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然的弃绝 悲喜都不见了

2018-01-12 字号:

在莲花池边,在祥和之地,落寞的青年,迷失道路,痛苦的心灵促使他寻求真理,寻求平静的至上解脱。

1

“从来没有见过像你一般神圣的存在,如神秘的须弥山,如圣洁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崇高的智者,我不远万里而来,终于见到你,请求你解除我内心的痛苦吧。”

巴特鲁说“尊敬的智者,在你面前这个青年,他正年少,但在最美好的时光里,他却焦灼,烦恼,闷闷不乐,他时常认为自己已经活了很多年。有句话是这么说的,痛苦的时间如被架在火上煎烤的山羊,而快乐的时光却如脱离弓弦的箭。我说我自己虽然还年少,但似乎生活了很久,就是因为觉得自己的生活无比痛苦,我的心灵在忍受莫名的煎熬,我的心灵被无形的枷锁束缚,因此我说我的每分每秒都比其他人更加漫长。”

斯维特思——哪位智者,听了后平和慈祥的说“年轻人,这并非你个人的感觉,你一点也不用觉得痛苦,像你一般的人还有很多,你并不孤独,反而你应该感到高兴,这是希求真我知识之人的感觉。”

“这其中痛苦的原因很多,一时间想对你说都不知从何说起,这个问题太大了。但我要明确的告诉你的是,年轻人,快乐因痛苦而生,痛苦是智慧产生的基础,而且每个人都活在痛苦之中,只是有些人被短暂而虚假的快乐蒙蔽了,他们甚至坚固的认为这个世界是快乐的……随便吧,我想每一个活得清醒的人都会认知这个世界的残缺,虚幻,这不需要用心观察,因为每一秒都在死亡与循环,而活着本身就是经验无常,就是这样无尽单调的循环,有些人当做是快乐。”

他们认为世界新鲜多彩,是热烈与激情,是光荣与胜利,他们被现象迷惑,选择追求灿烂而短暂的光辉,耀眼而朦胧的幻影,但短暂的快乐往往伴随的是更加巨大的痛苦。

这是这个世界的美,也是这个世界的丑陋,登高之人必经低谷,胜利之人必经失败,啊痛苦与失败时刻存在,而所谓的快乐只是与更大的痛苦相对比所形成的感受。

斯维特思,远游久歇于此处的智者,在此之前他是入林苦修十余年的瑜伽士,但后来他走出森林,像所有平凡的人一样,在海边的荒地搭上茅屋,种植蔬菜,过着平静的生活。

很多人都说曾经因为斯维特思的教导而获得了心灵的解脱,所以很多其他地方的人都专程赶来向他请教关于真我的知识,在他的周围居住的每一个人似乎都透着智慧的光芒,充满了宁静与祥和的气息,让所有到此的人放下曾经的虚妄负担。

有些人至此流连忘返,直接在周围建起房屋,与其相伴,渐渐的这里成为一个村镇,他们每一个人彼此尊敬,相处融洽,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到外界的焦灼与迷茫,痛苦与欲望,像是天上的白云,无忧无虑,像是溪中的流水,自在活泼,他们闲下来便到斯维特思的茅屋,聆听教导。

2

“我该怎么说,才能让你明白我内心的感受……”巴特鲁沉思片刻“尊敬的智者,我要向你倾诉我所感受到的痛苦,那些痛苦让我像悬挂在烤架上的肉,炙热难受,我知道只有向你倾诉才能获得解除炙热的清凉,但是我不知道我表达的是否清楚,希望你能为我找出痛苦的源头,带我解脱。”

巴特鲁此话说完“这是自然,我也一定尽所能为你解除内心的痛苦。”斯维特思说。

我喜欢独自一个人在黑夜漫步,伴着无尽的黑夜,伴着月亮的银色光辉散步,有时也坐在昏暗的路灯下沉思,这样的习惯我不记得是从何时开始,而现在我只要有空闲便喜欢独自在安静的地方行走,漫无目的,无论是晴天还是阴雨天。

我是喜欢在路途中沉思,思考一些日常与可谓是不着边际的事情,而且我沉浸并痴迷于这样的思考中,以至于有时候我都有些害怕自己的这种状态。

因为在我的身边我从未遇见过如我一般的人,我觉得自己是否有些太过疯狂,而且因为这样的思考,我遇到了很多解答不了的问题,这让我感到迷茫。于是我有些羡慕他们——那些我周边的人,他们可以每天只顾着工作,三餐,与每月的薪水,除此之外便是各种欲望的享受,我看到他们生活的开心,这让我羡慕,但我却融入不了他们那样的生活。

