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情恶,欢情薄

2018-01-15 字号:

我是个杀人犯,而且出狱了,如果没有十年前那件事,我现在应该是名医生,或者律师。

我杀了一个女人,一个我深爱过的女人,她背叛了我,或者说从来没有爱过我,而且骗了我的钱和感情。在她投入第四个男人的怀抱时,我杀了她,事不过三。

该死,再来一次,我还是想杀了她。

过失致人死亡和故意杀人不一样,再设计妥当一些变成正当防卫,我连十年牢都不用坐。

可我等不及了。

十年的改造并没有消除我多大仇恨,只是时间过去了,恨一个人可以恨多久我不知道。

就是我看着满城的霓虹说了一句,“不费电吗?”

被嘲笑成了‘傻冒’。

我无儿无女,唯一的母亲也在几年前病逝了,可以说是无牵无挂,隐居山林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与其他狱友不同,外面的世界没人等我,只有当初负责照顾我母亲的女社工--阿媛,和我还有些关联。

有狱友出狱的时候对我说:“好好改造,抓紧出来,等着吃你们喜糖呢,出来晚了你的阿媛就是别人的了。”

我只好说:“你在外边才要好好的,别再回来吃牢饭了。”

女人?我就是毁在女人身上的,我这样的人真的不期望什么爱情,因为我来自黑暗。

而且很暗。

今天要给你们讲一个秘密,不过不是我的秘密,是我出狱后认识的一个朋友。

男的。

这个世界究竟会黑成什么样我不知道,就像十年前我入狱时,坐过牢的人和吸毒嫖娼的人一样被嫌弃。没有人愿意接触,真正的接受,但我出狱后才发现现在大家对于这些,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哪能想到?

我无意于揭开更深的黑暗,哪些人该真的被丢进监狱,也不归我管。

如果哪一天你坠入深渊,无法自拔,希望这个故事会给你力量,让你重新拥抱光明。

1

他姓黄,就是那个黄色网站的黄,但他是个好人,起码没住过监狱,除此之外我并不想再给出任何评价,其他人也一样。

两天前,有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找到了他,那个男人语气冷静,态度沉着,和以前一个样,黄说的。

黄还说这让他想起了十年前的事情,心里不好受,所以才告诉了我这个秘密,他只告诉了我,我又在这里不负责任的讲给了你们。

那个男人,是黄在地球上最害怕的人。

故事开始吧。

黄和女友在一所高中认识,高一就开始了早恋。女友是个很单纯的大家闺秀,长的漂亮,家庭条件好,学习成绩也很好。

很鬼迷心窍的看上了黄,高考之前女友在感情上越陷越深,成绩开始下滑,而黄为了配上女友从差生变成了成绩靠前的好学生。

之后更是阴差阳错,黄考上了本地最好的大学,女友却远在南方读了一个三本。

他俩读大学前,最亲密的接触也就是拉拉手,连初吻都还在。

家里一直管的很严,加上高中毕业那个超长的暑假一直没有联系,也顺势分了手。

进入大学以后,黄开始对异性有了想法,看着身边花枝招展的女生们,还有同学们各种和女朋友亲密,黄开始天天想她了。

憋了很久,黄终于鼓起勇气去联系了,很顺利,一个电话之后便和好如初。可是距离实在太远,内心的渴求却越来越强烈。只能用手机在短信里传情,女友也很配合,没几天就开始在短信上各种发情。

那个年代通讯哪有现在这么方便,每天短信就要花掉十几块钱。没几个月,发的就少了,因为花钱太厉害,也有点腻了。

就在这时候,出现了流量包月,他们都用上了聊天软件,可以肆无忌惮的聊了。

这种单一的打字玩法终究是会腻的,他们就开始玩角色扮演,每天晚上女友时而是护士,时而是空姐,聊天的内容也越来越大尺度。女友从开始连怎么上床都不知道,不出两个多月,说出来的话让黄都觉得惊讶。

可是没过多久,黄又玩腻了!

接下来黄有了一个变态的想法,既然自己不能真的得到,为什么不找个人来?

