋也费了不少口舌,赔了不少笑脸,哄了这个哄那个,各种隐瞒!

陈国栋拿着合同在几个女人面前分别痛诉了自己的窘境,当然也不免掺杂水分:比如说自己是为了某人而心甘情愿被离婚,心甘情愿净身出户。别人家的老婆自然而然地不再理他并把他拉进了手机黑名单。

孙弈倒是和他混了一段日子。他因为把账上的钱百分之八十都转给了王小玉,工地上也需周转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给孙弈买品牌衣服、名牌包,吃饭有时候都要将就。也就是一个多月,孙弈还是找了另外一个男人去结婚了,说是肚子里还有陈国栋的孩子!陈国栋算是明白了,那孩子是不是自己的,不一定!能娶孙弈的男人自然知道孙弈大着肚子,也就是说孙弈在和他混时还和别的男人混!

就这样陈国栋的六个女人在他这样的试探下全离开了他。陈国栋这时候才想起了王小玉的好,他沮丧地想到了回家。

陈国栋回到了家,家里的门他却用钥匙打不开了。陈国栋给王小玉打电话,王小玉接了电话:“陈国栋,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明天去民政局吧!我们离婚!”

:“小玉,你什么意思?”陈国栋有些惊恐。

王小玉笑了笑:“我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了,你却越陷越深,还想光明正大地纳个西宫娘娘!我今儿个告诉你,从你写了合同把钱转给我后,我们的婚姻已经死了!”

陈国栋捶胸顿足,贪心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以为自己玩火玩的得心应手,如今却什么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