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兽

2018-01-17 字号:

青灵对于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具有很大的憧憬,因为她的班主任告诉他们远方即是诗。她想,诗一样美好的地方,该是多么的引人注目,她会不会沉迷其中,流连忘返?

想想即将到来的生活,青灵的心中充满了感慨。此刻的她,百感交集,这是高考前夕,到处是一片被名曰“奋斗为明天”的词句压抑的死凝的气氛,这样压抑的气氛让原本向往一切随心生活的青灵感觉非常的不愉快,尽管此刻的她,也是高考大军中的一员。

远方的美好是此刻身心俱疲的青灵唯一的动力,她还没有看过远方的世界,她希望一切能够如大人们所说,将她带到她的理想之地,带入一个十分美好的地方,那个地方,有十分美好的一切。而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便是她能够以一颗平常心态面对她所期望的那个世界的跳板。为了这个跳板,她应该坚持,去看到远方。

年轻的时候,总是很容易相信这个世界,相信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相信一种事物能够让自己相信,即是美好。青灵也是如此认为。

她凭借着那一股相信美好的信念,让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刻咬牙坚持,终于,当一切尘埃落定,青灵不意外的走进了一所还算不错的高校。

来到新的城市,进入新的校园,青灵得以放松身心,来感受这些前辈们所述说的精神栖居的圣地,学术聚集的殿堂。此刻,她对于眼前看到的每一个事物,都展开怀抱,给予它们最大的新奇的探索眼睛与发至内心流露的喜爱。

这就是她即将要度过整个大学时光的地方,这就是她曾经盼望的梦想栖息的殿堂,青灵怀着平静却又显露激动,挣扎却又显露喜爱的心情在这里度过了军训的时光,度过了美好的新的学期。

这个地方,之前的老师们称之为美好的地方,虽然不是如同她的构想之中那般完美,但是这几个月的大学生活,也让她感觉到这个阶段学习生活所散发出来的独特的气息,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青灵心态平静,之前内心的阴霾一扫而光。

青灵喜欢一种有规则的生活,大家各行其道,各司其职,来共同建立美好的世界。青灵喜欢她的马哲老师讲课,那个小个子女老师,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在那里大谈世界人生。

虽然青灵平心而论,她的老师 讲课不算优秀,但是,这唯一的思想类课程却让青灵想起自己刚刚进入中学,第一次接触 政治 这个课程的时候,小小的她在自己的概念了第一次树立了一个人应该具有责任感与义务感的概念,知道了人拥有实施自身决定的事情的自由权利,也拥有保障自身安全的权利,个人的权利是神圣是而不可侵犯的……

也就是这样时刻,小小的青灵学会了将各种与法路相悖,不被世人认可,不被道德接受的那些事情以玩笑的形式,提醒一些人这是错的,你应该规避自己的言行……

青灵这样想着,感觉那个时刻的自己单纯可爱,一天天的竖起高论,肆意妄为。

如今时光匆匆,一晃已经近七载春秋了。往事不可追,青灵总是那么乐观开朗,总是能够为自己寻找到很好的出路,让自己从那人生漫漫路途中一次次安然走出,青灵回看自己的一切,不由得笑了,不知道是为什么。

时光匆匆,日子很快作半,春节过后,新学期很快来到。

“这学期我们有天然药物课噢,明天就要见新老师了,不知道会是一个怎样的老师呢?”

青灵看着莫云有些无法掩饰的激动。青灵自小喜爱花草,连带着将那些能够拥有神奇功效的植物也喜欢上的,青灵听说药物课上,她们可以看见那些美丽的药用植物,自小对中医那神秘面纱有些好奇的她,当 看到这门课程,不由得在心中多了一番憧憬。

小青灵无忧的看着一切,以新奇美好的眼光看着一切,殊不知,世界会用它自己的可能存在的本貌,可能展露的形态,一次次为天真可爱的青灵刷新着她那白纸般,未经任何水墨渲染的三观。