就当是代替自己了。

2

黄和女友说了这个想法,女友先是惊讶,紧接的就是愤怒,明确的说不可能!黄软磨硬泡,女友的态度异常坚决,黄只能退而求其次,继续玩角色扮演。只是黄也开始经常装作是自己的同学去和女友聊。

而这个时候,黄已经开始计划真的找人了。

女友家里条件挺好的,那一年她换了新手机,带摄像功能。

黄还记得女友发来的第一张照片,一张胸部的特写,黄当时很诧异,大家闺秀怎么突然就发了这样一张照片,虽说没全露,但这是一个刺激的开始。

黄也说服家里给自己换了一部能拍照的手机,他们开始了一边打字一边发各种隐秘的照片。

黄说他其实胆子很小,可想法一旦冒出来,就很难阻挡,就像开了闸,收不住。如花似玉的女友摆在那,就是摸不到,出口变成了找个女友所在地的其他人。那时候网络还不发达,人很难找,在一个又一个黑暗的夜里,黄大海捞针似的在网上寻找,因此还经常被骂。

老天爷尤其爱制造惊喜,黄找到了。

那个可怕的男人登场了。

接着那个男人在软件上找到黄的女友,黄惴惴不安,等到的却是女友的电话,黄心想完了!露馅了!

接了电话,女友在哭,女友说她是个好女孩,还要脸面。

他们都沉默了,女友挂了电话,发了一条短信只有两个字:分手。

黄没有再回复。

黄说他很后悔,非常后悔。

黄又说人终究会被欲望战胜,尤其是自己这种用下半身思考的二逼。

一连过了三天,黄开始逼问那个男人到底跟女友说了什么,那个男人从不搭理。黄开始猜测,到底是怎么露馅的,那个男人还知道了哪些信息,万一被知道了真实身份,这以后还怎么活。

这种猜测又持续了一周。

一周后,女友主动原谅了黄,她说她很爱黄,不想离开黄,但是有条件,以后绝对不要再玩这种荒诞的游戏了,再没有下次。

他们和好了。

3

每天晚上还在继续,但是女友发的照片明显少了,基本上求她才会发一张,而且从不露脸,只从照片上看不出来是她。

黄还是担心那个男人,保持有联系,但一说到这事那个男人就下线了,黄只能厚着脸皮问女友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女友很痛快,告诉黄什么都没发生,只是谈心,什么信息都没告诉他,只是在最后那个男人说是黄安排他来的,女友当时一下子就生气了。

听到这里,黄悬了几周的心终于放下了。

黄说在事情完全不可控制之后,他才明白,这都是那个男人的良苦用心,太深不可测了,只是在利用这个机会了解了一下女友是什么样的人,这段所谓谈心的内容,完全是在为后面做准备。

黄去了南方看望女友,第一次开房,第一次和女友独处一屋,紧张的都说不出话。黄抱着她,慢慢的脱光她的衣物。这个身体无数次出现在黄的手机上。那些话语,怎么可能是如此清纯的女孩儿说出的。黄想着之前的种种,似乎觉得很可笑也很幼稚。

女友什么都没说,任由黄脱去她所有的衣物,静静的躺在床上。可笑的是,黄并没有和她上床的打算,因为黄打心里爱她,要娶她,把她的第一次留到结婚,黄很努力的克制。如果这时候夺走她的第一次是不尊重她。

黄说了出来,女友有些失望。

他们不可能总见面。黄就提出要拍照片,女友没说什么,轻轻的点了一下头默许了。黄又拍又录,女友身上任何一个细节都不放过。

黄说要拍她给自己用嘴,女友张了一下嘴。

真可笑,第一次用嘴,竟然是这样,只是为了拍照。拍完了之后,女友说不想玩了,然后穿好衣服,用手帮黄弄了出来。

黄又说,其实,这是女友唯一一次帮他口。

在南方玩了三天,黄就要回去了,走的时候依依不舍,在火车站相别,女友说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手机里的照片删了吧,黄说手机可以设置密码,女友拧不过,一再强调不要给别人看到。

回到熟悉的学校,黄有些后悔没和女友上床。可看看照片就好了,虽说照片是假的,但感觉是真的。可能是对女友的想念吧,让黄消停了好久。遵从女友的意见,好几次差点都要把照片删除了,可欲望这东西,黄终究没能战胜。