或许我这样的人天生血液里带着不安定,我像是繁华宴会中的一匹孤狼,只能旁观别人的热闹,格格不入。

因为这些思考,我的思维方式产生变化,而我也以这样的思维代替原来的思维来看待日常的事物,但因此我没有看到任何幸福,即使那些人看起来快乐的像盛开在夏季的向日葵,但我依旧觉得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可悲啊。

我听说过一句话,“世界的冷暖是你内心的投射”。

曾经的生活我多是持予悲观的态度,所以我对很多事情的判断都偏向了悲观,这态度经常让我陷入莫大的悲伤无法自拔。

但后来我的态度变了,但我并不像其他人一般对生活持予乐观,却也不持予悲观,我将两者的生活态度都予以否定,但即使我将两者否定又能如何?我的心还是在不安定中,我无论选择那种态度生活都获得不了心灵的平静。

是的,我想我对于生活持予悲观,是因为我对未来的生活还有太多妄想,还有太多欲求,而追求得不到便意冷心灰。是这让我对于世间的看法悲观,我将所有不幸福归结于悲观的态度,我如是想。

但过后又予以否定,因为我见过太多乐观的人,他们从来都是那么乐观,笑容满面,似乎春风即是为他们而生,夏花即是为他们而绽放,他们积极应对生活中的每一个挑战,每一个困难,但是他们依旧没有获得幸福,只是像一个被捉弄的小孩,推倒,爬起来,给予诱惑的目标,又追逐,周而复始。

他们看起来对生活充满了热情,但其实他们对于生活之得失的反应更加剧烈。

其实,我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真正的幸福的人,即使连出生的婴儿。母胎分离之初便是痛苦之声的到来,这便是对这世界的第一次抱怨。

伴随他人的笑声,无常与轮回开始挥动冰冷的藤鞭,任何事物都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父母的短暂离开让其觉得恐惧,周围的所有都是陌生。

稍稍长大,又因无知犯下各种各样不可挽回的过失,因为一点不满意就不受自我控制的怒火,如若家庭惨遭不幸,将是一辈子的伤痛,谁说婴孩是快乐的,难道说因为无知,不能分别就是快乐,那和疯人有什么两样。

3

童年,那些人认为最快乐的时光,但因为无知对于世界的各种幻想,神经质,不安,即使是孩童的内心也都是充满了贪婪,被外界牵引,更容易患得患失。而且童年因为能力缺少,除了心灵的不自由,身体等等也都是随时被束缚,像是被提在手中的木偶人。

到了青年时候,完全是欲望的俘虏,人皆贪恋美色,男孩将所有精力用在异性身上,而女孩则将所有精力用在自己的容貌上,他们舍弃最宝贵最有精力的时光,而选择追求那些无常之物。

欲望的极盛,但却又因能力有限,只能作罢。那被刺激不安定的精神,那被麻木呆滞的心意,思想到了最后,价值观的对错也都渐渐取决于物质的多少,心意被外界的不定因素牢牢的缠住。

童年还没反应过来,稚嫩被青春取而代之,那强壮的青春之树正欲茁壮成长,毒蛇盘踞在他的身上,乌鸦筑起了坚固的巢穴,他们觅食,他们高歌,太阳同群山嬉戏,月亮与云水玩耍,终于狂风骤雨来袭,吹起了高大而茁壮的树,乌鸦与毒蛇各自奔逃,青春走向衰老。

花朵经历风霜,白日转变成夕阳,这时只剩下过去的回忆作祟,那回忆本以为是美好,却成了痛苦的原因,那不可挽回的曾经,我们童年的纯净,青春的时光,中年的财富,渐渐模糊,越来越远,只剩数不尽的皱纹爬上了每一寸皮肤。

最后的时刻,我们似乎认为想到了什么,明白了什么,但却力不从心了,于是只能无可奈何。

自信的领袖经历了变迁而灰心丧气,意气风发的朝臣因贪婪败露而锒铛入狱,风华正茂的青年因失去恋人而失魂落魄。啊,生活,我究竟该抱着怎样的态度来面对你才可以免除痛苦啊,还是说我无论抱着什么样的态度去生活都免除不了痛苦,我们被自己的欲望控制着,感官束缚着,外界迷惑着。

马车过了山岭,渡船过了江河,曾经不再是曾经,快乐的再体验却成为痛苦,可是若不追求世间的物质,我们的存在又究竟是为了什么?