青灵上了她所憧憬过的一门课,但是却总感觉有什么不对。一种无形的大手好像扼住了青灵的咽喉,让她的内心感觉压抑,连呼吸一口新鲜空气都是困难。

青灵无精打采的走路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让她感觉到不舒服,让她感觉到无比的难受。她上了她憧憬过的课,她看着一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在那里侃侃而谈,然而,谈论到内容,青灵却不想再去回想。她真的很怀疑,那个老人是如何面对着几十个人坐在条凳上侃侃他那些恶心的言论。

“我简直会要发疯。”青灵对着依言大声吐槽,她感觉那里真的好像地狱,一种无形的令人恶心的东西无时无刻不在环绕着她,以至于当漫长的一大节课结束,青灵走下楼,都要怀疑这楼下新鲜空气的真实性。

“一个变态,为他生气做啥?”依言面露鄙夷。

“不说了,不说了,我都饿了,赶紧吃饭才是正道。”莫云接话。

青灵还想说些什么,但感觉到话语的不合适宜性,便也转移了话题。是呀,依言说的对,一个披着师长人皮的变态,一个满口下流言论,以讲课之名行恶心人之事的的老头,不值得生气,不值得生气……

然而,事实证明,每当那种情况再次出现在青灵面前,她真的无法忍受。

冬去春来,校园万物有了昂然的春意,青灵遍处却笼罩一层阴霾。

她躺在寝室自己的床上,心不在焉的看着手机上的文字,心中却是压了一块大石,让她浑身上下透不过气来。每当青灵闭上眼睛,青灵就能够回想起自己那次课后与依言莫云和另外几个同学同坐电梯的时刻,老头那猥琐的笑容和他那姗姗而来的步伐,和在电梯即将关上之后那人死皮赖脸挤上早已满员的电梯的空隙时的情景…..

那里面都是青灵同班的女同学,她还记得一位同学因为老头来到,怒转身离去的小玉…..

青灵翻了一个身,她想到了每次大家看到老头在自己身后不远,同学们就一个个不由得加快步伐的情景,她更加想到了一次课后,老头歪斜着半条腿,面带猥琐微笑从一号教学楼快步跑向三号教学楼,只为追上即将离去的自班女同学的身影…..

青灵每次回想起这个情景,就能够想起那次课后当她和莫云一起回宿舍时,听到的那个老头的夺命追魂脚步声……那一刻,青灵内心百转千回,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莫云不说话,只拉着她往前走,那一刻,青灵的内心对于这个本应被他们称为老师的老人,有鄙夷,有震惊,因为她不敢想象一个人可以无耻至此,更多的,还有恐惧……

一些事情美好的青灵无法想象,她总是相信世界本美,人性本美,大文学家孔子不是常言吗?人之初,性本善?这句话,还有她之前认知的所有对于这个世界的美好的言论,青灵都一 一记述,然而,她却不知道,荀子也曾言:人之初,性本恶。  人性本美,却总产鬼。

这一切,困扰着青灵,让青灵无法想通。青灵的世界太美好了,而一些事情却总是喜欢毫无征兆的在青灵面前闪现,说实话,小青灵的脑海中设想过无数情景,但是,她真的不会去处理一些事情。

被一些事情困扰,小青灵的心态变得不再平和,现实世界对于青灵的打击和青灵本身正直与期盼美好纯洁世界的内心,一起交织,让小青灵的心态压抑。她容易为一件事情执着,容易为一件事情去看不惯。

青灵入世不深,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但是,为一些事情忍者?不存在的,更何况还是一些原本就非正义的事件,就算这样也不能一直忍,弱势者就一定要是被害一方吗?就一定要被欺负吗?