那种奇怪的念头又冒了出来,哪怕只是在网上那种也好,黄太想分享了。有人喜欢玩别人老婆,就有人愿意把自己的老婆献出来。

没有什么其他原因,就两个字,刺激。

这可怕的欲望,把黄一步一步带入了深渊。

4

黄天天心里就想着这些事。

那个男人很淡定,只说就知道黄会再找他,像黄这种年纪的根本克制不了。除此之外那个男人什么都不说,一切交给了黄,他说他可以等。

黄装作手机丢了,因为手机里有大量的女友照片和聊天记录,还有姓名和电话。女友直接在电话那端哭了,可悲的是黄竟然一点不觉得伤心。黄告诉女友放心,捡的人肯定要刷机,一刷机就没了。

黄又说这世界很可笑,你以为你爱他,也知道他只是想和你上床,事实上他只是想玩你。

哄好了女友,黄直接找到那个男人。告诉他跟女友说手机丢了,并告诉了那个男人女友的真名和电话。那个男人很懂,不用黄多说。接着那个男人第一次拨通了女友的电话。奇怪的是女友再找黄的时候并没有生气,还说这不能都怪黄,自己就当初不该让黄拍照什么的。

黄问女友,那个人要求你什么了?

女友说本来要去报警的,结果那个人竟然什么都没要求,只说想做个朋友,不会强迫她什么。而且语气很真诚,说他是个打工仔,没钱没势,就想找个女大学生谈心,绝对没有非分之想。

听完这些黄装作很生气要报警,其实心里责备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给力,多么好的机会,多漂亮的女孩子,威胁威胁就到手了啊。后来那个男人跟黄说,女孩不能逼的太紧,要一步一步来,而且他之前的接触,虽然只是简单的打字聊天,已经大概了解了女友的性格,知道她第一胆小,第二同情心太重,他觉得威胁只是辅助手段。

黄到这个时候还没有意识到那个男人的可怕之处,那个男人跟黄说,我先和她做朋友。

往后什么也没说,很长一段时间什么也没做。

真的是沉得住气,黄只是谎称手机丢了,那个男人手里并没有实质性能够威胁到的东西,黄还认为可以控制着他,其实黄大错特错了。

后来知道那个男人是个30出头,自己有一家公司的有钱人,最擅长的就是玩心理。

什么是真正的威胁?用裸照威逼利诱实在是有点小儿科,真正的威胁,是一个人完全了解你的内心,知道你的弱点。

黄问过女友,那个人有没有再找你,女友说没再打过电话了,就是网上聊些不痛不痒的感情史,小时候的趣闻。女友甚至说,那个人挺好的,还叫黄不要再担心照片的事了。

黄不相信,要来了他们的聊天记录,和女友说的一模一样。黄发现女友真的对那个男人放下了戒备,不管是从聊天内容还是语气中都能看得出,他是真心想做朋友,自称是一个打工仔,永远不可能和一个女大学生在一起,他很谦虚的讲着他的故事,女友也偶尔透露一下和黄之间的故事给他,甚至还说了黄的坏话。

5

黄忍不住问女友:“你是不是对他有好感?”

女友说不可能,就是故意陪聊,想哄他把照片删掉。

就这样过了又两个月。

这天那个男人仿佛预料到了转机。

女友下午后两节有课,上课之前他们一直在聊天,女友说要去上课了,那个男人很不情愿,说好想跟你亲密一下,女友很生气,告诉他不可能。

黄记得很清楚他们当时的聊天记录。

利用女友着急上课的条件,真的是无孔不入。

那个男人:你知道吗,我天天都在看你的照片,我很尊重你,不想伤害你,但是我也是人,有需要的,你就不能帮帮我吗?

女友:不能,别想。

那个男人:我的要求不高,我只想摸一下你的腿可以吗。

那个男人又告诉女友,他不求真正的得到像男朋友那样的对待,只是想听到一声‘可以’。

那个男人重复了好几次,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腿吗?

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腿吗?

我可以摸一下你的腿吗?