从最初,那个个像我一般年岁的青年,他们热情洋溢,还有一些久经世故的中年,热闹的聚会很开心,但有时候却不可避免的产生不快,在时间的长河中,我们相处了不算短也不算长的日子。

日久并不是见人心,那最初毫无目的的相遇相知才是人心,因为那是对方最想展现的一面,那才是对方内心想表达的一切,日久只能见无常,只能见到所有人不能控的习性,所以所有的快乐都归于痛苦,所有的美好都成为丑陋。

每个人的观点想法都不尽相同,可能某个观念想法大范围上感觉差不多,但其中的细小思维却天差地别,而不同的思维与不同的思维总容易引起碰撞,而后便是不快的唇枪舌战。

每到这时候总是有人为自己的观点争论对错,可笑,对错往往便是引起争论的原因,可是哪有真正的对错,对错本身就有对错。

于是这样的值观代替那样的价值观,新的价值观产生,旧的价值观推翻,周而复始,这样的循环让人厌烦,所以有时候为了避免无谓的思维战斗,我便顺着他们的话说,但这样的话说过之后让我自己感觉多么恶心啊,所以即使顺着与逆着都不是解决这一痛苦的方法。

4

因为这样我渐渐疏远曾经的人,或者说是疏远人群,疏远各种观点,开始一个人的孤独之旅。

我一个人行走了很多地方,在长时间的孤寂中,我像一棵树立于山顶,吸寒风饮冷雾,像一只大雁离群,海阔天空任我飞,像是孤傲无形的云,没有边际与目标。

孤独是一个人的痛苦,时间一久我又觉得太过孤单,迫切的需要温暖,这孤单让我感到似乎已被世界遗弃,放眼望天地苍茫之间,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我再不会被需要,再不会被理解,我感到彻骨的寒冷与孤寂。

但当我想到在此之前,他们嘲笑我的思考,我又鄙弃他们的行为,他们对我说“巴特鲁,你的思考真是太过幼稚与无知,为什么要否定这么实质的物质而去思考那些虚无,没有人会在处于贫穷的状态下放弃唾手可得的财富。”想到这些,我没有进行争论,因为这是无谓之争,而无谓的争论就如一拳打在空中一样。

我能理解他们,在他们的认知世界中,他们轻易相信自己无常变灭的眼睛和耳朵,去接受无常变灭的外界事物,所以被外界的得失牵转。

即使他们能将所有得失说的那么轻易,但他们却随时随地的因为得失而产生莫大的悲痛,这是彻底的自欺,在他们的世界充满了愠怒,贪婪,妄想,自私,痴迷,他们每日的生活就如蛆虫一般因欲望追逐着无常,一刻也得不到停歇。

而且懒惰和愚昧将他们吞噬,他们醉生梦死于歌舞场,欲以无常之乐抵消无常之苦,日复一日的循环在这世界的表象中。

这世界真是太高明了,本来所有的物质组成都是四元素,固态,液态,能量,气态,然而却被魔术手翻来覆去的变幻,让人去追逐,去迷恋,最后造成一个又一个让人心痛的故事,永远迷失在其中。因为这样,后来我便对于自己所谓的孤独释怀,因为我知道,孤独也是暂时的,繁闹也是暂时的,无所谓时间的长短,都会被哪位魔术手变幻来变幻去,高低起伏,没人能决定。

在那之前我思考着这些虚幻的东西,如今看来我也的确够愚痴,我思考人的初始是如何,思考人因贪着产生痛苦却依然不舍放手,我思考爱情虚幻却依然被所有人追求,这一切的一切,有效期性,如电光火石,匆来匆去,虚幻急促的快乐之后便只剩下焦灼与痛苦。

情侣,曾经山盟海誓,如今形同陌路。朝臣,曾经不可一世,如今扛枷带锁。财富,本来于十方,终归于十方。这一切的一切,循环,是最高明的游戏,让所有身在其中的人毫不自知,幻想,迷恋,经受恐怖,失落,却又出不去。

在这样之后,我继续离群索居,渐渐的思考更多,也或许是因为看的更多而逐渐思考更多。我有很多不好的习性,我嫉妒,贪婪,嗔恨,痴迷,自命不凡等等,虽然我知道这一切会导致痛苦,但我依旧摆脱不了这些,他们像是深深扎根在我心地的邪恶之树,我为这些不好的品质感到深深的自责,甚至对自己产生莫大的厌恶。