青灵独自一个人在那里思考,想的有些绝望。

‘不,不应该如此,没有人规定对与错,那自己可能是对的,但是,如果有人规定了对与错,那么正确的一方为何要压制自己心中的不快,而去委曲求全,让另一个人时不时来恶心自己的眼睛呢?’青灵反问自己。

她无聊的刷着微博,H高校刚刚披露出来的老师丑闻满天飞,然而,当这件事情被展现于公众面前的时刻,却没有在第一时间被得到很好的处理。学校教务管理部门第一时间发出言,开出停职该教授教职的措施,大批网友前来声讨,口诛笔伐:这么大的事情如此轻而易举就要带过?为什么有关部门不来处理?我们没有看到法院对于此人的判决……

青灵静静的看着面前出现的一条条信息。

小刘毕业一年,如此时刻才敢将真相讲出,这是为什么呢?她害怕什么呢?她为什么害怕呢?为什么要去委屈求全呢?正义还在吗?如果不是最近几件在网上较为轰动的事情得到很好的解决,让受害者得到说法,让她看到正义的存在,她,还会站出来吗?

一切都是未知,青灵不敢想象。

关掉手机,青灵回到自己所想的那个问题,学校里面有这样的教师存在,是师德败坏?还是纯粹如俗语所言,本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这个事情算是什么性质?利用职务之便,对自己学生言语上的侵犯,猥琐,骚扰?这样构成违法吗?

青灵不太确定。好像是构成的。但是,如果这样的事情得到证实,如何评判呢?当事人会受到如何的惩罚呢?青灵却不知。

该怎么办呢?青灵疑惑。她的视线慢慢落于手机,‘对了,网络,我可以利用网络将事情公之于众。’但是,新的问题确实马上就来到。‘自己如果将这个事情发于网络,那么,如果没有那么多人关注到,岂不是也会石沉大海?就算是退一步讲,这个事件得以被众人关注,那么,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只是凭借一小部分人一面之词,丝毫不具有公信力,那么,即使是这件事情被很多人知晓,如果当事人言语推脱,掩盖自己的行事作为,那么,岂不是丝毫不能够让他受到惩罚?’

青灵的大脑快速运转,连脑袋都快炸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应该如何解决呢?’青灵沉思。

这时,依言在下面大叫:“这个死老头,老变态,整天上课东扯西扯,一天天在那里恶心人,还让考试?考,考,考,考屁考!一天天在那里瞎BB,整天生小孩 生小孩,他妈的,他咋不去生去呀?”

青灵从自己的思绪中清新过来,接下话茬,“就是,一天天胡扯八扯,说那些恶心人的话,那整天上课都讲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一看见他那猥琐的笑容我就恶心。”依言掩饰不住自己的鄙夷。

“一看都像个坏人。”

……

听言,依言不语。青灵又陷入了自己的思绪,毕竟,她也不清楚对于这样一个人的存在,依言到底如何看待。

又一天的午饭,青灵与莫云下楼。

“青灵,你说我们天然药物要怎么办?”莫云抱怨。

“哎,谁知怎么办?他如果要让我们班和上学期一样挂大片,那……”

“那我们就报告辅导员。”莫云说。

“如果辅导员不相信我们学生 ,而相信老头片面之词怎么办?”青灵不觉得说出担忧。

“不会吧?”莫云的言语有些迟疑,“他应该就知道那老头什么样?他之前不是说过让我们班同学少搭理他吗?”

“我们辅导员说过这句话吗?”青灵疑惑,他何时说的?嗯?难道有人将这个情况悄悄告诉过辅导员?青灵不由得如此想。

莫云没有回答。

餐厅里面,人声鼎沸,青灵与莫云进去,就看到老头又在那里刻意接近女同学了。

“老师,马上又要考试了,我们都考什么呀,你给我们划划范围呗.”一位女同学过去询问。

“考试?”老头面带笑容,老头扯着方言,说话慢慢悠悠,脚步却不自觉往女同学身边移近两步。“我们这学期看过的那几个药材,看看,背背……”

“那么厚的书呢?怎么背,老师你给我们稍微划划重点。”

“划啥重点?没重点。”老头嬉皮笑脸。

“老师,上学期你就给那一个班划了,都不给我们班划。”那位同学不满。

“咦,我之前说让小雨打打大概范围呢,她也不来我办公室找我,咦?你也可以去打,你去我办公室打打吧,我办公室有电脑。”老头的眼睛眯成一条缝。

“老师,我还是不去了。”那个同学推脱过后,不动声色离开。

……

“青灵,刚才老头好像说考试范围呢?你怎么不去听呢?”莫云挪逾。

“你怎么不去呀?”二人相视一笑。

“刚才我们进去的时候,他坐在那里,看到我们时那猥琐的笑容真是令人恶心。”莫云愤怒。

“这样的人我就怀疑他是如何为人师长的。胸无点墨,还……”后面的话,青灵看看外面如此湛蓝美丽的天空,不忍心说出口,破坏阳光下这份美好。

“考试不过,那还可以补考,但是,这样的人如果还教我们课程,那怎么办呢?”