女友最后终于说了‘可以’,还特意加了一句,只能是腿,不能再进一步了。

说完后,女友就上课去了。

黄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的进度快的出乎意料,难道女友真的对他有点感觉了?

黄苦思冥想,刚躺到床上,那个男人发来了一段聊天记录,是他和黄的女友上课时候聊的。

大概内容就是让女友把手伸到他裤子里摸一摸,女友竟然说了好,还问他干不干净,她不想有味道。

这时候黄的脑子里满是懊恼和生气,但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吗?

很多人都会说和异性只是聊个天没什么,就是没什么才会聊出什么,就这么简单。

当天晚上,那个男人就和女友在网上开始了正式的调情,就像黄经常和女友那样。

这件事,三天后那个男人才告诉黄。

黄终于如愿了,事后女友也主动告诉了黄她陪那个男人那样了,因为她觉得他会守信用删掉那些东西,希望黄不要生气,还说她完全是应付,一点杂念都没有。

而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女友的什么照片,但黄不能说。怎么说?说这一切就是自己策划的?说这个男人和第一次找你的那个男人是同一个人?

到这一步黄已经满足了,完全不想有更过分的事了。

6

那个男人知道,只是这种程度做不出什么事,要自己来争取。

终于,他发力了。

那个男人告诉女友,他根本不是什么打工仔,他的目的也不限于玩暧昧,他也知道那些文字你都是装的,应付的,他也是在应付。

那个男人摊牌了,让女友发裸照给他,如果不发,就把他们的聊天记录发给她所有同学,发给她男朋友,也就是黄。女友这时候完全傻了失去了主见,尽管和男友说过,但她不知道这些聊天记录真的让黄看到会发生什么。

理智告诉黄该收手了。

黄开始劝女友,只要那个人答应不去找你,就是照片而已,你就满足他吧,一个人看好过一群人看。

女友说报警吧,黄说有什么用,人家连面都没和你见过,警察才懒得管。

事情到了这一步,没有损失是不可能的,尽量就让损失降低到最小程度吧。

黄安慰自己。

女友这一阵,从一个很阳光的清纯的小女孩,变的阴郁,甚至酗酒。

反观那个男人,这段时间倒很淡定,一直在等着女友的决定。

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女友妥协了。

黄又说其实是他最先妥协的,事到如今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可那个男人怎么会就此罢休,他当时肯定知道,离得到这个女人不远了。

而黄,也真正意识到了,这下真的失控了。

就这样,那个男人和女友这种关系维持了半年之久,但这时候黄跟女友的关系反而越来越好,女友跟黄说那个人再也没找过她了,好像消失了一样。其实黄知道,那个男人一直都在,还时不时的把图文并茂的聊天记录发给黄看,女友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保护吧,避免让黄伤心吧。

有时候同一张照片,女友既发给了黄,也发给了那个男人,甚至有时女友要同时陪两个男人。

而这时候的情况完全由那个男人掌控了,一方面有了真正的裸照控制了女友。另一方面如果他说出这整件事完全是黄策划指使的,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风浪。

那个男人跟黄说白了,他想要女友的第一次,而且要完全占有她。

那个男人潜伏进了女友所有的社交圈子,甚至女友父母公司的群。

7

对黄的女友,他也坦白了,要见面,要上床,不听话就把她的事发到群里,她的老师同学,家长,家长的同事,学校的领导都会看到她的裸照。而且那个男人不是个着急的人,也告诉女友,给她半年时间考虑。

这时那个男人对黄的态度也变成了命令,让黄去攻破女友心理防线,而且女友的第一次不能被黄给拿了。

女友怎么会答应?黄愤愤不平的讲着,她立刻换了所有的联系方式断绝与那个男人的往来。

可黄害怕暴露,一边安抚着女友,一边悄悄的帮着哪个男人。

黄哪里知道,其实那个男人并不是真的要毁了他们,而是很清楚自己的目的。

到这步是吃定黄的女友了,那个男人开始了最后的攻势,而且是势在必得。

先是在校园论坛上声称有女友的裸照,搞得女友身边的男生一个个眼馋,但他又没有真的发出去,这么做就是为了让女友感受到身边异样的眼光。

一点一点让女友崩溃。

那个男人真的可怕,他很清楚要是真的把照片发出去,就没有威慑力了,肯定会的鱼死网破,所以那个男人一直等着一个最佳的时机。

而这个机会来了。

黄觉得女友这时候太可怜了,却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

女友的英语一直不好,加上这一段时间的压力,眼看考过是不可能了。可是女友形象一直就是个好学生,如果考不过,家里人肯定会不高兴,成绩优异的女友上了三本院校就已经很让家人失望了。