5

我回想曾经导师的教化,父母的良言,他们告诉我很多道德规范,但这些并不能解决我的问题,这些所谓的规范就如凭空出来的一把枷锁,由私我意识强行规范束缚自己,我放弃了这样的方式,我知道这些方法都只是从问题的现象上着手解决,手铐不能锁住水,木棍不能在火焰的现象中打灭火焰,这是徒劳的,甚至会因为做不到而加深自己对于自己的自责。

有些事在不知道缘由,没有用对方法去规范,就像是想用木柴打灭火焰反而成了增加燃料,使火焰燃烧的更加旺。

贪求,嫉妒,痴迷,嗔恨某人某物,这些都不是罪恶的源头,只是罪恶的源头产生的现象。强行压制规范不做某事在不知道缘由之前,不能消灭罪恶的源头,这只是暂时的抑制,压抑邪恶之树树枝的生长。

一把镰刀,即使铲除了杂草的草根,却不知道为何有这种草的升起,没有通过知道杂草产生的原因而为以后加以预防,因缘成熟的时候,杂草的原因来临,土壤便会再次滋生杂草,所以铲草除根都不能作为究竟的灭绝邪恶与痛苦的办法。

或者可以这么说,只要有一个土壤,终究会产生各类杂草,这是不可避免的,如果是这样,那么有(生)即是体验与邪恶争斗而导致痛苦,顺从亦产生痛苦,那么人生是何其可笑啊。

邪恶是杂草增长的魔法药水,善意是斩断心之杂草的镰刀,但善意是多么缓慢啊,邪恶是多么迅速啊。

曾经的老师,他们虽然教了我很多行为规范,然而他们自己却没有做到他们所说的规范那般,他们像是光念着菜单的厨师,念了很久,却没有做菜,甚至有些与规范背道而驰,他们说不要做某事,自己却做某事,不要弄某物,自己却弄某物,即使在人前表现出来他们演讲的行为规范,也是多么蹩脚啊。

有时候我思考否定心意本身。因为我突然觉得,所有的心意都是从外界的不定因素中产生念头,而外界的不定因素本身亦如一棵大树的树干和树枝,通过思考所有的无常枝干产生的现象,认识所有树枝并不能到达源头,而且更认为,心意本身就是本源之树的树干与树枝,也是不定因素。

一个大坚固思想中有很多星星点点的不定小思想,在这些小思想中,我一次又一次的将其否定,推翻,直到再也不产生同样的思想,并最终又否定那些坚固大思想。

这心意世界和物质世界并没有区别,简直就是在互相模仿,都是在新陈代谢,从产生,保持,推翻,破灭,最后归于一切,重新循环,这一切都是无常不定的。

所以我觉得思考可能只是在私我意识之中兜圈子。强大又不能摆脱的痛苦并不在心意之中,而且心意还可能是导致我们痛苦之元凶手持的最有力的武器,而元凶似乎在某个更深层的东西中,或者说“有即是痛苦之因”。

我不能摆脱掉无常的痛苦,我几乎被他制服,我无奈,于是有时候我就有些恼怒,但当我恼怒的时候我又知道自己的错误形成。

邪恶的习性,手段是多么高明啊,让我对于邪恶的厌恶而又产生恼怒的邪恶习性,环环相扣。我在这循环往复的困苦中找不到一个可以歇息的地方。

斯维特思,高明的智者,我知道你一定能够解除我的痛苦,而且让我知道所有痛苦的根源究竟在哪里,并消除痛苦的根源。

6

嘉谷听后,似乎很高兴,孩子,就如我之前所说的,你年少,有自己的思想,而且正探索着无上的生命本源,我很高兴你能提出这样的问题,这每一个问题都直指本源,痛苦,快乐,幸福,困惑,一切的一切,产生,繁荣,破败,消失。

无常的现象世界,此时你认真听,我要解答你的问题。

听着,你不应该为你的这些问题感到痛苦,相反,你更应该感到高兴,因为这是你灵性觉醒的开始。同时也是认识痛苦的本源并解决痛苦本源的契机,你将从中获得至上的喜悦体验,并觉察到世界的本来面目,而你,我相信已经具备了这样的条件,你对于这个世界已经发出了质问,世界的表象即将破碎,所以这关于本源的答案正是为你这样的人所准备的。

在这首先,我要告诉你,没有任何人可以让你获得解脱痛苦的能力,只有你自己,你当知道,没有一条道路通向至上喜悦,至上喜悦本就是道路,我这么说并非自相矛盾,当你听完了我的答案,你再思考吧。

一切的痛苦都是因为妄想,妄想有一个自我,而本身并没有我,孩子,弃绝一切是解脱之基础,弃绝一切便是解脱。

嘉谷说完这话伸手指向远处的大海。“孩子,你喜欢独自散步,可到过海边独自散步?”