“下学期,没有他的课了吧?”青灵问莫云。

“好像没有了。”

听到此言,青灵终于松了一口气。上学期多半学生深受其害,课业挂了一大片,最让青灵气不过的是,她的课程没有缺过一节课,为什么平时成绩那么低,以至于不过?难道就像小道消息传的那样:“和老头多说说话的人都过了?”

青灵愤怒,记得当她在官网上查得成绩,后来又得知可能其中掺有某些蓄意行为的时刻,在递交补考申请的时刻,她动了一个念想,她想要递交复核成绩申请表。

但是,百般考究之下,还是感觉如果她自己这样做会弄得太难看,况且,她知道自己的那张答卷答得不算好,问题主要出在平时成绩,百分之三十的平时成绩怎么可能对于一个按时出勤交作业的人只获得百分之十一?

对于此事,青灵身边的莫云还曾调侃,如果将我那百分之二十几的平时分数捐给你一些,你就过了。

是呀!

最让青灵感到气不过的是青灵的总成绩和及格线就差那么一点点,而平时成绩却被压的那么低。青灵承认自己看待事物纯粹,做事直来直去,不会拐弯抹角,但是,不代表她不能够看出那所有科目中这个科目的特殊性。它有那么特殊吗?它有什么资格那么特殊!

当时,当青灵渐渐能够理清一些事情的情况时,她气愤的想要去做一些极端事件,但是,静下心来思考,的却不值,何必为一个这样的败类生如此大的气?但是,青灵那虽然看似平和却有些冲动的性子,如果真的对一个事情看不惯到了极限,会不会真的做出什么?她自己都不能够确定。

未来的路还有很长,对于青灵,她只是不太幸运的遇见了社会丢给她的小小考验,却也又是无比的幸运,在还算什么都懂的年纪遇到这样的事情。比起她所看到的各处所报道出来的那些恶行事件,青灵她们好歹还是在一个拥有自我辨别与自我保护能力的年纪遇见社会变态的产物。

然而,尽管如此,这一切能够过去吗?过不去了。不论时间过去多久,这都会是青灵心中暗暗地伤痛。而她的成长,她的人生,在那个不算成熟的年纪里,留下了永远的阴影。

……

十二年后

班级同学群

久久沉寂的同学群里却突然蹦出一条消息:

“你们知道吗?那个老头死了。”

过了很久,又冒出一条消息,一个人懒懒的问:

“老头,哪个老头?”

“就是那个,那个XXX”

“噢。噢?他死了!”

“看你惊叹的小表情。”

“哎呀,死得好,死得好。”那人说。

“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坏笑。”

“去去去……”尖刀

……

很久没有消息。

嘟——又一条消息冒出:

“听说是寿终正寝。”

“什么,他那样的人还能寿终正寝?”

“报告xxx,小艾对你的死因表示怀疑。”小白调笑。

“小白真坏,不怕他去找你?”

“去去去……”尖刀。

“不过说真的,我现在就是相信了一句话。”

“什么话?”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咦?那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哎,怎么说呢?算是不坏不好的人。”

“这怎么说?”

“我心软,做不了太昧良心的事。”

“那你能够做昧一点儿良心的事了?”

“看你说的。”

“这我们都活了大半辈子了,你什么事都问心无愧?”