那个男人买通了女友学校的监考老师,要其考试的时候照顾一下。

考试的前一周,那个男人是这么说的。

“你要是想过四级,我帮你过,条件我不用说你也清楚,只需要你现在答应我。如果你不答应我,我会在考试那天,你坐在考场里的时候摧毁你。如果你答应我,我也不着急,我不是信口雌黄的人,到时候你会在考场得到贵人的帮助,等你们四级成绩下来,如果你通过了,再来找我,可以吗?”

女友这次没过问黄的意见,给那个男人的手机发了一个字‘好’。

接着那个男人又告诉黄,如果到时候发现她不是处女了,把她上了之后也要公布她的裸照,并把黄是如何的龌龊告诉女友。

黄说他没有回复。

四级考完了,女友果然得到了巨大的帮助。

暑假也来了。

这个暑假,女友完全没上网手机也很少开。

8

开学的前两天,她说让黄去她家,要把第一次给黄。

黄讲的时候略在自豪。

其实黄住的离女友家很近,想到那个男人的威胁,黄就说自己已经先回学校了。女友哭了,黄问怎么回事,女友只是说没什么,家里事弄的心情不好而已。

而已。

其实黄心里很清楚,而黄离她家仅仅只有十分钟路程。

开学没几天,成绩就下来了,女友通过了,当天晚上,女友发了一句“我爱你”给黄,就关机了。

黄知道,那个男人今晚得手了。

曾经纯洁像阳光的女友,失去了她的第一次,得到她的,是一个陌生人,造成这个结局的,是她最爱的男友。

黄只记得当晚喝的很醉。

这一个多月,她瘦了15斤。

那个男人不再找黄了,女友也变了一个人。

黄每天都给女友打电话,什么都聊,打电话的时候,女友真的很开心,可是经常一到晚上,女友就不见人了,黄知道,她又被那个男人叫去了。

女友还很疼黄,经常问黄寂不寂寞啊,偶尔也会发一下裸露的照片。

一年后,那个男人跟黄说要出国一段时间,让黄去找女友玩吧,还给黄五千块钱。

自己的女友,去找她反而要经过另外一个男人批准。

黄去长沙找女友,逃了很久的课,差点被开除,

拿着那个男人的钱,带着女友到处玩,为了让女友开心,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带着女友过了很开心的一段日子。他们一次都没有上床,晚上睡觉的时候只是紧紧的抱在一起。

女友说:“别担心,第一次会给你”。

可黄知道,女友的第一次已经没有了,心爱的女人的第一次,已经让自己送给了一个从未谋面的男的。

时间过的很快,那个男人回国了,往后女友完全成为了那个人的玩物。

大三那年,黄的生日,这时女友已经跟了那个男人一年半了。

黄收到了一个邮包,里面是一张光盘和两双丝袜,和一封手写的信。

“黄某某,我知道你喜欢丝袜,你还没见过女友穿吧,这张光盘是专门给你录得,其中一双黑丝,是我让她穿了三天的,另一双肉丝,是我第一次把她弄到潮喷时穿的。”

光盘里有两段视频。

第一段是女友展示穿黑丝,这是黄唯一一次见到女友穿黑丝。女友的腿真的很美。

第二段视频,女友一直赤身裸体的,那个男人从后面,女友一直看着镜头,黄最爱的脸庞,泛着红光在别人的身下呻吟。最后真的喷了,而那个男人全程都在命令她看镜头。

9

又过了两个月那个男人再次找黄,让黄来到女友的学校陪女友,还说要黄陪着一起上一节英语课。

黄又来到了南方,女友削瘦的身材不在了,精神面貌也不错,黄当然知道,这是因为那个男人无数次的滋润。

黄呆了三天,陪女友上课,吃小吃,逛超市,女友很开心,晚上裸体抱在一起。

女友问黄:“是不是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会爱我?”