“这是自然。”

现在我用这大海的方式告诉你,我们每一个人就如大海中的波浪,或因太阳照耀而流光溢彩,或因乌云遮盖而黯淡无光。

波浪是海水,然而当一个个波浪形成的同时也产生了私我意识,就如海水在经验海水的时候,被虚妄的外表迷惑,产生了你和我,这是我,这是世界的观念。

私我意识的重复经验变得顽固,顽固的与外界对立,便有了贪着与爱恨,我因获得某物而高兴快乐,我因失去某物而痛苦沮丧。

我爱你——因为“我”有欲望,我之欲望贪着你的漂亮,美丽,才华,气质等等更或者单指欲望,所以我想得到你。这一切皆建立在妄想的一个有‘我’之上,这一切都是不明白自我知识,而因私我意识产生的虚妄想象。

贪着是第一大痛苦,贪着是私我意识之地升起的第一颗种子,因贪着得不到便会产生痛苦,而这个世界的表象又随时在变化,让人得手又失去,失去又继续追逐,循环往复,不得安宁,最后生命便浪费在这虚妄之上,还随时被贪婪的痛苦伴随。

现在听我说,先弃绝你曾经听过的所有道德观念吧,找到元凶,不要被凭空加之在你头上的枷锁所束缚。

也弃绝你曾经所有的世俗观念吧,那只是建立在私我意识之上的虚幻妄想,不要生起任何念头,你当知道,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妄念可以消除一个妄念,当你升起用某个念头消灭某个念头的时候,就像是试图用肉包子打狗,只会增强你的妄念,同时对立,分别,执着,痛苦便也产生。

所以不要想着善恶是非,不要想着高低美丑,弃绝所有的思想与分别,弃绝所有的感官感觉,弃绝你认为的你自己。所有的道德规范与世俗观念在没有弄清楚原因之前都是画地为牢,是愚蠢的自我束缚。

波浪是海水,并无任何分别与对立,但波浪产生了私我意识,就如人通过各种感官来进行分别,然后被世界表象迷惑,认为这个无常虚幻的世界才是真实。

就像波浪认为波浪才是真实,而迷失了本身无穷无尽的大海,妄想是贼,迷惑真心,颠倒认知,分别妄想。

你当知道,所有的贪着都是不知道真我的愚痴想法。

波浪从不会获得波浪,物质也不会获得物质,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缺少,也没有增加,从来没有谁获得,也没有谁失去,一直都是个一或者可以说什么都没有。

也就是说,从来没有你、我、他,而只有真我。只有真我在经验着真我,海水经验着海水,这也正是我之前说痛苦的原因来自于妄想出的私我。

同时你有一点说的很对,否定自己的心意,不管是我们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或思想,这一切皆是真我幻化出来的。就如大海的波浪,波浪探索波浪只会被波浪的表象迷惑更深,同理通过私我意识来探索外界无常,也只会被外界的无常迷惑的更深。

7

你说的很对,思想也只是本源大海的波浪,而非本源,但也是本源。或者说,波浪是海水一体,私我也是真我一体,世界只是一,但为了解释,便说了波浪,说了私我。

巴特鲁,说到这里我告诉你,放弃有一个我的观念吧,你说的很对,有(生)既有苦,就像没有任何物体不会沾染尘埃,这我只是虚幻,是波浪。

放弃分别的思想吧,思想不是你,你的肉体更不是你,这一切只是真我在经验真我时产生的私我意识。

然而真我却并无动摇与产生任何想法,大海从未动摇,然而波浪与私我意识却产生了分别妄想,但私我离不开本源,他本就是本源,波浪离不开海水,他本就是海水。

所以产生妄想的是私我意识,是私我意识的产生而认知了各种各样的无常世界,这都是私我意识的分别而产生的妄想。

所以放弃波浪吧,放弃私我吧。

被外界迷惑就是痛苦的根本,因为外界是无常的,执着于无常,那么你就会痛苦。

海浪无时无刻不在无常之中,高低起伏,产生变灭,若是认为无常的海浪是真实的,便会因为海浪的低落与升起而痛苦。

海水一直都存在,并无多也无少,真我也是一样,从来没有生更没有死,更别谈得到与失去,只是自我在经验自我时被外界迷惑,认为什么消失了,什么出生了。想象出有一个自我,而后又执着于外界的无常,但从没什么出生,从没什么消失。所以因为死亡痛苦,因为新生而喜悦是不知真相的傻瓜。