“我可没有这样说哦。”

“那不就行了,白眼。”

……

远方的青灵坐在办公室的旋转椅上,静静看着手机屏幕上浮现的一段段对话,陷入了沉沉的思考。

“好人,坏人?那么现在的她是好人还是坏人?”她的却是有些非不清了,她对于自己的评判有些迟疑,若是十多年前,她肯定二话不说,先拍着自己的胸膛表示问心无愧。而如今,她能够对于一切事情都问心无愧吗?为了她所想要守护的美好与正义,她出入这个社会,为了达到一些效果,不自觉的使用一些技巧与手段。

是,现在的她,还是一个好人,还能够说是一个问心无愧的人,但是,她却总是感觉自己的身上沾染了那么些世俗之气,不再如同当年那般纯粹,遇到事情思考的更多,可能也学会了委曲求全,但是,唯一没有丢失的东西,只有一样,那就是,她对待一种事情的执着。她所想要做的事情她都做到了,尽管那些都是正义的事情,但是却实现着那么难,她一路披荆斩棘,都做到了。

遥远地方的一处小城,莫云看着身边开心玩耍的女儿,盯着手机屏幕,陷入了永久的沉思,她拨开记忆的回轮,想到了十二年前的那件事:

“妈妈,我们学校有一个变态老师,特别令人恶心。”

“怎么会这样?他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吧。”

“怎么会没有?整天4讲课时间说不应该出口的一些恶心下流的话语,我们班同学都不听他的课,还有许多同学,上课根本不来……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闺女,那你离他远点,没事别理他。”

“能离他远吗?他还教我们课。”

“那怎么办?就没人能够管吗?”

“有吧,我们辅导员应该能够管。”

“那你去告诉你们辅导员,哎——你们那个老师怎么这样。”

“谁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老师。”

“妈,我不敢和我们辅导员说,万一他们…….”

“你给他说,他才能够解决问题,你委婉一点说。”

“怎么委婉说呀,这事 ,如果万一被那个老头知道了……”

“那这怎么办,闺女,你这离家里这么远,有什么事情我和你爸也不能够及时赶到,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你们学校上层的老师,让他去给那个老头敲敲警钟。”

“妈,这样的人,为什么不能够撤去他的公职呢?还入职教育行业,纯粹危害学校学生。”

“如今这什么证据都没有,单凭一张嘴,一个人,怎么撤?况且,如果让他记恨住闺女你,你怎么办,你还要在那待两年呀!哎,再忍忍吧!”

“可是……”

“那个,妈,你能不能亲自给我们辅导员说……”

……

莫云收起思绪,目光再次回到自己面前的女儿身上。这几年来,她全职看护女儿,事无巨细,尤其是择师面前犹为谨慎,最近网络上爆出的某某事件又一次牵动了她的心,此刻的她在某种程度上犹如惊弓之鸟。

“妈妈,妈妈”可爱的小女儿连声喊着莫云,“为什么妈妈要让笑笑转到这个小学呢?笑笑不喜欢这里的学校,这里没有笑笑熟悉的小伙伴。”

“笑笑。”莫云紧紧地抱住她,“因为那个学校里有一个坏人,他会变成大老虎,吃小孩子。”

“谁是坏人呢?”笑笑扬起头,好奇的问妈妈。

“谁是坏人?”谁是坏人呢?莫云想了又想,好像一个都不是坏人,又好像都是坏人,到底谁是坏人呢?莫云看着女儿好奇的眼睛的注视,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坏人?坏人是谁?她看着小李像是一个坏人,但是,却只是看着像而已。然而,她却一点也不敢赌,不敢让自己的女儿去冒险。

其实,所有人没有发觉的是,从教莫云第二学期下半段时间,老头的言行已经有一点点收敛了,至于当他们那一届学生不再上老头课的时候,老头作风如何,就不得而知了。不过,z学校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传出过什么大事,闹得 轰轰烈烈,或许老头真的只是思想行为上的猥琐,还不至于无可救药。不过,却没人知道老头在教莫云她们学科第二学期下半段的时刻,为何突然有所收敛一点,这终究是一个迷,慢慢随着所有知情人士的离去而永远尘封。

时光年轮千寻百转,任岁月匆匆,历史年轮上,终不激起半丝涟漪。