黄说:“是。”

这时候女友的身体变化很大,不再像小孩子那样了,脸颊的婴儿肥早没了,身材比以前更完美了。

黄回去后,又收到一张寄来的光盘,这次是三个人。

女友穿着情趣内衣,被两个男人玩的神魂颠倒,这段视频接近两个小时,黄湿了眼眶,只能在心里说,在心里竟然说:“辛苦了,亲爱的。”

视频中的另一位男人正是女友的英语老师,黄这才明白那个男人为什么叫黄去陪女友上英语课。那节课他们还坐在第一排,一起读课文读得很认真,那个老师还叫了女友回答问题,当时竟然没有察觉出任何的异样。

黄又向我强调了一遍:“当时竟然没有察觉出任何的异样。”

视频上的英语老师射了三次,一次体内,一次嘴里,一次在脸上。

讲到这个你一定觉得这一切都是黄自己引狼入室,自作自受。

有多少次机会可以改变,一个人动动嘴就可以把黄玩弄于股掌之上。什么?你也想成为这样的人?你们在那里恩恩爱爱,你们在那里纸醉金迷,你们在那里道德评判,你们说我不过是在讲故事?

我告诉你,这是真的,就是黄的身上。

事实上我可以给你们讲出一百种道理,给你展示一个细思极恐,但最终都会变成无话可说。

能看到这里的人不知道是被什么吸引,说我教坏小孩子,说我内心太黑暗的可以退散了,有人庆幸这只是故事,有人轻蔑这个故事,一开始我就说了,只是故事。

而现在,故事继续。

我不知道怎么整理,怎么驾驭,怎么讲述,只有继续和完结。

我一直认为禁播的东西,无外乎政治,色情,和暴力。这是黑色地带,而真正的黑色在白天里。

在每个人的身上,我试图找东西来抵消它。

故事继续。

10

快毕业了,那个男人也应该玩腻了,跟女友说:“说等到你结婚,就跟你断绝关系,并销毁一切资料。”

直到这个时候,这时候女友才知道那个男人的真名。

毕业前几天,女友又一次喝醉了,黄当时已经是实习生了,手头有了点钱。当天就去找了女友,女友带黄去喝酒,并向黄说了一切。

女友说:“这两年,我已经不是我了,但是从来没怀孕过。”

女友又问黄:“你还愿不愿意娶我?”

不用说就知道,黄的女友这两年在物质上很享受,起码说不上是苦。正式毕业前的实习期间也也不用工作,得益于那个男人,床上的感觉就不说了。

那个男人早就知道会有离开的这一天。

黄当然愿意,因为黄的爱一直没变过。

黄告诉女友,自己一点都不介意,“只要你愿意嫁,我就愿意娶。”

黄刚回去,那个男人就又来找黄:“反正现在都说开了,毕业前带着你,我们三个人再一起玩一次。”

黄没答应。

黄回复他:“你就一个人再好好玩一次,玩的越开心,她就能越记得我的好,这是我的赎罪。”

黄讲到这里,我表示理解。

被那个女人骗后,我多想她往后遇到的都是一群渣男,拼命的伤害她,让她记起我的好,然而真的要伤害也只能是我来伤害,所以我杀了她。

黄的女友毕业后也回到了家乡。

她问黄:“是不是真的想让我别人上床?”

看来女友也早知道了。

黄说:“以前是,就是觉得刺激”。

她又问:“现在呢?”