为什么要悲伤与喜悦,悲伤与喜悦就像海市蜃楼一样。

巴特鲁,当我说到这里,我想你已经了解关于情感的产生原因了吧。是的,皆是因为私我意识认为有个我而后因为贪着或者其他分别对立而产生的妄念,波浪得到波浪,波浪喜爱波浪,波浪讨厌波浪,从没有这个概念,只有海水自身,只有本源真我,所以说到这里,我想你已经明白了,本没有感情,感情也是私我意识产生的把戏,比物质更加虚假。

再者,我要告诉你,一个真正掌握觉悟了真我知识的人,不会有孤独等等的感受,他们随时随地都安住在至上的喜悦之中,他们既不放弃同时也不贪着。

他们无论干什么,就如天上飘荡的云朵一般,无忧无虑,安详自在,这样的人可以称之为游戏世间,云游四方,他了解,这一切并没有你我,并没有对立,这一切都是自我在经验自我,你就是世界,世界就是你。

然而若还在执着于私我意识,执着有一个我不被理解,我不被认同,不知道真我知识,与世界对立,这样的人无论如何都不会获得至上的喜悦,即使像云游僧一般逍遥四处游走,但还是以私我意识升起种种妄想,这样的人不是云游,只是在私我世界中梦游。

真我如虚空,了解了的人,他的行动既不执着于放弃也不执着于贪着,既不执着于变动也不执着于安静,他们的行动不执着一切,活泼灵巧。

但他的心灵永远安住不动,却又能知能觉能行于一切,或者说他的心本就是世界,安住不动,而是人的私我意识分别妄想有动,真心永远那么宁静,祥和,像莲池中独立盛开的莲花,像夜空中安详皎洁的明月。

说到这里,一天过去了,斯维特思回到房间睡去,巴特鲁开始沉思。

8

第二天,巴特鲁一早来问安与斯维特思,斯维特思便开始向他再次讲述。

我想向你讲述一个驯鹿的故事,因为这个故事,我想你对这个无常的世界会看的更清楚。

一头驯鹿,傍晚的时候在山坡吃了点甘草,干旱,已经很难再找到好的草或者树叶,人类能清楚的知道四季的变换,知道时间的推移,然而在它的一生中,在驯鹿的一生中,能喝到一口甘甜的山泉时间就过得快,吃到一口美味的甘草时间就过得快,但接下来的时间都是无比漫长,因为要随时应对危机的来临。

每天周围都会有很多狮子或者豺狼来偷袭,防不胜防,因为随时都在预防突如其来的危险,所以它还在很小就认知了这个世界的痛苦,并想寻求解除痛苦的想法。

但对于能解脱痛苦这样的知识很难遇见,于是它便像大多数人一样,只能是思考着如何生活,如何追求物质的自由,以及如何摆脱每一次危险的来临,而非解决所有的烦恼痛苦,毕竟解除眼下的危机才是第一。由此看来,这头驯鹿是聪明的。

最初它向住在山顶冥想的驯鹿请教,如何避开狼虫虎豹的偷袭,山顶驯鹿告诉了它很多方法,这些方法应用起来很是顺手,但方法多并不能永远解决它的困扰。

生为弱者,就没有能永远消除被强者吞噬的方法,或者说,有形之物必被消融,所以即使有再多方法可以避开一次次的危机,但却没办法避开自然规律与无常。

一次,陡峭的山崖之下,驯鹿找到一个地势较高,不算太大的洞穴,它将门口推来一些大青石堵上,它想再不会有其他野兽的攻击了吧。

可有时候即使你知道再多的预防知识,然而还是会百密一疏,这就是无常,它忘记了蛇。

被咬伤后的感觉,昏昏欲睡头晕目眩更难受的是上吐下泻。这种感觉生不如死,它试着用它知道的所有方法来解除这样的状态,但都不管用,于是它放弃了,只能听天由命,但它再一次想起了山顶冥想的驯鹿。

山顶驯鹿说:“驯鹿,我的朋友,即使我告诉你再多方法应付被野兽吞噬的危机,我们依然避免不了无常的错误与死亡,更避免不了重复与烦恼,这是自然规律,这是所有生命都避免不了的痛苦。

死亡,烦恼,各种各样的不顺,折磨着我们每一个生灵,但有一个圣人却不被这些痛苦和烦恼束缚,它永生,他是一切至上的存在,是所有生灵的本来面目。他没有形状,更没有名色,我在描述的时候便已经对他做了错误的解释。”

驯鹿最后和山顶驯鹿会面,山顶驯鹿告诉它:“听着,我的朋友,所有的痛苦皆是因为认为有一个‘我’,然而这只是妄想,每一秒每一刻都不一样,是不真实的,你当弃绝所有的观念,弃绝所有的思想,只有弃绝这些所有的私我念想,你才能安住在最平静最喜悦的至上状态中,你会看见那个永生的圣人,而且你将会和他永远安住在一起,享受最至上的快乐。”

驯鹿在那一次会面后就再也没有去了,因为山顶驯鹿的话是当时的它还不能理解的,但在死亡来临之前,所有的痛苦涌上心头,他感觉到生命的无常,灵光一闪,他想起了山顶驯鹿的话。

它试着用最舒服的姿势躺着,并沉思与实践山顶驯鹿告诉他的话,放弃身体的感觉与有身体的观念,快乐与痛苦一并抛弃,渐渐的它清醒无比,却又感觉飘忽不定,在这空灵的感觉中,它又想起山顶驯鹿的一次谈话。

“朋友,所有避免被猛兽吞噬的方法我都告诉你了,而且我也正是这样躲避灾害的,但我要告诉你的是,朋友,现在放弃我交给你的所有方法吧,不要执着我教给你的所有方法,因为这些方法总有一天会失效,这并不彻底,而且若是太执着于这些方法,你会被困在私我意识之中。心灵的被困比被野兽吞噬更加可怕。”

“所以我想告诉你的是,放弃所有的私我观念吧,这个身体只是一个虚妄不实的幻想,这一切都是我说的那个不生不灭的圣人所幻化出的把戏,你的想法等等一切都是幻化出的不真实的。而且并没有生也没有死,我们就像是天空中的灵光一现,是不真实的,所以驯鹿,放弃有我的这个观念吧,并没有野兽的吞噬与死亡,只有自我在灵验着自我。”

驯鹿在空灵的状态中放弃了一切观念,又放弃了放弃一切观念的念头,他彻底从自我的观念解脱。同时他遍布所有,一切天地,在思维意识中,他无处不在,从最细微的到最广大的,都在刹那之间,或者说他就是最细微与最广大。

这时他看见了曾经的那具驯鹿的尸体躺在山洞中,它知道那不是自我,同时也是自我,但都只是自然现象,它不感到悲伤,它不执着一切,于是它无所谓放弃与不放弃,它就是一切,当然也是咬伤曾经那具所谓的尸体的毒蛇。

他稍一想看见了山顶驯鹿,此时他想向其讨教,他知道,在山顶驯鹿面前,他们契合无二无三,此时,它体验到觉悟,但他还有诸多疑惑,于是他要向这位驯鹿之圣讨教,它深深的相信驯鹿之圣的话,并且践行。

9

“朋友,我知道你来了。”山顶驯鹿说,但却未开口“你和我现在只是作为无限意识在交流,但我们这种交流并不彻底。这也是虚幻的交流,但为了向你说明我想说的,明确的告诉你,我又必须用虚幻的向你说明。而且你此时的解脱也终会再一次被掩盖,迷失,因为你此时的解脱并不彻底并不究竟。”

山顶驯鹿继续说道,我告诉你一个故事吧,一个关于虚幻把戏的故事,在很久以前,也是在这个山顶,我是一个寻求解脱烦恼的瑜伽士,山顶上,我已经拒绝了饮食,拒绝了饮水,甚至睡眠也完全拒绝了,我彻底断绝了一切物质的供给,只是没日没夜的冥想,但我知道冥冥中我并没有得到究竟的解脱,还有一层薄雾挥之不去,我看不清眼前的路。