黄说:“现在没事了,因为我爱你。”

女友又说:“那我们结婚后我不想再那样了”。

黄点头说:“嗯。”

黄对我说,这一声‘嗯’,早在女友第一次说不要再玩这种荒诞的游戏时,就该‘嗯’的。

11

很遗憾的告诉你,黄和女友分手了,不是因为这件事,是女方家里觉得黄的条件太差,不同意,而直到分手前黄也没有和女友上过一次床。

一年后,黄的女友有了新男朋友,她看起来很开心,两个人还订了婚。

那个男人知道的第一时间就跟黄开玩笑的说:“你这么喜欢让她和别人上床,这下她一辈子都是在别人的床上了。”

好在那个男人还算守约,从女友订婚后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黄收到了一个巨大的快件,三十多张光盘,还写着日期、地点,用了一年时间才把它们都看完,女友从最初的被强迫,到默然接受,最后主动配合,黄都看在眼里。

镜头里的女友简直就成了专业的演员。

女友婚后,有一次突然半夜找黄。

说:“你早就该告诉我那个男人是你找来的。”

黄反问:“女人是不是会爱上让自己高潮的男人?”

她否认了:“对那个男人只是生理需求,毫无感情。如果和你结婚,你是不是还会让我和那个男人做?”

黄说:“会,你有生理需求嘛。”

她笑了笑,对黄说:“对不起没有嫁给你。”

然后挂了电话。

最后这个电话,距离今天怎么着也有五六年了,黄的女友孩子也四岁了,长的很像黄的女友!黄经常去她的空间,看得出她现在过的很幸福。而现在黄也快结婚了,偶尔一个人在家,还会拿出那些光盘来看。

因为在黄心中前女友永远是最美的。

这件事情的开始距今整整十年,和我入狱的时候差不多。

我们都是失败者,有人害了自己,有人害了别人,有人既害了自己又害了别人。

之所以告诉我这个秘密,是因为这些事情憋在黄的心里好久了,这种事情哪能讲给正常人听?黄看看我,对我说:“你不一样,你是过来人。”

就在两天前,那个男人突然出现,告诉黄,他也结婚了,不过还是玩别人老婆有意思。

那个男人不知怎的找到了黄的住址,黄终于见到了这个男人,西装革履,就站在黄的眼前。

黄没有对他做出任何回应。

只是找到了我,告诉了我这样一个秘密。

在来的路上黄已经把之前所有的光盘都销毁了。

黄说完后,我看到他眼里泛着泪光。

我沉默了。

最后,黄说又对我说了一句他很想对前女友说的话:“对不起,我爱你。”

12

“你有没有想过,那个男人这次出现是在给你机会?”我问。

“什么机会?”黄问。

“杀了他!”我答。

“我更想杀的是自己。”黄搅拌着咖啡上的奶晕。

“也对,他是心机,你是懦弱。”我点了跟烟。

“那我前女友呢?”黄看着我把酒杯里的酒倒满,盯着我说。

“无辜。”

我蹦出了这两个字。

“除此之外呢?现在你都知道了,有什么感想?”

黄对我这两个字,显然不是第一次想到。

“痛!比我的十年牢都痛。”我一饮而尽。

“酒喝了,你的故事呢?你又是怎么混到牢里的?”

我刚要张嘴。

“算了,都过去了,今天太晚了。”黄喝完这杯冷的不能再冷的咖啡,餐馆的老板已经准备打烊了。

和黄分别后,我很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些什么,监狱里监狱外,某种意义上我和黄是一路人,只是方式不一样,我从不懦弱,也可以变得很心机,我同样也是无辜的人。

很多次机会我可变成和现在不一样的人,或是可怕,或是可悲。

幸好是现在的样子,我感谢这十年牢,更感谢陪在我身边的阿媛。

我给阿媛打了一个电话。

“你觉得我是那种阅历丰富,成熟的男人吗?”我问阿媛。

“不然你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吗?”

“可有些事情我还是不能接受,不能忍受,你要听吗?”

我不知道怎么张嘴。

阿媛听出了我的吞吐。

“什么事啊,大半夜的,我们认识又不是一两年了,你怎么进去的我都知道,有什么不能和我说的啊。”阿媛打了个哈欠。

“我爱你!”

我无比理解,那些曾属于我的东西,就算我不喜欢了,不属于我了,也不想让别人得到。

这一刻我才知道,悲伤和仇恨,怯懦与心机,欲望与邪恶,黄赌毒,嗔痴贪,等等等等,那些浓烈的无法克制的情绪,躁动不安的东西和无处安放的过往,最好的状态不是放任,不是丢弃,也不是凝固,而是融化。

完。

2018开年第一篇故事献给你们,大家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