就这样我继续冥想深坐了三百年。我的须发甚至能从山顶直达山底,但这有什么用?山下来了很多人瞻仰我的须发,又或者爬到山顶为我献上水果祈求我的赐福。

但这都是虚假表象,我为此对于他人的愚昧深感悲伤,又为自己得不到最终的解脱而恼怒。虽然我坐着表面纹丝不动,但内心却五味陈杂。

突然有一天,山顶的一棵苹果树上掉下一只苹果,天空中飞过一只大雁,是的,这两者并不够成因果关系,当时我处于冥想中,觉察后我开始冥想。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幻相,是毫不相关的幻相,我认为有一个我,但真我并没有构成或创造一个我,真我只是存在,我们也只是存在。但私我产生了各种各样的虚妄,诸如贪求,嗔怒,痴迷等等。

这一切都是从认为有一个我而建立起来的,然后被外界的各种自然而然的物化牵着走,这是多么愚蠢啊,这不过是虚幻的自己的想象。而且我拒绝饮食与睡眠,这一切都是带着私我意识,执着某事某物而进行的活动,这也是虚妄的结果。

得知了这一点我立马放弃所有观念,又放弃了放弃所有观念的观念,我知道所有都是虚幻,又将意识集中在呼吸上,通过瑜伽,我进入甚深的禅定中,我不贪着虚幻的一切,弃绝一切,于是成了真实,所以放下所有执着,放下所有虚幻便会得到最真。

当再次从定中出来我的身体一切消磨殆尽,山顶上不复曾经,我用意识探测,我知道在五百米的岩土层之下,山位经过数千年增高,又被洪水淹没,洪水退却,地震来袭,以至于现在的山顶和曾经的山顶就如冰山一角,我曾经的虚幻之身就在岩土层下,当然如今早已没有,这变化是多么虚假啊,有归于无,无又生有。

再者,驯鹿我要告诉你,在我得知身体已被掩埋,我成为无限意识,后来又成为一条鱼,一个人,一个国家大臣,一个瑜伽师等等等等,我不被外界所迷惑,我只是在这个虚妄世界游戏,我经验不同的经验,于是我明白这一切都不过是那不生不死的圣人的把戏。

10

而且这圣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每一个生灵。

你也是,我也是,就如大海中的波浪。因为形成了波浪,每一个波浪形成了私我意识便开始分别你我,在你我中产生爱恨情仇,但这一切都是因为有我而产生的幻想,情感,是被困在这个虚幻世界的主要原因。驯鹿,金镯子的外形只是表象,但他的本质是金子。

金子的外形花纹是金子,只是金子,就如我们,我们每个人都认为有一个自我,但是我们的本质只是纯粹的意识,真如,梵,从未有生,也无有死,就如水中起的波浪,或昙花一现。

所以驯鹿,放弃那些恐惧与喜爱吧,这世界把不真实体现在每一刻。驯鹿你要知道,是真的不会存在变与不变,生与死。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出生,这个不生不死的圣人即是如此。因为他从没有出生,所以他没有死亡,更没有痛苦。

驯鹿,看穿那圣人的虚幻表象是解脱痛苦与死亡幻象的第一步。

贪求所有物质都是不明智的,生活在这个世界,我们不应贪求,贪求是将自己与虚幻表象紧密相连的工具,因为贪求是私我意识形成的第一步,同时也是痛苦形成的第一原因。

你看世界上所有的有形物质都会被染污,无论你是多么漂亮或丑陋,洁白或乌黑,只要有形象,觉得有一个我都会被染污。而空却不会,空因为无形无相包容所有,同时所有在其运转他却从不着痕迹。这是生命的最初形态,同时也是最完美的形态。

所以当你贪着一事一物,便形成了私我,而我便会产生痛苦,又被这个世界轮回牵绊,再也出不去。

驯鹿,说到这里我想你一定明白了我的意思,而且已经知道了这个世界的虚幻不实。

说到这里,第二天渐渐黑去,海边传来海浪拍击的声音,斯维特思回到房屋睡去,巴特鲁开始沉思。


看了《至上瑜伽——瓦希斯塔瑜伽》写的一篇,最近改了改其中的人名,总觉得中国人名字用在这样的文里面有些别扭。说实话,文笔还太粗糙,总觉得写的太生硬,而且迂回,有时候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写到哪了,姑且看吧……

瓦希斯塔瑜伽,解脱经,也叫《摩诃罗摩衍那》一般人都知道罗摩衍那,却很少知道这本书,但这本书实在太宏大了,容概了印度的数论哲学,不二哲学等等,其中的每一篇都是以一些浪漫的小故事为引,讲述了深刻的哲理。希望喜欢的人可以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